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總算出來了!說爲什麼要騙我們?”風逸長呼了口氣,便冷着臉質問道。

可那殘魂壓根就沒理他,而是目光呆呆的看着眼前已經憔悴不堪的青霞現在,語氣哽咽道:“青霞…你——還好麼?”

(未完待續) “青霞,你還好麼?”龍淵劍魂目光癡癡的看着青霞仙子哽咽道。

這話一開口不僅是風逸,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青霞仙子更是渾身,一顫眼裏充滿了濃濃的不可置信。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灰色的殘影,不知所措。

“唰——”那殘影慢慢發出一道精光,然後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便浮現了出來,不過像那無崖子一樣,看得見摸不着。

風逸定眼望去,只見他容貌於幽憐夢有五分相像,面容飽經滄桑,留着一些稀疏的胡茬。

到現在風逸終於明白了,當初她看到小夢的時候爲什麼會這麼激動。

原來這龍淵劍魂就是逍遙子!就是幽憐夢的父親啊!

“逍遙——”青霞君子一見這男子目光晶瑩的看着自己,她再也忍不住衝上前來,卻是撲了個空。

“你還活着?”幽憐夢也是一臉驚訝。

“沒想到你竟然就是逍遙子。”

幽憐夢在驚訝的同時,心裏有着濃濃興奮,這對於師傅來說的確是個大禮啊!

“青霞,我——我對不起你!”逍遙子哭泣道。


“不,我不怪你,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青霞仙子不停的搖着頭道:“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的離開是有原因的,不會這麼絕情的拋下我,只不過,我雖然知道卻是接受不了…你這一走就是二十年啊!你這狠心的人!”青霞仙子表情傷心至極,她此時好想投入逍遙子的懷抱,但這注定是無法實現了。

“逍遙,你抱我一下,抱我一下啊!這些年我活的好苦啊,若不是因爲——”青霞仙子看了看幽憐夢道:“若不是因爲我們的女兒,我早就去找你了。

“我——”逍遙子臉色一悲:“當初我察覺到龍淵劍的異樣去鎮魔塔與將要逃脫束縛的滔天魔君一戰,卻是被它侵蝕了三魂氣魄…肉身近毀,只剩這情魄被龍淵劍魂給包裹住,封印在了第七層,若是風逸的風逸和小夢不來,再過數月我便要消散了…”

“怎麼會這樣?”青霞仙子,面色一愣,隨後臉色越加蒼白了起來,一口鮮血從她口中噴出。

“師傅(青霞仙子)——”幾人驚呼一聲。

“無事,**病了。”青霞仙子站穩身體道。

“都是徒兒不好沒能給師傅找到靈藥。”幽憐夢流着眼淚道。

“傻徒弟,師傅這病心病,外加疾患纏身,難治,再說現在師傅如願以償了,不但見到了他的東西還見到了人,師傅覺得這是 無比幸福的事。”青霞仙子輕輕的撫摸着幽憐夢的秀髮道。

“是啊是啊——我自從進了鎮魔塔後無時無刻不再思念你們母女,本以爲這一生都不能再見,沒想到,看來老天要我們一家團圓啊!雖然這團圓只可能是片刻,但我逍遙子已經知足了,這輩子都知足了。”逍遙子激動的道。

“可是…師兄他——”青霞現在眼眶一紅又想起了無心子。

“唉,師兄…是我對不起他——”逍遙子微微一嘆,眼裏有着濃濃的愧疚。

“若是看到現在這個時刻,我相信無崖子師叔在天有靈,定然會覺得欣慰的。”風逸連忙安慰道。

衆人點了點頭,卻聽君不凡疑惑道:“逍遙子師叔,那你和青霞仙子和孩兒究竟在何方?爲何這麼多年我都沒聽人說起過青霞仙子還有個孩子呢?”

君不凡這麼一問青霞現在臉色頓時一震。

風逸看着幽憐夢不說話。

逍遙子嘆了口氣道:“我想,這是因爲青霞她打算以另一種方式教育孩子吧,因爲…她那時恨我。”

“對,那時我就是恨你,我能理解你,但我就是恨你!”青霞仙子流着淚道。

“我在爲你生孩子,而你卻爲了什麼天下蒼生棄妻兒於不顧。我當時真的好苦好苦,好想就這樣死掉,我的夫君都不要我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義?但我一想起要讓我們的孩兒一出生便沒爹沒孃,我就一陣心痛…”

“所以你就以師傅的身份一直陪伴着她對吧?可是青霞仙子,你這樣做對小夢好不公平。”風逸嘆了口氣道。

“我?”幽憐夢大吃一驚,呆在了原地。逍遙子剛露出面容的時候她的確是很驚訝因爲自己與他長得有幾分相像。

但現在經風逸這麼一說,她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

原來她不是沒爹沒孃的孩子,她的孃親就是自己的師傅!

”師傅——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幽憐夢不停的搖着頭道。

師傅既然是孃親,那爲什麼她總是對自己這麼嚴厲,爲什麼從來沒有告訴自己,爲什麼要做自己的師傅,讓自己的童年在沒爹沒孃的日子裏度過?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讓幽憐夢的內心有些承受不住。

“孩子…這是真的。”逍遙子目光迫切的望着幽憐夢,他多希望在有生之年聽到自己的孩兒喊自己一聲——爹。

“你知道你爲什麼叫幽憐夢麼?我未入衍天宗時的塵名喚作九幽,你孃親名字裏有個夢字…幽憐夢,就是讓我好好珍惜你的孃親…”逍遙子解釋道。

幽憐夢帶着疑惑將頭轉向了青霞仙子,只見她眼含着熱淚點了點頭:“夢兒,你不是一直想看看爲師的容貌麼?”青霞仙子說完,當中解開了自己的面紗。

“啊——”衆人看了一驚。


像!太像了!

這青霞仙子完全可以說是幽憐夢以後樣子的模板。

要說稍微有點不同的也就是兩人的臉型。


“這就是我爲什麼蒙上臉的原因。”青霞仙子嘆了口氣道:“當你慢慢長大的時候,我發現你的樣子越來越像我,爲了不讓別人和你懷疑,我才蒙上臉得,而我等的也就是這一天…我們一家團圓的一天,幸運的是,我終於等到了。”

青霞仙子這麼一說衆人更加疑惑了。

“爲什麼?要這麼做?你不想要我麼?既然如此爲什麼當初還要生下我?”幽憐夢哭泣的朝着師傅大吼道。

這也是她二十年來第一次對師傅發脾氣。


師傅竟然是她的母親,陪伴了二十年的母親,但爲什麼她要這麼瞞着自己。

是自己做的不夠好麼?

是自己的出身阻礙了她麼?

幽憐夢不知道,她心裏在胡思亂想着。

“不是!不是!娘很愛你,很愛你啊!小夢”青霞仙子不顧傷勢,上前將幽憐夢抱住道:“娘是有苦衷的。”

青霞仙子看了一眼逍遙子道:“當初你爹拋下我兩前去鎮魔塔鎮魔,卻並未察覺在他出去之前一絲魔氣便已經滲入到你的心脈上,若是不及時醫治你…嗚嗚——”青霞仙子說到這裏已經大哭了起來。

“那時我與師叔四處尋醫問藥卻是沒有結果,被逼無奈之下只好使用禁法將那魔氣轉移到另一名嬰兒的身上,這種手法極其邪惡,施法後二十年內不能於女兒相認,不然不日自己連同自己的女兒都會身亡!”

“青霞仙子說得可是換血大法?”君不凡面色一變道。

青霞仙子歹點了點頭。

“這也難怪了,換血大法可是有着極其邪惡的魔功。若是當時仙子你稍有不剩便會母女雙亡。”君不凡解釋道。

這麼一說衆人完全明白了。

“那豈不是有無辜的女嬰爲我而死?”幽憐夢心底涌起一陣愧疚,依然不能原諒青霞仙子的做法。

“這歸根結底都是我的錯啊!”逍遙子仰頭一嘆。


“娘當時也是沒有辦法了,天底下有哪個做父母的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孩兒死去?”青霞仙子流着淚道。

“那嬰兒當時已經病人膏肓,活不長久,而且被人遺棄在路旁,恰巧無心子師兄又在衍天宗古籍裏面曾經查閱到過這本書,我們這才動手的。”

“我豈會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嬰兒?”青霞仙子道:“這麼多年我的心一直都在愧疚着,在痛苦着,明明與你朝夕相處卻不能聽你喊一聲娘,這些苦二十年了。就算還債,也還得差不多了。”

看着此時青霞仙子這副模樣,看來這件事的確把她折磨得夠狼狽的。

想想她當年是何等的不容易,自己女兒危在旦夕,自己夫君生死不知。

若不是她堅強,恐怕就沒有現在的幽憐夢,也沒有現在的團圓了。

雖然心底還是很傷心,但從無父無母的人,一時間都有了,幽憐夢的心也是很喜悅的。

“夢兒——都是娘不好…這麼多年,娘對你很嚴厲,讓你受了很多委屈,都是娘不好,你原諒娘好不好?”青霞仙子目光懇求的看着幽憐夢道。

“不,青霞,這不是你的錯,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夢兒,都是我的錯,我從沒盡到過一次做父親的責任。我——我真是混蛋!”逍遙子面色中帶着濃濃的愧疚跪倒在地上。

看着他微微有些斑白的頭髮,幽憐夢一時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未完待續)

【ps:兄弟們頂在哪?玉郎正在努力的更新,我不想丟人,我沒人氣,難道還不能存稿麼?兄弟們,就算不支持我,也支持一下洪荒隊吧,爭取頂上去,玉郎更新不會落下的!加油!看你們的了。】 看到幽憐夢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風逸的心裏也不好受,本來是個皆大歡喜的日子,現在搞成這個樣子。

不過要說怪誰,這還真是每個法說。青霞仙子爲了就女兒不惜忍辱負重二十年,不與女兒相認,逍遙子爲了就天下蒼生,更爲了魔氣不沾到自己的妻兒,毅然去鎮魔塔於魔君決戰。

這父母都有自己的苦衷,但這卻不能作爲了有,他們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對着幽憐夢承認錯誤。

這其中最可憐的莫過於幽憐夢,今天的事情對她的衝擊實在太大了。甚至連給她適應的過程都沒有。

“小夢——”風逸上前一步將她攬在懷裏道:“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

幽憐夢被風逸抱在懷裏,現在也只有風逸的懷抱能感覺到一絲暖意。

“師妹,其實師傅也是逼不得已啊。”一旁的如月有些心軟道。

她纔是真正沒爹沒孃的孩子,同樣是師傅把她養大的,不過師傅卻從沒罵過她,相反幽憐夢受到的批評更多。

在她心裏師傅就像孃親一樣。現在自己的師妹竟然是師傅的孩子,如果換做是她的話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去責備自己的母親呢?

“是啊,小夢,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麼?現在他們就站在眼前你難道不想喊他們一聲爹孃麼?”君不凡也開始勸慰了起來。

經歷了這麼多事,現在幽憐夢一家好不容易有了個團圓的機會,要好好珍惜這個時光纔是。

三人中唯獨風逸不說話,他只是緊緊的抱着幽憐夢儘量給她溫暖。

不過他的心裏也是十分希望幽憐夢能夠原諒兩人的。

做父母的都不容易啊,若是風逸當時站在他們那個角度也會這樣去做的。

“唉——我原本以爲自己是個沒爹沒孃的野孩子,沒想到我的孃親竟然一直陪在我身邊教導我…這不得不說是一個諷刺,而我帶着心愛的男人前去鎮魔就出了竟然是我的父親?這真的很戲劇性,像是在演戲一般,我好累啊…”幽憐夢嘆了口氣,對着青霞仙子和逍遙子道:“你們起來吧。我原諒你們了。”幽憐夢面色平淡道:“能有這一天我們不知道歷經了多少的磨難,我怎麼也不能打破了這本該幸福的時刻。

“好!好!謝謝——謝謝——”青霞仙子兩人頓時面色激動的道。

她上前一步拉住了幽憐夢的雙手。

“孩子,苦了你了——”

幽憐夢目光含着淚,看着青霞仙子,她是自己的師傅,也是自己最愛的人,不管雖然她沒有告訴自己,但她已經盡到了做母親的責任,這二十年來都是她陪着自己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幽憐夢嘴脣動了動,從口中憋出一個她,夢裏喊了千百遍卻是一直,沒有機會說出口的字:“娘——”

這一喊,夾雜着無盡的心酸,風逸等人都充滿着濃濃感動。

“哎——哎——我的好女兒!”青霞仙子將她摟在懷裏,激動的流着眼淚。

幽憐夢溫柔的替她擦去淚水,拉着青霞走到逍遙子的身邊,逍遙子想要去碰一下自己女兒的臉,卻是摸不到,不由得尷尬大的站在那兒。

幽憐夢兩人也是面帶;淚光的看着逍遙子。雖然看的見卻摸不着。

“正如你所說,從沒盡到過一個做父親的責任,但我同娘一樣並不恨你…”幽憐夢頓了頓目光有些心疼的看着逍遙子道:

“爹,謝謝你回來!”

“好女兒,是爹對不起你們母女,謝謝你們原諒我!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逍遙子哭泣道:“想不到我九幽,有生之年還能聽到我的乖女兒喊我一聲爹…哈哈,哈哈哈。”逍遙子說完便大笑了起來。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