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太陽已經高高升起。

這個時候,林嶽早就已經醒過來了,他每天都要進行吸收紫氣,所以,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天還沒亮,林嶽便是醒了過來,登上了一座山山頂,然後,將紫氣吸收進自己的體內。

“蕭大,你就帶着你這個小隊,隨着這位林少俠,前去吧,這段時間內,你們就聽他的話,知道嗎?”蕭明看着那排成一列,站在十人的最前面的高高瘦瘦的男子說道。

“是的,頭,我知道了。”這個名叫蕭大的高高瘦瘦的男子點點頭,說道。

“在離開之前,你們便是要打扮一下,我們蕭家軍雖然是一個正統的軍隊,但是,在外面,也許會產生什麼軒然大波,這次你們,便是需要將你們蕭家軍的身份給隱藏好,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的事情。”

蕭明說道。

“明白!”十人同聲道,然後,便是去換了一套衣服,將身上的綠衣給換了,換上了一套普普通通的衣服,在林嶽眼中看起來,如果表情不那麼嚴肅的話,他們就算是放在普通人羣中,就真的像個普通人一樣,找不到他們了。

“表情自然點。”林嶽提醒道。

聽到林嶽的話,十個人臉上的表情,便是放鬆了下來,看起來,已經是非常普通了。

“現在,我們就啓程吧。我們先回去,然後,便直接朝着紫檀鎮而去。”林嶽說道,然後,指着那個他來的時候的洞穴,走了過去……


……


自己祝自己新曆生日快樂…… 自從有了林嶽肩膀上的這個職業“亮明燈”,林嶽等人走起來,也是非常地順暢,一路有着記憶力超強的蕭庭雅指路,一行人都沒有走錯路。

一路上,並沒有多少無聊的事情,時不時的,冒出來一條不知天高地厚的蛇,從林嶽頭頂上,掉落在林嶽面前不遠處,躲在林嶽身後的蕭庭雅,因爲沒有防備便是被突然出現的蛇給嚇了一跳,尖叫了起來,頓時,地道里面的蛇蟲鼠蟻便是馬上鑽進自己的窩裏面。

而因爲蕭庭雅的尖叫聲,使得這個已經年久失修的地道開始搖晃起來,看起來,只要蕭庭雅的喊聲再大一些,這裏,便是會塌下來。

林嶽看見這個情景,便是趕緊捂住蕭庭雅的嘴,不讓她繼續喊叫,不然,他們還沒有走出去,恐怕便是已經被埋了,蕭庭雅突然被林嶽的手捂住了嘴,沒有反應過來,便是一口咬在了林嶽的手心之中,林嶽整個人,頓時緊繃起來,不過,他卻沒有喊出聲來。

“各位,我們得走快點了,這裏,貌似已經不怎麼安全了,還是儘快離開要好。”林嶽忍着手上的疼痛,對着蕭大等人說道。

林嶽和蕭大等人,在這條地道之中,已經是漸漸熟悉了彼此,林嶽看着這十個人,想到了他們的名字,林嶽便是覺得好笑。

十人之中,最大的,便是蕭大,第二大的,名叫蕭二,第三大的,名叫蕭三,也就是說,他們的名字,便是按他們的排名來起的,而且,這裏說的,可不是年齡的排行,而是實力的排行,蕭大在最首,他的實力,自然是最強大的,接着蕭二、蕭三……最後,纔是蕭十。

從這些信息之中,林嶽便是知道,敗在他手上的蕭十,只是十個人裏面,最差勁的一個,而且,林嶽能夠獲勝,其原因便是因爲林嶽使用了奸計,這樣,才奪得了一個冠軍,說到底,林嶽能夠正面戰勝蕭十,那是十分的困難的,機會現在也是十分渺茫的,所以說,這蕭家小隊的十個人,他一個也是打不贏。

蕭庭雅在腦袋冷靜下來後,便是鬆開了咬住林嶽手心的嘴,嘴角旁,還掛着一些鮮血,一些屬於林嶽的鮮血。

蕭庭雅愧疚地看着林嶽,以及林嶽手上的那個牙印,兩排牙齒,都印在了上面,而且,還在淌出涓涓細流,當然,這溪流是血紅色的。

林嶽從身上扯下來了一塊布,將手上的傷口給包紮起來,說實在的,這點兒傷,對於林嶽來說,那簡直是小意思,根本不能夠重到讓林嶽放在心上,只要一段時日,這個傷口便是能夠恢復過來。

經過半個多時辰的轉來轉去,林嶽等人,便是來到了那個漆黑的小屋子之中,林嶽悄悄地推開門,只露出一條裂縫,然後將眼睛放在上面,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並沒有看到其他人之後,便是放心的帶着蕭庭雅和蕭大等十人走了出來。

出來之後,由着蕭庭雅的帶路,再次繞了幾次之後,便是輾轉來到了鑑寶閣之中。

“拜見蕭老!”蕭大十人看見蕭老居然在裏面,所以,跪下來,語氣中帶着一點驚訝地對蕭老說道。

“恩,你們都起來吧,這次,你們就聽這個小子的話吧,他吩咐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知道了嗎?”蕭老躺在躺椅之上,閉着眼睛,說道。

“明白了!我等一定會聽從林小兄弟的話。”蕭大帶頭說道,。

“好了,我也知道你救兄弟朋友急切,所以,我便是不留你下來了,你帶着這十人,去吧。”蕭老睜開眼睛,看着林嶽說道。

“是的,師父,我明白。”林嶽恭敬地說道。

聽到這一聲師父,蕭大等人,便是驚訝起來。不過,他們已經不是當年那些懵懂的少年了,驚訝往往只是在他們的臉上停留一瞬間,便是消失了,他們也終於是明白,爲什麼林嶽會找他們蕭家軍了,原來,是蕭老讓林嶽找的。

這個藏在他們心中的疑惑,也便是解開了。

“我們走吧。”林嶽退出鑑寶閣之後,便是對着蕭大等人說道。

“好的,我們一切都聽你的。”蕭大說道。

林嶽“恩”地應了一聲,轉過身去,朝着拍賣行的大門走去。

當他走出拍賣行之後,臉上的輕鬆,便是煙消雲散了,留在林嶽的臉上的,就只剩下了一些陰沉。

哪怕是已經有了一隊蕭家軍這種強力的助手,但是,林嶽卻依舊是有着不祥的預感,這次回去,必定少不了一場惡戰,這是林嶽已經料想到了的,可是,林嶽卻不知道,這種預感爲什麼會出現,他無論是想破腦袋,都是想不出來,這種危險的感覺,是從誰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林嶽現在,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林嶽緩緩地走在大街上,手上,拉着小憶,小憶現在也算是聽話,知道林嶽有要事要做,所以,並沒有鬧出聲來,肩膀上的炎火,則是閉上眼,似乎在閉目養神。

而身後,那十人,卻是已經看不見蹤影了,不過,林嶽並沒有擔心,擔心他們逃跑,林嶽只是讓他們分散潛伏在人羣之中,出到城外之後,然後便是再次會合。

林嶽以一個正常的速度朝着城門走去,林嶽一點也沒有讓人發覺,他就是林嶽,因爲,他帶了一頂斗笠,林嶽的護國大將軍的名號,可還是掛在林嶽的身上,而且,林嶽的畫像,恐怕所有的追雲帝國的人,都是看過了的,上次那件事情,鬧得這麼大,所有人自然是對林嶽記憶猶新呢。

林嶽可不想讓他們因爲自己,而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林嶽出了城門之後,便是來到了指定好的會合地點,他沒有想到的是,蕭大等人,居然已經是在這裏等候他了,林嶽心中也暗自對他們幾個的速度讚揚了一番。

“我們走吧,我們務必在明天傍晚之前,到達紫檀鎮,不然,就沒有地方可住了。”林嶽說道。

“不用到明天傍晚,今天下午就能夠到達。”蕭大搖了搖頭,否定了林嶽的方法。

“哦?怎麼這麼快?求教。”林嶽知道紫檀鎮距離這裏的距離,也是知道路程所需要的時間,現在突然聽到能夠縮短時間到達,所以,便是求教。

“我載着你們飛就行了。”蕭大說完,便是和蕭二一人摟住林嶽一胳膊,然後,蕭三抱住小憶,頓時,十個人便是飛了起來。


神通期強者!

看到這番情景,林嶽也就只有這個可能了,蕭大等人,一定是神通期以上的高手,不然,不可能能夠飛行,他還不知道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夠讓神通期以下的修者飛行的東西。

林嶽現在,變成了一個指路人,一邊指引着蕭大等人朝着紫檀鎮的所在地飛去,一邊,想着對付林天的事情。

這次前去,恐怕,一場在所難免的惡戰,就會在今天或者明天爆發。

蕭大等人,以一個比較勻稱的速度飛行着,然後,便是在下午的時候,在紫檀鎮附近,降落了。

因爲能夠飛行的修者,實在是太能夠震撼到人們的心靈了,所以,林嶽便是選擇了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帶着蕭大等人降落。

林嶽並沒有急着前往紫檀鎮,而是拿出了他從帝都買來的斗笠,戴在了所有人的頭上,遮蓋住了面貌,就連小憶也沒有放過,小憶是林天看到過的,而林嶽不敢確定,不敢打包票,紫檀鎮內沒有林天的眼線,所以,一切,他都需要準備妥當。

林嶽也許是害怕林天帶着狗來,狗,是一種鼻子非常靈敏的動物,只要給它聞一種氣味,它便是能夠順着這種氣味,尋找到氣味的主人,所以,林嶽在身上,撒了一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使得林嶽整個身體,散發出一種刺鼻的香氣。

萬事準備妥當,林嶽便是帶領着衆人,前往紫檀鎮。

一走進鎮子裏,林嶽便是在城門口的公告欄上,看到了小憶以及炎火的通緝畫像,也許是林天察覺到了什麼,所以,便是將小憶和炎火的畫像畫了上去。

林嶽在公告欄旁邊,便是看到了幾個樣子詭異的人,林嶽知道,這些,便是林天設下來的耳目,要是看到了小憶和炎火的身影,便是馬上上前捉住他們。

但是,林天千算萬算,卻還是算不到,林嶽竟然已經逃了出來,而且,此刻,已經再次回到了紫檀鎮上。


“這邊的幾個人,一個都不留。”林嶽壓頂聲音,對着身旁不夠半步的蕭大說道。

“是。”蕭大似乎也知道,從他們進來開始,便是被那幾個人盯上了,自然知道他們不是什麼好人,所以,便是點了點頭,帶着蕭二和蕭三,漸漸從隊伍中脫離出來,然後,將那幾個隱藏在暗地的哨崗給輕鬆幹掉,甚至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他們解決了暗哨,然後,便是朝着那幾個一直盯着他們看的明哨,他們做的動作,也頗爲隱祕,那幾個明哨連死,都是一動不動的保持在原地…… “我們走吧,先找到一個安身之所再議。”林嶽看着那些哨子已經被解決,而且,來往行人也沒有說什麼,便是對着身後幾人低聲說道。

“是。”蕭大等十人,都是輕聲應道。

隨後,林嶽便是帶着蕭大一行人,住進了一個叫做天香棧的客棧。

一進門,林嶽便是聞到了一陣撲鼻的清香,果然,天香棧,以香聞名,單單是進棧,便是能夠聞到一陣清香,讓人心曠神怡。

正在打掃櫃檯的老闆,看見林嶽一行帶着斗笠的人進來了,便是放下手中的工作,朝着林嶽等人問道:“幾位是在住店的吧?”

“恩。”林嶽點點頭,但是,那聲音他倒是壓低了一些,和他平時的聲音,完全不一樣。

“幾個人啊?”老闆問道。

“十二個,我們要一個能夠住十二個人的房間,我這幾個兄弟,從小情同手足,哪怕是睡覺,都是不能距離太遠,不然,他們就睡不着。這麼大的房間,你們這裏,應該有吧?”林嶽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呵呵,這是自然有的,不過,這個大房間的價錢就……”老闆委婉的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這些,是給你的訂金。”林嶽手裏閃出兩道金光,落在了櫃檯上面,看着這兩枚金燦燦的金幣,老闆便是知道,林嶽等人的非凡,然後,興沖沖地收好金幣,領着林嶽等人上樓去。

“客官,就是這間房子了,你們就自行進去了,我就先告退了,有什麼事情,可以叫我。”老闆手裏拿着那兩枚金幣,目光一直不肯從上面轉移,他這個天香棧,雖然有着一種清香,但是,人氣卻不怎地,一天能夠收入五枚銀幣,他都認爲非常高昂的價格了,而林嶽,則是直接扔出了兩枚金幣,也就等於二十枚銀幣,他四天的收入,這樣,他便認定了林嶽是一個大富商,雖然林嶽等人頭戴黑斗笠,但是,老闆也只是認爲林嶽他們是大老闆,想要隱藏自己的身份,畢竟,有錢了,許多人都會窺探,所以,才帶上斗笠。

“恩,我們進去吧。”林嶽看着老闆走後,恢復原來的聲音說道。

“好的。”蕭大答道,然後,跟在林嶽的後面第二個進入。

進來之後,林嶽明顯可以感覺得到,這裏香氣的濃郁,這種淡淡的清香,讓林嶽渾身都覺得舒坦,毛孔似乎都張了開來。

房間裏面的設備非常簡單,就是十二張牀而已,林嶽真心後悔,居然拿兩金幣買了一個這麼簡陋的房間,這個房間,一枚銀幣都不值,林嶽知道,自己恐怕被坑了。

林嶽真想去找那個老闆理論,然後,讓他還錢回來,不過,林嶽還是抑制住了自己心頭的那份衝動,他這次回來,可不是爲了兩金幣的,要是一點風吹草動,讓林天感覺到了什麼,林嶽想要救出林羽等人,恐怕,就難上加難了。

因爲,林天此人,生性多疑,萬一他察覺到了什麼,恐怕,他第一件做的事情,不是去查,而是加派人馬守衛在林羽的院子外。

這樣,就算是有人想要來就林羽等人,恐怕也是難上加難。

所以,林嶽不敢冒險。

林嶽先是安排衆人的牀位,然後,他便是出去了一週……

“現在,我們來商量一下吧。”林嶽在傍晚時分纔回來,一邊說着,一邊展開一張地圖。


“這張地圖,就是我們林家的地形圖,這裏,是林天那老混蛋的住所,不過,現在我就不知道他是不是還住在這裏,這裏,是林天這老混蛋的兒子林帆的住所,同樣,現在他老子已經成了家主,到底會住在哪裏,我也是不知道。”

林嶽在地圖上指指點點,還一邊拿出了林天和林帆的畫像。

“這個,便是林天,林天和林帆長得非常相像,他們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林天左臉上,有一道疤痕,這道疤痕,就是辨認林天的最好標誌,而這個面容消瘦的少年,便是林帆,林帆的身體,早就已經是被酒色所掏空,所以,才如此消瘦,而我們的此行的目標之二,就是他們兩父子。”

“這裏,便是我父母以及我朋友被困的地方,今天晚上,我們的主要任務,便是去營救他們。”林嶽將林天和林帆的畫像放在一旁,繼續指着地圖上的一塊地方說道。

“今天晚上,我們的行動就分爲三個小組,第一小組,我、蕭大、蕭二,三人,前去營救我父母等人,我想,有蕭大和蕭二兩位幫忙,對付那幫小賊,應該是綽綽有餘;第二小組,蕭三、蕭四、蕭五、蕭六,你們就去林天經常去的翠明樓外守着,我想,林天他一定會在裏面,林天的修爲普普通通,本來,派一位前去也是能夠解決掉他了,可是,我不敢打包票,所以,你們就四個一起去吧,記住,要留活口;第三小組,蕭七、蕭八、蕭九、蕭十,林帆這小子,因爲不想和自己老子在同一個地方碰上,而且,還是那等煙花場所,所以,他經常光顧在翠明樓三條街外的酈青樓,他的修爲和他老子一樣,修爲也僅僅是凝神初期而已,不過,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敢打包票,一切小心謹慎爲好。一定要記住,要活的。”

林嶽將自己一天探查到的所有信息,以及自己的一些見解,總結出來,然後,給蕭大等人分析,蕭大等人,都是贊同林嶽的辦法,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既然沒人反對,那麼,我們就先說說我們今晚需要做的事情吧……”林嶽剛想說下去,結果,便是被炎火給打斷了。

“喂!大爺我的呢?我也要參與!”

“嘿嘿,你還有一個最最最最最艱難的任務呢。”

“什麼任務?”

“留在這裏照顧小憶。”林嶽笑道。

“尼瑪!我不幹,我也要去參加,小憶已經這麼大了,不用照顧了,而且,大爺我不喜歡小孩,我可不喜歡和小孩獨處。”炎火不停地搖頭說道。

“這麼說,你不幹咯?”林嶽眯着眼說道。

“不幹!堅決不幹!”炎火把頭一扭,抗議道。

“唉,本來想要在你照顧完小憶之後,我再賞你一餐烤魚,加上上次的兩份,就一共三份,可惜,你拒絕了,我只能自己吃咯。”林嶽“嘆氣、沮喪地”道。

“什麼?!三份?好!我幹!我幹!讓我來幹!”炎火聽到烤魚,他便是忍不住,將心中的那最後一點倔強都給拍散了,只要有烤魚,他一定是什麼也都不要了。

“唉,可惜,你剛纔也說了,你不喜歡小孩,所以……”

“誰說了?我怎麼不記得我說過?我真的說過嗎?我記得我好像說的是,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小孩子,我可沒有說我不喜歡小孩子。我上次還帶着小憶去喝酒吃肉呢,我怎麼可能不喜歡他?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當奶爸了,這個艱難的任務,就交給我吧,我一定保證完成任務!”

炎火說道。

“這是你的真心話?”林嶽試探性地問道。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