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火臉色大變,他感覺到攻擊的強勢,若是被正面擊中,這次攻擊怕是會要了他的命。

「只能使出那一招了,在真正的戰鬥中,我還沒有真正的嘗試過。」靈火下了決定,這一招消耗或許會很大,而且也有一些不確定性,不過,靈火相信這一招可以抵擋住這一次攻擊。

「火焰屏障!」

靈火全身上下,無數的毛孔中都迸發出火焰,他成了一個火人,不過,這一些火焰卻是沒有燃燒掉靈火的毛髮和衣服,就像是跟靈火一體的一樣。

「給我擋住!」靈火怒吼著,操控著身上的火焰,凝聚成了一個圓形屏障,將自己團團包圍。

燃燒著的火焰是可以穿透過去的,只是,這火焰屏障看起來卻有堅硬感。

不少人都覺得,自己無法打破這層屏障,這讓他們感到納悶,明明只是火焰,火焰是沒有質量的。

揮舞著拳頭,他已經知道,自己被靈火發現了,而且,他也看到洶湧的火焰,不過,他並沒有停下來,這麼好的機會,他不忍得放棄。

「啊!」

他的拳頭猛地砸在靈火身前那屏障上。

鏘!

拳頭跟火焰,發出的聲音竟然如同金鐵碰撞聲,火焰竟然成了如同鋼鐵般。

拳頭深深陷入屏障之中,不過,那最後一道防線卻無法突破,拳頭被卡住了,高溫侵襲而來,他的衣袖上竟然著起火來。(未完待續。。) 烟雨閣詭怪傳說 顏新,你個無恥小人,竟然投靠鷹妖蠻,枉費族裡往日對你的栽培。」承載著無以倫比的壓力,靈火怒聲罵道。

顏新是靈火所在家族,一力栽培起來的,可現在,顏新卻是背叛了靈火,投奔鷹妖蠻,甚至還將羅峰抓住。


「識時務者為俊傑…」顏新只是低聲說了一句,手中力道加重,想要打破火焰屏障。

這是證明自己的一次機會,只要能夠得到鷹習賞識,一切就都夠了,在靈火的家族手下,在鷹妖蠻手下,都是一回事,顏新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主子放心。

擊殺靈火,擊殺羅峰,這是顏新必須完成的任務。

靈火臉上漲得通紅,雙拳緊緊握住,大喝一聲。

「火聚!」

火聚,也就是將火焰匯聚起來。

在顏新即將擊破火焰屏障時,靈火使用了這一招。

整個火焰屏障匯聚起來,在眨眼間,竟然覆蓋在了顏新的手臂上,這情況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不過,靈火嘴角卻是有著冷笑,這一切都是他所操控的。

「啊…」顏新痛苦的慘叫著,火焰屏障原本也算灼熱,但還是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可現在,在靈火的操控之下,火焰中的溫度猛然爆發出來,就是顏新都承受不了。

恐怖的情況發生了,在火焰中,顏新的整隻手臂竟然被融化,他的身體更是變得乾枯。體內的水分都被蒸發了。

火焰屏障用以防禦,火聚用以攻擊,而且,火聚必須藉助於火焰屏障,才能夠施展。

所以,火聚的威力可想而知。

其實,就算是靈火自己,對火聚的威力都有些吃驚,這一招他從沒有真正在戰鬥中使用出來,這一招一使用出來。非死即傷。恐怖的高溫會將接觸到的東西融化。

「啊…」顏新不斷慘叫,身上光芒閃爍著,想要將火焰轟散。

帶著美女去修仙 ,這看似普通火焰。卻都是靈火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自然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被轟散。

這一團火焰就如同蝕骨之毒一般。死死黏在顏新身上,直到將顏新整隻手臂燃燒殆盡,才消耗掉三分之二。剩餘的三分之一,則繼續向上燃燒。

「哼!」高台之下,鷹習冷哼一聲。


他邀請另一個鷹妖蠻來觀看,卻沒想到這一切成了鬧劇,顏新出手了,也沒有作用,那叫聲聽起來太刺耳。

咻!

這一刻,鷹習終於按捺不住,他出手了。

鷹妖蠻速度超群,在鷹習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不過眨眼之間,鷹習就出現在顏新身旁,他眉頭皺著,一掌拍在火焰燃燒處,這一掌之下,火焰熄滅了。

鷹習不光速度快,他的力量也十分強悍。


當然,這也是由於火焰已經消耗得差不多的緣故,若是剛沾染上,鷹習沒這麼容易將其拍滅。

「多,多謝大人。」顏新有些懼怕,他沒有能很好的完成鷹習的任務,最後還讓鷹習自己出手了。

「不礙事,你感覺如何?」鷹習問道。

顏新先是一愣,隨後才急忙搖頭道:「沒什麼大礙。」

這自然是顏新勉強說的,被火焰灼燒,一整隻手臂都被燒毀,怎麼會沒事,起碼,那一股劇痛讓得顏新額頭上滿是冷汗,他忍住沒有叫出聲而已。

噗嗤!

突然,顏新的臉色變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鷹習。

滴答…滴答…

在顏新的胸口處,一根沾染著鮮血的利爪從中抽出,利爪中竟然捏著一顆跳動的心臟。


前一刻,鷹習還噓寒問暖,這一刻,鷹習卻是將死亡之爪伸向了顏新。

鷹習殺了顏新!

「你…」顏新只是微微抬起手,指著鷹習,之後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生命從顏新的身體里流逝。

「廢物,連這一點小事都擺不平,真是礙事…」鷹習說著話,眼底閃過厭惡。

對於鷹習來說,顏新不過是螻蟻一隻,想殺就殺。

擊殺顏新之後,鷹習看向靈火,滿臉冰霜。

另外的,原本攻擊著靈火的人,都被鷹習的這一舉動嚇到,不由都後退幾步,沒有再攻擊靈火。若是在為鷹習拚命后,卻依舊會被鷹習所擊殺,那為什麼還要那麼拼,為什麼還要為他賣命,這不值得。

鷹習並不知道那些人心底是怎麼想的,即使他知道,他也不會在意。

螻蟻的想法,他並不需要理會,螻蟻始終是螻蟻,不會飛上枝頭變鳳凰。

相比較,鷹習倒是比較看重靈火,靈火剛才的火焰屏障,以及火聚攻擊,在鷹習看來,就算是他面對了,都會有些棘手,搞不好會受傷。

不過,鷹習倒也不懼怕,他已經看清楚靈火的攻擊,他知道,想要使用火聚攻擊,必須以火焰屏障為基礎,只要在靈火施展火焰屏障時,不去靠近靈火,就不會受到火聚攻擊。

靈火想要以火聚攻擊傷到鷹習,要求非常多,鷹習是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鷹習靠近,靈火眼中滿是警惕,鷹習的資料,靈火了如指掌,自然也知道鷹習的可怕之處。

鷹妖蠻最強的就是他們的速度,以及銳利的爪子,他們的爪子隨著實力的提升而越加堅硬,鷹習現在的爪子,絕對可以輕易洞穿精鐵,一般神兵利器,在鷹習眼底根本不夠看。

靈火感覺,自己的身軀若是硬接鷹習一爪,恐怕會直接四分五裂。

當然,靈火不會平白無故硬接鷹習一爪的,他自然會有一些防範措施。

「破天爪!」

名字相當霸氣,使用起來倒也非常有威力,只是要破天,那還差上不少,破空倒是可以。

這一爪之下,空氣都被撕破了。

這是鷹習巔峰的一爪,他並沒有留手,他想要在所有人面前,展現一下他的力量。

雖然無法突破為輪轉境強者,但在九級武者中,鷹習也會是最巔峰的那些人,普通的九級武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面對這一擊,靈火臉色大變,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

面對這一爪,要躲已經是來不及了,況且,靈火感覺,鷹習已經將他鎖定,無論如何躲避,都是不管用的。

嗤嗤…

突兀的,靈火全身上下燃燒起火焰,這一招與火焰屏障相似,卻又有著不同。(未完待續。。) 「火靈體!」

靈火低喝一聲,這算是他的絕招,類似於半龍化的招式。~≥頂~≥點~≥小~≥說,ww@w.23≥wx.co■m

靈火的龍魂是變異龍魂,而且,這變異龍魂異常怪異,並沒有固定形態,所以,即使是召喚了龍魂,或者是龍魂附體,靈火都沒有一點變化。

這一次,使用了火靈體,相當於半龍化的招式后,靈火的形態總算有了改變,而且是非常奇特的改變。

之前,火焰屏障已經算是很奇特了,靈火渾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噴射出火焰。

現在,靈火不再噴射火焰,而是跟火焰相融了。

靈火就是火焰,火焰就是靈火!

靈火有了火焰的一切特性,而且,這團火焰不是普通火焰,這團火焰灼熱無比,就連九級武者都可以燒得融化。

若是在一開始,靈火就使出這一招,顏新根本不會是他的對手。

靈火之所以一開始沒有立即施展,主要是因為這一招消耗相當大,這一招相當於將整個身體轉化為火焰形態,靈火每時每刻都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當然,這一招所造成的效果也是極佳的,對於靈火的攻擊防禦都有著大量的提升。

「火焰…」鷹習立即停下前沖的腳步,他可是記得,顏新就是被這種火焰纏身,導致一隻手臂被融化。

不過,鷹習臉上卻沒有絲毫表情,他的破天爪可沒有那麼簡單,不僅僅只能近身攻擊。

咻!

五道金色光點脫離鷹習的手爪。刺破空氣,急速朝著靈火而去。

這五道光點匯聚了破天爪全部的力量,比起簡單的能量波、能量球要強上許多,而且,這五道攻擊是凝聚於一點的,穿透性極強,若是被擊中,肯定會擊穿靈火的身體。

面對這樣的攻擊,靈火竟然沒有閃避,反倒是揮動拳頭。一顆人頭大的火球朝著鷹習而去。

由於揮動拳頭攻擊。靈火丟失了最好的閃避機會,看樣子,靈火是想要跟鷹習兩敗俱傷。

對此鷹習卻是冷笑著。

感覺上,靈火的這顆火球並不是太強。即便是集中鷹習。鷹習最多麻煩一些。受一點傷,費些精力,將身上的火焰撲滅就行。而靈火會被五道光點洞穿。很有可能會死亡。

怎麼看,都是鷹習佔了便宜。

「去死吧。」

豪門獨寵:腹黑總裁追妻忙 ,火球擊中鷹習,而五道光點也擊中靈火。

嘭!

火球擊中鷹習,發出嘭的一聲,鷹習身上的羽毛被燒焦,一隻高貴的鷹,被燒成了一隻烏鴉。不過,鷹習並不在意,他甚至沒有去撲滅火焰,任其燃燒,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投注在靈火身上。

「讓我受到這樣的傷勢,你也該自豪了,不過,你要怎麼面對我的攻擊呢?」鷹習對自己的攻擊非常有信心。

想象中,五道光點將會洞穿靈火的身體。

其實,也跟想象中一樣,只是,在洞穿之後,靈火身上並沒有鮮血流出,那五道光點從靈火身上帶出的是五縷火焰。

「怎麼可能?」鷹習的驚呼正是所有人的想法,一個人被洞穿之後,怎麼會沒有鮮血。

火靈體,難道是把一個人整個化為火焰?化為虛幻的身體?

靈火併沒有慘叫,他只是臉色略微顯得蒼白。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