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個修真者雖然拿捏不準楊戕和楊晃兩人的來歷,但是依仗着人多勢衆,膽子開始大了起來,其中一人道:“你們兩人也太大膽了,竟然敢在我們靈虛派的地盤裝神弄鬼,今日將你們捉拿回去,定要讓你們兩人吃盡苦頭。”

“普天之下,莫非神土。”楊晃淡淡地說道,“誰不知道,這天外天乃是我神界一手創建。你一個小小的靈虛派,竟然膽敢說這天祿城是你們的地盤,莫非你們就不怕遭受天譴?”

此刻那幾十個增援的人已經來到,靈虛派的人自覺實力大增,哪裏會將楊戕和楊晃兩人放在眼中,更何況他們完全看不到楊晃身上有半點真氣的跡象。

楊晃看見緊逼過來的幾個修真者,開始微微有點變色,說道:“若是你們還不退去的話,就休怪本神對你們不客氣了。”

楊晃這話說得沒有一點神仙的派頭,簡直跟小混混一般,但是這樣的形勢之下,誰在乎他說的是什麼話呢?

靈虛派的幾個人已經緊逼了過來,雖然他們不知道楊戕兩人的底細,但是楊晃的派頭和氣勢還是胡弄了他們,所以這些人顯得異常的小心謹慎。

“咻!咻!~”

數十道劍光呼嘯而來,直取楊戕和楊晃兩人全身。

忽然,只聽見“蓬!~”的一聲,一對丈許長的翅膀從楊戕背後破衣而出,黑色的翅膀先前煽動,輕易地將這幾十道劍光擋了開去。

“翼人!”有人驚呼道,另外的人說道:“看來他們真實神界的使者!”

靈虛派的幾十個人也傻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竟然在此處遇見了一個翼人。至於另外的那一個人,也許極其有可能是神界的使者,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只怕這次靈虛派已經惹下了奇禍。

主動挑起跟神界的衝突,只是這樣一個罪名,已經足夠讓他們靈虛派滅亡了。因爲仙界的勢力雖然強大,但是也還沒有愚蠢到主動招惹寂滅之地的地步,而如果翼人和仙界的征戰因爲此事開始,八大流派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靈虛派的。

“好一個靈虛派,竟然敢攻擊我們神界的人。”楊戕冷冷地說道,“我們不過是替人醫治眼睛罷了,根本別無他心,想不到等竟然如此蠻不講理,想致尊神於死地。看來區區的靈虛派,已經到了滅亡的時候了。”


那幾十個靈虛派的弟子,各自面面相覷,竟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面了。

而周圍的那些平民卻是一臉的幸災樂禍。對於他們來說,重新歸附於神界的統領之下,並沒有什麼害處,至少他們已經見識到“神”的本領和力量了,而仙界的門派,卻只知道一味欺壓和剝削他們。

“我等實在不知兩位神使的身份,纔會引起如此的誤會……還請兩位見諒。”

靈虛派之中,終於有人硬着頭皮說話了。

楊晃淡淡地說道:“你還未有資格跟我說話,帶我去見你們門主吧。”

“這……”靈虛派的人似乎有點爲難了。

楊戕忽的冷哼一聲,不再壓抑全身的氣息,周圍的靈虛派弟子頓感一種無形的壓力從楊戕和楊晃兩人處迫來,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楊戕冷冷地說道:“違背尊神旨意者,殺無赦!”

翼人一向都是手段狠辣,不容情面。這些靈虛派的人雖然首次遇見翼人,但是對於翼人的脾性還是早有耳聞的,這些人再不敢討價還價,只能帶着楊戕和楊晃兩人向天祿城而去。

※ ※ ※

“靈虛派段天見過兩位神使。”楊戕和楊晃到達靈虛派大門的時候,門主段天竟然親自出來迎接了。

這段天看來五六十年紀,但是真實年齡卻是無從估計,雖然是修真者,但是總透出商人的精明。

看來段天雖然不知這兩位神使來天祿城所爲何事,但是卻也深知神界中人不能得罪的道理。

楊晃輕輕地擺了擺手,道:“段門主客氣了。”

“兩位神使裏面請。”段天道。


楊晃倒是毫不客氣,大步向門內走去,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凡是都有楊戕這個怪物擋着呢。

“不知神使今日前來天祿城,所爲何事?”段天道,“若是爲了妖人楊戕的話,在下可以肯定,在天祿城絕無此人的消息。”

楊晃道:“楊戕那妖人雖然了得,但是還不值得本神親自來此。本神和神衛來此,只是爲了告知你靈虛派,日後須得聽從我神界的號令,歸屬神界之下。”

“這……”段天神色爲難,說道:“尊神此言,豈非讓本人感到爲難了。”

楊晃道:“天外天乃是衆神親手所造,此乃世人共知之事,雖然神界許久不執掌天外天了,但是飲水思源的道理,相比段門主還是應該明白的,是吧?”

“阿彌陀佛。飲水思源固然應該,不過衆神雖然創造了天外天,但是仙界卻是在我等手中建立而來。”門外傳來一聲佛號,一個和尚大步走入了廳中。

段天見狀,連忙起身迎接道:“原來是止念境的無爲禪師,失禮了。”

楊晃卻對這無爲和尚視而不見,只是對段天道:“何人在此喧譁?”

段天明哲保身,並不答話,那無爲禪師依仗着止念境的勢力,冷笑道:“原來神界中尚有神人存在,貧僧真是失敬了。不過,貧僧先前的話,難道閣下未曾聽見不成?”

楊晃反問一句:“原來大師先前在對本神說話,看來我這對神耳也成了廢物?”

段天見無爲和尚來此,心想正好將這燙手山芋扔給止念境,既然這兩人來自寂滅之地,並非自己這小小的靈虛派惹得起,還是靜觀其變好了。

無爲和尚道:“據貧僧所知,神界雖然尚存,但是衆神都已沉寂於虛空之中,怎麼還會有神氏在此,兩位想要再次招搖撞騙,可得看清楚場合才行哩。”

“無禮的和尚!”楊戕怒哼一聲,將周身的氣息肆無忌憚地向無爲擊了過去,不僅想給無爲和尚一個下馬威,也想讓段天見識一下神界中人的真實實力。

“阿彌陀佛!~”

無爲連忙運聚全身功力,想以數百年精修的佛法來抵禦楊戕發出的狂暴氣息,但是此刻楊戕不僅融合了獸神的記憶和經驗而且還繼承了許多神獸的神力,仙魔兩界之中,恐怕已無敵手。

無爲乃是止念境的元老級人物,先前也曾跟翼人交過手,所以纔不敢在楊戕兩人面前說出這番話來。不過這次他亦是非常的失算,因爲他發現楊戕發出的氣息,比尋常的翼人起碼強橫了兩倍有餘,而且充滿了久遠的洪荒狂暴氣息。


“蓬!~”

無爲周身的護體佛光被震碎,鮮血從他的口鼻種源源不絕流出,情形可怖之極。

楊晃冷哼道:“無知的小和尚,本神的神衛豈是尋常翼人可比擬,今日讓你吃點苦頭也好,免得你目中無神……”

不過無爲忙着打坐調息,只怕是沒辦法聽見楊晃的那些得意之詞了。

挫敗了止念境的和尚,楊晃對楊戕的信心更是大增,對段天道:“段門主,本神的耐心一向有限得很,先前本神說的話,難道你忘記了不成?”

段天見那“神衛”只是放出周身的氣息,已經讓無爲和尚口鼻噴血,自己只怕更不是其對手,只得點頭道:“尊神所說即是,日後天祿城和靈虛派,都在神界管轄範圍之內。”

段天亦非是蠢人,知道口頭的承諾算不得什麼,只要能夠保全靈虛派和自己的門主位置就行,至於歸屬仙界和神界,又有什麼分別呢。

半響之後,無爲和尚才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想不到神界竟然有吞併仙魔兩界之心,此事我止念境絕不會就此干休的!”

說罷,無爲和尚拂袖而去。

楊晃淡淡地說道:“跳樑小醜而已,何足道哉。段門主,千萬莫忘了今日的承諾,否則日後天祿城中,只怕就不會有靈虛派存在了。”

於是段天又連忙說了一陣效忠和恭維的話。

反正這些話,段天以前就經常對八大流派的人說。

出了天祿城後,楊晃問道:“是否還要換一個地凡?”

楊戕道:“不用了。先找尋一個僻靜之處,我還要從靈虛派手中得點好處。”

楊晃不敢過問楊戕的想法,只得在城外的樹林中找了一個僻靜的草屋住下,然後等楊戕行事他的計劃。

入夜過後,楊戕就一人向天祿城摸了進去,然後捉回來十幾個靈虛派的弟子。

楊晃雖然沒有被楊戕制住,卻也不敢逃走,何況今日他招搖撞騙已經有了感覺,還平白地得到了一些好處,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風光無限,受人敬仰的日子。

不過,在月光之下,楊晃又看到了楊戕用刀子敲開人腦袋的情形。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但是仍然讓楊晃心中驚駭不已,甚至想將胃中的東西翻倒出來。

不過楊戕對於這些改造已經是輕車熟路了,所以沒花多少功夫,已經將這十幾個靈虛派弟子改造完畢。

“這不是靈虛派的副門主嗎?”楊晃的眼力倒是不差,竟然認出了其中一人居然是見過一面的靈虛派副門主。

不過這人對楊晃的驚疑,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一臉的茫然。

“他們也跟那個羅生門的弟子一樣?”楊晃問道,這時候的楊戕在他的心中就如同妖魔一般。如果不是妖魔,又如何會做如此詭異殘忍的事情呢。

楊戕並沒有答話,不過楊晃已經知道了其中的答案,他繼續道:“既然段天已經答應歸屬神界之下,你爲何還要將這些人捉來?”

楊戕平靜地說道:“等他們的傷口復原之後,就會由他們的副幫主帶領着,向寂滅之地進發。”

“但是靈虛派已經歸屬我們了,何必還要讓他們去送死呢?”楊晃不解地說道。

“若是你都能看穿我的用意,豈非就太過無趣了。”楊戕淡淡地說道,“其實無論是羅生門還是靈虛派,都沒有歸屬於我們,他們都是老狐狸,答應歸屬神界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因爲這些人根本毫無誠信可言。不過我也只是利用他們而已,所以他們的死活,跟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老大,那你究竟想做什麼啊?”楊晃越發覺得他根本無法瞭解楊戕的思想,哪怕只是其中的一點點。 三日過後。

雖然天祿城外月色明朗,但是寂滅之地依然是濃霧瀰漫,很難看清楚周圍數丈的距離。

霧色之中,十五個黑衣人向着寂滅之地悄悄地摸了進去。

而楊戕也赫然在其中,僞裝得跟周圍的人差不多。

靈虛派弟子的修爲並不見得有多高,所以遲早都會被翼人所發現,不過楊戕並沒有幻想這麼點人就能夠給翼人造成什麼有效的攻擊,不過是想營造出一點氣氛而已——

只要讓翼人發現仙界的人不時在窺探寂滅之地就夠了,撩撥翼人們的怒氣,還需要循序漸進纔好。

果然,翼人的飛行速度很快就發現了這對不速之客的侵入,楊戕連同周圍的十四個“同門”被四個四人給堵住了。

很顯然,這四個翼人覺得已經足夠輕易誅殺這十五個卑微的修煉者了。

楊戕命令這些可憐的傀儡四下逃散去,而他也向寂滅之地外面逃了開去,並且比其餘人的速度稍微快了那麼一點。

四個翼人向着不同的方向追擊了過去,楊戕身後也有一個翼人追了過來,並且沿途已經斬殺了四個靈虛派的弟子。

楊戕再次加快了一點速度,好讓那個翼人跟同伴分開得更遠一點。

後面的那個翼人冷笑一聲,心想:“居然還有人幻想跟翼人比拼速度,真是愚蠢之極。”

不過就在那翼人快要追上楊戕的時候,卻發現楊戕的速度又快了那麼一點。

那翼人開始被激怒了,凌空發出了一道劍氣,向楊戕身後斬了過來。

不過楊戕就如同腦後長了一隻眼睛一般,微微地一錯身,輕巧的劈開了翼人凌厲的一擊。

此時已經到了寂滅之地的邊緣地帶,那翼人在空中忽然停了下來,似乎在猶豫究竟該不該衝出寂滅之地去追擊楊戕。

不過此刻楊戕卻沒有急於逃命,居然向那翼人發出了幾道並不太厲害的劍氣。

雖然這些劍氣傷不了那個翼人,但是卻激起了他的怒氣,果然翼人猛地一振翅膀,向楊戕點射而來,顯然不將楊戕碎屍萬段,是不會罷手了。

“來得好。”楊戕心中冷笑,同時將身法施展到了極限。

雖然此刻並沒有使用背後的翅膀,但是楊戕的身法也比來翼人慢不了多少,兩人以前一後,瞬間就遠離了寂滅之地,向一處極其偏僻之地飛去。

半個時辰之後,那翼人終於追上了楊戕,冷笑道:“想不到你逃跑的功夫倒是不錯,不過現在看你還能逃到哪裏去!”

“是嗎?”楊戕淡淡的說道,背後的翅膀猛地伸了出來。

那翼人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說道:“你……你也是翼人,這怎麼可能?你這個叛徒!”

楊戕冷冷道:“我雖然長了翅膀,不過跟你們不太一樣!”

速度驟然加快,那翼人發現周身都是楊戕的幻象,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楊戕給制住。


翼人一向都自詡身份高貴,不屑與仙魔兩界的人爲伍,此刻被楊戕制住,那翼人滿眼的怒氣和恨意,似乎恨不得將楊戕生吞活剝一般。

楊戕收回了翅膀,平靜地說道:“放心吧,幾天過後,我保證你就會跟狗一樣溫順了。”

※ ※ ※

“老大,你怎麼帶了一個翼人回來?”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