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逍遙無奈地攤了攤:“我的修爲不足以破開冰月神壇上的寒冰氣罩,你說不死還能幹什麼?”

嘆了一聲,易逍遙盤膝而坐,取出聚靈丹五枚,剛欲放進嘴裏,小郡主突然走上前:“給!”

易逍遙狐疑地盯着小郡主遞過來的白色戒指:“怎麼?開始轉交遺物了?”

“呸呸呸!你個死逍遙臭逍遙,我要是死了做鬼也要掐死你,這個有用啦!”小郡主白了易逍遙一眼,接着道:“我來魔幻山脈之前風爺爺擔心我會遇到危險而無法自救,所以在這個戒指裏封印了一道真氣,或許你可以試試打開大圓球!”

“真氣?!”易逍遙驚喜地跳了起來,急道:“他老人家雖是個靈魂,但他的實力至少在紫元脈以上,那這一道真氣可真是好東西呢!”


PS:今日第一更提前送到,拜求收藏! 葉楓和青牧的關係有些亦敵亦友的感覺,實際上他們之間敵對的關係只要是代表著不同的利益,但是他們又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為了一個理想而奮鬥,而這個理想就是武神境。

對於葉楓來說,他其實還沒有青牧那麼的渴望,原因就是因為青牧已經是到了極限了,而自己還沒有真正的到達極限。

至少在武聖境九重的時候,後面還有個武聖境十重吧?

葉楓苦於沒有武聖境十重的那種感覺,一直以來他的目標雖然是武神境,可是他目前最大的困難還停留在武聖境九重,沒有達到武聖境十重。


一旦達到武聖境十重的話,到時候他的擔憂恐怕和青牧更加一樣了。

這一次葉楓覺得青牧這個老傢伙過來實際上還是為了武神碑的事情,要知道這武神碑乃是非常不錯的東西,至少能夠吸引足夠的人氣。



青牧這一次過來肯定還是因為這武神碑的緣故,要不然他怎麼可能親自來到自己的武聖山呢?

葉楓看了看手下道:「好了你退下吧,接下來就由我來接待吧!」

那位向葉楓稟報的人看了看葉楓,他沒有想到武聖大人竟然要親自接待客人。

可想而知那位的來頭定然是不小的,在武聖山做事情,眼力見識一定要到位。

如果連這麼點眼力見識都沒有的話,你在武聖山呆著又有什麼意義呢?難不成僅僅是為了那濃郁的元力么?

如果當真是元力不夠的話,那到時候完全是可以採用其他的辦法來彌補元力的。

至少在武聖山,他們追求的東西就要很多了,比如說某位武聖的指點?在比如說某位武聖心情好給你點東西?

要知道這武聖用過的一些東西,在市場上的價格那是相當的高昂的,很多的土豪甚至為了武聖曾經喝過的杯子而競相爭取,那價格著實有些駭人聽聞。

轉眼之間的功夫,青牧帶著白墨和葉川已經是來到了葉楓的跟前,看著葉楓笑眯眯的樣子,青牧笑著道:「葉武聖,別來無恙啊!」

「青龍一族的族長,你可是比我要厲害多了,還在這邊喊我武聖?豈不是在嘲笑我么?」

「哪裡哪裡,這個世界上我最敬佩的人之中就有你一個,葉武聖,你可是實打實的靠著自己的本事一點一滴的走上如今的高度的。」青牧笑著道。

葉楓揮揮手道:「我們之間就不要這麼的互誇了,也沒有什麼意思啊!」

青牧點點頭道:「是啊,這一次來我也是找葉武聖有些事情,也幸虧葉武聖在,否則的話就憑著我這張老臉恐怕還真的是不太好弄啊!」

青牧有些謙虛的說道,不過他也是開玩笑,就憑藉著他青龍一族族長的名號,這武聖山誰敢不給他幾分薄面?

葉楓笑著道:「青老鬼,你還真的是會拿我開涮啊,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找我無非就是為了武神碑的事情是吧?我自己心中也是有數的。」

「呵呵,沒有想到你這麼了解啊,不過這一次我是帶著白虎一族的族長和這小子一起過來的……」青牧笑著道。

「哦?白虎一族的族長?呵呵,換人了啊,不錯不錯。咦……這小子是……」

葉楓看了看白墨之後又轉頭看了看葉川,一開始他還真的是太過在意青牧,而忽略了青牧旁邊的這兩位,現在看看這兩位既然能夠跟著青牧的話,自然來頭應該也不小。

果不其然,這旁邊的這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傢伙,竟然是白虎一族的族長。

雖然在葉楓這邊看來,這白虎一族的族長在他的眼中的確是沒有什麼的,不過現在看來,他還是覺得青牧這老東西過來肯定是別有用心的。

但是旁邊的這位年輕人,明顯在三十歲上下,而且最讓葉楓感覺到奇怪的是,此人竟然是一位人類。


青牧竟然和人類在一起?而且還要帶著一個人類過來看武神碑?

這其中的含義就讓人深思了,尤其是葉楓本人來說,他心中說不懷疑都是假的了。

至少現在的他的確是非常的懷疑,這青牧葫蘆裡面到底是什麼葯?

「晚輩葉川,拜見葉武聖!」

葉川也是笑了笑,然後對著葉楓拱拱手,並沒有行下跪之禮,按照道理來說,葉川給這位武聖大人下跪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葉川?呵呵,這名字倒是不錯……」葉楓的意思很明顯了,他自己本身就是葉家的人。

而這個人也姓葉,難不成和葉家的人還有些關係?

葉川笑了笑道:「多謝武聖誇讚!」

「你是人類吧?」葉楓看著這個年輕人,僅僅三十歲上下的年紀沒有想到竟然會有如此的作為,成就了武皇境界。

即便是葉楓自己,在三十多歲的時候也不過是突破了武尊境沒有多久,一直到五十多歲甚至六十歲的時候他才觸摸到了武皇境的邊緣。

真正突破到武皇境的時候,葉楓已經是九十歲開外了。

武皇境又豈是那麼的好突破的,而且在葉楓看來,他九十歲左右突破武皇境那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這一次滄海大陸武聖學院的年輕一輩天才來中神州進行了比試之後,最厲害的人今年已經四十八歲,雖然在武道之中還算是比較年輕,但是他也不過僅僅武尊境八重而已。

武尊境八重,那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了,現在葉川這樣的實力,到底算是天才呢?還是什麼呢?

葉楓的好奇心一下子就上來了,不過在他看來,能夠青牧搭上關係的人,又豈是這麼的簡單的,反正現在對於葉楓來說,也是無聊的很。

武聖境九重,對於葉楓來說,現在他有著大把大把的時間去做很多的事情。

如若不是因為被某些東西束縛住的話,恐怕現在的葉楓早已經是雲遊四方了,當然,現在的他一心撲在舞蹈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成為武神。

因為心中有了這樣一個目標,所以做很多事情的事情,他第一時間考慮的還是如何讓自己更進一步。

要是沒有武神境的誘惑,以目前葉楓的身份,絕對是有一種超然脫俗的氣質了。

正是因為武神境這樣的誘惑,才使得現在的葉楓有著功利,沒有真正的到那種出塵的感覺。

葉川點點頭道:「是的,武聖大人,我是從東勝神州而來……」

「東勝神州?武裂天那邊的人?呵呵,東勝神州如今倒是不錯,又出了一位武聖級別的人物啊!」葉楓倒是笑了笑道。

對於他來說,多出來一個武聖,實際上對於他們就是少了一份的壓力。

如今陰武宗雖然在葉楓看來不足為慮,但是作為整個滄海大陸人類的中心,武聖山的確是哪裡有需要就要讓高手前往哪裡去救火。

要是東勝神州真的遇到了陰武宗的圍攻,到時候他們也得是調撥一些人手過去的。

現在倒是好了,這東勝神州一下有了兩位武聖境的強者,對於他們來說倒是減輕了一些壓力。

每多一個武聖,那對於陰武宗都是毀滅性的打擊,不過陰武宗也是需要小心提防的。

因為他們不斷的在側策反武聖,甚至隱藏在民間的一些武聖有一些已經是他們的人了。

只不過他們平時不怎麼出來,連同樣作為武聖的葉楓也是沒有辦法知曉。

中神州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難,中神州至少需要五名以上的武聖坐鎮。

表面上看是沒有,實際上葉楓自然是心中清楚的很,為什麼之前的白墨不知道這些情況?

這倒也是非常的好解釋,畢竟是人類內部自己的事情,怎麼可能讓白墨的母親知道呢?

白墨的母親都不知道,白墨自然更加不可能知道這件事情了,也正因為如此,之前葉川接受到的很多信息實際上是不對等的。

葉川笑著道:「武裂天大人我也是見過的,最近一階段時間一直都在南方大陸所以對於東勝神州的事情知曉的還真不多。」

葉楓看了看葉川笑著道:「年輕人真是不錯,天賦卓絕啊!」

青牧也是沉聲道:「這個年輕人的確是很罕見,不過我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氣息!」

葉楓聞言一愣,隨即也是點點頭道:「你這麼說來,我倒是也感覺到了,呵呵,說吧,你身上有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吧?」

葉川一愣,顯然他不知道這葉楓和青牧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

白墨嘆了一口氣道:「我就知道瞞不住你們的,一開始我還想讓葉川收起來的,不過那會真的給忘記了。」

葉楓微微一笑道:「這個*還真的是調皮啊,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總是感覺好像非常的熟悉……」

白墨沉聲道:「混元戒!」

「混元戒……」

「混元戒?」

兩個聲音由兩個不同的人發出來,效果竟然也是不太一樣的。

不過葉楓的表情似乎更加的誇張一些,畢竟混元戒乃是整個大陸的至強神器,這他們都是知道的。

相傳這個混元戒乃是武神大人遺留下來的,實際上葉楓和青牧他們根本不是因為對這個感覺熟悉,而是他們能夠從混元戒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這個就是他們所謂的強者的氣息,也正是因為這個氣息,他們都是非常的感興趣。

青牧首先開口道:「混元戒,傳聞中的四大神器之一?而且是最為特殊的那一刻,好像據說是武神大人留下來的吧?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葉楓並未開口,一旁的白墨沉聲道:「這個的確有可能,不過青牧前輩,現在咱們連武神到底存在不存在都還不知道呢?怎麼可能會有其他的想法呢?」

青牧笑著道:「說句實話,我現在都武尊境十重了,你說我要這個混元戒又有什麼用呢?據說這混元戒有著時間功能?我只是想要見識一下!」

白墨內心一嘆,這個的確是他的疏忽,而且現在葉川的命運根本就不掌握他們的手中。

要知道眼前現在站著的兩個人,一個是獸族的領袖,一個是人類的領袖。

就算是葉川能夠逃走,他又能夠逃到什麼地方去呢?

葉川也是乾脆,他直接從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混元戒道:「這就是混元戒,如若兩位前輩真的是想要感受一下這其中的奧義,那麼我……」

「不必了……」

葉楓擺擺手,看著葉川彷彿有些慈愛,又彷彿有些迷茫。

青牧看了看葉楓道:「葉武聖未免有些太過霸道了一些吧?這……見識一下也不行?」

葉楓沉聲道:「葉川,我且問你,你的父親叫什麼名字?」

「葉不凡!」葉川的父親叫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這個世界他的父親的確是叫做葉凡,雖然他根本連見都沒有見過。

「葉不凡?呵呵,那你的爺爺是不是叫做葉長青?」葉楓隨即問道。

「這……這你怎麼知道的?」葉川倒不是震驚,他也是有些納悶,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呵呵,果然是葉家的後人啊,而且是我葉楓的後人!」葉楓哈哈一樂道。

葉川納悶的問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葉楓娓娓道來,這個時候的葉川才震驚的回過神來。

原本葉長青也就是葉川的爺爺,他原本是東勝神州葉家的人,而且還是葉楓的孫子。

當然了,原本葉楓的子孫是比較多的,葉長青怎麼也不可能引起葉楓的注意。

一直到有一天,葉長青才出名了,那就是他的實力一直都停滯不前。

作為葉家的人,一個人的實力一直都在地武境左右徘徊不前,這怎麼能夠讓人看得起呢?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