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兵跟板磚的感受最直接,他們剛剛已經用完一部分力氣,而從藥丸吃下去之後疲憊已經全然消失,取得代之的則是用用不盡的力量。

就在衆人感受着身體變化的時候,周圍再次響起一片狼嚎聲!

“嗷嗚!”

這一聲狼嚎聲結束之後,周圍原本慢慢靠近的狼,突然如發狂一般,朝着六人奔騰而去,那聲勢如同洪流。

“準備戰鬥!”邵兵冷聲道。

咔咔!

隨着一聲令下,所有人上好**,準備迎接狼羣的到來。

馮陽光突然把自己的槍扔給了冷鋒,這是經過馮陽光考量的,一是冷鋒用的是***太慢,發揮不了多少作用,二是畢竟用的是空包彈威力實在太小,三就是這東西在他手裏還不如換成一根燒火棍。

冷鋒一臉懵逼的接過槍,雖然他心中有很多的念頭,但是來不及多問了,因爲狼羣來了!

六人自動圍成一個圓圈,這樣他們就不怕後背受敵了。

只見馮陽光雙手打開全然是八極拳的起手式,他右腳微弓,全身都呈蓄力式。

一隻狼一躍而起直撲他的面門,他絲毫不慌,瞅準機會,一計重拳砸在狼的脖子上,狼直接哀嚎一聲橫飛出去,這一拳他沒有留手。

解決掉這個之後,馮陽光動了起來,如箭一般射出去,主動去找狼,這樣能讓其他人的壓力小一點。

場裏發生了驚人的一幕,只要馮陽光所過之處 ,狼幾乎沒有站着的,全都哀鳴聲一片。

馮陽光一身拳法發揮到極致,任何一隻狼都沒有在他面前走過一招,要麼就是夾着尾巴逃掉,要麼就是單場被捶死,他的力量可不是鬧着玩的,而且他知道狼頭是銅頭,而腰是豆腐腰,照着腰一拳或者一腳下去就好了。

可惜這羣狼遇到一般人那還能得手,但是遇到的是馮陽光那只有失敗,在等着它們。

雖然這羣狼是畜生,但是智商可不低,他們知道馮陽光不好惹,所以全都轉換目標,一時間讓馮陽光有些難頂,總不能去追吧,他只能先幫隊友解解圍。

突然俞飛身後出現了一隻狼,朝他飛撲過去。

“小心!”有人驚叫道。

咻咻咻!

飛到半空的狼掉到地上,身上插着幾根銀針,沒錯馮陽光出手相助了。

俞飛還來不及道聲謝謝,就只能再次

雖然他能應對自如,但是其他的五個人已經有些精疲力盡,馮陽光得想個辦法解決這個困局。 此時已經是後半夜,天色更加暗沉下來,天上的烏雲遮住了月亮,把夜變得更加濃稠,伸手不見五指,時不時還刮過一陣涼風。

史三八揹着槍,連忙跑到馮陽光身邊邊走邊詢問道“陽光剛剛你用的是什麼拳法?看起來怎麼那麼猛!”

馮陽光一邊警戒一邊回答道“八極拳,怎麼滴,你想學啊?”

“沒錯!不知道要練多久就能到你這個境界了!我看你年齡不是太大,我想時間肯定不需要太長對吧!”史三八直接把自己的心裏話說了出來。

其他人也是很好奇,要知道剛剛他們見到馮陽光大展神威,所以也想知道。

“是可以!不過是在夢裏!”馮陽光知道史三八的意思,對方一撅屁股,馮陽光就知道他要拉什麼屎,所以忍不住出聲打擊到。

“可是你不是才這麼大麼…”史三八沒有繼續說下去。

在他心裏想,馮陽光不是看起來才20歲左右,就算是從小練拳,那也是不到十年,他十年之後也不過30歲左右,未來可期啊。

馮陽光秒懂他的意思,笑着解釋道“其實着八極拳沒有多厲害,靠的是我力氣大,天生神力瞭解一下!”

此話一出史三八滿臉不可置信,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馮陽光,不相信道“騙鬼呢,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最多比我大一點,甚至還不如我呢!”

“要不比比?”馮陽光並沒有過多的在語言上糾纏,而是直接用事實說話。

“比就比!怎麼比?”史三八當然不虛,滿口答應。

其他四個人也沒有打斷,而是如同吃瓜羣衆一般繞有興趣的看着他們兩個,他們也想看看馮陽光的天生神力。

就這樣奇葩的一幕發生了,荒郊野外之中,一羣人就這麼坐在原地邊吃東西邊看着他們兩個,時不時還刮點寒風,真有心常。


至於後面的追兵,他們又不傻早把攝像頭給關了,對方在這片叢林中找他們無疑是大海撈針,要追上他們恐怕還有的一段時間,這也是他們能這麼悠閒的原因。

“你多少斤?我是說連上你這身裝備。”馮陽光出聲詢問道。

“差不多兩百斤!”史三八有些不明所以的回答道,他不知道馮陽光問這個幹嘛。

馮陽光並沒有回答,放下手中的槍,緩步來到史三八身後。


史三八剛想動馮陽光就制止了他。

“別動!就保持這個姿勢,等下我不管怎麼辦你都別動哈!”馮陽光提醒道。

史三八雖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而旁邊吃過四人組看到馮陽光的動作都有些奇怪,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從互相的表情上都看到的是疑惑,完全不知道馮陽光要幹什麼。

而來到史三八背後的馮陽光,一手拎住他的褲腰帶,拎一隻手則是揪住他的衣服。

“起!”

隨着馮陽光一聲輕呵。

史三八感受到他自己雙腳居然慢慢離地了,而且身體還逐漸的往上走,像是在飛一樣。

史三八就這麼被馮陽光緩緩用手舉起來,直接驚呆衆人。

“我擦!這麼牛批的嗎?”俞飛看到後瞬間愣住,連手上的東西掉了都不知道。

在喝水的冷鋒也被嗆得說不出話來,除了震驚也只有震驚。

邵兵跟板磚對視了一眼,皆看到互相眼睛裏的震驚,而且他們注意到馮陽光根本沒有很吃力,臉色很平常就跟舉自己揹包一樣。

他們也終於知道,爲啥馮陽光可以拎着狼王錘的原因了。

當事人更加如此,史三八在半空根本不敢亂動,心裏同樣也是震驚。

要知道他可是70斤左右,再加上三十公斤的裝備,一共100斤啊,如果給他背都還有些艱難,要像馮陽光這麼雙手舉起來那根本不現實。

相比於衆人的震驚,馮陽光就顯得比較淡定了,要不是周圍沒有合適的東西,不然還真給他們再露一手。

隨後馮陽光再次緩緩的把史三八放下。

被放下的史三八立刻跑到馮陽光面前,摸摸着掐掐那的。

“陽光你是吃什麼長大的!給我吃吃,我的天。”史三八感慨道。

他觀察到馮陽光也不喘粗氣,臉色也是很正常紅潤,根本沒有一點漲紅的感覺,這讓他再次佩服的五體投地。

馮陽光露出個笑容,道“服不服?還比不比了?”

史三八頭搖的像撥浪鼓,直言道“不比了,不比了,傻子纔跟你比!你贏了”

史三八異常灑脫的認輸了。

馮陽光也沒有死咬着不放,轉頭望着吃瓜的四人提議道“我看着片樹林不錯,要不在這裏休息一下吧,天亮再出發,今天可是有點太累了!”

馮陽光剛剛抽空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這裏是一片樹林中的空地上,隱蔽性很好,不需要搭帳篷,地面也挺乾燥的,隨便躺下就可以睡。

此刻距離天亮只有兩三個小時了,所以能抽空睡一覺。

此話一出史三八率先跳了出來,連忙開口道“我覺得可以!”

今天又是安**,又是鬥狼的,他早就有點累了。

“我覺得可以!”

“我也是!”

其他人紛紛表示贊同,他們雖然有體力,但是抵不住精神上的疲憊,休息一會也不錯,鬼知道他們還要跑多遠。

“那行!你們休息吧!我來放哨!”馮陽光說着一屁股坐下,示意他們趕快休息。

“要不陽光我來吧!剛剛你出力是最多的,肯定比我們累多了!”冷鋒開口道。

“是啊!冷鋒說的對,你纔是最應該休息的那個!”俞飛同意冷鋒說的話。

其他三人雖然沒有開口,但是一個個都盯着馮陽光,他們也覺得冷鋒說的對。

見他們的樣子馮陽光只能在解釋一下,要不然這羣人可是不會睡的。

“你們放心好了,我這身體槓槓的,而且我會進入淺睡眠,你們就安心睡吧!”馮陽光把自己身體拍的砰砰響,證明自己身體不錯。

可是五人還是不爲所動,依舊盯着馮陽光。 馮陽光見此情形,就只能假裝妥協道“行吧行吧,距離天亮恐怕還有兩個小時,這樣我守一個小時!後面一個小時我等下叫醒冷鋒守,這總可以了吧!”

聽到馮陽光這麼說,衆人這才妥協,直接原地躺倒,把揹包當做枕頭,呼呼大睡。

“陽光記得叫我!”冷鋒躺下之前再次提醒道。

“放心好了…”馮陽光話還沒說完,就從他們那邊傳來打呼聲。

“呼嚕~”

馮陽光笑着搖了搖頭,自己也閉上眼睛休憩起來,雖然他閉上眼睛,但是身體的感官是打開的,所以周圍有個風吹草動他都能察覺到。


閉上眼睛的馮陽光也沒有閒着,他在體內運行了一下長春功,爲自己消除疲勞,恢復一下體力,順便思考一下人生。


不過話說回來,在馮陽光所獲得的技能裏,長春功的地位,甚至還比不上有些雞肋的萬物追蹤術。

沒辦法畢竟其他技能都是直接加強他自身,這樣不用他去多費心思去練,而長春功則是輔助功能強大。

他用的話都是再給別人治傷,所以他叢獲得之後就有些忽略了,也沒有好好去了解一下。

而最近馮陽光發現了長春功其他的妙用,第一個就是每個女生都想要的駐顏,要知道他可是軍人而且是海軍,天天風吹日曬的,更別說海上的太陽之大。

他可是一點都沒有變黑,他皮膚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反而很紅潤,有朝小鮮肉進化的趨勢。

唐玉有時候都取笑他,如果在帥一點就可以出道了。

第二個就是長春功在慢慢的改變他的體質,要知道他現在的體質可是非人一般的,雖然這種體質很不錯,但是起點太高,想要再進一步太難太難,之前唯一的路就是拼命的壓榨他自己的身體。

但是無意之中他發現第二條路,那就是每完美運行一次長春功那麼他的肉體會變強一點點,雖然這一點點有些太微小,但是總比沒有好。

第三就是馮陽光發現每次遇到危險之前,他心裏都會像有所感應,突突的跳個不停,就有點像蜘蛛感應一樣。


至於其他的他還沒有發現,相信這功法不會這麼簡單,所以他打算以後休息的時候就採取打坐的方式運行一下,而且要知道系統給的只是半本,裏面的東西肯定不止如此。

伴隨着蟲鳴,馮陽光逐漸進入了轉態,一夜無話。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到馮陽光身上,頓時他身上金光閃閃如同鍍了一層金身一般,昨天晚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切風平浪靜。

“嗯~”

感受着陽光的溫暖他從打坐中醒了過來,順便還伸了個懶腰,至於那五個還在呼呼大睡,睡得那叫一個香。

耳邊聽着不斷傳來鳥鳴,馮陽光站起身體,因爲許久沒動他身體,不斷的傳出噼裏啪啦的聲音。

“冷鋒醒醒!冷鋒!”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