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此同時,韓冰也早已到了凌天身後,手中寶刀爆裂劈出,七道刀型虛影白芒激射出去,朝着凌天攻去。

兩人一前一後夾擊,已是將凌天所有可以退避的空間完全封死,根本無從躲避!

“這兩個小子,是要殺了凌天啊!”擂臺下的觀衆看着這一幕,無不暗暗心顫,凌天在天武學員的心中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幾乎是只可仰望的存在,如同傳說中的存在一般,根本不是能夠被什麼人打敗的,甚至於誰敢冒犯他們,都是不可思議的。

“想不到這兩個新生還有些本事,這般實力……真不敢相信是兩個新生!”

“確實不容易,不過可惜了,他們面對的是凌天!若是換了其他高年級的學生,這一招應該能贏吧?”

這時,擂臺上傳來凌天的一聲冷喝,一道十多米高的龍形虛影陡然從凌天背後瞬間形成,這龍形虛影通體赤金,鱗甲栩栩如生,五爪如金鉤鋒利無比。

“昂~!”這龍形虛影驟然仰天長嘯,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音波震盪着空氣傳播開去,與徐灼的十八條勁氣龍蛇,韓冰的七道刀芒撞擊摩擦,發出隆隆之聲,如同耳邊有着隆隆雷鳴。

啪!啪!啪!啪!……

十八條勁氣龍蛇經過音波雖然減緩了速度,削弱了力道,但是其餘威仍是極爲可怖,噼裏啪啦的撞擊在那條龍形虛影之上,甚至於有幾條勁氣龍蛇如同真正的龍蛇一般,絞纏在龍形虛影上面,撕咬啃噬!


凌天見自己的龍形虛影竟被遏制,不由眉頭一皺,這個新生的實力,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

而就在這時,韓冰的七道白色刀芒也已轟擊到了近前,轟轟轟一陣撞擊在龍形虛影之上,也讓龍形虛影產生了波浪一般的波動,似乎虛弱了一些。

“龍嘯九天!”凌天身軀一震,一股龐大的靈氣澎湃而出,沿着他的銀白長槍迸射而出,注入那龍形虛影,龍形虛影頓時變得更實質了許多,一雙龍目迸射出灼灼光輝,充滿殺氣的掃過徐灼和韓冰兩人。

一時間,徐灼感到一股強烈的殺意如鋼箍一般將他僅僅束縛在了那裏,他不由心中一驚,這凌天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再看韓冰此時也是臉色蒼白,眼中有着驚異之色,徐灼知道,韓冰顯然也是受到了這殺意的影響。

“去死!”凌天爆喝一聲,長槍一揮,那龍形虛影立刻聽從他的命令,身軀一俯,撲向擂臺上的徐灼和韓冰,巨大的龍口誇張的張開,尖利的巨大牙齒像是長矛一般襲來!

徐灼一驚,若是被這巨龍咬上一口,那人直接就成碎肉了!他立刻催動起體內靈氣,剎那間一道白色巨人在其身後出現。

巨靈戰兵!

巨靈戰兵此時已到了四米多,面對十多米的巨龍虛影雖然仍是有些小,但是已成爲足以撼動對方的不可忽視的力量。

呼!巨靈戰兵驟然撲向巨龍虛影,兩隻碩大的拳頭如鐵錘一般,狠狠重擊在巨龍的頭顱上,而那巨龍的尖利牙齒也結結實實咬在巨靈戰兵的身軀上。

嘭!巨靈戰兵的全力一擊轟在巨龍頭上,巨龍的腦袋頓時裂開一道道縫隙,似乎隨時可能碎裂開來一般。

不過徐灼的巨靈戰兵也不好過,長矛一樣的尖利牙齒洞穿了巨靈戰兵。

徐灼頓時感到識海一陣刺痛,神識頓時混沌不清起來,一個踉蹌險些坐在地上,不過幸好他拼命咬牙堅持住,神識一凝,那開始虛化的巨靈戰兵再度凝實起來.

“再來!”徐灼雙拳一掄,操縱着巨靈戰兵雙拳一合,重重的捶砸在巨龍的腦袋上,一聲金鐵斷裂般的脆響,那巨龍的牙齒竟是硬生生斷裂開,斷掉的龍牙瞬間化爲星星點點的光點,消散於無形。

不過下一刻,那龍牙便又再度形成,朝着徐灼的巨靈戰兵咬過去。

退!徐灼神念一動,巨靈戰兵急退數十米,躲過了巨龍的咬合。


而與此同時,韓冰身形閃過,繞過了巨龍身軀,人已到了凌天的身後,身如狂風般衝出,寶刀劈砍向凌天的後腦。

此時凌天正專心操控巨龍對抗徐灼,冷不丁身後有人偷襲,凌天不得不分出心神去對付韓冰,須知,無論是他的巨龍虛影,還是徐灼的巨靈戰兵,儘管其戰技方式不同,但都是由靈氣、神識支撐的,精神力越是集中,所形成的巨龍虛影便越強大,此時凌天一分神,勢必影響巨龍虛影的威力。

呼!凌天反手一揮,長槍舞動而出,與韓冰的寶刀撞擊在一處,而同時那巨龍虛影卻是虛弱了不少。

就是現在!徐灼瞅準機會,操控巨靈戰兵,雙拳如雨點一般轟擊而出,砸在巨龍碩大的腦袋上。

如今徐灼的巨靈戰兵可以堅持一炷香的時間,比過去強了不少,也足以發揮出連續不斷的攻擊了。

嘭!嘭!嘭!嘭!……

巨靈戰兵的拳頭如同萬斤重錘一般砸落,那巨龍虛影發出隱隱的碎裂之聲。

該死!凌天心中又急又怒,想催動巨龍反擊,無奈韓冰在一旁牽制自己,根本無法集中神識。

巨靈神兵!徐灼神識再度暴漲凝聚,只見那巨靈戰兵的雙手,快速變形,如融化了一般,開始改變形狀,最後形成了一柄大斧的形狀。

轟——咔!!

一聲脆響,重斧劈砍在巨龍身上,頓時巨龍如脆弱的玻璃一般,變爲了偏偏帶着熒光的碎片,然後潰散成星星點點,消散在空中。

噗~!凌天受到巨龍被摧毀的反噬,一口血噴了出來。其動作一滯,韓冰已抓準機會,寶刀驟然劈出,正中凌天后背。

頓時,一道血花在凌天后背綻開。

“混蛋!”凌天踉蹌了一下,神念一動,背後的肌肉開始收縮癒合,那流出的鮮血也立刻停了下來。

“這凌天對肉身的控制竟達到如此程度。”徐灼心中一動,神識一動,巨靈戰兵如狂風一般來到了凌天的近前,重拳接連砸落。

凌天心中暗罵一聲,不過此時他也已來不及躲避,只得舉起銀白長槍,舉在頭頂。

嘭!嘭!嘭!……

巨靈戰兵的鐵拳接連砸落在長槍的槍桿上,那槍桿在巨力之下已是變的彎了下去,不過凌天絲毫不敢鬆懈,他知道,一旦鬆懈,那水缸大小的拳頭就要落在自己頭上了,儘管他肉身變態,但是也沒有自信能扛得住這麼大力的重擊。

“韓冰!”徐灼朝韓冰使個眼色,後者立刻明白了徐灼的意思,立刻舉刀向前,劈砍出去。

混蛋!凌天心中大怒,面對此種危機,他也顧不得太多,只得分離一掄,長槍瞬間化爲兩杆,一杆對抗巨靈戰兵,一杆則挑出,直刺韓冰。

蓬蓬!巨靈戰兵的鐵拳砸在長槍上,凌天不由得連連倒退出去。同時韓冰的長刀也劈砍而至,與凌天的寶刀撞擊在一處,迸射出簇簇火花。

藉助對方的攻擊,凌天絲毫不停,借力倒退出去!

不過徐灼並不罷休,操控巨靈戰兵飛撲上去,同時他也是兩腿一彈,衝到了巨靈戰兵身後!

巨靈戰兵在前,徐灼在後,凌天並不能看到徐灼的存在,他還以爲徐灼現在正在遠處操控巨靈戰兵呢。

“給我破!”凌天心中惱怒,頓時迸發出自己的全力,長槍瞬間化爲火紅之色,長槍旋轉,帶着螺旋穿透之力衝刺而出,正刺向巨靈戰兵的眉心位置。

眼看巨靈戰兵避無可避,勢必要捱上這一槍了。

巨靈戰兵由神識凝聚而成,一旦受創,徐灼也會受到嚴重的神識傷害。

而正在旋轉的火紅槍尖要刺中巨靈戰兵時,巨靈戰兵卻陡然間潰散開,化爲虛無!

“怎麼回事!”凌天心中一驚,不待他反應過來,在那巨靈戰兵殘存的影像後面,突然出現一杆長棍,帶着雷霆之勢劈砸而來!

中計了!凌天一驚,原來徐灼是要藉助巨靈戰兵的掩護,親自動手!

嘭!一聲悶響,騰龍棍精準的砸在凌天的胸口,頓時將其胸骨砸裂,同時一股崩爆暗勁透體而入,盡情絞碎着凌天的臟腑血液!

凌天感到如同一把把尖刀在體內,肆意破壞着自己體內的血肉,陣陣劇痛刺激着他讓他幾乎痛呼出來。

再來!徐灼一招的手,絲毫部停,身形逼近,長棍接連不斷的落下!

要知道,徐灼此時已用出了崩爆暗勁,每一棍看似簡單,其實每一棍下去,凌天體內的臟腑都要受到極其可怕的破壞!

儘管凌天拼命催動靈氣,要想恢復體內的臟腑,但是這種修復程度,怎麼能比得過徐灼的破壞速度?

眨眼之間,百棍已經砸落,凌天的體內此時已是殘破不堪!

“難道我今天要死在他們手上!”凌天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威脅,有了對死亡的恐懼,他陡然間暴喝一聲,一道光罩陡然出現在他體表,這光罩如護身道具一般,替他抵擋徐灼的重擊。


“夠了!”臺下的慕容狄看到這一幕,不由又急又怒!凌天,可以說是他慕容家的王牌,是將來慕容家能夠真正立足在白虎城的依憑!他若有個萬一,他慕容家可就完了,畢竟,他唯一的兒子慕容傑已經被殺!


想到此處,慕容狄再也忍不住,縱身就要躍上擂臺,同時他手中爆出一道耀眼的寶光,這道寶光一出,頓時崩出驚人的金氣,這道金氣帶着無比的銳利之氣刺向擂臺上的徐灼。

“這是……弒神箭!”周圍有些見識的人,無不面色大驚,這弒神箭可是當年慕容家以半數家財換來的保命底牌,只能使用三次!許多人也只是聽說過,但從未見過,而今天,慕容狄竟然不惜拿出這保命的底牌,也要殺徐灼!

“慕容狄,你敢!”杜星淵此時心中大急,他想阻攔慕容狄,但是慕容狄出手突然,而且速度極快,即便是他,此時也是來不及了。

眼看着那金光就要射在徐灼身上,忽然兩道身影飄然而至,其中一人隨手一擡那金光便一折,被反射回去,直接洞穿了慕容狄!

慕容狄連慘呼一聲都沒來得及,直接就從半空墜落,當場身死!

衆人不由驚呼起來,這是什麼人,竟然當場擊殺慕容狄,這可是白虎城幾個大家族之一啊!

而此時擂臺上的徐灼,凌天和韓冰三人,也被這突然的一出弄得有些發矇,是什麼人,竟如此霸道,直接把慕容狄給殺了?!

當兩人落定,衆人又是一陣驚呼。

“是他們!”徐灼面色一喜,因爲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青木大師,沐秋雪!

當初徐灼來到白虎城時,青木便帶着沐秋雪進入了特訓,一直沒有跟徐灼見面,而如今兩人忽然出現,想必是特訓已經結束了吧。

見到徐灼,沐秋雪立刻上前,拉住徐灼的手,“灼哥哥,你沒事吧?”

徐灼笑着搖搖頭。

“哈哈,想不到啊,你小子竟到了這種程度,能夠跟凌天這種變態一決高下了!”青木大師笑呵呵來到近前,看着徐灼,眼中滿滿的都是滿意。

“你們……殺了我叔父!”凌天此時已是重傷,看到慕容狄被殺,激怒攻心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要殺了你們,替我叔父報仇!”凌天自小父母雙亡,是叔父一家把他養大,他存在的價值就是爲叔父效力,而如今慕容狄被殺,他頓時雙目赤紅,爆發出最後力氣,舉起長槍衝向徐灼!

然而正在此時,天空忽然一陣轟隆作響,平靜的天空如同大海出現了漩渦一樣,出現一個黑洞洞的深淵,在這深淵當中,出現一頭巨猿,在巨猿上面,赫然有兩人。

徐灼一眼便看出,這兩人一人是門羅,另一人,正是唐夢寒。

想不到時隔一年,竟會在這裏見到兩人!

刷!一道黑色霧氣陡然從深淵中射出,正中凌天,那凌天慘呼一聲,頓時身體爆炸爲一團血霧!

好強!衆人心中大驚。

“愚蠢的人類,今日便是你們的末日!”天空中,那門羅冷笑連連,高高在上的俯瞰下方的衆人,“我經過一年時間,已經找到了三大聖劍,如今便是我妖獸一族向你們復仇的時刻了!”

“你是何人,竟敢闖我天武學院!”杜星淵已經感到了對方身上的妖獸氣息,臉色冰冷。 撲倒國民男神:萌妻很嬌弱 把他們給我拿下!”

一聲令下,數十名強者縱身躍起,撲向黑洞中的門羅和唐夢寒。

“吼~!”不待那十名強者近身,那頭巨猿忽然怒吼一聲,大巴掌一揮,直接把數十名強者扇飛出去。

“開啓妖獸時空之門!”門羅一聲冷哼,那黑洞陡然極速放大,瞬間遮蓋了整個天空,整個天武學院,如同陷入了無盡的黑夜。

不待衆人反應過來,那黑洞內便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地面的人吸了進去!

“當心!”徐灼一驚,騰龍棍嘭的插入地面,一手抓住了身旁的沐秋雪。

呼呼呼……

那巨大吸引力及其恐怖,就像一頭吞天巨獸一般,要一口將衆人吞噬進去,衆人根本沒有發抗之力,一個個被吸入了黑洞之中,徐灼緊緊抓住騰龍棍,只是隨着一股更大的吸引力,那整個擂臺忽然破碎崩裂開來,連同無數碎石,徐灼和沐秋雪等人直接被拉扯而起,吸入了那無盡的黑洞之中!

一時間,慘呼陣陣,狼藉遍地!

這黑洞肆虐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直到將整個天武學院吸納一空,僅僅留下了一大片光禿禿的地面!

整個天武學院,消失了!

……

不知過了多久,徐灼悠悠醒來。

“這是哪裏……”徐灼睜開眼睛,看着周圍的一切,有些發矇。

周圍完全沒有城池的影子,只有一眼望不到頭的森林,而這些樹木也不同於他們過去所見,一個個都是高達百米,粗大的枝條,寬厚的葉子,連地面的野草也是足有成人手臂粗細,偶爾可見裸露在外的紅褐色土地……

“灼哥哥……”身側一個聲音響起,是沐秋雪。她茫然的看着周圍的一切,一時也是反應不過來了。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