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王偉太獨,夏東強原本抱着打醬油的態度來踢下半場。現在倒好,子怡領着一羣人來看自己踢球,看來得好好地表現自己了。

球剛開出,出於邊路的夏東強就開始伸手要求。一名隊員在對方的拼搶之下將球傳到夏東強的腳下。夏東強這邊剛接到球,王偉就在那邊喊着要球。

這回夏東強沒有聽從王偉的意思,自己持球向前一路突破,對方兩名後腰從左右向中間夾擊了過來,夏東強忽然一個加速,兩名後腰被甩在了後面。

兩名後腰愣子那邊,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兩名中後衛見狀一齊向夏東強撲來,大禁區外,王偉在夏東強的身旁舉着雙手不停的要求,夏東強並不理睬。

在對方兩名後衛包夾之前,利用後衛之間的角都,三十米開外,夏東強起腳遠射,足球直掛死角。守門員毫無反應,目送着皮球進入大門,夏東強將比分改爲1:2.

見夏東強取得進球,子怡帶着一羣學生在場外大叫了起來,或許是剛纔的進球太精彩,操場上竟然圍來不少學生。

對手們都向夏東強走來,祝賀夏東強取得進球。一邊的王偉表情極爲嚴肅,似乎是對夏東強剛剛處理的方式不滿,這進了還好,要是不能取得進球的話王偉估計又要對夏東強嘮叨一番了。

短暫的慶祝之後,由對方開球。一球領先的對手進攻慾望減弱,來回地倒腳,而起採取了人海戰術,安排了五名後衛,這樣夏東強這邊就難以尋找到進球機會。

時間一分一秒的耗盡,夏東強這邊開始焦躁了起來,大舉壓上的他們後防空間逐漸暴露了上來,如果不是守門員發揮超常,對方又會攻入三四個進球。

終於,另一名邊鋒在後場搶斷後,帶球高速狂奔,對方球員只是貼着他跑,只要將他逼在邊路不讓他向中路突破就是成功的。

夏東強在球場的另一邊高速的向前跑着,並逐漸向中路移動,就在夏東強大禁區前時,王偉也出現在自己的身邊,王偉高舉右手朝自己的球員要求。

聽到王偉的呼喊後,邊鋒起高球向中路傳中,王偉高高躍起,想將球停下,誰知皮球從自己頭頂上飛過,王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皮球向夏東強那邊飛去。

夏東強背對球門,從地上高高跳起,擡起右腳,一個高難度的倒掛金鉤,皮球向球門砸去。‘砰’的一聲,皮球重重的打在球門的橫樑上,下彈入球門。場上比分被改寫爲2:2。夏東強再下一城。

這種只有在五大聯賽中才能出現的情況卻在一個小小的華夏大學出現,此時在場的所有球員都驚呆了,場外的子怡激動的叫着、跳着。圍觀的學生越來越多。

夏東強脫去上衣,繞着足球場地奔跑了一圈,充分享受着進球之後帶來的樂趣。隊友們向夏東強跑來,將夏東強撲倒在地,一起歡慶着,就連王偉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或許是敬佩夏東強高超的水平吧。

眼睜睜的看着勝利的果實被奪走,對方又開始加大了攻擊。對方9號跟10號隊員打出一連串的精彩的二過一配合,從中場一路帶球殺到禁區前,此時球停在對方10球員的腳下,在他面前的只有守門員一人。

10號球員嘴角微微上揚,此時距離比賽只有最後一分鐘的時間,如果絕殺成功,那麼今天的功臣就是對方的10球員。

10號球員揚起右腳,剛想射門,夏東強忽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兩人目光對視,夏東強衝對方球員微微一笑,將皮球從他腳下搶走。

夏東強持球快速突破,對方球員見勢不妙,趕緊跑了上來,夏東強一個輕巧的轉身,輕鬆過掉,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夏東強已經連過四人。此時的情況跟剛纔相反,直面守門員的變成了夏東強。

夏東強在過掉對方第四名球員之後,由於趟的太大,皮球距離自己有一定的距離,對方守門員見狀,趕緊向皮球跑去。

如果球被守門員得到,那麼中場哨就會被吹響,夏東強只有將球踢進,才能夠絕殺,踢不進比賽也會結束。想到這邊,夏東強加快了腳步,就在對方守門員快要碰到皮球時,夏東強來了一個漂亮的人球分過,面對空門,夏東強輕鬆將球打進。比分變爲3:2.夏東強完成絕殺。

夏東強朝子怡伸出一個大拇指,微微一笑,一副酷勁十足的樣子。所有的隊員都朝夏東強跑來,跟夏東強瘋狂的慶祝着,將夏東強高舉着拋向空中。


這時的夏東強卻顯得極爲淡定,歡呼之後,那些隊員包括王偉都爭搶着要跟夏東強合影,夏東強爽快的答應了他們。

拍照之後,夏東強向子怡走去。

“東強哥,你剛纔表現的太酷了,太帥了。”子怡對夏東強說道。

“真的嗎?”夏東強微笑着對子怡說道。

“強哥,能給我們簽名嗎?”一羣學生圍上來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大致看了一下,嚯,要簽名的人還真不少,足有一兩百人。夏東強從袋中拿起一支筆,打算給他們一一簽名。可就在這時,子怡輕輕地拉着夏東強的衣服。

“怎麼了?”夏東強細聲的問道。

“剛剛雪妮姐打來電話,說天不早了,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子怡回答道。

夏東強看着滿天的星星,剛剛只顧踢球,竟忘記現在天已經擦黑了。於是夏東強對那些索要簽名的學生說道:“各隊同學真是對不住,今天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們要是想要簽名的話明天到我的水果店,到時我再幫各位籤。”夏東強說完戴上墨鏡,帶着子怡向操場出口走去,一副帥氣十足的樣子。 (今天第三更,小軒最近要爆發了,爭取每天更新一萬左右。)

夏東強跟子怡二人來到自己的水果店,雪妮已經站在門口焦急地等待,臉漲的微紅。很明顯,此時雪妮的內心就像是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夏東強輕聲的咳嗽了幾下,低聲對子怡說道:“待會在你雪妮姐面前多幫我說說好話,看這情形你雪妮姐已經生氣了。”

“知道啦,子怡知道該怎麼做的。”子怡低聲對夏東強說道。

二人來到雪妮面前,此時雪妮板着個臉,“站外面幹嘛呢?去屋裏坐會吧,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夏東強關心的對雪妮說道。

“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現在時間還早,再在外面踢會唄。”雪妮勉強笑着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知道雪妮這是在說反話,一般女人這樣說後面將會是一場極強的暴風雨,夏東強趕緊用手推了推子怡,讓子怡在雪妮面前幫自己美言幾句。

“雪妮姐,今天這事真不怪東強哥,東強哥球技實在是太好了,所以我去操場的時候就忘了叫東強哥回來了。”子怡對雪妮解釋道。

“原來你讓子怡去叫我的啊?那這事可不怪我,子怡,你要爲這件事情負責哦。”夏東強一聽原來雪妮曾讓子怡叫自己回來,立馬撇清了自己身上的責任。


“東強哥,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你自己把責任撇清了,這讓子怡情何以堪吶。”子怡故作委屈狀。

“這事可不怨我,要是子怡能夠及時告訴我的話我肯定會回來的。”夏東強輕聲的對雪妮說道,接着又走進自己的水果店,拿了三個洗乾淨的蘋果,遞一個給雪妮:“好啦,不要生氣了,來吃個蘋果。”夏東強對雪妮說道。

夏東強拿起一個蘋果,狠狠地咬了一口。

“東強哥,子怡的呢?”子怡見狀不滿的對夏東強說道。

“你啊?做了錯事,就罰你吃個最小的好了。”夏東強對子怡說道。

“哼,就知道欺負子怡。”子怡嘟囔着小嘴對夏東強說道,三人同時笑了起來。

待蘋果吃完後,“好了,咱們早點回去吧。”夏東強對雪妮跟子怡說道。

三人走到夏東強停車的地方,夏東強打開車門,坐了進去。照例,子怡坐在了副駕駛位上,雪妮則一個人坐在後排。

“東強哥,你什麼時候換新車啊?這輛小破車實在是太小了。”子怡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這輛車纔過來幾天啊,子怡就鬧着要換車,真不愧是富二代,思想跟別人就是不一樣啊。

“你東強哥都窮死了,哪來的閒錢換新車啊。”夏東強對子怡說道。

“切,你還沒錢,前天剛領了好幾百萬,要是這都窮的話你讓我情何以堪啊。”雪妮不屑的對夏東強說道。

“哥哥我真的很窮哎,那些錢現在都已經花了一大半了,再過一段時間估計都要花光了。”夏東強邊說邊瞥了一眼後視鏡,忽然,夏東強臉上的笑容漸漸的僵硬了起來,眉頭微微皺起。

或許是察覺到夏東強臉上的異樣,子怡問道,“東強哥,怎麼了?看你的表情好像很嚴肅的樣子。”

“沒什麼,只是胃有點不舒服。”夏東強掩飾道,眼神時不時的撇着後視鏡,像是在看什麼。

“要不東強哥你去休息一會吧,讓子怡開車好了。”子怡關心的對夏東強說道。

“不用了,我就是肚子餓了,你還是先聽會音樂吧。”夏東強說完腳踩油門,加快了速度。

平時用三十多分鐘的路程今天夏東強只用了十五分鐘的時間就回到家。

“東強哥,你下次別再開這麼快了,雖然很刺激,但是這時候在市區開這麼快很危險的。”子怡對夏東強說道。

“他就一亡命之徒,你跟他說這些一點用都沒有。”雪妮插了一句。

這時的夏東強並沒有從車上下來的意思,“你們兩個先上去,我還有點事情要做。”夏東強對雪妮跟子怡說道。

“夏東強你不會又要出去吧?”雪妮問道。

“你就放心好了,我待會就上去,我只是在等我的一位老朋友,我跟他聊幾句就上去。”夏東強回答道。

“鬼才信你呢,我先上去了,你早點上來。”雪妮說完打開車門走了上去。

子怡臨走之前對夏東強輕聲說道:“東強哥,千萬不要偷偷的在車裏打灰機哦,那樣對東強哥的身體不好的。”

“小丫頭腦子裏都是這些yin蕩的思想,下次我要打的時候直接跟你說。”夏東強姦笑着對子怡說道。

“東強哥真壞。”子怡關上車門離去。

夏東強坐在車上,通過汽車的反望鏡觀察這那輛從學校就一直跟着自己的汽車。汽車就停在夏東強車後五米的地方,從汽車停下到現在一直沒有人下車。夏東強坐在車上,就這麼跟對方耗着。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跟蹤夏東強的那輛車依然沒有人下來,夏東強給無名打了個電話,讓在KTV值班的青龍幫弟兄立即出來,有青龍幫的弟兄監視他們。

五分鐘後,四名青龍幫的弟兄從KTV裏面走了出來,按照夏東強的要求,這四人隱蔽在四個地方監視着那輛車。見一切準備完畢,夏東強終於從轎車裏走了出來,向一樓走去。

夏東強大開大門走了進去,這時子怡正在沙發上玩着遊戲,雪妮則在廚房做着飯菜。

見夏東強走進來,子怡輕輕的說道:“東強哥你真厲害,一個人打灰機竟然能夠堅挺這麼久。”

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女生,之前覺得子怡還挺純潔的,怎麼一下就這麼色了呢?

“子怡,你這都是跟誰學的啊?怎麼這麼色?”夏東強對子怡說道。

“這些都是東強哥教我的,嘿嘿。”子怡笑着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一臉茫然,對這個表面純潔內心**的子怡已經無法再用語言來形容了。

夏東強走到大門後,通過貓眼看着門外的一切,這時門外站着三個名帶着墨鏡的男子,其中的一名男子拿着筆不停的在本子上划着,像是在記錄這什麼。

夏東強故意轉動了下門鎖,那四名男子趕緊跑了下去,一分鐘後,見並無異樣,又走了上來,不停的在本子上寫着。

這時子怡躡手躡腳的走到夏東強身邊,“東強哥,你在看什麼呢?”子怡大聲地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突然驚了一下,可以說剛剛子怡的那一句話將夏東強實實在在的嚇了一跳。

“沒什麼。”夏東強說完走到了客廳,雪妮正好從廚房走了進來。

“跟你們兩個說一件事情,從今往後,你們兩個出去必須由我陪着,不允許單獨行動。”夏東強對子怡跟雪妮說道。

“憑什麼啊?我們有我們的自由空間。”雪妮反駁道。

“對呀,有的時候帶上東強哥確實是不方便的。”子怡附和的說道。

“我暈,你們把我的好心當做驢肝肺了,我這是爲你們着想好吧。實話告訴你們,從學校回到到現在一直有人在盯着我們。”夏東強認真地對二人說道。

雪妮跟子怡臉上流露出一絲驚恐的表情,“不會又是上次那些人吧?”雪妮聲音有些發抖的問道。 夏東強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你放心,即使他們來了,只要有我在,你們也不會受到一絲傷害的。好了,咱們去吃飯吧。”夏東強說完推着雪妮跟子怡向餐桌邊走去。

“東強哥,我發現自從跟雪妮姐跟了您之後就沒有太平過,東強哥你是不是結仇太多?現在都被仇家找上門來了?”子怡偷笑的問道。

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要不是看在子怡長得漂亮的份上,夏東強絕對不會答應張將軍接受保護子怡的任務,後來也就沒有跟‘月組織’的一番對抗。

誠然,這些人之後有一部分是衝着夏東強本人來的,喜歡逍遙自在的夏東強完全可以選擇隱居,遠的不說,如果夏東強隱居,雪妮跟子怡誰來管,KTV誰來經營下去?青龍幫誰來領導。

夏東強衝子怡白了一眼,“就你會說,來吃個櫻桃,把丫頭的嘴給堵上。”夏東強說完從桌上拿了一個櫻桃對子怡說道。

三人很快就吃完了晚飯,“我再囉嗦一遍,沒有我的陪同你們兩個千萬不要出去,到時候被他們抓過去輪jian我可不管啊。”夏東強恐嚇道。

“死夏東強,你能不能說點好的啊。”雪妮沒有好語氣的對夏東強說道,“快去把碗都洗了,晚飯是我做的,你來洗碗。”

“我還有事情要做呢。”夏東強指着房門口的那些設備說道,“現在外面有人跟蹤我們,我得把房間裏面的機關裝好吧?要是我去洗碗,今天晚上被他們摸進你房間對你做些非禮的事情我可不管哦。”夏東強猥瑣的說道。

“得得得,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去洗碗。”雪妮說完端着一大疊的碗筷向廚房走去。


“雪妮姐,我來幫你。”子怡也跟着走了進去。

夏東強走到大門後面,開始安裝着室內的機關。

十五分鐘後,雪妮跟子怡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子怡,一起去我的房間玩遊戲吧。”雪妮對子怡說道。

夏東強右手拿着扳手,鄙視的對雪妮說道:“整天就知道玩遊戲,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晚點高檔的東西啊。”

“嘿嘿嘿。”子怡笑道,“我們玩遊戲總比東強哥您一個人打…”夏東強一聽就知道子怡要說什麼,這小妮子現在真是越來越色了,竟然要當着子怡的面說我那個,看我以後不整死你。

“我喜歡打單機遊戲,不喜歡網遊。”夏東強趕緊將子怡的話接了下來,這要是讓子怡完全說下來雪妮對自已的印象可就一落千丈了,一旁的子怡這時捂着自己的嘴巴‘咯咯咯’的笑着。

看着子怡神祕的笑容,雪妮奇怪的問道:“子怡,你笑什麼呢?”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