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怔了一會兒,魏慕銘硬着頭皮上前去,從旁側靠近蓮座,蹙眉小聲道:“林陽小哥,你趕緊下來吧,這樣對祖師公是不敬的。”

林陽雙眼還停留在潮汐和陳亦凡的大兔兔上,聽到耳畔嘰裏呱啦的,這纔回過神來,收起目光,說道:“魏會長,你下去吧,我自有道理。”

此時,林陽透視眼過處,穿透大殿牆壁,只見大殿旁側的秩序很快恢復,一座高搭的孤棚擺滿東西,棚上棚下堆成小山,不禁咋舌道:“乖乖個隆冬,魏會長啊,在你的領導下,善堂真是興旺啊,門口堆那麼多東西啊,一大堆一大堆的,什麼啊?”

林陽禁不住嚥了一口唾沫,肚子咕咕叫起來。

“哦,這都是施孤的祭品,有面線山、包山、飯山、肉山,菜山等。孤棚上在拜祭之後,主持人便將祭品向棚下拋擲,任憑搶奪,名叫搶孤。搶孤是一種信俗和一種兆頭,傳說如參與搶孤者必須要搶到任何祭品,不能空手而歸,如果搶不到對下半年的財運有阻的兆頭。故搶孤者會織成漏斗形狀的網袋,用竹圈將口張開,裝上柄的“孤承”來承接棚上拋下的東西時方便爭奪,所以民間有彥語說,對哪些分搶利益,同行爭奪生意的人叫“孤承”,對搶不到祭品的人叫“做鬼還爬不上孤棚的庸人”。

魏慕銘不但亦僧亦道亦俗,對民俗風情很是內行,活-脫-脫一民俗專家啊,不然,這麼大的一個善堂他也很難掌管。

“這樣啊,那我也得搶搶。”林陽的肚子又咕嚕叫起來,說道:“喂,魏會長,你手伸長一下,那祭壇上不是有美食嗎,捉兩個包子給我。”

魏慕銘心裏咯噔一下,他過來原本是要叫他下來的,怎麼跟他說起這些了呢,臉色一沉說道:“不可,你還是趕緊下來吧,不然,耆老會的老輩就要轟了,到時,我也保不住你的。”

“我既然能坐上來就肯定有緣由,而且,我既然坐了,就能吃祭壇上的東西,你不幫我拿可以,有其他人幫我拿呢。潮汐,你手伸長一點,捉兩個包子讓我吃,真是餓死我了。”

“算了吧,你沒看見底下的人都虎視眈眈,恨不得咬你呢。”潮汐說道。

“凡姐,你不能餓死你老公吧,快啊,捉兩個包子過來,不然晚上都沒力氣跟你幹活了。”


“幹什麼活啊?”陳亦凡說着,想起什麼,不禁臉色一紅,嬌羞無比,而且在衆目睽睽之下,真是羞死人了。



魏慕銘的臉都被嚇歪了,幾乎縮成一顆綠豆。

突然,底下有人喊道:“這小子就是一惡魔,要不就是一惡棍,魏會長,快拽他下來,不能讓他這麼拽下去,不然,神明都要發怒了。”

“好好好!大家稍安勿躁,林陽小哥那是年輕氣盛,不懂得民俗和規矩,我慢慢勸他下來。”魏慕銘堂堂一堂之長,竟然低聲下氣說道:“林陽小哥,求你了,你快下來吧,不然,他們動怒了,我也不好辦啊,而且,我這會長之位也就岌岌可危了,你不爲自己着想,那也得爲我想想吧。”

“魏會長,你走吧。”林陽又咽下一口唾沫,對魏慕銘肯定地說道:“我不但會沒事,而且,我向你保證,你的會長之位會妥妥的。”

“林陽小哥,這次不同了,就算你外公是億萬富豪,但對這種事,他也是壓不住的,惹惱這些老輩,誰都保不了你的。”魏慕銘急得團團轉。

圍坐在前頭的一名看上去上百歲的老輩顫巍巍站了起來,一臉驚恐地說道:“祖師公啊祖師公,我們無能啊,任這小子胡作非爲,我們對不住您啊!”

說着,撲通一聲,老輩一把就跪了下去。

魏慕銘大驚,雙腳漂浮,因爲,這一跪剛好就跪在林陽的跟前。

魏慕銘一臉正色道:“林陽,快快下來,你不能受這位老人家跪拜,他今年已經一百歲整了。”

“呵呵,這倒是一份大禮。”林陽低眉順眼,置之不理,泰然受之。

“魏會長,你如果不讓這小子下來,老頭我就一跪不起啦!”老輩硬是扛上了。

“這小子真是太無禮了,魏會長你下不了手,我們來轟他下來。”

“噼噼啪啪”跑過來幾條壯漢,跟着,許多信衆也都涌了過來,紛紛來拉林陽。

突然,林陽的手指泛起一陣光芒,波光粼粼,煞是壯觀,整個大殿亮堂堂,沉浸在一片祥光之中,一個聲音響起:“不得無禮!”

所有人大吃一驚,那幾條大漢和信衆身子一顫,不敢抗拒,都停下了手腳,因爲這聲音很輕,但十分宏亮,仿似從天邊滾滾而來,令人不由立定。

而讓人吃驚的是,這喊出的聲音明明出之林陽的嘴。

那幾條壯漢怔了怔,其中一人喊道:“這小子故弄玄虛,大家給我上,拉他下來。”

此時,另一條壯漢臉色驚懼,掰過他的臉,就看見蓮座之上,霞光輝映,林陽嘴巴一張,伸手一揮,那幾條壯漢就被掃出老遠,骨碌碌在地上翻滾。

跪在地上的老輩擡頭,驚訝萬分問道:“您是?”

“林靈噩!”

所有人,當場傻眼!

“大家快跪下,祖師公顯靈了。”


呼啦啦,祖師殿跪倒一片。

“爾等聽着,從今以後,林靈噩就是林陽,林陽就是林靈噩,不可造次,一切聽他的,定能保一方平安,都起來吧!”

衆人哪敢起來,身子一動,小腿一軟,又都紛紛跪倒。

林陽心領神會,一臉安詳,心裏卻道,“你就是扶貧濟困、修橋造路、造福民間的宋大峯祖師公?”

“正是,臭小子,以後在大愛善堂的範圍之內,你給我端莊點,不要壞了我的名聲,還左抱右攬的,你讓我的老臉往哪兒擱啊!”

“嘻嘻!”

“你既然能打敗盜取我本魂靈戒的鬼魂,證明你的本事挺大的,修的還是鴻溝老祖的玄清氣,本領不小,你我算是有緣,我就教你一項本領吧!”

“好啊,謝謝祖師公!”

“你只要豎起靈戒,催動丹田玄清氣,心念所動,彈出指魂,任何惡鬼都逃不掉,省得大動干戈。”

“謝了,記住了。”

林靈噩滿意合掌,緩緩退出林陽的身體。

倏地,霞光褪盡,大殿恢復了平靜。

“潮汐,我要吃你包子,哦,不,你拿個包子給我,我真的餓了,呆會連鎮鬼的力量都沒有,豈不是讓這些孤魂野鬼給笑死了。”林陽恢復常態又嚷嚷。

“好了,祖師公。”潮汐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伸手在案几上捉了兩個包子遞給他,林陽接過包子就啃。

衆善男信女都還跪着,林陽吞嚥着包子,嘴裏含糊不清地說道:“你們都起來吧,祖師公都走了,不用跪我,不用跪我。”

大夥兒這才紛紛站起,那些老輩也都在衆位壯漢的攙扶下起身,擡頭看着林陽,那表情跟剛纔已是天壤之別,都是畢恭畢敬的,祖師爺既然將大任託付於他,證明他是多麼牛13啊!

魏慕銘和主持人繼續維護施孤法會,期間還有幾個鬧事的惡鬼,均被林陽的靈戒所滅,一時之間,熱鬧之中顯祥和。

有林陽坐鎮,無論是人還是鬼,都規規矩矩的,有序進行着,沒有人再被傷害,總算圓滿成功。

林陽、潮汐和陳亦凡被衆人擁戴着,在大愛善堂的範圍之內,呼風喚雨,沒人敢不聽,倒是威風了一把,不過,他時時謹記林靈噩的訓話,沒有對潮汐和陳亦凡動手動腳,倒是規矩了不少。 近段時間,林陽的外公曹寅龜在一家大酒店舉辦了七十五歲生日晚宴,林陽當然得參加,親手做了一件生日禮物送給外公。

酒席上,林陽就坐在外公的身邊,他的兩個內孫倒坐得遠遠的,引起了二舅媽的不滿,在酒席上大鬧了一場。

二舅媽還疑心疑鬼的,說什麼曹老將來會把家產都給林陽,把曹寅龜被氣得不輕,生日晚宴不歡而散。

林陽看透了二舅和二舅媽的醜嘴臉,凡是他家的事一概不管,只是偶爾上萬河公司看看外公,跟他說說話談談心什麼的,再就陪着羅蔓蒂克到工地上溜達溜達,日子倒是過得充實。

其實,他根本就不想得到外公的財產,更不想得到萬河公司的股份,只要外公的身體健康就很滿足了。

這天,林陽正在十三粒餃子店裏幫忙,手機響了,一箇中規中矩的女聲響起:“陽陽,你過來,我在美好陽光等你。”

“美好陽光?沒聽說過,你誰啊?”

“臭小子,你真是越來越拽了,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啦!”

手機裏的聲音驟然爆開,林陽趕緊抽開手機,離耳朵遠點,不然連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現在聽出來啦,剛纔那聲音真的很不像你誒,蕙姐你在哪裏,在幹嘛?”

“別廢話,用手機搜索一下地圖,趕緊給我過來,遲一步,你就等着爲我收屍吧。”

“啊?這麼嚴重,你被綁架了?鷹派三大保鏢呢,他們可是答應我要好好保護你們的?”

“啊……”

“乖乖個隆冬,真出事啦,嘻嘻,蕙姐爲了見我也夠賣力的。”林陽跟陳亦凡交代了一下,然後一邊搜索地圖,一邊讓戴竑騎車載他直奔美好陽光而來。

戴竑丟下林陽就趕回餃子店,因爲,他現在可是店裏的主力,不能離開太久。

美好陽光大樓挺美好的,頗具現代化,三座樓房,一座辦公樓,兩座廠房,成凹字型,很像一尊機器人伸開雙臂,但林陽顧不了那麼多了,衝了進去,剛踏入鐵門,兩名保安就攔住他。

林陽掏出手機打周雅蕙電話,通了,但沒接聽,不過憑着感覺,他知道蕙姐沒事。

“兩位,是不是有個女孩被你們什麼綁到這兒啦?”林陽噏動鼻翼,因廠裏夾雜着塑膠氣味,一時難以分辨,就擺出一副來者不善的架勢,冷冷說道:“你們這是逼良爲工嗎?”

“我只聽說過逼良爲娼的,哪有逼良爲工的,你誰啊?說話怎麼沒頭沒尾的,腦袋漿糊啦,還是被門給夾了怎麼地。”一名保安說道。

“如果不說,別怪老子不客氣。”林陽暴怒,爆出一股強勁的力道,兩保安倒是被震住了。

“那你說說,那女孩叫什麼名字,因爲我們廠裏大多是女工,女孩子多了去了。”另一名保安說道。

“她姓周,周雅蕙。”

林陽一字一頓地喊着,正想衝進去救人,那兩名保安竟然捂嘴偷笑,林陽又說道:“你們去通知裏面的人,要他們注意了,得罪了我的蕙姐,他們會死得很慘。”

“嘻嘻!這是個傻13呢!”一名保安笑嘻嘻道:“等等,我打個電話。”

保安打通了電話,諾諾而應,然後掛了電話道:“臭小子,進去吧,在左邊的辦公樓三樓,周小姐在等你呢。”

林陽拔腿就跑,進了辦公樓,有電梯也不坐了,直接衝上步梯,在三樓的走廊上,噏動鼻子就嗅到了周雅蕙的氣息,這氣息非但毫不緊迫,倒有幾分悠閒。

林陽其實也是很想見蕙姐的,這段時間未能吃到她的肚臍眼,心裏怪想念的。


“老子很像沒斷奶的孩子啊,奶癮上來啦!蕙姐你在哪兒?”

加快腳步,一名身材婀娜但穿着中性的小姐擦過了他身邊,突然退回喊道:“你找誰?”

“我找周雅蕙。”林陽冷冷說道。

“有沒有預約,我們周總一般不輕易見客。”那婀娜小姐伸出手臂攔住了他。

“周總?我找的是周小姐,不是她爸。”

“周小姐就是周總,要是沒有預約的話,請你到樓下等着,我幫你預約。”

“什麼嘛,這九尾貓搞什麼顆粒啊,老子見她還要預約?”

“什麼,你叫我們周總什麼?九尾貓?”婀娜小姐顯然生氣了,踮起腳尖,衝到他的面前,怒目而視道:“臭小子,我不管你是誰,這是周總下的規矩,沒有預約,一概不見。”

“那老子倒要試試,她怎麼個預約法。”林陽說着,雙眼瞪大,見她的兇器相當的霸道,儘管被中性衣服緊緊包裹着,但非常緊緻,就指指她道:“你別生氣,我懷疑它們會隨時爆破。”

“你!啊——”婀娜小姐雙臂一抱,氣得顛三倒四的。

林陽邁開腳步,婀娜小姐急了,橐橐幾下緊跟上來,又攔住了他。

林陽瞪眼,但,當他的眼睛對準她的眼睛之時,林陽的目光閃了閃,“咦,這小妞長得還挺可愛的哩,彎彎的眉毛,小巧的鼻子,還有一張豐腴的嘴巴,要不是嫌他穿得太中性了,不失一個迷死人的狐狸精哦。”

順着她潔白的脖頸,直至她的鎖骨,那兩坨也非常的可觀。

婀娜小姐見他賊眼不老實,又呼啦抱住了胸口,雙眼一瞪吼道:“看什麼看,再看,小心我挖你雙眼喂狗。”

婀娜小姐嘴裏喊着,見他的雙眼還是不依不饒,緊緊盯着自己的那兒,表情似乎更加的誇張,禁不住手臂又一收,“嘭”什麼東西被爆掉了,低眼朝自己的胸口一瞧,哎呀,兩隻大兔兔被自己的手臂擠上來了,白晃晃的兩大塊,趕緊鬆手。

可手一鬆更不行,奶凍都出現了,還是紅色的,富含維生素C、E、D……

“你小子太色了,竟敢偷看我,偷吃我的豆腐。”暴怒連同粗重的口氣芳香,直衝林陽的鼻腔,令他幾乎沒站穩。

“豆腐?很白欸,難道你這是一對豆腐乳?”咕嚕一聲,林陽嚴重地嚥了一口唾沫,聲音很響。

婀娜小姐聽得真切,尖叫起來,跑進了一處辦公室,一會兒就跟着一名打扮得相當高貴的女孩走過來。

“周總,趕緊叫保安吧,這人是個色-狼,他看我……”婀娜小姐氣白了臉,連連暴跳道:“他還——還說你是九尾貓。”

林陽雙臂抱胸,冷笑一聲,但隨即雙眼瞪直了,站在婀娜小姐身邊的就是周雅蕙,一段時間不見,整個人完全變了樣,不但穿着大翻身,連神態都完全不同了,冷豔之中帶着幾分高貴和**,更爲恐怖的是,她的兇器也爲之一振。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