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阿大向葉東投去一個抱歉眼神;“這道藍色流光速度太快,我只能模糊看見一柄劍影,我敢肯定這劍上有人,肯定是位修真高人。”

“高人?”葉東有絲不妙的感覺,隨即轉身走別墅別墅跑向二樓。

來到二樓,葉東輕輕打開甜甜房門,裏面果然沒有雪姨的身影,衛生間也沒人,三樓也沒人,樓頂也沒人。

葉東一口氣跑遍別墅,都沒有發現雪姨的身影,果然和他猜測的一樣,剛剛是他老媽雪姨的離開。

葉東站在別墅樓頂,遙望的東方,眼眶變得有些溼潤;老媽,爲什麼又要不辭而別?難道又想拋下我嗎……

阿大站在葉東身後十米處,看着黯淡的身影,他隱隱也猜出了什麼……

雪姨之所以不辭而別,就是怕看見葉東這樣,然後她會不捨得離開,可她不離開,葉東遇到危險,她必然會出手,活在羽翼下的孩子,永遠別想長大,這點雪姨很清楚,想要葉東成人中龍,那就必須對自己對葉東狠一點,這樣才能更好的讓葉東成長。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另一個原因,雪姨和他分開二十年了,這對於彼此深愛的男女來說是非常殘忍的,雪姨幾乎每晚在夢裏都會夢到他,如今見到葉東有這樣的成就,這麼的機智,有絕對自保能力,雪姨也就能放心去和他相見,然後等待葉東到來……

葉東在樓頂呆了二十幾分鍾,然後才和阿大一同下樓。

當葉東和阿大兩人小樓時,衆女紛紛起牀,柳如雲也去到廚房爲衆人準備早餐。


葉東下樓時,柳如雲正好端着早餐出來,在她後面是林蓉蓉和許嫣,兩女手中也端着早餐。

王素素和甜甜兩人則坐在餐桌等待吃早點。

阿大見葉東他們準備吃早點,便想去別墅外面等候。

“阿大,出去幹嘛,一起吃吧!”葉東開口叫住阿大,柳如雲做了七份早餐,其中有雪姨一份,不過雪姨走了,正好給阿大;當然要是沒有,在做一份也是很快。

“不用了,葉兄,我可是金丹修者,根本就不用吃東西。”阿大笑了笑,便再次往門外走去,葉東在和他的女人吃東西,阿大可不想做電燈泡,不過葉東情義他卻記在心頭。

看着執意去外面等候的阿大,葉東無奈笑了笑,然後坐到甜甜身邊,和衆女一起吃着早餐。

“東哥,雪姨怎麼不見啦?”柳如雲好奇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什麼急事,沒來得及通知就離開了。”

葉東裝作淡定的樣子,方纔雪姨駕馭飛劍離開,眨眼就飛到極東方向,去的很急,一時半會肯定回不來,而且葉東心裏總有種感覺,他老媽這一走,短時間內肯定無法在見。 “東哥,怎麼連你也不知道啊?”

林蓉蓉一臉詫異,雪姨走了,葉東居然都不知道去那了,這挺讓人費解的,如果葉東和雪姨母子倆鬧矛盾還好,可他們沒有啊,正常情況下,雪姨有急事離開,葉東怎麼可能不知道啊!

大婚晚成之你擒我不願 是的,肯定是來不及通知,又或是不好意思打擾我們。”葉東說着,露出一個壞笑,早上他可是和林蓉蓉做了長達一個小時的起牀運動,他這麼一說,林蓉蓉頓時羞澀的低着頭,因爲還真有可能是這麼回事……不,一定是這麼回事!

“哦”林蓉蓉應了聲,羞澀的低下頭默默吃着早餐。

衆女吃過早餐,便各自匆匆離開別墅,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


至於阿大,則被葉東安排保護甜甜去了,自從上次葉東把林老邪打傷,也過了好些天,葉東估計林老邪的傷勢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怕他再次找機會擄走甜甜;可葉東卻不知道,林老邪已經龍七所殺,根本不可能會對甜甜產生威脅,葉東安排阿大暗中保護甜甜,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上午,九點左右,葛靈兒辦公間休息室中。

“嗯……好舒服。”

牀上打坐的林蓉蓉伸了個懶腰,舒服的呻/吟了出來,不過她的舒服可不是因爲伸懶腰,而且她突破了。

經過近一個月的修煉,林蓉蓉從練氣初期成功修煉到練氣後期,剛剛就是衝練氣中期突破到練氣後期,修煉到練氣後期,會打通周身經脈,全身會產生一種無以言語的爽感,這種舒爽直達心神。

修煉到練氣後期,下面就是蓄積靈力,等待契機輔以築基丹,一舉築基,從而真正踏入修門。

現如今天地靈氣稀薄,城市中更是稀薄,如果是普通打坐攝取天地間靈氣,想要從修煉到練氣後期,少說也要三五年。


林蓉蓉能夠在一個來月的時間達到如此成就,全靠引氣丹,和葛靈兒、葉東兩人的幫助下才能如此迅速。

柳如雲、許嫣和王素素幾女則還停留在練氣中期,不過她們也快要突破了,葉東可沒有厚此薄彼,他給各女的丹藥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每人修煉時間的多少不同,這點上林蓉蓉可是有絕對優勢,因爲她上班也可以修煉,工作的事,有葛靈兒和葉東,根本不用她做,還有就是他們也沒多少工作。

林蓉蓉突破後,在休息室的衣櫃裏拿了件浴袍,便往衛生間走去;因爲每一次的突破都會排出體內一些毒素,雖然不多,但也不好聞。

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簡直不能容忍,所以女性修者在金丹之前每一次的突破第一件事通常都是去洗澡,男性修者一般都是檢驗自己突破的實力如何。

葉東和葛靈兒兩人見林蓉蓉抱着浴袍從休息室出來,臉上都是一喜,兩人都是凝丹初期的修者,一眼就能看到林蓉蓉身上氣息變化。

“蓉蓉,挺不錯的,一個月時間就從練氣初期修煉到後期,記得我可是花了兩年多時間,還真讓人感慨啊!”葉東感嘆一聲,這就是差距呀!不過葉東在來江南市之前,可沒林蓉蓉這麼好的修煉條件,和那麼多丹藥輔助,慢點也實屬正常。

“呵呵……蓉蓉能夠這麼快,還不是師弟你的功勞,要不是你給了蓉蓉足夠的丹藥,讓她當糖豆吃,她修煉速度肯定不會這麼快”說到這,葛靈兒笑了笑;“這或許就是個人命運不同吧!師弟你的一切要靠自己打拼,而蓉蓉依靠你便能走捷徑,很不公平吧!”

“這有什麼不公平的,蓉蓉是我女人,能讓自己女人依靠可是男人最大的成就哦!”葉東一臉得意,看着葛靈兒挑了挑眉;“師姐,我下面的人生目標就是要讓你依靠我。”

“好哇,不過你得有那個能力才行。”葛靈兒嫣然一笑,然後從辦公桌上拿了本文件翻看。

“我承認我現在的能力還差了點,不過師姐你放心,不久的將來我肯定會用我的能力徹底的征服你。”

葉東說話是透露出無比的自信,有他師父的煉製的各種丹藥,實力快速增長,絕對不成問題,一切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而且他還有靈寶,有附身靈寶只是的龍魂,會天地間的雙修神典《九陽玄功》這麼多得天獨厚的條件聚集在一起,他要是不能征服葛靈兒,那他還就沒臉活在這個世上了。

“好,我等着這一天,希望師弟不要讓我就等哦。”葛靈兒被葉東身上的自信給折服,非常欣賞葉東現在這個樣子。

就在兩人說話時,衛生間的門發出一聲輕微響聲,林蓉蓉穿着浴袍笑嘻嘻的走了出來。

“東哥,靈兒姐,我又突破咯!”

“恭喜你,蓉蓉。”葛靈兒對着林蓉蓉豎起大拇指,真心的爲她高興。

“嘻嘻,謝謝靈兒姐。”林蓉蓉對着葛靈兒調皮一笑,接着把目光看向葉東,笑道:“東哥,我這麼快突破,你是不是該給我點獎勵啊?”

“好,那我就獎勵你一個充滿男性魅力的擁抱和香吻吧!”

葉東說着,一把抱住林蓉蓉,把她涌入懷中,並在她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用嘴堵住了她的紅脣。

葛靈兒看着葉東毫不避忌,當着她面強吻林蓉蓉,臉上浮現出一種嚮往,要是葉東也這麼強吻她,又該是什麼的感覺呢?

…………

此時,坐落於市中心的江南電視臺大廈,這座大廈是本市五大建築之一,屬於周家的財產,江南電視臺是民營電視臺,其各類節目的收視率直逼央視,當然這是周家故意所爲,和央視的好節目錯開,不然收視率絕對超過央視。

電視臺大廈門口是一個半圓形臺梯,有三十三個臺階,走上臺階,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型噴水池,過來噴水池才能走進電視臺。

這時,忽然一輛加長林肯停到大廈門口,緊接着王旭東和媚兒走了出來,在兩人身後跟着一名四十多歲中年,臉微圓,肚子就像女人懷孕六個月的樣子。

這名中年點頭哈腰的跟着王旭東和媚兒身後,恰巧被一名認識他的人看到,那人就像見了鬼似的,江南市首富柳大拿居然會走在人後面,而且還一副討好心甘情願的樣子,這太不可思議了……

“王公子,這邊請。”

柳大拿輕車熟路的帶着王旭東和媚兒兩人走進電視臺,然後直奔頂樓臺長辦公室。

追獵小小丫頭 ,柳大拿給敲了敲門。

“篤、篤篤……”

很快,裏面傳來一聲蒼勁的聲音;“請進!”

柳大拿隨即推開門,不過卻沒有進去,而是停留在門口,向王旭東和媚兒做了個請的手勢。

王旭東滿意的看了柳大拿一眼,隨即趾高氣揚的領着媚兒大步走進臺長辦公室。


“咦!”臺長周國棟輕咦一聲,進來的居然是個他不認識的年輕人,一般他不認識的年輕人根本就來不到電視臺頂樓……不對,這人有點臉熟。

過了半響,周國棟才站起身來,對着王旭東抱歉道:“王公子,請恕老頭子眼拙,一下子沒能認出王公子您,早知道王公子要來,我周某必定在樓下等候啊!”

“別整那些虛的,我這次來其實不是找你,是來找周雪的,把她叫來吧!”

王旭東瞥了周國棟一眼,說完便坐到原本屬於周國棟的椅子上,點腳一轉,從落地窗看向窗外,從這裏可以俯視江南市整個東面。

這是,柳大拿也走了進來,見周國棟沒有立即去叫周雪,立即開口說道:“老周,王公子叫你做什麼,你就快去,不然惹王公子不高興,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我這就去,你們請稍等。”

無奈,周國棟離開自己的辦公室,前去通知周雪,他雖是臺長,但和周雪身份相差很大,周雪是周家嫡系後代,他周國棟只是周家旁系的人,要是讓周雪知道是王旭東找她,周雪肯定不會去,可不讓周雪知道是誰找她,那麼等周雪見到王旭東,那麼他還是吃不了兜着去,兩邊爲難啊!

所以,原本只需一個電話的就能叫周雪上來,可他卻選擇親自去周雪工作樓層去找她,這樣也能給他一個時間,並且和周雪說清楚,周雪能去最好,不去他也只能回去接受王旭東的怒火。

說到底,他還是周家的人,寧可得罪王旭東,周國棟也不會一個電話把周雪騙上去,得罪周雪,要是這樣他這個臺子也就幹到頭了,與之相比,得罪王旭東被罵幾句,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電視臺大廈有八十二層,六十樓是周雪錄節目的地方,也是周雪專用地方,她做的是娛樂類節目;此時,周雪正在錄影廳,和一些二線明星做着節目。

這時,臺長周國棟直接走到錄影臺下,對着臺上的周雪招了招手,同時說道:“小雪,過來一下,有話和你說。” “什麼事,臺長。”

周雪皺了皺眉,從錄影臺下來。

“跟我過來。”

周國棟對着周雪投去一個抱歉眼神,然後帶着周雪來到一個沒人地方。

“我說老周叔,你沒看到我在錄影嘛?這麼急着找我有什麼事啊?”

來到沒人地方,周雪也就直接稱呼周國棟的族稱,不管她們是不是嫡系和旁系的關係,按照輩分,周雪一定要叫周國棟叔,這是族規。

“唉……小雪,你的麻煩來了,王旭東正在我的辦公室,他說要見你!”周國棟非常清楚王旭東過來找周雪的原因,還不得爲了周雪爲了不嫁給他,而且私自找了個男朋友,從而和王旭東悔婚這事。

“哦,是這樣,怪不得老周叔,你會這麼匆忙過來找我。”周雪面無表情的說道:“行了,老周叔,你先回去吧!我過會就去。”

“小雪,你要是不想過去,可以不去的,大不了老周叔我讓王旭東罵兩句,你要是去了,搞不好王旭東會把你怎麼招,你知道我的實力,只有築基期,根本就打不過他們啊!所以,小雪,你還是不要去了,現在就回去,先避一避,你的節目我找人給你帶班。”

周國棟可不想周雪在他地盤出事,不然他也不好過,當然,他也不想周雪出事,人在一起久了肯定有感情,而且兩人還是親戚呢?

“有些事遲早都要面對,他來了正好。”說到這,周雪微微一笑;“老周叔,你放心吧!我不會傻到一個人去見王旭東,我會找東哥陪我一起,老周叔,你上去幫我穩着王旭東,不要讓他下來找我就行,等東哥到了,我自會上去見他,和他攤牌,把這事談清楚,省得以後麻煩。”

“那行,不過你們可得快點,我最多隻能穩住王旭東半個小時,要是他沒有耐心要下來找我,我可不敢攔她,所以這節目你就先別錄,去其他樓層等葉東,這樣就算王旭東要找到你,也要一些時間,這樣葉東也就來了,他就算生氣,估計也不敢亂來,因爲他好像沒有帶跟班出來,他自己則根本不是葉東對手。”

周國棟作爲一臺之長,那可是非常聰慧,不然這個油水十足的位置,也輪不到他周家一個旁系族人擔任。

“我知道啦,老周叔,你真囉嗦,你快去吧!”

周雪嬌嗔一聲,把周國棟推向電梯,她則往旁邊的樓道走去,然後拿出手機撥打葉東電話。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葉東充滿磁性的聲音;“小雪,是不是想我啦?”

“嗯嗯!”周雪聽到葉東聲音甜甜一笑;“東哥,看在小雪這麼想你的份上,過來找我吧!讓小女子好一解相思知苦啊!”

“哦……肯定沒那麼簡單,說吧!找我什麼事?”葉東情不自禁笑了笑,周雪這點小心思他怎能猜不透。

“嘿嘿,東哥就是聰明,是這樣的,王旭東來電視臺找我了,我想讓你和我一起去見他,和他攤牌,好讓他以後不要來煩我。”周雪吐了吐舌頭,向葉東央求道。

“是這樣啊!你先不要去見他,我這就趕過來。”

葉東說完,便掛斷電話,自從昨天見過王旭東,葉東就看出修真界對他的傳言,那是非常精確,這人的確是一個非常紈絝的修二代,爲人很陰險,以自我爲中心,目空一切的人。

這樣的人,葉東可不敢讓周雪就這麼去見,萬一話不投機,王旭東發起飆,那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掛斷電話,葉東看着葛靈兒說道;“靈兒,我出去一趟,小雪那邊有點事,要我去。”

“去吧,這裏有我和蓉蓉就行。”葛靈兒甩了甩手,便繼續盯着屏幕,此時她和林蓉蓉看着動畫片呢!

“嗯,那我走了。”

葉東說完轉身便往門前走去,準備趕去電視臺。

“東哥,別在小雪的溫柔不捨回來,晚上可一定要回來,不然靈兒姐該吃醋咯!”林蓉蓉調皮的看着葉東背影喊道。

“死丫頭,你吃醋就吃醋,幹嘛要說我吃醋,我纔不會吃醋……”

葛靈兒佯怒道,伸出一隻手揪着林蓉蓉的耳朵,揪的林蓉蓉一邊喊疼一邊嬉笑,因爲葛靈兒根本就沒用力,兩人關係情比親姐妹,打鬧時根本就不會弄疼對方。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