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威看著地一包間,在這一刻忽然攙和自己的,很明顯是要跟自己過不去。

但是游龍劍陳威勢在必得!

「二千萬兩黃金!」陳威再次出價,這是他的極限,如果那個人繼續出價他將不會繼續跟下去。

不過那個地一的人卻是沒有繼續喊下去了,他之所以喊一下只是為了放陳威一點血而已。

而台上的洛洛呼吸則是有點急促了起來,她很期待兩個人能夠為了這一把游龍劍繼續爭下去,因為這樣可以讓她賺的更多。

不過最終的結果卻是讓她失望了,兩千萬已經是極限了。

「兩千萬一次!」

「兩萬萬兩次!」

「兩千萬三次!成交!」

最終陳威以兩千萬兩的黃金成功的得到了游龍劍,而後台上進行了下一個展品。

很快陳威的房門就被叩響,而後一個侍者就帶著游龍劍走了進來。

「這是您要的劍,不知道黃金怎麼結算?現金還是銀票?」那個侍者抱著劍陳威說道。

「現金!」陳威一把接過了游龍劍,同時扔出了一枚納虛戒。

「裡面有兩千萬兩黃金,你們數一數!」

那個侍者接過了納虛戒,靈魂從中掃過,很快便輕點出了錢數。

「不多不少剛剛好!」他將納虛戒裡面的黃金放倒了自己的納虛戒之中,隨後將那個納虛戒還給了陳威。

「我就不繼續打擾少俠了,告辭!」交易已經完成,這個侍者再在這裡待下去會影響到陳威,所以他很識相的下去了。

陳威再次將目光投到了外面,此刻下方還在激烈競價,不過在沒到有人要志在必得某物的時候,那個地一包間的青年都會攙和一腳,讓價格變得更高。

「這個人真很讓人討厭!」許若頂著下方皺起眉頭說道。

「的確!」陳威道。

下方也有許多人議論著地一包間的青年,但是那個青年卻是不以為意,甚至更加猖狂了起來,他認為這樣才更加的有趣。

而這個時候,下方拍賣出一本秘籍,名為凝血神爪,品階為地階中級,如今的價格已經達到了一千萬兩黃金。

地階中級的招式很貴,因為這種招式的威力多數都是強大的,並且招式的價格也會很高。

陳威看著這一本凝血神爪,以一副勢在必得姿勢直接喊道:「兩千萬兩黃金!」

一次加價就加到了兩千萬兩,下面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去。

而那個地一包間的青年則是露出了微笑。

「看來在那裡真的有一個大土豪,我們怎麼放棄到這個大土豪的機會!」他笑的非常開心。

「我出兩千五百萬兩黃金!」他跟著喊道。

陳威聽到他跟價,最終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抿著茶不再言語。

玄七包間安靜了下去,絲毫沒有那種競爭的火藥味。

十息,三十息,都沒有動靜。

「有沒有人繼續出價?兩千五百萬一次!」台上的洛洛很激動,這本秘籍有一千萬的價格已經足夠了,如今這個兩千五百萬的價格真的是高出去太多了。

「兩千五百萬兩次!」洛洛那清脆的聲音繼續響徹眾人的耳中。

地一包間的青年年色開始難看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耍了!

而陳威則蠻不在意,就那麼看著地一包間,最終的笑意更濃。

「兩千五百萬三次,成交!恭喜地一包間的俠客獲得了這一本《凝血神爪》下面我們進行下一場拍賣品的拍賣!」

那個地一包間的青年臉色陰沉無比,他知道自己被耍了。

「混蛋!」他再也沒有心情去搖晃手中的葡萄酒,而是直接將他摔在了地上,鮮紅的酒水直接將地毯染紅。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陳威今天就給了這個青年一個狠狠的教訓。

地下的人有何嘗不清楚,雖然他們不能爭奪這一本玄階中品的功法,但是能用這《凝血神爪》去狠狠的打那個青年的臉,卻是讓他們感覺太爽快了!

他們想看看,這一次那個青年還敢不敢貿然抬價!

玄七中,許若眯起了大眼睛,笑意很明顯,她上下打量著葉辰,卻沒有想到葉辰竟然如此的壞。

葉辰卻是滿不在意,繼續在哪裡閉目養神。

而這個時候那個陰沉無比的青年卻是直接站了起來。

「高三!高四,去給我玄七的人,一旦他們出來,立刻通知我,我要讓他們付出足夠的代價!如此才能平息我心中的怒火!」那個青年直接喊道。

「是!」身後兩人應了一聲,便直接離開了屋子去盯住陳威的屋子! 陳威坑了那個青年一把,之後的拍賣中終於不再手。


「有些遺憾,他竟然沒有什麼要買的東西,如果有的話我不反對在坑他一把!」陳威露出一絲遺憾向一旁的許若道。

「那種人不理他們就好,省著給自己惹來麻煩。」許若撇了撇嘴道,樣子看起來很是可愛。

「無妨!如果他趕來找麻煩,我不反對解決掉一些麻煩。」陳威直接站了起來,如今拍賣會已經落幕。

「走吧,現在我們找個地方吃頓飯然後洗個澡美美的睡上一覺,然後我們就回靈武學院去。」陳威向許若說道。

許若乖巧的點了點頭,陳威直接帶著許若出了屋子,不過他剛剛出了屋子,高三高四便發現了陳威。

「高四!快去告訴少爺!」高三小聲的跟高四說道,隨後自己悄然的跟在陳威的身後。

陳威走到大門的時候,卻是忽然皺起了眉頭,從天地橋中出來后他的直覺就很敏銳,他已經發現了高三一直跟蹤著自己。

「你騎上黑水仙速回靈武學院,我還有些事情。」陳威這一次卻是將黑水仙給了許若。

「我陪你一起!」許若向陳威道。

「你跟著我有些不方便,快點回去吧。」陳威一拍馬屁股,黑水仙便化成一道黑光急速離去。

而陳威則是拍著青鬃馬的鬃毛,許久后看到高三身後出現了一輛馬車徘徊不去才最終騎上了馬匹。


他知道這些人想要對自己不利,不過還好陳威沒有感覺到真正的危險氣息,便直接騎上了青鬃馬向一條偏僻的路段趕了過去。

「跟上去!」那個臉色陰沉的少年向高四說道,隨後那一輛馬車便緊緊的跟了上去。

而一旁的宋大師坐在車架上卻是發現跟在陳威身後的幾個青年。

「那個是高家的公子吧!另一個是玄七寶劍的青年吧。」他向自己周圍的人問道。

「的確是這樣宋大師!」

「那好!那我們也就跟上去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遠遠的跟著,不要被發現了。

而此刻的陳威則是拍著青鬃馬直接出了靈武城,速度快到了極致,彷彿是倉惶出逃。

「哈哈!一匹青鬃馬再快能快到哪裡去,我的胭脂馬可是有妖獸的血統,給我追!」高公子陰森森的說道。

車架猛然提速,而後面的車架則是一匹黑水仙,則也能跟上。

陳威直接出了靈武城,因為他知道在靈武城中正對並不合適,所以他就出來了。

大路的兩邊是樹林,陳威在拐彎處直接帶著馬衝到了林中,同時將青鬃馬放到了林子裡面,而後自己則是埋伏在草叢中。

而此刻的胭脂馬帶著車架卻是突然提速,他們想要在這片樹林中解決掉陳威,不過達到岔路口的時候他們卻沒有發現陳威的蹤跡。

「公子,那個小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或許可能是發現咱們躲了起來了,高三向高公子說道。

而陳威則依舊埋伏在草叢中,同時已經拿出了游龍劍。

游龍劍鍛造的薄而鋒利,光芒照耀在劍上彷彿是星光在閃爍。

這是一把絕對的好劍,否則陳威不可能花費這麼多的代價將這把劍買過來。

陳威握著劍,看著車架中的人,很快他就發現那裡算上那個姓高的公子,他們一共也就四個人。

高公子的境界大概是靈體中境,他身旁還有一個人是靈體境後期,至於其他兩個人卻是道元巔峰。

那個靈體境後期和那個高公子對自己來說是一個威脅,自己應該抓住機會偷襲,爭取將那個靈體境後期的重創。

他隱藏在草叢中等待著機會,目光所在那個靈體境後期的人身上,他打算一擊就要讓這個靈體境後期重創,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他立刻就會離開這裡。

而此刻這四人卻是戒備著向周圍看去,並且不斷的在周圍走動,尋找這陳威留下來的蛛絲馬跡。

不過很快,那個靈體境後期的中年人就靠近了陳威,並且將自己的後背露給了陳威。

這是一個好機會!

陳威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滄海一栗!」陳威直接施展出了滄海十三式之中的快劍,一道無比璀璨的劍光直接劃過,十步的距離並不太遠,陳威眨眼即到。

「有埋伏!」那靈體境後期的強者大喝一聲,同時身體橫移而出,想要必過陳威手中的快劍。

但陳威根本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滄海一栗快到了極致,帶起了周圍的風,就如同海中的波盪,這是一種大氣勢,無法抵抗的大氣勢!

「噗……」的一聲,這是長劍刺入到血肉之中的聲音,陳威刺中了那個靈體境後期的強者,游龍劍直接將他的身體刺穿,沒有絲毫的阻攔。

這兩千萬花的值,游龍劍卻是比普通的兵器好太多了。


陳威心中暗暗想到。

不過這一點雖然上了那個靈體境後期,但是很那將他一劍致命,而這個時候周圍的高三與高四卻是直接向陳威撲了過來,他們認為陳威這個時候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

不過很可惜他們猜錯了!

陳威出招如同行雲流水,並且滄海十三劍中的連接卻是玄妙異常,陳威剛剛一式滄海一栗,下一刻便直接將游龍劍抽了回來,靈氣運轉到游龍劍之上,游龍劍上頓時出現一道一尺后四尺長的劍氣將整個游龍劍包裹住了。

「滄海橫流!」緊跟著陳威卻是再次施展出了一式,滄海橫流,龐大的劍氣帶著滄海的氣勢攔在了身後,同時陳威順勢向後方直接斬去。

一聲嘹亮的劍鳴想起,仿若龍吟。

「好劍!」陳威握著手中的游龍劍,心中卻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之感,他隱隱知道,持游龍劍聽劍鳴可以增加自己的劍意,而敵人聽到了則會感覺到聞風喪膽。

陳威一劍斬了過去,兩個人拿出了斷刃擋在了游龍劍劍,但是游龍劍何等的鋒利,一劍便削斷了兩人的兵器,順帶這將兩人的腦袋也斬了下來。

陳威一共施展了兩式,不過兩式偷襲便足以讓這些人的戰鬥力一下子降到一半一下! 陳威的兩道劍式很強,不過因為游龍劍對劍式的整幅可以讓陳威變得更加強。

「這把劍真的沒有買錯。」陳威一步越過了倒在地上的兩具無頭屍體,看著一個重傷一個警惕望著自己的兩個人。

如今他們施展了防式,最重要的是那個高公子手中捏著一個圓圓的水晶球,陳威不知道這又什麼用處,但斷定註定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所以陳威不敢妄動,而那兩個人則警惕的看著陳威。

「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敢先對我出手,並且殺了我兩個收下,傷了我一個收下,這很卑鄙,讓我很憤怒!」那個姓高的公子死死的頂著陳威向他喊道。

陳威看著面前的這位高公子,眼中卻是露出了笑意。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