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據還有一些活口都被生擒,甚至還直接說了,一共三枚,另外兩枚,他們扔到了大阪和東京。

這一下。

昭和天皇瞬間傻眼了,瞬間懵逼了,看着回報的官員,大罵,“這樣的消息都能走漏,我身邊還有誰能信的過啊?”

憤怒的上去就踢,上去就踹。

官員們唯唯諾諾,不敢言語。

шшш ●тTk дn ●C〇

昭和天皇的這次祕密會議,可以說是隻有帝國的高階層才知道的,指揮官也是731部隊的最高層面。

連關東軍和溥儀都不知道。


可結果呢。

居然他媽的還被對方知道了,攔截了,而且,還將兩枚細菌彈扔到了自己的地盤上,這讓昭和天皇已經氣氛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嚷嚷道:“把平沼騏一郎和東條英機、山本五十六這些人都給我叫來,快。”

小匪闖天涯 是!”

這一次,幾乎所有的高階軍官都來了。

昭和天皇讓自己身邊的人都出去了,說道:“投放細菌彈的事,只有在場的人知道,不,還有731部隊的那些執行着,他們沒有機會去投放青報,那麼,誰告訴我,這件事,是怎麼讓敵軍發現的。”

“······”

“······”

全都無語了,全都閉嘴不言與了。

低着頭,無言以對。

但平沼騏一郎作爲首相,作爲羣臣之首,還是得回答的,“天皇,這件事在場之人是不可能泄露出去的,這是可以肯定的。”

“那你告訴我,爲什麼會被對方發現,而且和上次阿部規秀被抓一樣,完全是送一樣,這誰能說的清楚。”

昭和天皇怒吼着。

平沼騏一郎無法解答了。

作爲陸戰部的負責人,東條英機無奈說道:“這件事有可能是操作部分出了問題,我制定的計劃都是絕密,沒有任何人知道,也沒有任何人清楚,所以,肯定是被他們的斥候發現了,才導致的這一切。”

“你認爲這可能嗎?”

昭和天皇看着東條英機。

他每次看着東條英機就感覺到憤怒,因爲早在幾個月前,對方就提出過和談,提出過要減少損失。

結果他不停,執意繼續打下去,所以他每次都不是舒服,因爲事情似乎就是在像這個方向發展。

咬牙切齒的恨不得一腳踹過去了。

東條英機有很多說辭,也進行了一些調查,但此時,自然是立刻叩首,不敢多言,“天皇,都是屬下的錯,屬下沒有安排妥當。”

“······”

昭和天皇這纔沒去逼問,咬牙說道:“計劃敗露,必然是我們內部出現了問題,平沼騏一郎,我命令你,進行全方位的調查,可以調查任何人,可以去查任何人,只要能查到那個吃裏扒外的傢伙,就可以實施任何辦法。”

“是!”

平沼騏一郎笑了,這可是個排除異己的最佳時期啊。

他笑呵呵的甚至成了這次事件的最大收益者了,就差笑出聲了,看向東條英機知道,現在的東條英機,已經沒資格和他去爭奪首相之位了。

擅長內鬥的平沼騏一郎,首相之位反而在外面戰爭接連失敗的情況下,越來越穩了。

昭和天皇的氣依然沒削,依然沒有祛除,看着在場人,感覺所有人都有可能,都該去死,但這些人如果死了,如果就這麼沒了,那戰爭就也沒辦法打了。

所幸,他想了想道:“事情到了這一步,還是救治本國國民最重要,嗯,731部隊研究出來的炭疽病毒,有沒有醫治的辦法啊,東京和大阪可是重中之重啊。”

“暫時沒有,但我們已經儘量隔離了,讓損失減到最小,然後在爭取找到醫治的辦法,嗯,最好的策略還是控制起來,要不然,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找到辦法醫治的。”

此時說了實話。

當初,選擇炭疽病毒,就是因爲這個毒性非常強大,非常的具有持久性,哪曾想到,會變成這樣。

自食惡果了。

這一切,都是昭和天皇的手筆,這一切都是昭和天皇親自安排的。

他顏面無光啊,恨恨的只得說道:“好吧,那就去吧,儘量安排好,不要讓病毒在擴大化了,如果必要的時候,可以採取特殊手段。”

這一次特殊手段,就很清楚了,那就是讓山海關變成一個絕地,甚至不惜害死無數的關東軍。

結果呢,昭和天皇都不願意去想了。

揮了揮手,就想讓會議散掉了。

他感覺剛纔眼前一黑,差點暈倒,肯定是怒火攻心,想去找醫生看看了。

這時。

平沼騏一郎開口說道:“天皇,雖然中國方面照會了各國領事,把咱們用細菌彈的事說了出來,但真正受到威脅的是咱們,而且東京和大阪都有很多領事館的,所以我感覺,咱們也可以去國際社會上控訴中國,是他們對平民下手了。”

“對,對。”

昭和天皇找到了出氣口一樣,一下子笑了,“對,把這一切都說清楚,不能讓我國國民受到的危害,就這麼洗劫乾淨了,要搞清楚,要搞明白,不能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我這就去,將東京和大阪的領事館的官員結合起來,進行照會。”

平沼騏一郎不擅長外交,卻很擅長政治。

這一刻,他城二樓昭和天皇最值得信賴的人了。

另外一邊,如東條英機,山本五十六等,都成了外人一般了。

而會議到了這一步,也沒有必要在進行下去了。

利用細菌戰打敗韓立一事在此落空,雖然還能繼續嘗試,可見細菌彈投放在東京、大阪就是個列子,他們也不敢在胡作爲非了。

至於說。

接下來要怎樣,接下來要幹什麼。

昭和天皇沒說,東條英機也沒去想,也沒理會,在那低頭不語,因爲現在的一切已經都是天皇一個人說了算,一人的戰鬥了。

他們都是棋子,聽指揮就好。

“散去吧。”

昭和天皇揮了揮手。

一衆人下去了。

待,離開天皇居所後,所有人都對平沼騏一郎,欽佩萬分,“還是首相您懂得這裏面的運籌帷幄啊,我等,不如您啊。”

“天皇之下,首相之位,非您莫屬啊。”

一個個的拍馬屁不斷。

東條英機則是立刻坐着車離開了,因爲他還有很多事的要忙,關東軍的日子很不好過,一天天的過去。

寒冬臘月的得吃飯啊,沒了糧草,不能及時補充,百萬關東軍,那就是等死啊。

這都是東條英機需要負責的,需要去忙碌的,可結果呢,基本上就是沒有任何辦法,沒有任何的能力去改變。

他看着各種回報,各種資料,不禁嘆了口氣,“國運到了這一步,哎,不知會走向哪一步啊。”

皇帝大叔是帥哥 ,也越來越明白了。

日本,將要滅國。 道格拉斯使用百里神行符,一鳴驚人!一下震住了在場所有人,甚至連一向驕傲的玄一都被他展現出來的神鬼莫測的速度給震撼了,以至於一下子竟然無法接受。

玄一像是發了瘋一般,自顧無意識的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得……. 我纔是年青一代速度最快的哪個…….”

對於驕傲的人來講,突然發現有一天,自己一直引以爲榮的驕傲資本卻被人無情的踐踏,無論如何一時之間是無法接受的。

玄一不管道格拉斯有沒有準備好,一陣“啊…… ”聲傳來,此刻的玄一已經開始竭盡全力奔走梅花樁之上,想要用這種方式來證明其實他纔是真正的速度第一之人。

只見梅花樁之上的玄一一路狂奔,眼看就要來到道格拉斯所站立的終點位置,只要達到抵達終點,彷彿他就是勝利者一般。

然而道格拉斯見到玄一如此不顧禮節,竟然一聲招呼也不打竟然就開始比賽了,如此乘人不備,就算是贏了又如何? 道格拉斯順着梅花樁的路線邁開腳步,也開始奔走在梅花樁之上。

一陣狂風席捲整個梅花樁之上,而引領風之速之人卻是已經邁開腳步的道格拉斯。

圍觀衆人望着梅花樁之上的道格拉斯的身影,已經模糊了雙眼。確切的說此刻道格拉斯的身影只能算是一竄一竄的殘影組成的身影。



瞬間梅花樁之上到處都是道格拉斯的殘影,直到最前面那個殘影收身駐足之後,與最先開始邁腳開始奔走梅花樁的第一個影子連接上之後,身後一竄竄殘影才收攏合一。而此刻玄一也只是剛剛抵達終點的位置。

然而他的身影卻佇立在離終點的地方不足半丈之遠驟然停止了身影,一臉不可思議的望着身前的身影,恍如身前的身影根本就未曾動過一般。

然而他卻是親身體驗過對方剛纔走梅花樁的神一樣的速度。映襯着此刻身前的身影的高度,他只能仰望了。

高冷上司強制愛:秘書,你好甜! ,久久不願離開,良久過後,終於像是泄氣的皮球一般,頭顱瞬間攏拉了下來,頹廢之氣圍繞玄一整個身子。

“其實你並沒輸,你完全沒有必要這樣!” 此刻從前方傳來了一聲嘆息,道格拉斯見到玄一如此,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他知道其實玄一做爲年青一代的天驕人物,特別是對方將速度修煉到一個無人趕超的境界,完全有驕傲的資本。如果是他自己擁有絕代同輩的傲人速度,也會自滿,甚至比起玄一還過猶不及。

今天,他在此時此地竟然將對方看得比生命還要重的驕傲給踩踏了下去,此時此刻甚至比要了玄一的生命還要狠,望着玄一剛纔望着他的那種死灰色的眼神,至後高貴的頭顱竟然朝他低垂了下去…….

顯然這一刻給予玄一的打擊是重,所以心中出於不忍,才說了剛纔那句話。

“不用你來假惺惺了,貓哭耗子假慈悲,誰稀罕啊!師兄,你醒醒……” 此刻玄三帶領着黃七等木靈聖族的人一同飛上梅花樁來到了玄一的身旁。

都是用憤怒的眼神直逼道格拉斯,彷彿想用眼神將對方殺死一般,幾人簇擁着玄一準備下梅花樁。

“我是使用一件珍貴的神器纔有剛纔的速度,而我自身的修爲速度卻沒有這個速度,所以贏你不是我,而是一件神器。”道格拉斯眼見木靈聖族之人就要走下梅花樁,大聲朝玄一幾人喊去。

玄一整個人渾身一顫,顯然剛纔道格拉斯那句話終於令他思緒迴歸身體,驀然轉身,一雙已經慘敗的雙眼似乎有了色彩,相似即將要溺亡的人忽然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不肯放手。

“真的!”道格拉斯見到玄一如此,再次確認說道。

而就在道格拉斯與玄一等人眼神相對之時,一直待在下面觀望的李梓安眉頭一皺朝木靈聖族的聖地望去。就在李梓安皺眉之際。

一直在相互寒暄喝茶的五大聖靈族的領導之人,已經騰空直奔木靈聖族的傳送之地而去。

傳送之地的元力一陣波動,沒過多久一男一女出現在傳送之地。男的三十四左右的年齡,面目儒雅,但身穿一身黑衣,背後一柄青鋒劍顯示男子銳利的劍勢。兩鬢霜白,面容一臉滄桑之意,見到五大聖靈族的族長帶人過來迎接,面部一絲笑容都沒有。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不善言辭,身藏故事的人。

而女的恰恰相反,一席玫紅宮裝粉衫包裹着成熟的胴體,宮裝胸前開口略低,脖頸至前胸處露出白皙的肌膚,隱隱能夠從胸前那條深壑窺探裏面的風情。

爲了能夠遮擋誘人的身體,女子身後卻批了一件褐紅色的披風,將身後的美麗曲線遮擋的一乾二淨。人未到,笑聲先迎了上來。

“恭迎聖使!” 五大聖靈族之人躬身行禮道。

“咯咯…… 各位族長大人能夠來迎接奴家,真是奴家的榮幸。”女子一邊笑着一邊用嫩白的小手擋住發笑的嘴脣,而一雙大大的亮眼則是一眨一眨的望着躬身行禮的衆人。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