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這樣的。”唐凱似乎害怕了,連連搖手,小心而怯懦,“我只是,我只是…”他的話語聲越來越低,使得夢澤湖都有些聽不清。

“只是什麼!”夢澤湖大步流星走上前來,要扇飛唐凱。

“我只是想告訴你…”,唐凱的眼睛被頭髮擋住了,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低笑,“垃圾,是如何煉成的!”

夢澤湖耳邊突然有巨聲炸響,像是霹靂在他耳朵旁掠過,震耳欲聾,讓他腦袋瞬間有些發懵,強悍的神識波動毫無徵兆的襲擊了他,他猝不及防,直接中招。

唐凱的神識波動十分隱祕,只有他自己和夢澤湖才能感受到,玄魂功有成,唐凱已經學會如何去隱藏自己的神識波動,這是一個殺手鐗。

觀衆們則是不明所以,而後嘴巴驀然張成了圓形,都足以塞進去一個雞蛋,連呼吸都忘記了,全部都難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這一幕,整個觀衆席上,比陸川擊敗於流風時還要安靜,靜的讓人心慌。

蘇向晨等選手一口茶水噴了出來,茶杯噼裏啪啦的摔了一地,名貴的瓷片摔得到處都是,就連滾燙的茶水滴在手上都不自知。

因爲就在他們的眼前,就在不遠處的競技擂臺上,在那堅硬的青石板上,在那個看似廢物的對手面前,夢澤湖竟然玩起了…醉拳!

只見他仿若喝醉了酒一般,兩手在半空中胡劃拉,身體左搖右擺,踉蹌亂晃,向後微微側仰,將倒未倒。

他左腳點地,旋轉一百八十度,右腳飛蹬,又迅速收回,邁着小碎步,腳尖連點三步,紫色衣衫隨風飄舞,“美不勝收”。

唐凱微微一笑,玄魂功果然不是白給的,第一次試驗,就有這麼大的成效,夢澤湖都被震得轉圈了。

“夢公子?夢公子?”唐凱走上前去,看着正眼冒金星的夢澤湖,關切的問道,“夢公子?你怎麼了啊?怎麼突然原地轉圈了啊?”

唐凱就沒安好心,神魂震盪一波接着一波,震得夢澤湖眼珠子都上去了,眼白顯現,俗稱——翻白眼。

“夢公子,你怎麼這副姿態,莫非是有大病發作了?”

唐凱站在不遠處,緊張地盯着夢澤湖,那表情真是,要多關心有多關心,就差沒有熱切交談,親切問候,熱情握手,溫暖慰問了。

夢澤湖都快被唐凱的神魂震盪攻擊震傻了,腦袋裏面嗡嗡作響,只感覺天旋地轉,已經控制不住身體,只是本能的想要控制身體,努力試圖站穩。

她怎麼這樣好 ,更是讓他防不勝防。

夢澤湖伸着舌頭,翻着白眼,口角流涎,手腳都在哆嗦,兩腿發軟,“砰”地一下跪在唐凱面前,“驚”地唐凱匆忙閃避。

觀衆們全部傻了,眼珠子外凸,渾身難受,感覺身體都在顫悠,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有幾個夥計哈喇子都流了一地,尚不自知。

坐在下面的選手們都徹底呆住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甚至有幾個還不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睛,整個人都不好了。

“夢公子,使不得使不得,你怎能對我行如此大禮呢?你這是要折煞我也!”唐凱“受寵若驚”,像個兔子一樣蹦到了擂臺邊緣。

就在夢澤湖跪下的前一刻,唐凱停止了神魂震盪,並且在話語之中悄然加上了一道靜心法訣。

“呃…”夢澤湖悠然醒轉了過來,那山呼海嘯般的巨響終於漸漸消退了,他腦子尚有些發矇,跪在地上搖頭晃腦的嘟囔了半天,翻着的白眼好不容易恢復了正常後,才終於想起正事兒了。

“夢公子,你,你還好吧?”唐凱小心翼翼的走來,離着老遠,眨巴着眼睛,親切問候。

“好…好尼瑪勒個彈!”夢澤湖陡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竟然跪在了唐凱面前!

頓時他怒了,衆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跪下了,跪在這個廢物面前! 一股怒火直衝夢澤湖的天靈蓋,有絲絲青煙升騰,燒的他全身都在發燙,他已經顧不得思考原因了,現在他只想把面前這個混賬撕成粉碎,竟敢接受自己的跪拜大禮,他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混賬,我要殺了你!”夢澤湖氣息暴漲,神光涌現,暴躁的靈氣浮現,瘋狂聚集,他要一擊必殺,將唐凱轟至粉碎!

他雙目猩紅,額頭青筋暴起,已經癲狂了,右掌驀然變成了晶瑩的紫色,透發着巨大的威力,暴躁的衝向唐凱。

“夢公子饒命啊,我認…”唐凱抱頭鼠竄,張嘴就要喊“輸”。


然而,剛剛衝出兩步,夢澤湖突然嘴歪眼斜,倆眼球擠在一起,成鬥雞之勢,一個眼大一個眼小,舌頭外吐,鼻孔大張,五官都擠到一起,彷彿對臉不滿意,廝打在一起。

“給我站…額,嗯哼…啊來來?”夢澤湖歪歪擰擰,一會兒白鶴晾翅,一會兒黑虎掏心,原地起舞,紫衣飄飄。

“裁判長老!夢公子,夢公子他,他抽了!”唐凱十分委屈,看着裁判長老。

觀衆們劇烈的咳嗽起來,已經不知所云了,有人放浪形骸的大笑起來,甚至呼朋喚友,來觀賞夢澤湖的舞姿,還有些人,明知是唐凱搞的鬼,卻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做到的,一股寒意從脊柱竄起,冰冷無比。

反正緣來了 ,很不好看,陶穎則是掩口嬌笑,香肩微微發抖,胸前波濤起伏,看的陸川都是口乾舌燥。

“趕緊給我結束這場鬧劇!”裁判長老使勁憋着笑,雖然從表面上來看非常平靜,但是那微微抖動的麪皮已經出賣了他的內心,他直接神識傳音,讓唐凱趕緊結束。

“額,是。”唐凱一凜,這姜果然還是老的辣,裁判長老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把戲,當真是深不可測。

他回頭看向依舊在發瘋的夢澤湖,嘴角隱晦的掠過一絲抽搐,他自己都快笑出來了,這傢伙的舞姿…真的是難有人比擬啊。

“夢公子,你再不出手,在下便不客氣了。”唐凱保持着小心翼翼問詢的神色,一臉欠揍的表情,裁判長老的腳不覺有些發癢,想在唐凱滾圓的屁股蛋兒上發泄一下。

夢澤湖自然不可能聽見他的話,神魂震盪雖然結束了,但是沒有外力喚醒,夢澤湖會一直渾渾噩噩,手舞足蹈。

如果神魂之力使用的過大,會泄露波動,唐凱爲了不讓神魂之力外露,便有所收束,只是夢澤湖自己的神識太差,根本抵擋不住,才造成了這樣一幅局面。

“既然夢公子不語,在下便當夢公子默認了,夢公子,請!”唐凱突然身軀挺直,一臉正義,威風凜凜,在邀請夢澤湖決鬥。

下面的觀衆麪皮都要抖碎了,一個個牙根緊咬,想上去活生生的咬死唐凱:這廝還能再不要臉一點嗎?

唐凱大步上前,一巴掌扇在夢澤湖臉上,“夢公子,你醒醒啊!”

“啪”

“夢公子你怎麼不還手?”

“咚”

“哎呀哎呀,夢公子你怎麼口吐白沫了?”

“咣”

“夢公子你好硬啊!”

“砰”

“原來夢公子的胸膛是如此之結實,在下佩服。”

觀衆們都手捂着臉,不想看了,卻又偏偏露出幾個縫隙,在偷偷的看,這真真是太尼瑪過癮了,人肉沙包啊!

有些人都有些於心不忍了,雖然夢澤湖口吐狂言,但是也不用這樣虐他啊,你看看給人家打得,鼻青臉腫,口吐白沫,身體搖晃,衣衫破碎,鮮血狂噴,腫如豬頭,都快不成人樣了!

在這悽美的夕陽之下,在這溫暖的光輝之中,在這數萬人屏息凝視之下,唐凱終於結束了最後一擊。


“唰”

夢澤湖的身體倒飛了出去,像一灘爛泥一樣,翻着白眼,貼着防禦陣法,緩緩地滑了下來,留下一串血痕,筆直不拐彎。

場下的人們不禁鬆了一口氣,手心之中全是汗水,方纔他們都在替夢澤湖擔憂,而今他終於解放了。

“夢公子真是太客氣了。”唐凱站在臺上,雙手沾滿了罪惡的鮮血,依舊在恬不知恥的喃喃自語。

“你給我滾!”裁判長老終於被這貨惹怒了,他已經忍無可忍了,上去“砰”的就是一腳,直接將唐凱踹出了競技場,以一個優美的狗啃泥落在了場外。

緊接着,他又恢復平靜,優雅自如的站到臺上道:“今天的比賽已經全部結束了,明天早上七點準時開始,望各位選手不要遲到。”

隨即,他飄然而去,不染煙塵,彷彿剛纔那一腳與他毫無關聯。

陶穎直接用玉手捂住了俏臉,這裁判長老,也特麼不是個省油的燈啊,那一腳,將暴力美學完美的呈現了出來。

在不遠處的一片黑暗的角落裏,一道人影的目光,始終落在唐凱的身上,自始至終,他的嘴角都沒有露出一絲笑容,在最後的那一剎那,卻終於微微彎起…

“不錯,有趣的對手…”話音未落,人卻已經不在這裏。


蘇向晨和陸川似乎有所感應,回頭望去,看到的卻只有一片黑暗,他們皺了皺眉頭,感覺似乎非常不好,有人在自己附近站着,他們居然沒有察覺。

“明天…嗎?”陸川收斂了囂張的氣勢,嘴角露出了一絲玩味的弧度,他看了一眼蘇向晨,又看了看其他的選手,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默默地離開了,“明天,應該沒有什麼好看的了。”

蘇向晨最後一個站起,他盯着陶穎妖嬈的背影,雙眸之中的火熱再也無法掩飾,猶記得那個美人在懷中對自己的挑逗,渾身便像着火了一樣的難受。

他猶如一道輕風,默默的跟着陶穎走了出去,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陶穎豐潤而美滿的嘴脣綻放了一絲令人驚心動魄的弧度…

***

翌日。

三個競技場依舊非常火爆,唐凱沒有再去二號競技場。在那些選手當中,除了一個重劍青年的比賽值得關注以外,其他的幾乎沒有什麼可看的。

只不過,以那個重劍青年的實力,恐怕還未等有什麼動作,戰鬥便已經結束了。所以今天,他要去的,正是一號競技場,高級賽區。

對於那些高級子弟、精英子弟以及核心子弟,他可是充滿了好奇,尤其是核心子弟,更是他關注的重點。

不同於初級賽區和中級賽區,高級賽區的人,只要進入了三十二強,就可以拿到不菲的獎勵,而初級賽區和中級賽區,唯有拿到八強,纔會有獎勵。

因爲在高級賽區當中,包含三類子弟,因此獎勵的人數也要增加,否則按照只有八強才能獲得獎勵來計算的話,高級子弟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得到獎勵,這會極大的打擊他們的信心,即使是良性競爭,也要適度,否則會適得其反。

一號競技場內,遠比二號競技場要火爆的多,看臺上站滿了人,幾乎已經無處落腳了,唐凱也不禁有些頭大,剛剛想要撤出去,卻看見一雙白嫩的小手興奮的衝他揮舞着。

竟然是石芳歆!

她正坐在一個視線較好的位子上,旁邊卻是空的。唐凱見狀,趕緊走了過去,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下,然後才慢條斯理的問道;“這個座位咋沒人啊?”

石芳歆氣鼓鼓的看着他,粉嫩的腮幫子翹起老高,像柔柔軟軟的小麪包一樣,分外可愛,忍不住想讓人捏上幾把。

“我的同伴前腳剛走,你後腳就來了。”說罷,她撇了撇嘴,“算是便宜你了,運氣不錯。”

唐凱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道,“這可是你叫我過來的。”

“哼哼,”石芳歆搖晃着小腦袋,甩脫了唐凱的大手,氣哼哼道,“本姑娘是看你被擠得不成樣子,可憐你,才把你叫了過來,否則,我就讓其他的帥哥過來坐了,哪裏輪得到你!”

“哦,是嗎,那我就不謝謝了。”唐凱大大咧咧,伸手又想揉石芳歆的一頭秀髮,卻被她明眸一瞪,訕訕地縮了回去。

就在這時,人羣漸漸安靜了下來,兩人向臺上望去,只見一名青衣老者走上了擂臺,強橫的氣息橫掃全場,直接鎮壓了所有的聲音。

“今天第一場比賽開始,請第六組選手上場!”

高級賽區的裁判長老言簡意賅,只是說了幾個字,便縱身跳下了擂臺,在一旁觀察。

“高級賽區才進行到第六組嗎?”唐凱喃喃自語,隨即扭過頭去問道,“你的成績如何?”

石芳歆噘起了小嘴,捏着衣衫,小臉微垂,不說話了。這個意思很明顯,她晉級失敗了。

“算啦算啦,這都不算事兒,勝敗乃是兵家常事嘛。”唐凱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對啊對啊,勝敗乃是兵家常事,所以…”石芳歆擡起了小臉,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對手失敗了,也一定會很難過吧!”

唐凱大手猛然停頓在半空,隨即他直接按在了石芳歆的頭上,以石芳歆的實力,根本躲不開唐凱有意的襲擊。

“好啊小丫頭,你竟敢騙我!” “哇呀呀呀,你給我拿開!”

石芳歆蔥白的小手點出,直接按向唐凱胯下,唐凱大驚失色,沒想到這丫頭竟然如此彪悍,趕緊撤回右手,一把抓住了她,這要是讓她抓結實了,可就丟大人了。

“小丫頭片子,下手真夠毒辣的了,爲了防止你再襲擊,你的手,我先代爲保管了。”


唐凱恬不知恥,厚顏無恥,抓住石芳歆的手,死活就不放開了。這白白嫩嫩的小手,觸感還真是好得出奇,都讓他捨不得放下了。

“不要臉的傢伙!”石芳歆抽了幾次,卻沒有抽出來,只能羞惱着放棄了掙扎,俏臉紅霞密佈,快要滴出水了,紅彤彤的煞是可愛,周圍甚至都響起了幾道咽口水的聲音。

“看比賽,看比賽。”唐凱老神在在,絲毫不顧及石芳歆快要吃人的目光,更不在乎旁邊的一些酸溜溜的眼神。

“砰!”

場中的戰鬥甚是激烈,你來我往,翻翻滾滾打得很是暢快,觀衆們的情緒也是一波高過一波,高呼喊叫,甚爲過癮。

唐凱輕輕地鬆開了石芳歆的手。他雖是臉皮厚,卻也知道分寸,方纔也不過是些玩笑之話罷了,又豈能真的拿住女孩的手不放。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