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唐夢寒說話,一旁的柳雲昇已是面色一沉,冷喝道:“你以爲你是誰,有資格跟大小姐談條件?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然後讓青鸞給你陪葬!”

徐灼看了看唐夢寒一眼,見她面色冰冷,一言不發,顯然是默認了柳雲昇的話。

王八蛋!徐灼暗罵一聲,翻身躍進石棺,躺了下去,“給我蓋……”

“轟!”

不等徐灼說完,柳雲昇便將石蓋合上了。

“倆賤人!”徐灼躺在石棺內喊了一句,至於唐夢寒和柳雲昇聽沒聽見,隨便!

石棺內漆黑一片,寂靜無聲,徐灼唯一能聽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聲。

三個發瘋,七個斃亡。

想到那個冰冷女人的話,徐灼不由緊張起來,瞪大了眼睛四處看,不過什麼也看不到,全是漆黑。

“那女人應該還在外面等吧?”想起唐夢寒,徐灼心裏就來氣。在那女人眼裏,自己估計也就跟家裏養的一隻狗一隻貓一樣,甚至還不如,小貓小狗再差,也不會像他這樣跑到棺材裏賭命。

“等有機會,一定揍他們一頓!”除了胖子李貴才,唐夢寒和柳雲昇是第二波被徐灼惦記上的。不過他嘴上這樣說,內心卻無奈:那柳雲昇是四階武徒,唐夢寒更是達到了六階武徒,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而如今徐灼的實力,充其量也就相當於一階武徒的水準。

在煌元大陸,人們按照實力的強弱,劃分出武徒,鬥兵、鬥將,鬥王,鬥皇,每一個境界又可劃分爲九個等級。

一般的成年人,相當於一階武徒的實力,而其中身強力壯者,可達到二階武徒的實力。不過這兩個等級都屬於普通人的範疇。

而到了武徒三階,則擁有力戰十人之力,在普通人眼中也算得上是“勇者”了。

而隨着等級的提升,武徒的實力也隨之越強,當達到九階武徒實力,足可輕鬆碾壓數百人!

徐灼正胡思亂想着,忽然覺得漆黑的石棺內,出現一個細不可查的小亮點。

這小亮點很小,如針尖一般,只不過在這漆黑的石棺內,這針尖一般的小亮點也顯眼了很多。

不過就是這不起眼的小亮點,讓徐灼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頭皮直髮炸!唐夢寒的話他可記得清楚呢。

徐灼警惕的盯着空間中的小亮點,片刻之後,這小亮點開始移動,而它所經過的軌跡,被劃出一道光亮的細線。

徐灼有種感覺:好像自己面前有個什麼人正拿着筆,在空間中划着什麼圖案,而筆尖就是剛纔的小亮點。

隨着小亮點的運行,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形的繁雜陣圖,這陣圖呈圓盤狀,看上去像是一個漩渦狀圓輪。

當第一個圖案出現之後,緊接着小亮點又出現在另一處,在第一個“圓盤”的下面再度運行,耗費了更多的時間之後,劃出了第二個圓輪,而這一個圓輪較之第一個,更復雜了許多。

緊接着,小圓點又在空間中勾勒出第三個、第四個……一直形成了七個圓形陣圖,一個比一個繁雜深奧,讓人一看之去,只覺得如同陷進去一般,有種頭暈目眩之感。

七個閃着亮光的圓形陣圖就這麼懸在徐灼的上空,靜止了片刻之後——

嗡~!

一股強勁的氣流毫無預兆的射入徐灼的頭部,徐灼覺得一股強大的能量轟的一下衝進了自己腦袋,頓時腦殼如同要被這能量衝爆了一般!

劇痛之下,徐灼想要翻身起來,打開石棺,可卻悲哀的發現,自己全身已經無法動了!

只能任由那股強橫的能量,在自己腦袋裏橫衝直撞,徐灼只感到眼前光亮不斷閃爍,耳朵裏如同有着萬千雷鳴之聲,轟轟作響,自己的腦袋裏早已成了漿糊……

“有十人進入石棺,三個人發瘋,其餘斯人若當場暴斃……”

徐灼腦子裏再次響起唐夢涵的話,心中生出一股不甘。

“現在我還不能死……我到唐府……還有……必須要做的事!”

求生的本能讓徐灼努力恢復了一絲清醒,眼前的七個光亮陣圖仍舊懸空在上方,靜靜不動。

可是,那股可惡的能量如同狂暴野獸,怎麼搞定它?!

徐灼大腦前所未有的快速轉動着。

“這石棺裏應該是讓人躺着的……上面有七個陣圖……它們分佈的位置……似乎有規律……是按照人體部位排列的?!”

一道靈光閃過,徐灼心中一動。

“這七個陣圖,莫非是人體七個部位的修煉路線?”

最上面一陣圖,應該是人體的頭頂部位!

第二個陣圖,對應的應該在人體腰眼部位!

第三個陣圖,對應了人體的小腹!

第四、五個陣圖,對應了人體的雙手!

第六、七個陣圖,對應了人體的雙足!


嗡~!

強橫的能量又是一陣衝擊,讓徐灼一陣眩暈,差點直接昏過去,此時他也顧不得細想,按照之前那個小亮點的運行軌跡,導引那股能量。

讓徐灼驚喜的是,他腦海中一浮現剛纔的陣圖軌跡,那股強橫的能量,就如同蠻牛被牽了鼻子一般,立刻變得溫順起來,乖乖的按照徐灼意念的導引,率先在頭頂部位運轉,開始鐫刻起第一幅陣圖。

按照石棺內懸浮的陣圖,徐灼照葫蘆畫瓢的模擬臨摹,隨着陣圖一點點浮現出來,徐灼也隱隱感到了這陣圖所蘊含的的玄妙,似乎一個來自百萬年前古武世界的一角向他展開……

不知過了多久,頭頂部位的第一幅陣圖終於完成,而在完成的一刻,徐灼腦中一陣刺痛,那一整副陣圖“嗡!”的一下,瞬間化爲一朵蓮花,印在了徐灼的神識深處,再也磨滅不掉。

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信息告訴徐灼,這頭頂部位的陣圖,名爲“青蓮”。

就在陣圖完成的一瞬,一股強大的引力,通過頭頂竅穴,將周圍的靈氣大力吸進來,灌入了四肢百骸之中。

一股被純淨能量充斥的快~感讓徐灼忍不住舒服的**起來。

他這副身體,每天飢一頓飽一頓,早就處於營養不良的狀態,此時如此濃郁純淨的能量灌入,自然讓他全身細胞瘋狂吸收,滋補着身體。

陡然間,徐灼的身體過電般一顫!

“達到二階武徒了!”徐灼心中一陣狂喜!

他繼續嘗試着用意念控制頭頂的陣圖,漸漸摸索出一點陣圖的作用,但僅僅是這一點皮毛,也讓他無比震驚!

“就目前看來,這陣圖有兩個作用,一個是吸收靈氣,而且其速度比正常吸收要快得多!”

徐灼雖然對修煉不甚瞭解,但是也聽說過,修煉者需要吸納天地間靈氣,而開始,只有若有若無的氣感,修煉再深入些時,會感到靈氣如髮絲一般進入體內。而剛纔徐灼所感到的,哪裏是一根髮絲,簡直就是拇指粗細!

“至於這陣圖的第二點,更是不可思議!”

煌元大陸每個人都知道,武者修煉,所修煉的是腹部丹田,當丹田內的靈氣聚集到一定程度後,便可開闢靈府,而靈府的開闢,也標誌着武道踏入全新境界——鬥兵,而這纔算是真正踏上了武道一途。

這在人們的意識中,早已是天經地義,亙古不變的修煉正道。


而徐灼眼前的陣圖,卻打破了這一“真理”!

“自古以來,人們修煉的核心只有腹部丹田,而現在看來,我似乎可以擁有七個!”徐灼把目光投向了虛空中的七個陣圖。


僅僅鐫刻成了第一個陣圖,就如此強大,如果鐫刻成了七個,那還了得?!

此時徐灼發覺,自己體內的強橫能量雖然經過鐫刻第一陣圖,消耗了一部分,但還有大半留存,當下徐灼心念一動,決定繼續鐫刻第二副陣圖,在體內生成第二個丹田!

只是,還有六個部位的陣圖,應該鐫刻哪個部位的好呢?

第一陣圖,也就是頭頂部位的“丹田”名爲青蓮,青蓮生成之後,徐灼便感到自己腦清目明,腦子前所未有的充滿了靈性。

也就是說,青蓮主管“靈智”。

那麼其他部位的陣圖,應該也有自己不同的名字,並對應着不同的功能!

腰眼,小腹,四肢,還剩下六個部位。 “正常來說,人們修煉的是小腹丹田,那我就鐫刻小腹陣圖!”徐灼總覺得,雖然有七處陣圖,但是最根本的,還是小腹部位的,這一部位是一切的基礎!

打定主意,立刻催動能量開始鐫刻陣圖。

本以爲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鐫刻的速度會更快,不過當鐫刻到一半時,徐灼就發覺這小腹部位的陣圖複雜程度遠超“青蓮”,需要耗費的靈氣也更驚人。

不過也幸好,衝入他體內的那股能量也着實龐大,在徐灼意念的引導下,有條不紊的運行着,眼看着第二幅陣圖漸漸成型,不過此時,那股能量也已消耗的差不多了。

能量一消耗光,陣圖鐫刻的速度便立刻慢下來。

“就差最後幾道紋路了,不能功虧一簣!”徐灼拼命催動起自身的靈氣,依照陣圖所示,一點點推進。

雖然慢如蝸牛,但卻在一點點前行。

五條……四條……三條……

一層細密的汗珠在徐灼額頭滲出,此時他只覺得精神力透支厲害,意念很難集中,靈氣也隨時有潰散的可能。

“就差最後一下了,一定要成功!只有變強……才能改變命運!完成我的心願!”徐灼身體微微顫抖,強行引導靈氣進行着最後的攻堅戰。

還有最後兩條……一條……

轟~!

第二幅陣圖完成的一刻,徐灼體內一股龐大的能量涌出,瞬間使他接連突破了三階武徒、四階武徒!

與此同時,小腹內一道白光閃過,似乎要將整個世界都照亮了,而白光閃過之後,那陣圖化爲了一輪金光灼灼的圓輪,懸浮徐灼的小腹之內。

“碎星。”

徐灼腦中出現了這金色圓輪的名字及其信息。

碎星,是其他六大陣圖的基礎,直接關係到人體臟腑、氣機、生命力、恢復力等等。可以說,一旦形成碎星,那麼再行修煉,便可事半功倍,一日千里!

徐灼心中狂喜。他知道,擁有兩個丹田的人,在整個煌元大陸上也是聞所未聞!不過這還僅僅是個開始,因爲還有另外五個陣圖,一樣可形成五處丹田!只是目前他完成兩副陣圖已耗盡了全力,已沒有可能完成第三陣圖了。

不過沒關係,先把其餘五幅圖記下來,今後必定能夠修煉成!

有了“青蓮”開啓了靈智,徐灼的記憶力變得很強,一副副繁雜無比的陣圖,僅僅看過兩遍就記住了。

“這次賺大了!”徐灼聲音有些發顫。不過這樣也不能怪他,有了這七副陣圖,他的命運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身處整個社會的最底層,而今後,他的人生將徹底改寫,如同那些傳說中的強者一般叱吒風雲,縱情肆意,這讓他如何不激動?!

正在此時,那石棺內的七個陣圖陡然變換,七個陣圖竟然合爲一體,形成了一個旋轉的圓洞。

這是……徐灼驚愕的發現,通過這個圓洞,他竟看到裏面有浩瀚天幕、無數星辰!

縱使徐灼有着再豐富的想象力,面對這副情景,也只有驚駭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刷!

就在黑洞內,一道白光穿過天幕,如同一個星辰一般由遠及近急速飛來,在徐灼眼前急速放大——

噗!

不等徐灼看清楚白光是什麼,一樣神祕物體便射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七副陣圖消散在了空中。

石棺內再度陷入黑暗。

徐灼連忙摸摸自己的眉心,卻沒有任何異樣,不由心中大奇,剛纔射入自己眉心的是什麼東西?還是說是……某種幻覺?

剛剛冒出這一念頭,徐灼忽然神識一陣恍惚,再度看時,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巨大三角魔方的前面,本能的,徐灼感到這三角魔方便是剛剛射入自己眉心的東西。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