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

管立一把就捏住小主管的脖子,那怒吼聲就像驚雷在負責人面前炸開,兇狠的樣子,嚇得負責人臉色一片慘白。

但接下來,負責人的臉色就變得一片通紅,那是被管立捏着脖子無法出氣給憋的。

“我……我也不知道……”

負責人使出好大的勁,纔將一句話說完,雙手更死死的抓着管立的手,看着管立的目光盡是哀求。

“我要一輛車。”

負責人哪敢遲疑,趕緊拉開抽屜,將一把鑰匙遞給管立。

管立鬆開負責人,拿着鑰匙就衝了出去,而負責人則無力的倒在地上,張大了嘴,貪婪的呼吸起來,好半天,他才恢復過來,臉也陰霾了下來:“混蛋,居然敢搶公司的車,你們給我等着……”

“嗡嗡嗡……”

楊立將摩托車騎油門一擰到底,就像一隻離弦的利箭,在路上飛射,一路所過,引起不少人驚恐的尖叫,更是讓得路上一陣混亂。

不過楊立車技還是不錯,雖然每每都從路人身邊飛射而過,那極度的速度嚇到不少人,但卻並沒有撞到一個人。 “滴~嗚,滴~嗚……”

“前邊的車停下,前邊的車停下……”

楊立的行爲引起了交警的注意,在示意他停下無效之後,幾輛警車便跟着他緊追。


可惜,楊立根本不理會,且那些警車沒跟多遠便跟丟了,因爲此時正值上班高峯,公路上車輛如蟻,而楊立騎的摩托車卻可在人羣和車輛中任意穿行,可交警的車子卻根本無法做到,只能看着楊立的車子遠去。

“該死。”

除了警察之外,只能望着楊立遠去的還有管立,他雖然也有車,可他是小車,現在處於車流高峯,他的小車可無法像楊立的摩托那樣隨意的穿行。

管立看楊立不停的飛射,肯定出大事了,眼看車子被堵,他趕緊拿電話給楊立打,可此時楊立正急着趕路,哪可能接。

眼看電話打不通,管立又通知段林。

同時,薛青也接到了白冰妍的電話,聽說楊立有可能出大事了,她也給楊立打電話,結果一連打了幾次都沒人接,薛青急了,趕緊拿起電話託關係查尋楊立的跟跡。

這邊因爲楊立而忙翻了天,楊立的摩托也像利箭般,停在天上人間門口。

天上人間,繁華依舊。

楊立再次來到這裏,不過,此時的天上人間顯得氣氛不一樣了。若說上一次來充滿了紙醉金迷,是誘惑,是享受,是美女,是香豔,那麼此時,則是一種氣氛凝固、壓抑,蘊藏殺機的味道。

楊立沒有選擇,也不畏懼,特種兵的生涯令他鑄就一顆鐵膽,別說天上人間,就算地獄閻羅,他都敢闖一闖。

果然,一路上四周都有打手僞裝,楊立一眼便看穿,顯然他走到哪裏,哪裏便有打手立馬彙報,同時也負責堵住他的退路,要讓楊立今天永遠留在這裏。


“是楊立吧?想要見你心愛的關怡,就跟我走,老實一點,不然有你好看。”楊立被一人攔住了去路。

“帶路!”楊立也不囉嗦,瞪了那人一眼,氣場瞬間高過一頭。

還是那個豪華包廂。

十數人推把換盞,正吃、喝得痛快。

“森哥,喝!”

“森哥,敬你一杯!”

一羣打手圍着呂志森,紛紛向他敬酒。

“兄弟們,幹!”

呂志森也豪爽,沒有廢話,一口就將杯中酒乾了。

“森哥,那小子到後廳了。”一個屬下走到呂志林身旁,輕聲說道。

聞言,包間中驟然安靜下來,其它人也將手中酒杯放下,全都看向了呂志森。

提及楊立,呂志森臉色驟然沉了下來,被楊立打倒在地的畫面如刻在他的腦中,是一輩子無法忘記的恥辱,攥緊手中酒杯,有欲要捏碎的衝動。

“嘎吱”

房門打開,楊立被帶了進來。

“森哥,楊立來了。”那帶着楊立進來的男子恭敬的向呂志森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人都站了起來,眯着眼看向楊立,他們更是下意識的分散開來,將楊立圍在中間,一個個動作都無比的利索。

呂志森沒有出聲,坐在那裏也沒有動,手中酒杯仍然端在手中,只是看着楊立,那微眯的雙眼,讓他看起來就像在笑,如果不是那凝重氣氛,肯定會被人誤認呂志森在接待好朋友。

楊立環視一圈,雖然他看出圍着他這十幾人都有幾分實力,但卻沒在意,目光又轉移到呂志森身上,此時的他完全展露出一個特種兵獨有的冷靜、睿智,目光懾人。

“關怡呢?”楊立道:“你們要找的人是我,把他放了。”

“想讓我放人?可以,先將我這些兄弟打倒再說。”呂志森冷笑,一揮手,那圍着楊立的十幾人頓時動了。

楊立瞳孔一縮,他是誰?特種兵,且還是特種兵中的精英人物,英雄史詩一般存在的龍炎特種大隊士兵,他什麼場面沒見過,就這點場面,還嚇不住他。

眼看一名男子一拳頭對着他的面部擊了過來,眨眼便到眼前,楊立腦袋一偏,那拳頭便從他耳旁一擊而過。

下一刻,楊立雙手一出,一把抓住男子的手腕,微一用力,隨着一聲骨裂聲,男子便發出淒厲的慘叫,可楊立並沒就此放過他,反而抓着他那被擰斷的手腕用力一甩。

男子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向旁邊飛了起來。

“碰碰碰……”

男子將兩個衝過來襲擊楊立的人給撞飛,那兩人飛出又將旁邊人給撞飛,僅這一下,就有五個衝過來的男人倒地。

楊立沒有停手,在將男子丟飛之後,他猛一個前衝,衝到一名男子身前,對着其一腳狠狠踢出,直接就踢到其腹部,那男子連慘叫都沒來得及,便以比衝來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同時還將他身後的兩人給撞飛。

緊接着,楊立一個轉身,一拳狠狠的擊出,正中一名男子的面部,那男子只覺得腦袋一暈,直接就暈了過去,連身體倒飛出去撞倒兩人都沒注意到。

楊立整個就像一隻進入羊羣的惡狼,在裏面橫衝直撞,同時他又像一個戰鬥機器,拳頭,腳,肘關節,肩,頭,胸口,身體各處都能用來攻擊敵人。

一時間包廂內慘叫連連,一個接一個躺下。

前後不到兩分鐘,十幾名打手就只剩下三人還站着,但此時的他們,再也沒有之前的威風,看向楊立的目光都充滿了驚恐。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楊立如此厲害,要知道他們可是呂志森手下最精英的人員,就算是在整個斧頭幫,那也能算得上是精英,卻不想在楊立面前,連近他身都不行。

呂志森臉色也是一片鐵青,他也沒想到楊立如此恐怖,原本他叫楊立來此,就是要以多戰少,廢了楊立,重立自己的威風。

可現在,看着那一個個倒下的屬下,呂志森感覺楊立這是在打他的臉。

“住手,你再動,老子就崩了你。”呂志森一把從身上摸出手槍,面色陰霾的指向楊立。

楊立臉色不變,一把抓向旁邊桌子上的酒杯。

可呂志森反應也不慢,一看楊立居然還要反抗,眼中殺機一閃,便摳動板機。

“碰……”

槍響了,但同時,楊立也一把抓住一名男子擋在了他的身前。

“啊……”

男子一聲慘叫,子彈正好擊在他的身上,而就在此時,楊立也抓住了酒杯,對着呂志森丟了過去。

呂志森臉色大變,就要調轉槍口再次對楊立開槍,可惜,一切都晚了。 “碰。”

飛來的酒杯正好打在他手上,手槍應聲而落,下一刻,楊立身體一個前衝,一把就將那下落的手槍給穩穩抓在手中。

“現在可以將關怡叫來了吧?”楊立拿着手槍指着呂志森的腦袋。

呂志森並沒有畏懼,反而陰霾的道:“有種你開槍!”

“你真以爲我不敢嗎?”楊立臉色一沉,左手一把抓住呂志森的脖子,厲聲道:“我數三聲,如果你不將關怡找我,我會讓你後悔終身。”

“是嗎,我倒要看你怎麼讓我後悔終身。”呂志森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驟然一聲厲喝:“進來。”

一陣腳步聲在門外響起,數名身着黑色西服的魁梧大漢押着關怡走了進來。

“嗚嗚嗚……”

此時的關怡被繩子緊緊的綁着,嘴裏還塞着東西,背後被兩把手槍頂着後腦,她一看到楊立,便焦急的喊了起來,淚水猛涌而出,更是想衝過來,可惜卻被那幾名男子給阻止了。

“關怡……,你別急,我一定會將你救出去。”

一看到那滿臉淚水的關怡,楊立的心一下子就緊張起來,幸好,他的心性還算不錯,很快便冷靜下來。

“嗯嗯……”

關怡也沒再衝動,在聽到楊立的話後,她更是連連點頭。

“把她放了,否則我打爆你腦袋。”楊立手一動,便將槍口死死的頂在呂志森的腦門上,頂得呂志森生痛。

“那你就打吧,吼什麼吼,你以爲我呂志森是嚇大的嗎?”呂志森冷笑道:“我告訴你,至從加入斧頭幫那天起,我就已經不在乎生死了。”

說着,呂志森臉色一沉,道:“我給你十秒,如果你將手中槍放下,我或許心情一好,會放過你的女朋友,否則……我就讓你看看你女朋友與別的男人在此現場展現恩愛……哈哈……”

“你敢?”楊力怒極,雙目都鼓得老大。

“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你覺得他有什麼不敢的?”呂志森根本沒理會楊立頂在他頭上的手槍,很是囂張的數起數來。

“一!”


“二!”

“三!”

“……”

楊立雙拳緊握,此時的他恨不得將呂志森的腦袋打開花,但關怡在對方手上,他卻不敢有絲毫的魯莽行爲。

“嘿嘿嘿……”

斧頭幫的人聽到呂志森數數越來越近,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淫*穢的笑容,尤其是剛纔被楊立打倒在地爬起來的那些人。

剛纔楊立對他們可沒有絲毫的留手,一個個身上總有一處斷了或是骨折,此時那些傷勢還在發出鑽心的疼痛,他們也對楊立怨恨不已。

如果能當着楊立的面將他女朋友幹了,那絕對是他們最願意幹的。

至於楊立的報復,他們根本不擔心,這一次讓楊立來,呂志森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楊立來了就別想離開。

更何況現在還有好幾把槍對着他,就算楊立厲害,可他還能抵擋得住槍不成?

“九……”

呂志森得意的看了一眼楊立,喊出了一個讓楊立心都抽搐了一下的數字,眼看呂志森又要喊出最後一個數字,楊立心一緊。

“我讓你數。”

楊立捏着呂志森脖子的手一用力,呂志森的嘴一下子便張開,臉也漲得通紅,再也說不出話來,只能慌亂的伸手去抓楊立捏着他脖子的手,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見此,斧頭幫衆人一急,驚慌的大叫起來。

“放開森哥……”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