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麗高興瘋了,將埋怨他的話嚥了回去,穿上衣服,圍上圍巾,想了想,狠狠地倒出許多雪花膏摸在臉上。少了別人聞不到味!

嗯,5塊錢的東西就是好,真香~


收拾完,劉小麗就要出門。

“馬上要吃晚飯了,幹啥去?”封大貴問道。

“今天美華下奶,我去看看。”劉小麗說完,人已經走了出去。

“哦,忘了,那我也去看看。”封大貴說道。

封美華畢竟是他第一個孩子,當時還有心思給起名叫美華呢,現在又一塊生了仨兒子,好賴他得去看看。

封大貴突然有些感慨,他這是當姥爺了!人生啊,怎麼這麼快呢?他竟然不知不覺就這麼老了嗎?

封大貴摸了摸胸口的錢,想了想,咬咬牙,朝老孫家走去。

封華依然看見了,趕緊放下飯碗,藉口肚子疼飛奔過去……

“什麼事?”封華依然在老孫家門口跟封大貴偶遇,封大貴也沒留意。

“給我來條…大魚!”他現在釣的魚,依然讓封華收着。

挺捨得啊~還是大魚呢,她以爲得是條小的呢。

“行。”封華匆匆跑進院子,又匆匆跑出來,遞給封大貴一條4斤多的大魚,這是封大貴釣了這麼多天魚,最大的一條。

封大貴心疼的直咧嘴,好幾十塊錢哪!但他還是拎了過來,朝張勇家走去。

封華笑了一下,又飛奔回蔡奶奶家,繼續吃飯。

劉小麗到了張家,有些遺憾,外人都離開了~~最好的時機已經錯過了。不過好在張家人口也多,也能傳出一句兩句?沒有也沒關係,她明天就去別人家串串門!

劉小麗的到來讓張家人很意外,白天沒來,晚上來了,還是趕在晚飯的時候。也是,她家日子現在不好過。

“媽來啦,快坐!”張勇站起來讓道。

張雲也有眼力見,麻利地給劉小麗盛了一碗飯,又拿了雙筷子。

劉小麗看着桌子上的全魚宴,也饞了。封大貴雖然釣了不少魚,但是大多數都賣了,只有偶爾的纔會拿回來一條小的,還要分給西屋半條,她好久沒吃到魚了。

而且她家誰的廚藝都不好,魚拿回來就是放鍋裏一塊亂燉,那味道,跟這桌子上的沒法比!最令她眼饞的是,桌子上竟然還有個炒雞蛋!

全村人分雞蛋的事情,她也聽說了,這也是她今天來的目的之一。 劉小麗客氣了一句,從善如流地坐了下來,一頓風捲殘雲…..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一盤子幾乎是專門給封美華做的雞蛋,都進了她的肚子。

劉小麗尷尬了一下。她現在還沒前世被封老太太培養出來的厚臉皮,還知道尷尬。

封美華也沒吱聲,張家人也都很禮貌,沒什麼表情,完全當做沒看到。

劉小麗這纔好受了點,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伸手整理了一下圍巾和衣服。顯擺纔是主要目的~她這輩子從來沒顯擺過,從來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讓她在衣食住行上超過其他人。

呃,其他任何方面她也沒超過誰,出來生女兒。

封美華早就發現了她的新衣服和新圍巾,並不稀罕,張勇很早之前就給她買過了~不過她還是非常瞭解劉小麗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怎麼回事。

“哎呀媽呀,這紅圍巾真漂亮!什麼時候買的?這衣服也賊漂亮,在哪買的?不老少錢吧?”封美華驚歎道。

這些話和表情完全符合劉小麗的心理預期,壓抑着臉上的得意,嫌棄道:“你爸今天去了省城,回來給我捎的,個敗家玩意,好幾十塊錢呢!”

封美華有些意外,她還以爲這些東西是封華給她買的,竟然是封大貴嗎?真是意外。

而此時封大貴也進了院子。

張勇又是一番客氣,把人拽上了桌。

封大貴看到滿桌的好吃的,雖然已經不剩下什麼了,但是好歹對得起他這4斤的大鯉魚!封大貴也是一頓風捲殘雲之後才說話。

關心了一下封美華的身體,去看了三個外孫,狠狠地誇了一頓。

封大貴和劉小麗都是正常人,正常普通村民的交際水平他們都有…..只是面對自家孩子的時候,心態會有些失衡。做不好父母,但是可以做個合格的外人。

封大貴的表現很讓張勇滿意。他之前狠討厭封家,但是如果能像今天一樣,大家和和氣氣地相處,也不錯。

連封美華都有些意外了,她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得到封大貴和劉小麗的誇讚。

飯也吃了,孩子也看了,東西也送到了,封大貴就要走,劉小麗卻坐着不動,對張勇道:“聽說你能買到雞蛋?”

封大貴一下豎起了耳朵,他今天一大早就進城趕車去了,雞蛋事件還不知道。雞蛋啊,他也好想吃!他剛纔似乎是聞到了雞蛋味,還以爲是錯覺呢,現在想想,真是太香了!

張勇點點頭:“應該能。”封華說能,就能。

“那你也給媽捎點,不多,20個就行。”

封大貴立刻道:“多少錢一個啊?”他偶爾的也會跟老客戶打聽一下黑市其他東西的價格,都賊貴。

“1塊錢一個。”張勇道。倒不是他想賺差價,他雖然是5毛錢買的,但是後來聞風過來的村裏人隨禮1塊他也纔給1個雞蛋,這時候要賣封大貴5毛一個,就把全村人都得罪了。

投機倒把到自己人頭上,可是要完。

Wωω▲ ttКan▲ C〇

按理說在村裏買賣個雞蛋買賣個糧食都算投機倒把,凡是私下的金錢交易都是投機倒把,被人發現了是可以去舉報的,這事小了就是一頓教育,大了就不好說了。

但是好在故家屯的投機倒把是全民性質的,誰都不乾淨!所以基本不存在舉報的危險。

但他要是被發現賺了自己村民的錢,好人緣就沒了,半夜沒準還得被砸窗戶。

而張勇也信不過封大貴和劉小麗的嘴,他現在賣他們5毛錢,告訴他們不讓說出去,保密期估計也就在3天。

所以大家還是一視同仁,1塊1個,多餘的錢,他更不敢賺封華的,打算都給封華。


封大貴對這個價錢非常滿意,比他上次打聽到的,便宜一半。這女婿還行,沒坑他。

“那給我家來20個。”封大貴道。

“具體能買到多少我還不知道呢,村裏也有好多人定了。”

封大貴的臉色有些不好,他一個老丈人還得排在村裏人後面嗎?

“不過我肯定得先緊着你,來多來少都少不了你的。”張勇又道。

那是肯定得讓他插隊的,而給老丈人插隊,現在人也不會說什麼,完全應當應份,他說這些只不過是想告訴封大貴,買到多少不一定,別到時候沒有再跟他急。

張勇會說話,封大貴果然滿意了,帶着劉小麗起身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劉小麗就來到之前總去看她總給她上眼藥的一個女人家。

這女人家裏挺熱鬧,好幾個人都在她家聊天做活,做的自然是封華髮下來的口袋活。

“呦,小麗來啦?”屋裏的人看見劉小麗,非常驚訝,劉小麗之前幾乎不去誰家串門,沒空,封家一大家子的孩子都得她看。

有空她也不願意出去串門,自卑。出去幹什麼?生了一窩丫頭片子,湊到人前讓人笑話嗎?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以後可以擡頭挺胸做人,誰家都能去了。

“這衣服漂亮。”誰也不瞎,劉小麗那身明顯是成衣的衣服,大家都看見了。雖然心裏不願意,但是嘴上還是誇讚道。

“這圍巾也漂亮。”

“你咋這麼香呢?”

衆人七嘴八舌地問了一頓,終於滿足了劉小麗的虛榮心,倒是把衆人的好奇心都勾起來了。

“你家大貴給買的啊?”一個女人驚歎道,不是封華孝敬的,竟然是自家男人給買的,怎麼這麼氣人呢!

“你家大貴什麼時候還去省城,給我也捎一件唄?”有人問道。反正不貴!才20多塊錢!她家男人也捨得給她花錢,因爲家裏有錢了。

“對對,我還要你這樣的圍巾,給我也來一條。”又一個人道。

被人求到了,劉小麗更高興,但她並沒有應承,跑一趟省城就得一天,得耽誤封大貴釣多少魚?要不是有皮鞋勾着,封大貴纔不會去呢。給別人捎帶東西耽誤自己賺好幾百塊錢?他又不是雷鋒。

衆人也料到劉小麗不會答應,這也是個小氣的人!

不答應沒事,可以自己去!她們已經打聽好了,不要票不要關係,去了供銷社就能買!那誰還差那兩條腿是咋地?她們家的男人也長腿! 第二天一早,就有好幾個人一起約了車,去了省城。雖然有的人不太敢出門,但是有錢了,去省城見識一下,似乎也不錯。

幾個男人不但帶回了自己媳婦要的衣服圍巾雪花膏,還帶回了各種自己中意的稀罕物,剃鬚刀,打火機,手電筒,甚至有人搬回來一臺縫紉機!

“朱老八,你賺大錢啦!”村民驚歎道,這縫紉機黑市上得好幾百塊,他們雖然也出得起,但是捨不得。

“你小子,夠聰明啊。”有了縫紉機,那縫起口袋來不是飛快?一天就能賺好幾塊錢!三四個月就能把縫紉機錢賺回來!有的人心活了。

“我這是用票買的,便宜。”朱老八高興道。

“你哪來的票啊?”這更讓人驚歎了。

“跟一個老在我這買魚的人換的,用一兜子魚。”他也不天天去賣魚了,攢幾天去一次,一兜子其實也不少錢了,但只要不是真金白銀花出去,似乎就不那麼心疼。

就是這個道理,男人們匆匆聊幾句,都去河面上釣魚去了。

第三天,第四天,更多的男人帶回了更好看的衣服更稀奇的東西,劉小麗的風頭出了只有一天,就被壓過了,氣得她又找封大貴麻煩。

“我也要臺縫紉機!”劉小麗道。

“我看你長得像個縫紉機。”封大貴躺在炕上抽着煙,擦着他的皮鞋頭也不擡道。對於這種大價錢的,完全沒用的東西,他是不會去花錢的。

可不像前世了,買東西不看價。


買來縫紉機幹啥?家裏除了破布就是破布,還用得上縫紉機縫縫補補了?太奢侈了!

“我也去封華那接活幹!”劉小麗道。

“你不嫌丟人了?”封大貴問道。

封華給村裏人發活的第一天,劉小麗就知道了,心情各種複雜。如果是以前,有了這種好事,她絕對要衝上前去,但是現在,發活的竟然是她的女兒,讓她辛辛苦苦地縫個破口袋,從她女兒手裏接過一分錢嗎?


自覺已經高人一等的她覺得面子上過不去。

再說封大貴現在有錢了,釣一天魚的錢就頂好幾百個口袋,她纔不去遭那罪。不過封榮華封招娣倒是讓她趕去幹活了,賺的錢都給她拿回來。

其他幾個更小的孩子手藝不好,人家不要。就是封招娣,人家都是看在封華的面子上要的。他家沒什麼針線活可以做,封招娣說到底也不是很大,沒什麼鍛鍊機會。

“你給我買縫紉機,我就不嫌丟人了!”有了縫紉機,丟多大的臉都補回來了! 佳媳 ,她也是給人家幹活,她也知道自己覺得丟人,都是矯情。

如果封華親自把活給她帶到家裏,她也是會幹的,呃,如果她有時間的話!帶孩子好辛苦的~當然封大貴身上的錢纔是她的底氣,她現在真看不上那一分兩分的了。

“沒有,我打算攢錢蓋房子,然後買個電視機!”封大貴說着,眼裏全是光。


“真的?”劉小麗一下子就激動了,忘了她的縫紉機,電視機可比縫紉機高級好幾個檔次!關鍵是村裏現在還沒人有。

她還沒見過電視機呢!都只是聽說。

“不過家裏沒電啊。”劉小麗接着就想到了這點。

“沒事,我跟大隊長說了,他說等開春暖和的時候跟村裏人開個會,如果大多數人同意,他就找人來拉電線。”封大貴道。

這個事已經傳出去了,大家基本都是同意的,真的是不差錢了。如果家裏有了電,那家裏的女人晚上多做幾個袋子,電錢也就出來了。

劉小麗徹底忘了她的縫紉機,那個買回來還真就是個擺設:“你上哪整電視機票啊?”買電視機要票,這個她都知道。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