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強悍的能量頓時間在周圍宛若**一樣砸出萬丈巨坑,整個空間煙塵瀰漫,樹木,小草亂飛。

“哈哈,實在是太可惜了。你的乾坤大挪移並沒有修煉到極致,不然我還真不是有點兒害怕。”光明魔神得意的笑笑,於是下一道強大的勁氣又向着猥瑣男而來。

猥瑣男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急忙運轉乾坤大挪移和九陽真經,但是猥瑣大學生的修爲並不是太高,當大學的時候,本來自己是可以修煉的,但是還是花費了很多的時間用在了研究女性的人體結構上,還有大半的時間浪費在了談 戀愛上,還有大半的時間花費在了研究島國片上,這時候猥瑣大學生纔有點兒悔恨,自己的師傅修爲那麼高,而自己卻是白白的浪費了美妙的光陰,今天的時候也就不會被對方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轟轟…………”強大的光華涌向猥瑣男,即使猥瑣男用盡了自己的畢生所學,但是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躲避不過光明魔神的全力一擊。頓時間,劉笑天的身子就像一二斷線的風箏一般向着後面倒飛了出去。

“噗…………”一道鮮血飛出,劉笑天受傷很嚴重,好長時間才爬了起來。

“猥瑣男,死不了吧?”劉笑天苦澀的笑笑。

“放心,還死不了。即使死,那也是和你一起死的。”猥瑣男笑笑,不過聽聲音卻是無比的虛弱。《同志們,記得收藏哈…………》 如果說蕭斜前面的心疼是因為損失一些小妖實力受損的話,那讓他產生切膚之痛的是幾日前第七子蕭慕去淮陽山內散播瘟疫,竟然一去不回,至今仍杳無音信。其實眾妖包括蕭斜自己都很明白,出現這種情況不外乎兩種可能,不是蕭慕被擒就是直接被人殺了。雖然根據情報淮陽山內應該沒有人能奈何得了蕭慕的狼影遁術,可是在這之前又有水會覺得憑淮陽山的妖怪能盡滅前鋒營呢?只不過這個想法沒有人敢當著蕭斜的面提出來罷了。

蕭詢看帳內氣氛不對,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喊殺聲。眾妖大驚,急忙出帳查看,發現營地東北角火光衝天,慘叫聲一片。「有人襲營!」蕭斜暴喝一聲就飛了上去,立即發現了正凌空而立四處放火的時予,還有跟在他身邊的一大群厲鬼,那些厲鬼還不住地朝著下方撲來的小妖射箭。

時予的偷襲還是很成功的,在狼妖們喝酒吃肉精神渙散時突然帶著鬼兵從天而降,霎時間陰芒之箭如雨點般落下,狼妖們瘁不及防之下立即死傷慘重。這片區域的狼妖雖然都有點基礎,可是能飛天的卻不多,大多數只能在地面上亂竄躲著箭雨。少數幾隻立即騰空而起企圖反擊,可惜數量太少了,一旦他們離開地面,就會有十多道避無可避的藍色光束閃來,他們被擊中后又墜落地面。

另外時予也沒閑著,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不再顧忌手段,拿出三味真火葫蘆就往地面亂噴。三味真火是何等威力,地面上的狼妖一旦被火苗碰到就會立即全身起火在哀嚎中被化為灰燼。時予此時穿著寒岳戰甲。甲胄上散發的熒光黑夜之中尤為顯眼。根據之前蕭明的描述,蕭斜立即判斷出了時予的身份。

蕭斜現在和時予已經算是仇深似海了,所以此時仇人見面不用任何廢話,他直接就舉起長刀沖了上去。時予一發動攻擊后就一直提心弔膽,生怕蕭斜殺來,所以一看到蕭斜現身,他想都沒想就大叫一聲「撤!」為求速度。他乾脆連玄鐵葫蘆都懶得用了,直接用袖裡乾坤將鬼兵收起來,雖然這樣做的結果是強烈的陰氣讓他感到不適。

等蕭斜趕到時予原先身處的位置。時予已經帶著鬼兵飛到剛剛挖好地洞的位置並欲鑽入了地下。蕭斜冷哼一聲,別人對著找或許沒辦法,可是他有著兩千年修為,一身神通豈是好相與的。狼爪一揮。一個丈許大的結界已經在時予身體周圍形成。「哈哈……早知道你們這些山神土地喜歡打地洞,這下看你往哪裡跑!那個結界只能進不能出,你們快去將他擒下!」蕭斜狂笑道。

時予一看這個結界就知道它有些門道,或許真如蕭斜所言無法以遁術突破。不過他現在沒有試驗的興緻,因為蕭明等妖魔已經攜著滔天-怒火向他撲來。時予輕蔑一笑,就穿過地面進入了他剛剛挖好的地下空間,一個冥府之門早已被時予打開安置在此。時予穿過它后就立刻將其關閉。在冥府之門消失的剎那,地表被威力強大的道法破開。出現在眾妖眼中的除了一個地下空洞外別無他物。發現時予用計逃脫,這次蕭斜和一眾狼妖出奇地沒有將怒火爆發出來。只是個個都鐵青著臉查看營地內的傷亡。

時予這次偷襲造成的傷亡並不大,主要還是因為攻擊時間太短,鬼兵們儘管已經竭盡全力也才射出了十多輪箭雨,地面上小妖數量眾多,扣除射偏的箭,分攤下來每個小妖一般就中了五六下,這種程度的陰氣侵蝕還不能讓他們致命,只不過他們恐怕沒能力參加幾天後的大戰了。陣亡的十多隻小妖都是被三味真火燒死的,如果汲蛇當初以千年修為能頂住十幾支箭的話,那麼這些小妖可是一點火苗都未必能頂得住。

蕭斜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傳令,明日一早啟程,直奔淮陽山,中途不再紮營!」

穿過冥府之門后,時予迫不及待地將鬼兵全部從袖子里放了出來,以他目前在的修為還不能抵禦袖中傳來的濃郁陰氣。「咦?我不是才帶了一百九十名鬼兵出來嗎,哪來這麼多?」時予喃喃道,他將鬼兵放出后往四周一瞥,卻驚奇地發現圍繞他的鬼兵足有三百多隻。等時予定了定神,才發現他的確只有兩百不到的鬼兵,他看到周圍這麼多鬼兵是因為地府的鬼卒將他團團圍住了。這也難怪,時予擅自進入地府不說,居然還瞬間放出近兩百名鬼魂,鬼門關守衛不把他當成來犯的敵人才怪。

時予也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所在,朝著一個領頭的鬼卒大喊:「且慢動手,本神並無惡意,只是路經地府而已。」不過他的解釋似乎沒能得到對方的認可,地府的鬼卒還是死死地盯著他像是要隨時動手。「大家住手,時神君是我們地府的客人!」陸判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鬼卒們辨出是陸判發話,都收起了武器回到各自崗位。時予如蒙大赦般鬆了口氣,這是他才響起將鬼兵全部收進玄鐵葫蘆。本來他不想多事進入地府的,不過既然被陸判認了出來還依靠他解圍,說什麼也要去竄個門說聲謝謝。

判官殿內,陸判笑吟吟地看著時予進來,說道:「時老弟最近麻煩不小啊!」地府管理者人間生靈的生死,時予和蕭斜雙方交鋒數次死傷甚重,地府又怎麼能不知道呢。早前聽時予說他即將和某處妖怪開戰,陸判也不以為意,但是經過這段時日的對陽間生死狀況的整理,他無意中發現時予交手的對象居然是蕭斜,讓他吃驚不小。金吾山狼族的實力他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以時予目前的實力和他們對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時予搖頭苦笑:「我也不想啊,可是倒霉事上門誰也擋不住,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未完待續。)

… 陸判拉著時予在判官殿里閑扯了好一會兒,並大肆誇讚時予的戰績。直到時予提出要回山準備接下來的戰事時,才神秘兮兮地冒出一句:「如果時老弟有空的話,最好還是回人間的故里一趟,有些塵緣當了則了!」

時予知道陸判是指什麼,其實他又何嘗不想呢,只是他得到自由之身後就事務不斷,哪有空回去。以前時予對此事倒也不急,不過陸判這次專門向他提起,說不定其中會有什麼玄機,時予不得不鄭重考慮抽時間把它辦了。

得到蕭斜開始督促部隊不分晝夜行軍后,時予卻沒有表現出失望,雖然蕭斜的做法讓他徹底失去了偷襲的機會,但是小寫這樣做對自己造成的損失更大。這種行軍方式勢必會造成小妖們體力消耗過大,也許蕭斜是想著將部隊開到淮陽山附近後進行休整,然後再展開進攻。不過他始終不明白作為戰爭另一方的時予,也同樣掌握著進攻的權力,哪怕他實力稍弱。

接下來的幾日,時予就安心呆在山裡養精蓄銳,以迎接最後的決戰。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發現時間這東西原來可以如此奇怪,一方面,他懼怕著時間的流逝,蕭斜的實力強橫,幾天後的決戰八成是凶多吉少,每當過去一刻鐘,時予就感覺他和敗亡近了一步。可是另一方面,等待的時光總是讓人感到漫長,哪怕等待的結局是奔赴刑場。

糾結的等待中,唯一能算得上好消息的消息就是根據潘立春回報。妖弓隊的訓練進展出奇地好。在訓練進行到第九天的時候,一百多名妖弓手已經能做到在百步內射中靶心,這在凡人軍隊的訓練中是不可想象的。潘立春將這種狀況總結了一下。認為其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是妖弓手的肉體遠比凡人要強橫,凡人一刻鐘頂多射出百來支箭就要休息一個時辰左右。妖弓手則沒出現這種情況,雖然長時間地射箭會影響準確度,但這點的確比凡人強大很多。第二點小妖的的底子遠比凡人士兵要強,他們身懷法力,在這之前又已經和刀槍棍棒打了幾十年交道。怎麼都要比凡人士兵從頭開始強很多。

經過區區幾日的訓練,妖弓手的實戰水平得到巨大提升,要是將他們放在凡人軍隊中。已經算是一批合格的弓箭手了。

不管是恐懼還是期待,蕭斜最終還是來了。當時予從妖弓手訓練場走出,正好接到申虎的報告,蕭斜的主力人馬離淮陽山邊界已經只有一百五十餘里了。不過他們還沒有停下來休整的跡象。時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大聲下令:「淮陽山所有妖、鬼將士集合,準備隨我去和蕭斜決一死戰!」

在申虎和媚姨的嚴格督促下,不到半個時辰,所有妖靈鬼兵都已經集合在安龍谷內。申虎估算了一下目前蕭斜主力的位置,問道:「山神,如果我們現在立即出發,那和蕭斜遭遇的時間應該是在晚上亥時左右,難道您是想再去偷襲他一回?」

時予笑了笑。道:「你看我們這麼多人馬浩浩蕩蕩開向他們,能偷得了嗎?我就是要和他們堂堂正正地一戰!」

「……」申虎看了看天色。似乎想說些什麼又沒說出口。時予知道他的意思,其實不僅是申虎,就連他自己對在晚上開展覺得彆扭,那種感覺的強烈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他也沒辦法,以雙方的實力對比,他必須調動所有能調動的力量和蕭斜一戰,而鬼兵只能在晚上活動,他也就只能選擇在晚上開打了。讓他遺憾的是,夜色根本無礙於妖類的視野,不然他就賺大了。

而且現在主動出山找蕭斜打還有個好處,經過連續幾晝夜的行軍,蕭斜帳下的小妖一定疲憊不堪,就算在他們遭遇前蕭斜能讓他們休息一下,效果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布置了幾十個留守淮陽山的小妖后,時予正要下令出發,卻突然在妖群中發現一個熟悉的白色背影。時予皺眉眉走了過去,眾妖紛紛讓開,只有被時予盯著的那個白影才始終背對著他未挪動一步,直到時予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才低著頭緩緩轉過身體,竟然是紫宜!

「紫宜,你來這裡幹什麼,快回去!」時予驚呼道。申虎和媚姨早已注意時予的反常行為,現在聽到他似乎是責備實為關切的聲音,更是詫異地看著紫宜,心中已然猜到了她的身份。早在幾個月前,他們就從四鬼的口中套知了時予有一個妖類婢女,只不過時予對紫宜看得緊,他們又不敢冒然進入幽影小築,只能壓著自己的好奇心。

現在見到紫宜,他們都是眼睛一亮,好一個人物!媚姨雖然覺得自己在容貌上不輸於紫宜,可是紫宜那份清麗脫俗的氣質卻始終讓她稍遜一籌。媚姨因為是女性的關係,她更執著於和紫宜鬥豔,申虎就沒那麼多想法了,只是暗道:看來山神也是食人間煙火的!

紫宜原本就支支吾吾的講不出話,發現申虎和媚姨以及其他的妖怪都盯著她,她更是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時予也發現紫宜的窘態,於是將她拉到了高空中。四下無人後,紫宜才低聲地說道:「我只是想幫公子打敗敵人。」

「哎,這種事太危險了,我不會讓你去的!」時予怎麼可能捨得讓紫宜去犯險,更何況他也知道紫宜受靈芝本體的限制,戰場里形勢變幻莫測,他如何能保證時刻和紫宜保持在一里範圍之內。

「我知道公子擔心我,可是公子你想過沒有,加入你戰敗了,你會是什麼下場,我又會是什麼下場?而且公子你可能沒留意,這段時間我的法力進步不小,雖然還是受著本體的限制,但遠離本體一個時辰是沒問題的。」

紫宜的話時予當然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只是看到紫宜嬌弱的樣子,他還是心有疑慮。(未完待續。)

… 四月本來是沒有雪下的,但是這次有點兒貌似奇怪的感覺,漫天的大雪宛若蒲扇一般輕輕落在了這裏,積雪越來越厚,不過在這裏,由於打鬥的激烈性,竟然雪融化的無影無蹤。

周圍充斥着一股股濃烈的殺氣,這場戰鬥是劉笑天有生以來最殘酷的戰鬥,無良師傅受了傷,現在猥瑣大學生也受了傷,聽那虛弱的聲音,雖然沒有像猥瑣大學生那樣,並沒有沉沉睡去,但是受傷也還是蠻嚴重的。

曾經結拜的宛若情同手足的兄弟也在這裏消失,劉笑天此刻的心情無比的沉重。

或許這就是生活與現實,有時候現實的生活會讓你痛不欲生。

光明魔神好像要特別折磨劉笑天似的,看到劉笑天受傷,並沒有急着上去要殺死劉笑天的意思,而是變作了一道虛幻的身影,冷冷的掃視着劉笑天。

“從來沒有想到,他劉笑天也會有一天走上這樣一條道路,既然曾經快樂的生活過,也就無愧於心。”這就是劉笑天對自己生活的無悔。

“沒有想到你是這麼的厲害。讓我不得不重新認識你了。“光明魔神從寂靜的環境中回過神來,淡淡的說道。

黑夜漆黑如墨,只有兩人身上的淡淡微光照亮着整個寂靜的空間。

”是嗎?“劉笑天冷冷的笑道,心中有幾分不甘,厲害了又如何,還不是被這個魔鬼一樣的傢伙逼到了絕路,還不是自己要死在了這裏。

”確實,有了乾坤大挪移,有了異火這種東西,實在也算是一個神一樣的存在了,不過也好,等我製成傀儡,估計要比那個傢伙厲害很多。“光明魔神淡淡的說道,雖然語氣無比的平淡,但是那一絲殘忍還是可以從哪語氣之中聽出來的。

”傀儡?那就是跟着你禍害世界了?這樣的事情即使死我也不會幹。“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是嗎?你要知道,雖然你修爲對於同等年齡,同等修爲的傢伙來說,已經很厲害了,但是你現在還不可以。“光明魔神冷冷的說道。

漆黑的夜色之中,雪無聲無息的下着,冰冷的雪花宛若劉笑天絕望的心情一樣。

是啊,生活不曾叫我絕望,我卻首先讓我自己絕望起來了,不,即使是死的那一刻,我也不能放棄對活着的希望。

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還有很多的仇人要殺,我還要將猥瑣大學生和無良師傅救出來,我好要去見我的母親……我還要爲我的好兄弟,龍盛成報仇,所以我此刻必須活着,只有活着,只能夠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一切。

”活下去…………“這是劉笑天堅定的信念。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強大。”猛然光明魔神虛影轉換,然後劉笑天只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一通,頓時光明魔神整個的神識侵入劉笑天的腦袋。

劉笑天剛開始只感覺到自己的眉心一痛,然後整個身體開始出現宛若利劍刺痛一般的難受,劉笑天能夠想象,自己的好兄弟龍大哥當初無聲無息之中時受了多大的難受。

一夜歡寵:億萬老公你好壞 你永遠是聽我指揮的。”光明魔神冷冷的笑笑。

“不…………”劉笑天雖然痛的渾身快要痙攣,那是一種無法言說的痛,那是一種痛到骨子裏,腦髓裏的痛,比心痛都要厲害很多倍。

“”哈哈…………意志力如此堅強,也是我魔神從來沒有見過的,不過越是這樣的傀儡,以後的能力就越是強大。“光明魔神冷冷的說道。

一面說着,一面在慢慢同化這劉笑天的意識。

劉笑天只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瀰漫着全身,全身的每一滴血液,每一寸肌膚,每一絲經脈,都成了自己痛苦的來源,身上的汗水滴落而下,頃刻間浸溼了劉笑天的身子。

”媽的,怎麼如此堅強。“光明魔神罵道,猛然,增強了侵襲的力量。


”啊…………“劉笑天狂嘯起來,聲音撕心裂肺,整耳欲聾。

猛然間,就在劉笑天大聲嘶吼的過程中,劉笑天的眉心處突然出現了一絲微弱的亮光,剛開始的時候可有可無,慢慢的,亮光越來越明亮,越來越清晰,那是一顆宛若珠子般的東西。

”你小子難道有陰陽眼嗎?“剛開始光明魔神誤以爲那是一顆沒有開啓的陰陽眼,所以並沒有注意,但是下一刻,當這顆宛若眼珠子的東西光亮無比巨大的時候,慢慢的,開始光亮進入了光明魔神的腦海。

光明魔神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然而,這宛若眼睛的珠子下一刻突然鑽進了劉笑天的腦海,快速的向着光明魔神席捲而去,精神力龐大的驚人,那一道道瑞麗的光芒頃刻間將光明魔神的神識全部包圍在了裏面。

劉笑天終於在那一刻痛暈了過去,沉沉的睡了過去,只有那一刻,猥瑣大學生醒着,看着劉笑天腦黑之中忽明忽暗的光芒,似乎若有所思,最後點點頭。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光明魔神大聲吼叫道,然而,不管光明魔神怎麼樣的喊叫,那顆珠子的精神力散發開來,宛若牢籠一般向着光明魔神的意識而去。

“不,不可能…………”光明魔神大聲的喊叫着,簡直不敢相信這顆宛若眼眼睛般的珠子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量。

下一刻,光明魔神像似突然記起了一件什麼黑害怕的事情一樣,頓時絕望的喊叫起來。

”你是陰陽神珠…………“

陰陽神珠頓時一句話也不說,精神力逐漸的放大,最後徹底將光明魔神的意識席捲殘雲,全部吸進了珠子裏面,光華一暗,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寂靜的也宛若死一般寂靜,猥瑣大學生知道劉笑天並沒有死,因爲他看到了那發生的一切,似乎安慰了一些,由於太累的緣故,也在漆黑的夜色之中沉睡了過去。

心累,人更累,這是劉笑天此刻唯一的感覺。

睡夢之中,夢見自己遇難了,依琳老師,蕉嶺,還有很多的人都哭的一塌糊塗,劉笑天想喊叫,但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一夜時間很快就被睡夢沾光了,等劉笑天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量,地面上落滿了積雪,但是自己的身上完好無損的沒有一點兒雪花。

”啊,頭好痛啊。“劉笑天醒來看了一眼天空,只感覺頭痛欲裂,於是看了一眼朦朦朧朧的天空。

”難道我還活着,而不是傀儡?“劉笑天鬱悶道,猛然記起了昨天的事情,身子不由得一抖,但是站起來並沒有看到光明魔神的影子,難道他已經走了,劉笑天對所有的事情都充滿了一切。

”是啊,你還活着,我也還活着。“猥瑣男淡淡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我明明記得我昨天差點兒死去了,不過還好,我還記得所有的事情,看來十有八九是活着。“劉笑天試着記憶了一下,結果自己還真是好好的活着了。

”那光明魔神了?“劉笑天很好奇的問道。

”還在你的頭腦裏,“猥瑣大學生淡淡的說道。

”啊?“劉笑天嚇得一屁股坐了起來,頓時間有點兒恍惚,那光明魔神還在自己的腦海裏,那就意味着自己遲早有一天,會變成光明魔神的傀儡的,那就不意味着自己一旦失去意識,然後就想自己的龍大哥那樣,反過來攻擊自己了嗎?劉笑天擔心的想着。

”放心,光明魔神被你收去了精神力,以後再也活不過來了。“猥瑣男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啊,我沒有那麼厲害啊。“劉笑天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騙你幹嘛,這件事情就不要再說了,“猥瑣男疲憊的說道。

”好,“劉笑天也淡淡的說道,頃刻間,又彷彿回到了沉痛的境地,想起了自己的結拜兄弟龍盛成。

劉笑天彷彿還是等什麼奇蹟似的,彷彿可以講龍盛成找回來。

”別找了,他是永遠也回不來了。“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哎,真是世事萬變,龍大哥,是我對不起你。’“劉笑天無聲的哭泣着。

”你也不要如此疼痛了,其實對兄弟我還是蠻有感情的,想當年,我們在批命的時候,爲了擋刀的情節,本來對方是來殺我的,而我的好兄弟爲了擋了刀,我的好兄弟死去了,而我還是苟活着,現在想想,真是讓人不勝唏噓啊。永遠的兄弟,你把他放在心中就是,我想龍盛成也不會怪你的。“猥瑣男安慰道。

‘”哎,總歸是我的錯,不過現在自責也是沒有用的。“劉笑天畢竟不是那種自怨自艾的人,既然一切都已經發生了,就好好的活着,永遠記住那個曾經爲自己擋刀的兄弟。

”走吧,這次上古戰場遺址也是充滿了各種威脅,“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總覺得心中不妥。

於是在燒死龍盛成的地方,劉笑天做了一個墳墓,上面立了一個碑,上面寫着這樣幾句話。

”這裏長眠着一個爲自己兄弟死去的

偉大的人。他的兄弟將會永遠記住它。“ 時予猶豫了很久,最終經不住紫宜期盼的目光而妥協,道:「你跟來也可以,不過要答應我只在遠處施法,千萬不可與敵方妖怪近身肉搏,更不可以和蕭斜手下的高手交戰!如果萬一形勢不妙,你要立刻退走,決不可冒險。」

對時予提出的條件紫宜滿口答應,表示一定會守在己方妖軍的後方。時予本來還想讓紫宜隨著兩支弓箭隊伍一起行動的,畢竟她的草木藤蔓之術困敵效果不錯,或許在戰場里能阻滯敵軍的衝鋒,讓弓箭手有更多的射擊時間。可是後來聽潘立春說戰場里弓箭手是敵方的首選攻擊目標,他又改了主意讓她混在肉搏部隊中,相信應該不會引起對方高手的注意。

淮陽山大隊人馬出擊,這麼大的動靜蕭斜那邊當然會察覺。蕭詢收到消息后立即勸蕭斜停止進兵,甚至他還希望蕭斜能往後退一段距離,爭取在白天和時予交鋒。蕭斜責怪道:「白天打和晚上打有區別嗎?黑夜只會讓我們的狼族戰士更加勇猛!他們能自己送上門找死最好不過了!」

「父親,你別忘了我們已經連續幾晝夜長途行軍,兒郎們都有疲態,直接和他們交戰恐怕會吃虧啊!而且如果他們純粹是妖怪組成的隊伍的話,白天和黑夜交戰的確區別不大,可是父親你發現沒有,幾日前那個小毛神率部偷襲我們,用的並非妖兵。我查看了一下兒郎們的傷口,還有時予遁走所用的那個地下空洞。都發現了強烈的陰氣殘留,所以我推測時予手底下除了妖兵外,還有一支鬼魂組成的部隊。鬼魂怕陽光。因此他才會選擇在晚上找我們決戰。經過幾次失利的交鋒后,我們在數量上得絕對優勢已經沒有了,如果再讓他們的鬼魂部隊一起參戰,我們恐怕會吃虧。」蕭詢詳細地分析這段時日來的所見所聞,希望蕭斜能聽自己的勸。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