那黃爪瞬間就在面前,好在龍小虎腳步飛快,猛的躲過了他這一擊。

那邊的牛大多處負傷,他與對手差了兩個層次,雖然全力防守,但是應付起來也是相當吃力,那黑爪老人是合歡派赫赫有名的人物,那合歡門主之下便是這四大長老,而黑爪老人便是其中一個。

龍小虎面對對方築基九層的凌厲攻勢,也是沒有還手之力,勉強用着那御風訣躲閃。只是那黑袍青年雖然比他高了好多的道行,一時間竟然也無法直接擊殺他,久而久之也開始急躁起來。

只是那御風訣甚是消耗真氣,龍小虎一直使用,沒過多久體內真氣就要用盡,此刻對方攻勢越來越猛,招招致命,他應付起來也越來越顯得疲態。

“小賊,我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狗三猛喝一聲,手中黃爪趁勢抓下,那黃爪被真氣催動,在空中浮現一個大型的獸爪圖形,往龍小虎壓來。

“看我這三重天的玄冥爪,玄冥天剎。”隨着這一聲,那空中巨爪朝着龍小虎拍了下來。此刻龍小虎身形已經完全被罩住,正要躲開,發現體內已經沒有真氣讓他使用御風訣。只這麼一頓,龍小虎便被那天上巨爪被生生拍在身上。“嘭……”的一聲,受傷吐血。

牛大聽到響聲,轉頭來看,忽然看到龍小虎受傷倒地,便想趕來救援。黑爪老人適才也打得頗爲鬱悶,對方一直且躲且閃,自己根本沒有機會傷他,此刻見他分神便運氣就是一掌,正好擊中那牛大肩頭。

肩膀受傷,牛大得身形頓時慢了下來,那黑爪老人攔在前頭嘿嘿直笑。

“想救那小子,死了這條心吧,他只會成爲我徒兒的開胃酒。”黑爪老人用着沙啞的聲音說道。

狗三此刻一臉輕鬆的看着地上受傷的龍小虎,笑道,“適才我好言勸你,你卻不聽,此刻沒了命了,才知道後悔吧。”

龍小虎用槍支撐着爬了起來,也不說話,只是眼神甚是倔強。那黑袍青年被他看得有些惱火,便罵道,“小賊,死到臨頭還這般囂張,若是你適才求饒,我還或許放你性命,只是你這眼神太過討厭,我今日便殺了你,也好教你知道我們合歡派的厲害。”

龍小虎大難當頭,心中也是焦急,只是這合歡派是他死對頭,此刻哪裏肯就這樣認輸討饒。

“無恥妖人,長的就如同狗兒一般,莫說你不會放過我,就算你肯放過,我也不會向你這種狗兒一樣的人說上半句軟話。”這話說的甚是響亮,只是幾乎用盡了龍小虎的力氣。

每個人都有逆鱗所在,那狗三最痛恨的便是別人說他的容貌,平日裏他帶着深深的兜帽便是怕人看清楚自己面容,只是此刻龍小虎大聲說出,讓他怒不可遏。

“臭小子,本來也許我能讓你死個痛快,因爲你這樣的道行也不值得我去吸你丹田,只是今日你惹惱了我,我便讓你知道人世間最痛苦的死法。”那狗三眼中已經滿是殺意,此刻慢慢朝着龍小虎走了過來。

“這一招叫吸魂爪,我的鬼爪可以透過你的肚子捏住你的丹田然後將它吸收,被吸的人會痛苦上幾個時辰然後死去,我也最喜歡欣賞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今日,便讓你試試吧。”狗三幾乎是猙獰的說道。

龍小虎之前吃過那邱峯的碎魂爪,想必這吸魂爪是那一系差不多的功法,只是上一次那碎魂爪讓他痛不欲生,這次聽到這吸魂爪,不禁深吸一口涼氣。

心中雖然有些畏懼,只是龍小虎臉上依舊是那堅毅的表情,左手橫着黑槍,右手捏了個槍訣,凌厲的看着對面青年。

狗三見他強弩之末仍然試圖反抗,便嘿嘿一笑,用最快的身形閃到龍小虎身旁,探手就去撥槍。

龍小虎還沒反應過來,那槍被輕輕一擊便蕩了開去,自己中門已經大開。那灰袍青年此刻口中喃喃有訣,右手已經被莫名的紅色光芒籠罩,那紅光上一絲絲的痕跡,如同血絲一般,非常恐怖。

“死吧。”一聲叫喚,那右手一用勁,閃電一般迅猛的插入了龍小虎的腹部,只是那處既沒有傷痕也沒有鮮血,只是一隻黑爪全部沒入裏頭,不見絲毫。

龍小虎站在那裏,只覺得腹部一痛,身子有種輕飄飄的感覺,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要散去,而血液都要被抽走一般,劇烈的顫抖起來。

狗三見狀,嘴角路出得意的笑容,這紅髮小子的倔強眼神,他特別討厭。而且他長的也頗爲英俊,狗三這生最討厭英俊少年,這次讓他痛苦死去,他心中舒爽。

一旁齊軒見狀也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輕聲說道,“看,我就說堅持不了多久,那龍小虎偏幫秦仲,日後必然是你的對頭,此刻死了,那才幹淨。”

陸晉鵬點了點頭,似乎是非常認同他的話語。

狗三起初嘴角是些許得意的微笑,但那插入腹部的右手卻遲遲探不到丹田,只探到一團強大到令人無法想象的能量,頓時他那笑容變成了疑惑的表情。

重生之軍婚 。”狗三想道這裏,加大了手中吸取的力量,開始對着那黑氣猛吸起來。

自從月山村一役,龍小虎體內的龍氣被那先天盤封印。先天盤雖然是上古之物,本身卻沒有什麼威力,只是在封印力量上,卻是一等一的好東西。

只是龍小虎體內的龍氣此刻融合了神器之力又豈是尋常之物,此刻忽然感受到外部有吸取之力,便猛的鼓盪起來。

那先天盤封印着這團龍氣本身也是用盡全力,此刻忽然從外部有另一個力量來幫忙吸取,它開始有些承受不住,猛烈的搖晃起來。

龍小虎此刻只感覺體內有好幾個力量同時在作用,非常的難受。

灰袍青年狗三隻管用力吸着,他能感受到這紅髮少年體內的禁制已經漸漸到了極致,那力量他馬上就要唾手可得了。

果不其然,那先天盤終於有些承受不住,“叮”的一聲,終於碎了一角,那黑氣也順着這破損的小角向外流去。 狗三感受到裏面的情況,心中大喜,正要用力吸取,忽然卻發現那力量貌似已經習慣了這龍小虎的身體,不願意乖乖跟着他來。正在想着辦法,他忽然感受到,這力量不僅不肯乖乖跟着他過來,反而隱隱有一種向他倒吸的趨勢。

狗三大驚,急忙抽手。只是那黑氣乃是神器之力,哪裏能容得下這築基九層的廢物說吸就吸,說走就走,當下牢牢吸住那探進龍小虎腹部的黑爪,用力的倒吸起來。

狗三似是不能置信,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龍小虎。龍小虎也不甚理解爲何這人停止了吸取,自己反而覺得有些舒服,當下也睜眼看着他。

龍小虎此刻看着對面那灰袍青年,只見他極力想抽手,但是無論如何掙扎,那插入龍小虎丹田的右手就是抽不出來。

狗三的眼神,從一開始的自信到訝異,再到後來的恐懼,甚至是絕望,龍小虎都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他不知道爲何對方會有如此的變化,只知道自己的身體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斷的進來,填充着他適才枯竭的經絡和穴道,他的身體如浸泡在熱水之中一般,溫暖舒適。

直到那黑袍青年被吸的看似有些乾癟之後,龍小虎才反應過來。他越看越覺得前頭那人噁心可怖,只是那一隻手卻始終插在自己的腹中,這一噁心,便想用力打去。

忽然,龍小虎覺得腹部有一股熟悉的力量能爲之己用,便心念一動。

一絲龍氣順着先天盤破碎的口子流了出去,瞬間佈滿了龍小虎全身。

這龍氣雖然不如封印前那般強大,但是對於如今的龍小虎,卻是正好。一來,身體容易承受,二來,不會出現反噬。

於是他也不多想,當下用了起來。

寵妻狂魔︰老公你好壞 ,此刻身體變化了少許,雙眼也有神了許多。只見他握着尋龍槍大喝一聲,“神槍訣”。

那黑槍突出,如游龍一般,直接貫穿那黑袍青年胸口。被貫穿之處爆裂開來,變成一個恐怖**。

黑袍青年被神槍訣擊中,那雙眼瞬間失去了光華,此刻如魚眼一般翻白。那插在龍小虎腹部的右手也掉了出來,無力的垂在地上。

龍小虎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適才他看到那黑袍青年的右手探進自己丹田以爲今日必定性命不保,沒想到自己竟然還吸取了他的真氣。

只看到適才那強壯的男子,此刻已經變成一副乾癟的屍體,那空洞的雙眼睜的大大的,眼中全都是不可思議的眼神,想必是死他也不知道爲何。

此刻恢復平靜,龍小虎只感覺自己全身真氣充裕很多,隱隱已到了築基五層,而且識海中開始泛起那吸魂爪的用法。

“難道我不僅吸了他的真氣,也吸了他這一招的招數?” 漫威世界的主播 ,但是想到這招數的毒辣,和用這招數的門派,他卻又有些不屑。

白了一眼地上屍體,龍小虎偶然瞥見一個包裹。他順手將之收入囊中,“橫豎是不義之財,留給合歡派,不如自己用了。”

“狗三……”那黑爪老人在激戰,忽然一旁看到這裏灰袍青年的屍體,不住大聲喊道。

“你這畜生,壞我徒兒性命,今日我必要殺你。”一聲狂呼,龍小虎直感覺那氣勢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自己涌來。二人雖然隔得甚遠,只是此刻龍小虎也覺得那勁風吹的面上刺痛。

牛大一看對方的目標轉向龍小虎,急忙出手阻攔。只是適才全力防守,他才能從那黑爪老人手下撐了那麼久,此刻一攻上去,對方尋了個破綻便伸爪抓來。

“嘶……”的一聲,那黑爪正好搭上那牛大肩頭,只是輕輕一下,那手臂就如黏在手上一般,輕易就被扯下,頓時鮮血狂噴。

“啊……”牛大受了重創,此刻忍不住痛,竟然在那裏大喊起來。

一看重創了最難纏的對手,黑爪老人悲痛之餘還是有些高興,此刻轉頭朝向龍小虎,陰森的說道,“我以爲我魔教中人手段狠辣,如今你們蒼雲山竟然也修煉這種狠毒的功夫,今日我算是開眼了。只是我徒兒的命,你此刻便要還來。”

龍小虎與他眼神一對,瞬間打了一個冷戰,那老者的眼神,是他這些年見過最恐怖的眼神,不禁恨意慢慢,而且森然陰冷,除了殺戮,沒有一絲別的情感。

適才吸了那黑袍青年的真氣,龍小虎此刻覺得體內真氣充沛了一些,只是此刻若是硬碰,龍小虎必死無疑。所以趁那老者還沒有動手,他急忙運起御風勁,向後逃竄。

那黑爪老人看對方跑了,正想去追,忽然地面一震,一股勁力地上傳來。他心念一動,急忙躲閃,果然,不出一息,那前方地面忽然一股勁氣噴出。

原來是那牛大垂死關頭還用盡全力發了一記,阻緩了那黑爪老人追擊的步伐。這一記發出之後,那牛大便躺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黑爪老人朝着那牛大得方向唾了一口,也不管他,便快速往龍小虎方向追了過去。

樹叢中,一個幽幽的聲音響了起來。

“齊師兄,如今這龍小虎竟然殺了那築基九層的黑袍人,這下怎麼辦?”說話的正是那陸晉鵬。

一旁一個俊美男子說道,“那黑爪老人全力追去,龍小虎應該沒有活下來的希望,只是爲了以防萬一,我們要先行回山。”

“可是,若是那龍小虎沒死,我們這棄同門不顧的罪名可是擔當不起啊。”陸晉鵬話語中有些着急。

一旁的俊美男子冷眼看了一眼,說道,“怎麼,你是在埋怨我嗎?”

陸晉鵬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不是的,齊師兄,只是我不知道我們如何做。”

俊美男子冷笑一下說道,“先行回山,路上我慢慢與你說。”

說完,二人躥出樹林,朝着東邊掠去了。

……

龍小虎此刻跑遠。他心中甚是矛盾,一方面他想擺脫那黑爪老人,能逃脫性命。另一方面,又怕自己若是逃了,那黑爪老人會回去對牛大不利。

就這樣想着,龍小虎並沒有加快多少速度。忽然,他感覺到身後一股強大的氣息靠近,速度奇快。

也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先天盤被破了一角,龍氣有一絲可以使用,龍小虎瞬間將龍氣釋放出來。他身體猛的變化,立馬加強了不少力量,加上那御風訣,此刻腳下生風,急速前行。

但是即使他用盡全力,背後那氣息還是越來越近,隨時就要追上。


“小畜生,你還跑。”那沙啞的聲音已經近在咫尺。生死關頭,龍小虎忽然看到樹叢中有一個隱蔽的山洞,正好在他前方,他沒有多想,直接閃了進去。

那山洞不大,恰好一人可以鑽入。洞口多有些草木,遮住了大部分的樣子,龍小虎也是跑近了纔剛巧發現,那黑爪老人離的遠一些,此刻還沒有看到。

匿在裏頭,龍小虎雖然力竭但也不敢大聲喘氣,生怕一丁點聲音將那老者引來。此刻外面開始響起一片樹木倒下的聲音,想必是那黑爪老人找不到他正在那邊伐木。

外頭的聲音越來越近,眼看這洞隨時都會暴露,龍小虎下定決心,開始慢慢往裏走去,希望有另一條通道。

那通道昏暗,幾乎沒有一丁點光線,而且洞壁都是潮的要命的苔蘚,用手一摸,綿軟綿軟,說不出地噁心。

龍小虎沒有辦法,只好摸黑向前走着,只是走了好久都覺得沒有盡頭,那黑暗的感覺像是讓人窒息一般,非常難受。

“小畜生,我知道你在裏頭,快些出來,我讓你死的痛快些。”老者沙啞的聲音竟然已經出現在身後洞口,龍小虎不由加快了腳步。

正走着,忽然,龍小虎腳下一滑,身子一空,頓時掉進一個洞裏。他急忙用手去攀,正好攀住地面,只是地上都是苔蘚,手指根本無力可借,頓時整個身子就滑入洞裏,向下溜去。

那下溜的速度雖不算很快,但邊上幾乎都是些滑膩東西,龍小虎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攀住,所以也止不住那下滑的勢頭。他幾次想擡起身子,但是都被那垂下的鐘乳石撞得七葷八素,最後索性也坦然躺在那裏任由自己滑落。 也不知滑了多久,“嘭”的一聲,龍小虎落在一堆軟軟苔蘚之上,好在苔蘚鬆軟,自己也沒有摔傷。

知道自己已經身在地底,龍小虎此刻還是有些害怕。他起身之後也不敢有太大動作,雙手向前亂摸,腳步一絲絲的一動。

“不知怎樣纔可上去。”他邊想邊試着從適才滑落的地方爬上去,只是試了好多次,都毫無用處。

“尋龍,我遇到**煩了,如今我被困在地底,無法脫困了。”如今平日裏,龍小虎都不想麻煩尋龍,只是到了危難時刻,他也沒有辦法,只好問道。

“我知道,我也沒辦法帶你飛出去,不過我可以幫你照亮一下這個洞穴。”尋龍其實也一隻在關注,只是龍小虎不問,他也懶得回答。

“你能發光?若是你早告訴我,適才我也不會掉下來了。”龍小虎說道。

尋龍語氣有些無奈,說道,“你又沒問,這些日子你好像很忙,我都不敢主動找你。”

龍小虎也覺得自從上了那蒼雲山,平日裏忙着修煉也確實冷落了那尋龍,便笑道,“好了,也不怪你,以後有時間了多和你聊天,可以了吧。”


尋龍如小孩一般,聽了那安慰的話也頗爲高興,便說道,“你灌注真氣在槍身,我會發出淡淡的光,只是只夠照一些近處的東西。”

龍小虎高興的說道,“這樣便是夠了。”說着便拿出尋龍槍,真氣催動,那槍尖果然發出微微藍光,照亮了前方一塊。

有了光線,龍小虎四下一看,只是愈發覺得這洞穴恐怖。那洞壁四周都是漆黑,地上還有一些枯骨,想必是有些動物或者人類掉落這裏無法出去,最後變成一堆骨頭。

想到這些,龍小虎急忙去照亮前路,前頭是一個有些寬大的洞穴,到處都是石筍和鐘乳石。再往前走有幾個洞口,並列排着,只是不知通往何方。

龍小虎心裏有些發毛,便隨便找了一條通道往前走去。

他本是想若是這條無法走通,便換一條去走,沒想到這條通道越走越長,而且頗有些向下的趨勢,當下他便有些後悔。只是他都走了那麼長一段,也不想直接回頭,想一直走着碰碰運氣,便不停走着。

這洞裏究竟有些什麼,爲何那麼大,又那麼古怪。越往前走,龍小虎覺得身體越熱,他心中奇怪,那好奇心也驅使他一定要走到頂端看個明白,想着便加快了腳步。

正走着,忽然那洞口就在前方,龍小虎過於興奮,一下躥出,卻發現那洞口離地面有些距離,自己猛的摔了下去。


好在不高,掉了下去只是腦袋撞了個包,龍小虎一邊捂着頭一邊爬起來,卻被眼前的一切驚呆。

只見這裏雖是處於地下,但是不同於別處的黑暗陰冷,而是一片炎熱光亮。而那發光發熱的源頭正是這洞穴中心的一個湖泊。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