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普通民眾的死傷,更是慘烈的無法統計。

周邊的小村鎮因為救援不急,或是被偷襲,導致城鎮被摧毀,無數的居民慘成了魔獸的食物。尤其是王級魔獸中的食人獸,血盤大口一張,起碼便是數以萬計的人類,被吞噬的乾乾淨淨。

啟烏城。

天武商會勢力範圍。

此時,十三頭王級魔獸率領無數魔獸領主,在城鎮上空瘋狂攻擊著。

一片黑壓壓的籠罩,能量守護罩早已呈現龜裂狀態,如魚鱗般一寸一寸裂開。這純粹由飛禽類魔獸組成的「空軍」是整個獸群暴亂最令人忌憚的攻擊。

神出鬼沒!

負責守護「啟烏城,的武神小隊,死去三個,逃走一個。

仍活著的是最強的隊長,五階武神「樓方」滿身是血,手持戰刀眼中充滿堅定。

以一己之力,獨抗獸群!

但…

終臨獨木難支。

「蓬!」「蓬!」

在十三頭王級魔獸的圍攻下,別說五階武神,就是六階武神都難以抵擋。儘管「樓方,擁有相當堅韌的意志,但實力卻並不以意志為轉移…隨著又一個封號武神的殞落,能量守護罩被完全破開。

整個啟烏城,成為了血腥海洋。

「這些該死的畜生!」月皇眼眸凌厲。

懸浮在空中,淡綠se的氣息環盪在身體之外。

當她領著「狩,中jing英趕來救援時,啟烏城早已被那些毫無人xing的魔獸摧毀。足足250萬的人口,比起霄陽城多了近三成,但存活的卻不足百分之一,整座城市化為烏有,成為一片血城。

到處可見人類的斷肢,半截身體,甚至踩的稀巴爛的肉醬,連全屍都是罕見。

傷痛yu絕的哭聲,瀰漫在整座城池,瘋的瘋,傷心yu絕的自殺,整座啟烏城已經變成「死城」

月皇的眼中充滿著哀傷,美麗的臉龐中帶著分憔悴。

為了人類的生存,她和司令不眠不休,為了守護家園而傾盡全力。

但…

結果,卻始終難以控制。

「藍。」月皇輕喚道。

「月皇有何吩咐。」藍拱手道。

「我離開后,輔佐紫瑤,不要落了「狩,的名聲。」月皇眼眸閃爍,似乎決定了什麼。

望著那張神聖而美麗的臉龐,藍心中浮現深深的敬佩,眉頭凝起「真要走這一步么,月皇?」

「對,這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月皇輕聲道「末ri的來臨,就如同現在的「啟烏城,一樣,當獸群暴亂真正爆發,天武大陸便將滅亡。我和司令一次又一次的探入探討過,唯有進入四大絕境,人類,方才有一線生機。」

四大絕境!

傳說中擁有神鬼莫測的力量,進入,只有死路一條。

「絕,之一字」便是由此得來。

藍輕輕嘆息一聲,知道自己左右不了月皇的決定。

而事實上,打從月皇讓他尋找「百瀑,上古遺迹的資料時,他便猜到會有今天。

尋找的資料無不是一些殘留的古籍,雖然僅僅只是隻字片語」但依然能從中看出「百瀑,上古遺迹的可怕。之所以選擇「百瀑,上古遺迹,是因為四大絕境中另外三個,是真正100%的絕境,但「百瀑,上古遺迹,卻還有那麼一線生機。


有人「活,著出來過!

獵殺者聯盟。

巨大的地下宮殿中,數以千計的武者聚集於此。

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武帝級別的存在,但也有二十個武神級別的存在,蒙著臉,安靜的站立著。

在宮殿的「龍椅,上,一個全身籠罩在黑暗中的男子,錚然屹立。

他,就是獵殺者聯盟的掌控者武皇!

「天武大陸的滅亡,人類的滅亡,早已成為定局。」

冰冷的聲音環繞在所有人的耳旁,迴音陣陣,帶著一分攝人的氣息。

「愚蠢的人才會去對抗九級獸群暴亂,皇級魔獸,龍族,又豈是人力所能抗衡?」

「為了那些凡人傾盡全力?司令和月皇,呵,所謂的人類兩大最強者,只不過是傻子!人活著,要懂得為自己打算!」

武皇冷蔑的笑聲帶著幾分不屑,環視眾人,漆黑的瞳孔閃爍著妖異的光澤「你們很聰明,懂得審時度勢,懂得趨吉避凶。我武皇既然說出就做的到,跟著我,我自有辦法保住你們的xing命。躲過這次滅絕xing的天災!!」

洪亮的聲音傳遍整個宮殿,所有武者無不振臂高呼,連那二十個武神亦是微微一笑。

背叛人類?那算什麼!

只有活著,才是真正的王道!

「待到獸群暴亂平息后,我會帶領你們開創新的時代!」

「以我們這些真正「強者,的血脈,建立一個新的人類族群,而不是那些充斥著廢物的天武大陸。」

隨著武皇那盅惑聲音的響起,所有武者無不對未來充滿著渴望。

人類的滅亡,與他們何干?

正如武皇所言,只是優勝劣淘,死去一些廢物而已!

「現在,你們可以去尋找一些「種子」做好延續血脈的準備。」武皇淡然一笑「天武大陸現在一片大亂,沒有人會在乎這種小事,但記住,每個人最多只能攜帶三個女子,明白?」

一片熱鬧喧嘩,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著〖興〗奮和喜悅。

作為「高層」那二十個封號武神早已知曉這個「消息,1神se波瀾不驚。

種子?

他們哪一個不是擄掠了數以百計的女子,光撤種子。

反正眼下魔獸肆虐,失蹤人口多的數不勝數,人們也只會將「罪名,歸到魔獸身上。

又有誰會想得到他們?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

百ri之期,轉眼便又減去五天。

天空,灰濛濛的,一片漆黑的se彩,濃濃的血霧在上空瀰漫著。

每一天,都有無數個城鎮被魔獸大軍踏平。

每一天,都有無數人類,慘被殺死,成為魔獸的食物。

武者數量不斷的減少,而魔獸的攻擊卻不斷在增強。人心惶惶,害怕著,恐懼著,這末ri的來臨,就猶如此刻所下的血雨般,滴滴答答,盡數落在心中。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中無不想起那個英雄。

想起那個救世主,神之子那單薄的身影,卻擁有毀滅般的力量,擁有讓人仰望的實力。


萬夫莫敵!

「他在哪?」

「他會出來拯救我們么?」

萬眾的呼喚,彷彿乞求著黑暗中的光亮」大海中的指航燈。

成為眾人心中唯一的希望和期盼。

英雄「林風」

xxx


「滋~~」

「滋滋!!」


金se的氣流回蕩在體外,形成一條五爪金se巨龍。

林風盤腿而修鍊著,隨著金se氣流的迴轉,身體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金龍罡氣決》!

而在這金se巨龍的外層,濃烈黑霧瀰漫四周,散發著極烈的氣息,導那金光交錯,彷彿一條金龍在漆黑的雲層中不斷穿棱,更是增添幾分神秘的感覺。

「呼~~」林風悠長的吐出一口氣。

睜開眼眸」綻放出凌厲的光澤,嘴角划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金龍罡氣決》第三層,終於修鍊成功。」林風的氣息緩緩收斂,黑霧隨之而消失,旋即便是站了起來,無語的搖了搖頭「天賦「黑霧,真是變態,連修鍊都能加速。」

「不過真奇怪。」林風輕輕簇眉「以《金龍罡氣決》所提及,

隨著罡氣的修鍊,身體的增長將會連同「人魂心,提升,但為什麼我只增加身體強度,人魂心卻是半分都沒提升?」

沉呼了口氣,林風感到疑惑不已。

問題,仍是存在著。

「或許,和我未凝結「本源之心,有關?」想來想去,林風也只得出這個〖答〗案。

但不管怎麼樣,自己身體的提升卻是很顯著。

每一刻,每一分,都能感覺到一種新生的感覺。

「雖然還未凝結「本源之心」身體無法蛻變升華,但我現在光是純粹的身體強度,便足以媲美一階皇級魔獸!」林風自信的一笑,心隨意動間,全身頓時浮現出一層漆黑se光亮的嶄甲,帶著咄咄逼人的光芒。

黑霧魔龍幻甲!

「幻甲的防禦力取決「魂心」林風輕輕拂過那一片鱗甲,雙目璨亮「以人魂心釋放,這副幻甲具有一階皇級魔獸的防禦力,但若以命魂心釋放,這副幻甲的防禦力,堪比四階皇級魔獸!」

「而且,還沒到上限!」林風淡然一笑。

「以「龍蛋,來看,這副幻甲的上限,應該是五階皇級魔獸的防禦!」

林風站起身,眼中帶著分灼烈的戰意。

「戕!」

背後「弒龍槍,出鞘,帶著分凌厲的黑se光芒,與身體外的黑se鱗甲融為一體。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