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玉擎防備的樣子唐笑笑覺得有些好笑,沒好氣的白了白玉擎一眼“胡說什麼呢,我忙活了半天你就這樣報答我啊!”

看着蠻橫的唐笑笑白玉擎竟然覺得有一種越來越遠的感覺,雖然唐笑笑的笑容和表情都無懈可擊,但是白玉擎知道唐笑笑的心在流血,只是白玉擎不明白爲什麼唐笑笑的心都流血了,還要笑的這麼甜!

唐笑笑實在是受不了白玉擎這樣打量的目光,所以就有些狼狽地說道“你先吃吧,我要上去看劇本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唐笑笑,白玉擎覺得自己心裏發苦,孩子沒了,白玉擎也覺得心疼,甚至不敢跟任何人說這件事情因爲白玉擎知道自己要是說了出來,就連這樣假裝的平靜都沒有了!

唐笑笑把被子又抱會了自己的房間,白玉擎雖然覺得失落,但是很識趣的什麼都沒有問,只是摸着唐笑笑曾經躺過的地方,一遍一遍的思念,這樣粉飾太平的日子,讓兩個人都有些發瘋!

唐笑笑就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每天都照常工作,照常吃飯,照常跟白玉擎在一起生活,甚至身體好了以後照常跟白玉擎在一起滾牀單,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切照舊,讓白玉擎覺得壓抑,覺得透不過氣!

同樣透不過氣的還有韓悅,韓悅不知道爲什麼自從上次自己自殺以後白玉擎就在也沒有出現過,一天兩天的韓悅還可以騙自己,說是白玉擎忙沒有時間,可是現在一個月過去了,除了搶救室門外的瘋狂,白玉擎再也沒有出現過,這讓韓悅摸不着頭腦,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肖樂樂這邊的生活簡直就是水深huore一樣的存在,肖樂樂從來都不知道原來給別人當跟班是這樣痛苦的一件事情,侯偉志這個死男人真的是太煩人啦,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龜毛的男人,喝水不能超過六十度,吃飯只吃川香園,一個月的時間,肖樂樂已經快要發瘋,好在今天這地獄班的生活就要結束了。

其實這段時間侯偉志就是故意折騰肖樂樂的,因爲侯偉志從來都沒有被女人打過,也沒有這樣的丟臉過,只有現在狠狠地折磨肖樂樂,侯偉志才能覺得心裏舒服一點,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逆來順受一點反抗都沒有的肖樂樂,侯偉志竟然覺得有些無趣!

今天是跟班生活的最後一天,所以肖樂樂的心情很好,早上來的時候竟然還給侯偉志帶了一束花,放下花以後,就開始收拾衛生,看着忙裏忙外的肖樂樂,侯偉志的心裏說不出來的感覺,朝夕相處了一個月,馬上就要分離了,侯偉志竟然還有些捨不得!

肖樂樂一邊打掃衛生一邊暗暗的罵着侯偉志,這個不要臉的死男人,當初爲了折磨自己,竟然把別墅裏面上上下下的傭人都打發走了,害得她跟老媽子似的,忙裏忙外的,不過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解放了,肖樂樂就覺得今天的抹布特別的順手!

看着哼小曲的肖樂樂,侯偉志的心裏更是一陣的煩躁,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能不能閉上嘴,難聽死了!”

肖樂樂火大的看了侯偉志一眼,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要忍住,要忍住,最後一天,最後一天,默默唸了好幾遍,這才壓下心裏的怒火,然後繼續手裏的工作!

侯偉志不耐煩的看了肖樂樂一眼,忽然覺得自己可能是太久沒有碰女人了,竟然覺得肖樂樂做家務的樣子,那樣的性感,煩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領帶,然後吐出一股濁氣,覺得身上有些發燙!

看着肖樂樂的背影更是覺得喉嚨發緊,侯偉志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回事竟然對肖樂樂有了那方面的想法,但是很快侯偉志就反應過來,自己一定是瘋了,這個男人婆要胸沒胸,要腰沒腰的,自己腦子有多少坑啊,能看上這樣的女人!

別墅外面,白天跟一箇中年男子八卦的看着裏面,過了好半天,那個中年男子終於是忍不住了,埋怨的看着白天“我說老白,你能不能行啊,怎麼現在都沒動靜!”

白天也是覺得有些奇怪,然後小聲地說道“老侯,你小點聲,我們是多少年的交情了,我能坑你嗎,我告訴你啊,我家小擎的媳婦就是這麼拐過來的,你還想不想抱孫子了!”

侯宇這才定了定心,然後有些納悶的說到“早上你給我的東西,猴子都喝了啊,怎麼現在還沒反應,是不是放的太少了?”

白天也覺得奇怪,就連白玉擎這樣的人都躲不過,侯偉志怎麼可能沒有反應呢,頓時就有些同情的看着侯宇“是不是你家猴子不行啊?”

侯宇沒好氣的白了白天一眼,然後惡狠狠地說道“你這個老東西,有沒有正經的,怎麼可能不行啊!”

肖樂樂根本就不知道侯偉志現在在想些什麼,回過頭來看着侯偉志臉上紅紅的,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你怎麼了,臉這麼紅,你是發燒了嗎?”

一邊說,肖樂樂一邊白自己的手貼在侯偉志的額頭上,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動作直接擊潰了侯偉志最後的防線,侯偉志只覺得放在自己額頭上的那隻手是那樣的魅惑,所以就直接抓住肖樂樂的手,親了一口,然後直直的看着肖樂樂,沙啞着聲音“樂樂,我想要你!”


生死柱 ,更是覺得火冒三丈,想都沒想就直接飛起一腳,把侯偉志踢到一旁“找死吧你!”

聽見裏面傳來了聲音,原本還在外面吵架的兩個老傢伙,頓時就屏住了呼吸,確定沒有聽錯以後,侯宇終於是放心的點了點頭“這下好了,事情成了,我們走吧?”

白天很八卦,還有些捨不得走,但是侯宇可是沒有心思讓自己的日子做現場直播,所以就直接架着白天離開了這裏。

侯偉志現在已經知道了自己這是中藥了,雖然不知道是誰幹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侯偉志竟然覺得有些慶幸,慶幸現在陪在自己身邊的人是肖樂樂,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想法還是藥物的作用,侯偉志竟然很快就爬了起來,再一次朝着肖樂樂的地方撲去。

肖樂樂沒有想到今天侯偉志就像是瘋了一樣,連忙躲開侯偉志的擁抱,然後飛起一腳,直接踢到了侯偉志的頭,竟然就這樣吧侯偉志踢得暈死過去。

肖樂樂氣呼呼的看着侯偉志,似乎還有些不解氣,所以就狠狠地補上了幾腳,但是卻意外的發現侯偉志的身上就像是個小火爐一眼,雖然隔着鞋底子,但是還是感受到了侯偉志身上的熱度。

雖然肖樂樂覺得侯偉志真的很該死,但是肖樂樂也是知道一些手段的,看着侯偉志這個樣子就知道是造人暗算了,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扯着侯偉志的腿,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侯偉志拉進了浴室。

就是幾米的距離,肖樂樂竟然覺得累得要死,氣喘吁吁的看着侯偉志紅紅的臉沒好氣的說到“真的不知道上輩子欠了你什麼,最後一天你還出這樣的幺蛾子!”

侯偉志現在神志不清根本就不知道肖樂樂在說些什麼,肖樂樂休息了一下,用盡全身的力氣,終於是把侯偉志弄進了浴缸裏,然後把水龍頭調到最低的溫度,直接打開了花灑。

肖樂樂本來以爲這樣侯偉志就能清醒一些,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沒有什麼大用處,侯偉志不但有要醒過來的跡象,臉上也更紅了,雙手竟然不安分的接着自己的襯衫釦子。

雖然肖樂樂是一個很兇悍的女人但是畢竟還是個小姑娘,看見侯偉志這個樣子頓時就羞紅了臉,有些語無倫次“你你你,你不要亂來啊,你把衣服給我穿上!”

說完以後肖樂樂忽然就看見了客廳裏的冰箱頓時就想到了好辦法,多虧了侯偉志這個傢伙平時的時候一直吵着要和冰啤酒,所以肖樂樂爲了以防萬一,在冰箱裏凍了整整兩大盒的冰塊,這個時候倒是派上大用場了。

可能是因爲有些緊張,所以路過茶几的時候,肖樂樂把杯子裏剩下的酒都喝了下去,然後抱着兩大盒冰塊,就這樣直直的倒進了浴缸裏,這下子,就算是侯偉志是個死人也要請醒過來了,騰地一聲坐了起來“好涼!好涼!”

看着浴缸邊上一臉無辜的罪魁禍首,侯偉志也是人生第一次有了挫敗的感覺,欲哭無淚地說道:“小姐,你就不能送我去醫院嗎?”

可能是因爲剛纔的時候太緊張了,所以肖樂樂忘記了還有醫院這樣的地方,只可惜侯偉志的理智只有三秒,三秒過後,侯偉志右邊的雙眼迷離,看着肖樂樂,難受的說到“樂樂,我想要,我好難受,你給我吧,我會對你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肖樂樂竟然也覺得自己的身上有些燥熱,看着侯偉志無賴的樣子有些無奈,但是無奈之餘竟然還有一絲沒有察覺到的渴望,肖樂樂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麼,甚至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瘋了!

很快這樣燥熱的感覺就傳遍了全身,肖樂樂有些艱難的向門外走去“王八蛋,你休想得逞,你這個卑鄙小人!”

侯偉志現在也是有些神志不清看着肖樂樂要走,怎麼可能放過肖樂樂,連忙從浴缸裏走了出來,但是因爲腳上溼漉漉的,所以就不小心跌了下去,電光火石之間抓到了肖樂樂衣服上面的一個帶子,直接把肖樂樂的上衣扯了下來,肖樂樂還不等反應過來,連人帶衣服就這樣直直的落到了侯偉志的身上。

好死不死的,肖樂樂的脣還重重的印上了侯偉志的脣,兩個人因爲藥物的原因,腦子裏最後的一絲節操也徹底消失不見,侯偉志翻身把肖樂樂壓在身下,一向玩世不恭的臉上竟然有幾分嚴肅“肖樂樂,我一定會負責的!”

肖樂樂是女孩子,體質沒有侯偉志好,所以現在根本就沒有理智可言,只是本能的在侯偉志的身上蹭來蹭去,然後雙眼迷離,聲音魅惑“我好熱,我好難受,怎麼辦,我難受啊!”

這樣魅惑的聲音簡直就是最好的情話,侯偉志幾乎沒有猶豫直接把自己的頭埋在了肖樂樂的胸前,之前的時候還沒有發現,原來肖樂樂竟然這樣的有料!

肖樂樂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冰火兩重天,本能的拒絕侯偉志的攻掠,但是潛意識裏還是有一絲絲期待,一絲絲渴望,直到侯偉志狠狠地填滿她的空虛,肖樂樂終於是恢復了理智,含着眼淚,委屈的呢喃“好痛,輕一點……真的好痛……”

侯偉志也沒有想到肖樂樂這麼大了竟然還是第一次,心裏說不出來的憐惜,在肖樂樂的春上輕輕一吻,前所未有的溫柔“乖,別動,很快就不痛了!”

肖樂樂就這樣痛並快樂着,就這樣一會冰裏一會火裏,深深淺淺,高高低低,不知道纏綿了多久,知道兩個人都已經筋疲力盡,就這樣抱在一起睡了過去,完全不知道自己還在浴室裏面……

晚上,唐笑笑還是跟之前一樣,做了白玉擎最喜歡的飯菜,等着白玉擎回來,劇組那邊現在已經快要殺青了,就還剩下最後幾個武打的鏡頭,所以這些天回來的都比較早一些,本來以爲七點鐘白玉擎會跟往常一樣準時回來,但是沒有想到一直等到十點,白玉擎都沒有回來,不但人沒有回來,電話沒有一個,短信也沒有一條。

唐笑笑拿着手機,一遍一遍的播出一遍一遍的掛斷,最後還是沒有勇氣打過去,只能是無奈的上樓,桌子上已經涼透了的飯菜,就好像唐笑笑現在的心,都是涼透了的!

第二天早上先醒過來的人竟然是肖樂樂,肖樂樂看着自己未着寸縷的身子,看了看一旁一面滿足的侯偉志,還有昨天白天的瘋狂都像是流水是的在眼前走過,瞬間就崩潰了,這一次肖樂樂沒有見叫沒有打人,只是急急得穿上自己的衣服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一直走在大街上肖樂樂才反應過來自己根本就沒有逃跑的理由啊,做錯事的人明明就不是自啊!

雖然是這樣想但是肖樂樂剛剛失去了第一次,心裏緊張的很,也不知道這件事情能跟誰說,只能是拿出手機給唐笑笑打電話“笑笑,你現在能出來一下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唐笑笑昨天晚上基本上沒睡,所以很清楚的知道白玉擎根本就是一夜都沒有回來,雖然唐笑笑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但是還是覺得心如刀絞,這個時候肖樂樂打電話過來,何嘗不是成全了唐笑笑!

“我今天還有最後的三場戲,你來劇組等我,殺青以後,我請你喝酒,不醉不歸!”

可能是因爲太緊張了,所以肖樂樂根本就沒有聽出來唐笑笑的異常,點了點頭然後急急的說道“那我現在就去找你,晚上我們不醉不歸!”

唐笑笑掛掉電話以後整理了一下狼狽的自己,下樓以後看見一桌子動都沒動過的飯菜覺得有些好笑,把桌子上的飯菜悉數倒進了垃圾桶裏,就好像花了兩個多小時做這些東西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樣!

來到劇組,年小念有些擔心的看着唐笑笑,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聲說道“早上的報紙你看了嗎?”

本來唐笑笑是每一天都會看的,但是今天實在是心情不好所以就沒有看,搖了搖頭有些好奇的看着年小念“今天有什麼特別的嗎?”

年小念看唐笑笑是真的不知道這才輕輕的鬆了口氣,然後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華興大股暴跌,我損失慘重!” 唐笑笑一直都是對股票沒有研究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年小念在說謊,只是有些同情的看着年小念柔聲地說道“小念姐,那你沒事吧?”

年小念看着唐笑笑這個樣子真的很難受,但是有些事情也真的不是她能做主的,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有些肉疼的說到“怎麼沒事,我的心在滴血!”

看着年小念這個樣子唐笑笑就知道問題應該不大,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走直接跟着助理一去進去換衣服了,本來唐笑笑覺得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小新人沒有必要配助理,但是白玉擎還是捨不得唐笑笑辛苦,特意挑了一個最好的!

收起亂七八糟的思緒,唐笑笑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喃喃地說道“唐笑笑,加油,今天是最後一天,一定要加油!”

喬蕊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很安分的,因爲喬蕊已經接到了上面的警告不敢得罪唐笑笑,但是今天喬蕊實在是忍不住了,看着唐笑笑若無其事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不屑地說道“你還真是淡定啊,你知不知道你的金主現在已經對你沒什麼興趣了!”

唐笑笑也有些好奇的看着喬蕊,似乎是不明白爲什麼安分了這麼多天的喬蕊今天會變得這樣的咄咄逼人“馬上我們就要殺青了,你能不能不要在今天鬧?”

看着唐笑笑若無其事的樣子喬蕊真的覺得很好笑“原來高高在上的唐大小姐也不過如此,我還以爲你是因爲愛情跟白玉擎在一起的,原來你也不過是跟那些俗人一樣爲了功名利祿!”

雖然唐笑笑一直都在衆人面前小心翼翼的隱藏,但是其實大家心裏都心知肚明,只是配合唐笑笑演戲罷了,現在喬蕊的眼裏唐笑笑不過就是一個馬上就要失寵的賤人所以說起話來更是肆無忌憚。


“你以爲你得到的一切真的是靠你的實力嗎,我告訴你,不是!你得到這一切不過是因爲你綁上了一個好男人,可能你還不知道吧,這部戲就是白玉擎一個人投資拍攝的,唯一的條件就是讓你做女主,唐笑笑我一直都不喜歡你,我不明白爲什麼大家都在一個圈子裏討生活,可是你就這樣的幸運,剛出道就有人庇護!”

白玉擎做的這些事情唐笑笑的確是不知情,所以現在聽到喬蕊這樣說還是覺得有些意外不可置信“你胡說!我來參加海選的時候他不知道!”

看着唐笑笑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喬蕊更是覺得嫉妒,嫉妒的發瘋“唐笑笑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這樣的有魅力,白玉擎竟然什麼都沒有告訴你,你真的很幸運,但是從現在開始你的好日子到頭了,因爲你永遠都比不上現在白玉擎身邊的女人,唐笑笑相信我你很快就會明白什麼叫地獄,畢竟,白玉擎上過的女人,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的!”

現在白玉擎身邊的女人?這是什麼意思?

唐笑笑直直的看着喬蕊,眼神犀利“你到底要說什麼?”

喬蕊沒有想到唐笑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頓時就輕笑出聲,然後把手裏一直攥着的報紙丟在了唐笑笑的臉上“你好好看看吧,唐笑笑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唐笑笑還沒來得及看,那邊副導演就開始催促“你們幾個快點各就各位了,錢導都已經暴走了!”

唐笑笑一聽錢子傳又暴走了頓時就有些無語,連忙把報紙隨手放在妝臺上急急得走了出去,散落在地的報紙上,赫然寫着“當紅女星深夜密會高富帥男友!”

下面的配圖就是白玉擎親暱的摟着韓悅的照片,只可惜唐笑笑着急,所以並沒有看見這個足以讓她崩潰的消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唐笑笑總覺得今天整個劇組裏面的人都有些怪怪的,唐笑笑還以爲是因爲馬上就要殺青了,所以大家都有些激動,笑眯眯的看着負責自己的武術指導輕聲說道“老師,一會的時候您下手可要輕點啊!”

肖樂樂過來的時候唐笑笑已經被吊了上去,肖樂樂知道唐笑笑一直都是很怕高的,所以就有些擔心的看着唐笑笑,心裏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

年小念是認識肖樂樂的所以就給肖樂樂遞了一瓶礦泉水“放心吧,她早就習慣了,這一次的威亞和武術指導都是最好的,不會有危險的!”

肖樂樂感激的看了年小念一眼,然後輕聲說道“您不知道,笑笑最擅長的就是隱藏自己的心事,所以就算是她怕的要死,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年小念聽到這裏有些無奈,剛想要說些什麼,就聽見副導演再喊“場務,怎麼回事,出境了!”

唐笑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本來是應該直接落在防護墊上的,但是現在竟然朝着柱子撞了上去。

雖然是爲了拍戲佈景,但是爲了逼真一些爲了不穿幫,所以整個柱子裏面都是用實木搭建的,唐笑笑就這樣直直的撞了上去,把柱子裝的稀巴爛,然後瞬間下降,直直的跌在了一堆碎屑上面,唐笑笑很清晰的感受到有兩塊木板插進了自己的後背!

還不等大家圍上來,唐笑笑就已經眼前一黑暈死過去,所有人都被這樣的變故嚇到了,還是錢子傳最先反應過來,一腳踢飛了眼前的機器,大步地走到唐笑笑的身邊,把唐笑笑打橫抱起,看着周圍傻掉的人,大聲地吼道“都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把車開過來!”

白玉擎並不知道唐笑笑這邊發生的事情,只是黑着臉冷冰冰的看着金南“不是叫你想辦法壓下來嗎?爲什麼還有這樣的新聞出來!”

金南現在也是欲哭無淚,有些無奈的看着白玉擎“boss,我真的盡力了,但是真的沒有辦法,一個是叱吒風雲的商業精英,一個是國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這樣的八卦,根本就捂不住啊!”

白玉擎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只知道要是唐笑笑看見了這樣的消息,現在粉飾太平的日子可能也要維持不下去了,只要是一想到唐笑笑傷心的樣子,白玉擎就一陣的火大!

很快,金南的手機響了起來,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就掛掉了,金南有些同情的看着白玉擎然後小聲地說道“boss,您和韓悅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頭條了!”

白玉擎聽到這裏臉色總算是變得好看了一些,然後淡淡的點了點頭“這麼快就搞定了?”

金南點了點頭“唐小姐劇組重傷,昏迷不醒,現在已經送往醫院了!”

白玉擎剛剛放下去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然後惡狠狠的看着金南“你說什麼!”

金南看着白玉擎惡狠狠的眼神覺得有些呼吸困難,但是還是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道“是真的,剛纔是年小念的電話!”

白玉擎已經聽不到後面的話了,只覺得眼前一黑,然後瘋了似的跑了出去,金南看着白玉擎這個樣子怕他出危險也是拼了命的追了出去,只是幾秒鐘的時間,白玉擎已經不見蹤影,金南下來的時候,只看見了絕塵而去的勞斯萊斯……

唐笑笑的血型特殊,所以醫院現在也是束手無策,因爲不知道有白玉擎的存在,所以還是第一時間叫來了唐亞中,只可惜,唐亞中雖然是唐笑笑的親生父親,但是唐笑笑的血型卻是隨了死去的媽媽,所以就算是唐亞中也只能是束手無措乾着急。

因爲之前白玉擎的妹妹在這裏住院治療,所以白玉擎動用了關係,單獨給白玉瑩儲存了血液,只是白玉擎不在,醫院的工作人員也不敢動用那些血,只能就這樣等着從別的醫院調過來。

錢子傳聽到這裏頓時就無語了,看了看醫院門口,在心裏暗暗的罵着白玉擎,白玉擎一路上就像是瘋了一樣,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紅燈,來到醫院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被汗水浸透,因爲實在是等不了電梯了,就這樣一步一步跑上來的。

錢子傳看見白玉擎來了二話沒說就上去給了白玉擎一拳“你混蛋你!”

白玉擎沒有還手,因爲他知道自己就是混蛋,甚至希望錢子傳能多打自己幾下,年小念看見自己的大boss被人打了,頓時就不能淡定了上前拉住還要動手的錢子傳,冷冷的說到“夠了!現在救人要緊!”

肖樂樂現在何嘗不想一腳踢死白玉擎但是肖樂樂直到現在不是打人的時候,直直的看着白玉擎“笑笑現在就躺在裏面,急需輸血,但是最近的醫院要一個小時,白玉擎,笑笑是死是活,你自己看着辦!”

白玉擎聽到這裏更是不能像之前一樣冷靜,直直的看着身旁的護士“還愣着幹什麼,給她輸血啊!”

護士也是欲哭無淚“血庫裏只有八百CC但是現在病人失血太多,八百CC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白玉擎這個時候忽然想了起來之前的時候爲了白玉瑩有一千CC的儲備,所以就緊緊的抓着護士得手,急急的說道“去找張叔叔,告訴他,給笑笑輸血!”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