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安快速地施放出一個三級『波浪術』,召喚出一道數米高的波浪朝前方襲去,這個三級法術的攻擊並不是很高,但速度卻非常快。

波浪術的落點正好在海蛇的位置上。

對面的風系法師看到后一愣,克里斯蒂安可是曾經的兄弟會十三元老之一,如今更隨著木恩作為木恩的核心小隊成員之一,成為了貴族的克里斯蒂安更加出名。

他為何會攻擊自己的魔寵?

不!

風系法師雙眼一縮看出了微妙,這不是攻擊!

這是在給他自己的魔寵海蛇加速和加狀態。

海蛇在陸地上的狀態遠遠低於它在水中的時候,這樣的速度和狀態讓它根本在這樣的戰鬥中起不了什麼作用。

可是這一個波浪…….

海蛇歡悅地在波浪中揮舞著自己的身軀,彷彿得到了重生,它瞪著猩紅的雙眼注視著敵人。

海浪的速度很快,被海浪推著的海蛇的速度也極快,風系法師的速度也很快,但快不過這樣的波浪術。

波浪術的攻擊力並不強,風系法師有信心防禦,但這不是關鍵。

關鍵是波浪術中乘浪而來的海蛇,當波浪襲到風系法師身邊的時候,海蛇在波浪中縱身一躍化作一道幽藍色的長繩,困住了這位法師……

被限制住的法師命運是悲慘的,海蛇張開的血盆大口吹出的腥氣迎面撲來,風系法師知道自己沒有討巧的機會了。

風系法師乾乾脆脆地選擇了認輸,克里斯蒂安乾淨利落地拿下了這場比賽。

而克里斯多夫和內瓦爾這兩個魔法大炮遇到的都是排名靠後的不入流的選手,沒話說的,兩人出場就是和自己的魔寵一路轟炸,愣是嚇得他們的對手連聲求饒,輕鬆地拿下了第一天的比賽。(未完待續。。) 第一輪的比賽中,最讓木恩擔心的是艾琳和排名第五的一位風系法師的戰鬥。

這名風系法師名叫凌閬,五級風系精英法師,據木恩私下了解,這是來自暗靈帝國的一個古老家族『風靈』族的子弟。

對方能夠排名到第五,顯然有著過人的本領。

所有的人都為美麗的艾琳捏了一把汗,原本艾琳是抱著無所謂地態度進行這場比試,即使輸了這場比賽她也能以第二名進入下一輪,但凌閬的一句話讓她決定自己必須贏得這場比賽。

凌閬微笑著看著艾琳,笑道:「我聽說過你的名字,來自雪銅龍帝國的艾琳,你的美麗即使在雪銅龍帝國也讓人難以忘懷,原本傳說你是三皇子的女人,沒有想到你竟然到了這種小地方找了一個鄉下貴族。」

凌閬長得很英俊,這樣的笑容很容易獲得女孩子的好感,但聽著對方口中輕佻的話語,艾琳卻氣急,她寧願別人說自己,卻不願意聽到別人侮辱木恩是一個向下貴族。

看到艾琳的怒意,凌閬譏笑道:「怎麼,我說錯了么?不知道當有一天木恩面對那位三皇子時,他該怎麼面對?他又有什麼資格保護你?」

在戰鬥的時候, 同居姐姐的秘密

艾琳想起木恩在戰鬥之前告訴自己的話,漸漸地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她一定要贏得這場比賽,讓對面這個可惡的傢伙看看:連女人都打不贏的傢伙,有什麼資格奚落別人!

戰鬥在讀秒聲結束后悍然開啟。觀眾們不知道台上的兩人到底說了什麼。

但比賽開始的雙方就同時釋放了各自的第一個魔法

艾琳–寒冰屏障!

在『虛幻真實法杖』的加持下,一厚一薄兩道散發著幽冷寒氣的冰牆拔地而起。橫亘在了艾琳面前,一切想要攻擊到艾琳的攻擊。都必須從破碎的冰牆屍體上踏過去!

凌閬–飛行術!

凌閬為自己施放的不是防護法術,雖然常見的風系法術中沒有值得稱道的防護法術,但從保守的態度,他完全可以為自己釋放一個五級的通用系法術防護盾啊。

他憑藉著自己精英法師的能力,越級為自己施放了這個大師級的風系法術,彷彿有無形的翅膀將他拖上了天空,他在天空悠然的散著步,不明所以的懷春少女們被他表面的雍容雅貴所迷惑,而不停地尖叫起來。

該死的!

艾琳心中暗罵。卻不停頓,手中法杖一指,一個『幻象』出現在了艾琳身側,她不敢託大讓『幻象』處在沒有防護法術的地方,天空的凌閬一個高級法術打擊就有可能讓自己的『幻象』一下子破碎。

『狂風術!』–凌閬自如地飛舞在空中,口中默念著魔法咒語,高級學會靜默施法后,除了他自己,別人是很難猜到他到底施放的是什麼法術的。

然而這並瞞不過艾琳。別忘了艾琳的本職是一名預言法師,命運的力量讓他們的雙眼能夠看到未來,她清晰地知道凌閬接下來的這個法術。

狂風術–五級法術!

風起無形,在指定的位置形成一道狂風。狂風不僅帶有極強的攻擊,還能將沿途中的敵人捲起拋到空中,在狂風的擺不下。敵人將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凌閬在空中, 契約小保姆 『寒冰屏障』而直接施放在艾琳的面前。這可不是一個好事情。

艾琳淡淡一笑,和幻象一起在凌閬驚訝地目光中一邊施放著魔法一邊步入了前方的兩道寒冰屏障之中。

兩道寒冰屏障之間的縫隙極小。僅僅能夠容下一個人的寬度,魔法的施法也必須遵守基本的規則,不可能在這樣狹窄的地方形成那種魔法,否則施法者將受到嚴厲的反噬。

『艹!」凌閬看到這一幕心中暗罵一聲,無奈地將這道魔法施放在了較薄的『寒冰屏障』一側,狂風無形無法被寒冰凍結,但寒冰堅韌也不會輕易地被狂風破碎,兩道魔法對撞的地方,青色的狂風『嗤嗤』旋轉,狂風不斷刮下一塊塊藍色的寒冰碎屑。


這畢竟是法杖複製的魔法,魔法效果降低了50%,而凌閬手中閃耀青色光芒的法杖一看便不是凡物,他施展的魔法威力被大大加強,在狂風的吹襲下,寒冰屏障上很快出現了細如蛛絲的裂縫,這些裂縫隨著時間的延續,漸漸蔓延到整座冰牆,最終『嘭』的一聲整座冰牆轟然破碎,消散不少的狂風撞向了第二道寒冰屏障。

艾琳早已跑到了寒冰屏障後面,他的第二個魔法即將施放出來,而她施放的第一個魔法也不是凌閬意料中的召喚水元素,竟然是—幻象!

凌閬暗笑,這個女人昏了頭嗎?

這又不是史詩級的分身法術,召喚出的幻象,難道她以為能夠迷惑住自己?

所有的人都為艾琳施放的這個法術疑惑不解,只有木恩等人才知道,艾琳施放的這個技能是傳承自龍法師達根的神技–真實幻象!

當兩個新的幻象出現的時候,艾琳並沒有理會他人的嘲笑,四個艾琳開始施法起了第二輪的魔法。

凌閬心中雖然疑惑,但卻不敢大意,剛才這個女人的舉動已經證實,他所面對的敵人不是一個傻女人,而是一個詭異的強大敵人!

但他不會停下攻擊的步伐而選擇防禦,那樣子會被對方徹底抓住節奏,讓決鬥變得更加艱難。

他稍一遲疑便選擇了下一個法術–

『龍捲風暴』–六級風系魔法。

當施放出這個法術以後,大半個場地都將被大量的小型龍捲風所瀰漫,肆虐的龍捲風不僅會自動攻擊法師指定的敵人,在龍捲風創造的環境下,凌閬藉助風的力量能夠讓施放飛行術的他,飛行速度再次大增,甚至能夠遁入龍捲風中藉助龍捲風的力量快速移動,速度非常恐怖。

而且這些龍捲風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防護的作用,龍捲風可以和敵人的很多攻擊相互抵消。

艾琳和她的三個幻象施放著第二輪的魔法,可惜的是預言系法術太多特別,幻象沒有命運的力量,無法施展這類法術,只能施放普通的魔法。

艾琳選擇的魔法是四級的預言系魔法–『命運守護』。


這並不是防護法術,但它卻有奇特的妙用,這個魔法能夠讓艾琳看到任何攻擊魔法的運行軌跡,對方的魔法將通過什麼樣的路線進行進攻。

好吧,這個魔法就是能夠讓艾琳擁有能夠輕鬆躲避對方魔法的能力,除非對方的魔法根本不能躲避,或是快到艾琳無法躲避。

這個魔法施展出來,凌閬的『龍捲風暴』依舊沒有成型,但在艾琳的眼中,一條條淡淡地紅線已經密密麻麻地遍布在了整個場地之中,這些紅線隨著凌閬施法越來越凝實,這是攻擊即將成型的徵兆。

第一個幻象施放的是『召喚水元素』,對方在空中,艾琳一時沒有太好的辦法直接打敗對方,還不如老老實實地積攢優勢。

『真實幻象』這個魔法召喚出的兩個幻象,所擁有的魔法是隨機的,隨即地擁有艾琳所學會的一個四級或五級魔法,所以艾琳並不能控制他們施法法術。

但顯然命運傍身之下,艾琳的運氣不錯。

有一個『幻象』保留的魔法竟然也是『召喚水元素』,當然這個艾琳所會的魔法不多也有關係。

另一個『幻象』保留的魔法是四級的『冰槍術』,雖然是個四級法術,但在五級的幻象施展起來,速度飛快,一個接一個的冰槍射向空中的凌閬,讓他不得不狼狽地躲避著這些攻擊。

『龍捲風暴』終於成型,淡青色的風暴瞬間遮蓋了整個戰場,讓觀眾席上的觀眾根本看不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就連愛因斯的鷹眼術都無法穿透那層層的暴風。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這肆虐的龍捲風暴下,艾琳真的還有機會嗎?

這可是六級法術啊!

然而,此刻原本信心慢慢的凌閬卻驚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龍捲風交織的戰場中,艾琳和她的幻象以及她控制的水元素,猶如優雅的舞者,在密集的龍捲風之間自如漫步,無論他如何控制龍捲風追逐艾琳,她都能找到龍捲風之間的空隙。

這簡直顛覆了凌閬的認知,若是他面對的是一位大戰師,或許這一切還有可能,可是他面對的僅僅是一個高級法師,弱不禁風的高級女法師啊!

哦,神靈在上,有哪位偉大的神靈能夠解釋他現在遭遇的靈異事件嗎?

實際上艾琳此刻也在咬牙支撐著,雖然她能夠清晰地看到這些龍捲風的運行軌跡,但龍捲風的速度畢竟很快,她除了控制自己還要控制那些幻象和水元素躲避。

不過堅持一時半刻,她還是可以的……

凌閬從來沒有面對過預言法師,他連預言法師糾結有些什麼樣的能力也不知道,但眼前的一切無疑打斷了他的思路。

無論他施放什麼樣的法術,對面的女孩似乎總是知道一樣,這到底是怎麼了?

真是見鬼了!

最後,凌閬在無盡的疑惑中,落敗了!

這真是不可思議的情況……(未完待續。。) 艾琳和凌閬的比賽一直讓人津津樂道,所有人都不明白能夠施放六級法術的凌閬為何最終會敗給艾琳和她的魔寵。

凌閬的大部分法術為何總是無法攻擊到艾琳?

這真是一場看不懂的比賽。

關於比賽討論的熱度,一直持續到第三天。

第三天,排名第八的愛因斯和比克的戰鬥一樣讓木恩非常關注。

之前的幾天,比克一直朝木恩頻頻做出挑釁的動作,顯然這個傢伙有了很大的進步,進步大到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木恩展開報復。

愛因斯上場前,木恩叮囑道:「愛因斯,小心一些,不行就先認輸。」

愛因斯是個技術宅,木恩的話他非常相信,聞言點了點頭,便和比克一起走上了場地。

比克看著對面小心謹慎的愛因斯,嘲笑道:「小子,趕緊認輸吧。像你這樣無能的傢伙,還是滾回家裡去找你媽媽玩,不要來這裡丟人現眼了。」

愛因斯點了點頭:「如果打不過我一定認輸的,如果你打不過可千萬不要逞強啊。我媽媽已經死了,沒人陪我玩,要不你把你媽媽介紹給我認識一下?」

愛因斯的話讓比克大怒,他沒有想到愛因斯這個看起來憨厚老實的傢伙竟然也能說出這樣的話,氣得臉色通紅,猶如猴子屁股,卻不知道還說什麼找回場面。

比克暗自發誓,等下開打了一定要讓這個傢伙好看。


愛因斯則一直記著木恩的叮囑,小心翼翼地盯著比克。生怕他一下子放出什麼大招,而自己躲閃不急。

戰鬥的倒計時一結束。愛因斯立馬啟動了與魔寵雷鳥的合體,一雙炙烈純白的閃電之翼。在愛因斯背後生成,一股想要翱翔藍天的快感湧上了愛因斯的心頭,這是雷鳥與生俱來的飛翔本能。

一雙尖利的鷹爪從愛因斯的手背中伸出,在之前的比賽愛因斯就知道這些鷹爪利可穿金透石,原本魔寵雷鳥的利爪就十分尖利,與愛因斯合體以後,等級達到五級,這利爪更是鋒利無匹,五級以下的戰鬥都很難抵抗。

愛因斯背後雙翼一震羨煞了旁人。雖然說大家都是法師,等到六級以後,大家都能施放飛行術飛行天空。

但通過法術飛行和自如地通過雙翼飛翔,那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愛因斯飛上天空的時候,比克正在醞釀他的第一個五級法術。

「雷擊!」雷擊是雷鳥的天賦,能夠瞬間召喚出閃電攻擊敵人,當愛因斯與雷鳥合體后,他即是愛因斯,也是他的雷鳥魔寵。他也用走了雷鳥的某些能力。

譬如瞬間施放雷擊術!

這真是恐怖的能力,當愛因斯的第一個雷擊施放出來的時候,比克的第一個魔法也已經施放出來。

暗黑之盾,五級魔法!

黑暗的魔法力量交織而成的一張黝黑色的晶體巨盾。盾面上絲絲黑色的霧氣翻滾。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