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從陣元手中接過戒指,仔細的端詳了半天然後說道:「師父這東西怎麼用?」

「將你的心神融入其中試試!」陣元解釋道。


凌浩心神一動果然,那納戒散發出淡淡熒光,然後出現在凌浩眼前的,便是一座足有半米高的葯鼎。

葯鼎通體呈雙口,四足,兩耳之一座傳統的葯鼎,只是與傳統葯鼎所不同的是,上面的蓋子與葯鼎一體,之上有一個半寸大小的圓口。

「呵呵,這是最適合初學者使用的葯鼎,名為雙耳口鼎,顧名思義,有兩個火口,而火口就是煉丹師往葯鼎加火,控火以及用精神力感知丹爐里丹藥情況的核心。」陣元指著葯鼎旋即又說道「不過,你今天並不需要煉丹。」

「不煉丹?那幹什麼?」凌浩心想,這成為煉丹師不學習煉丹還能幹什麼!

「呵呵,看這個!」陣元手指一彈,一道白線掠入凌浩手心。

「這是什麼?」那道白線化作一張手掌大的白色紙張,上面細小的字體密密麻麻卻不失章法,龍飛鳳舞的字體,氣勢磅礴。

「這是三品丹藥灰火紋丹的丹方,你今天晚上要將這丹藥的藥方領悟,明天我來看你的領悟情況。」陣元話音,虛幻的身影一下子便鑽進了玉佩之中。

「丹方…」凌浩輕聲喃喃道。


這時草叢中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誰!」凌浩明銳的精神力察覺到了草叢裡的一絲異樣。

「凌浩,這麼晚你在這裡幹什麼?」草叢中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漸漸的身影浮現,一席白裙,明亮的眼睛。

凌浩望去,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馨兒。

「那個…我出來透透氣,我不太習慣和太多的人在一起。」凌浩一時慌張下意識的說道。

「你手中那的是什麼?」馨兒再度問道。

「沒什麼。」凌浩連忙將手中的藥方收入納戒。

馨兒走到凌浩面前,如此近的距離,凌浩可以清晰的看到馨兒臉上的淡淡緋紅,凌浩不知不覺眼神變得熾熱起來,粗獷的呼吸聲將馨兒嚇了一跳,凌浩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異常,連忙將視線從馨兒身上移開。

「咯咯!」見凌浩將視線移開,馨兒挽起嘴角咯咯的笑了起來。

馨兒笑聲甜美動人,凌浩都有一種如臨夢幻般的感覺。

「其實我有事找你。」馨兒突然停下笑聲,說道。

「什麼?」大半夜的找自己,凌浩心頭突然竄上一股邪惡的念頭,不過隨機連忙將這個念頭拋開。

「你想去瀾滄學院嗎?」馨兒眼神中突然充滿期待。

「瀾滄學院,那是什麼,怎麼回事?」聽見瀾滄學院這幾個字,凌浩滿腦子的莫名其妙。

「原來你不知道,我還以為你要去荒蠻王朝報名呢!」馨兒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隨後又說道:「其實瀾滄學院是一座專門招收在武道上奮鬥的人的學員,曾經從那學院里出來的大多數都是一方巨擎,可以說那裡是培養種子的地方,而我們便是種子。」

「而此次我們的荒蠻王就來了一位瀾滄學院的招生導師,只要在十八歲之前達到武脈境或是煉丹師都可以進入瀾滄學院,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

凌浩愕然,什麼瀾滄學院啊,一方巨擎啊,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他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在這世界中還是很渺小。

「你為什麼要和我一起去,怎麼不找別人。」凌浩謹慎的問道。

「因為,我覺得你可靠,僅此而已。」 超巨星時代 ,然後微微一笑。

??????

此時凌浩正坐在馬車裡,手中拿著的正是那陣元給他的那張丹方。

「唔…灰火紋丹…」凌浩仔細端詳著手中的丹方。

丹方之上變化無窮,恢弘大氣的字體,每一秒都會變成另外一種模樣,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圍繞著一個中心點在變化。

「紋…」凌浩早就參透了其中的變化奧義,可是依然莫不來頭緒。

他將一股精神力注入丹方之中,一時間丹方之上突然有了變化,不過轉瞬即逝。

從剛才的變化中,凌浩似乎有了頭緒,他再度將精神力注入丹方,丹方又發生了和上一次一樣的變化,不過依然轉瞬即逝。

「紋!」凌浩突然將視線轉向丹方之中變化的中心點,好像是想到了什麼。

「嗡~~~」一股精神力注入那丹方中心點。

丹方之上的文字突然蠕動起來,逐漸的,大部分文字消失而去,只留下一道清晰的話句。

「三品丹藥,灰火紋丹,紫竹果一枚,火山灰靈草兩株,以及兩顆二品丹藥。」凌浩仔細閱讀了丹方之上的文字。

「額…不錯的悟性,呵呵。」此時陣元的聲音從玉佩中傳出。

「師父我已經學會領悟丹方了,現在應該教我煉丹了吧!」凌浩笑著說道。

「呵呵,的確如此。」陣元聲音頓了頓,再度出聲道:「你要和那小女娃去瀾滄學院可以,不過不是現在,因為現在你要和我出去修行三年,你難道不想為你家人報仇了?」


「可是我已經答應馨兒要和她去瀾滄學院了。」凌浩心裡此時很矛盾,一邊是答應了馨兒,一邊是要去報仇。

陣元聽出了凌浩聲音中的矛盾,說道:「我並不是要你失約,你可以先去和那個小女娃一起去報名,然後向那瀾滄學院的導師請假三年,你看這樣如何?」

「行!」凌浩毫不猶豫的說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但是就算是再小心,遇到覆滅了你的國家的人的時候,你還能保持那顆平常心嗎,不可能的,所以泰達米爾果斷的暴怒了,以極快的速度從背後取出刀然後砍向葉辰,整個過程在眨眼之間就完成了,葉辰急忙避讓,被這一刀砍中至少要是重傷。


不過葉辰一閃的時間,也讓泰達米爾佔據了主動,本來他就算是偷襲了,在佔不了主動那泰達米爾這些年就白混了,一刀連着一刀,刀罡揮灑成一幅畫卷,地面的砂石被刀罡撕裂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葉辰叫苦不迭,泰達米爾的氣勢太足了,而且泰達米爾用的刀渾厚,勢大力沉,葉辰根本不敢跟他爭鋒,只能遊走在刀鋒間,不斷的閃避。

但是葉辰這是在刀尖上跳舞,危險是必須的,短短的時間內,葉辰就已經被泰達米爾的刀給傷到了五處,好在葉辰閃避的比較快,雖然傷到了,但是不是很嚴重,至少不會影響到葉辰的動作,不過葉辰這個時候也挺鬱悶的,泰達米爾的刀很長,要離開泰達米爾的攻擊範圍不算是困難,但是出去之後葉辰詳細自己再進來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泰達米爾從小時候就喜歡刀,而且他天生神力,在十三歲的時候就曾拿刀砍死過一個想要打他的人,之後泰達米爾悲哀一個部落看中了,教授了泰達米爾修煉的方式,在泰達米爾十八歲的時候就出去遊歷大陸,等到了二十五歲回到蠻族的時候卻發現當初的那個部落已經被吞併了,而且部落中的男人全部都變爲了奴隸,當初教授泰達米爾的人也早就已經死了,之後泰達米爾就暴怒了,手提一把大刀直接殺進了吞併了泰達米爾的部落的部落,那一夜血流成河,泰達米爾本來就不算是個好人,而且還略微有些嗜殺,那一夜震驚了整個蠻族,泰達米爾的名號也是在那個時候打響的,一把大刀開創了屬於泰達米爾自己的時代。

泰達米爾的刀法的精髓就在於一刀接一刀舞的密不透風,而且每一刀都能根據具體情況變化,加上兇狠無比的打鬥方式,當年的龍皇在一不小心之下也吃了不小的虧,身上的鱗片也被泰達米爾給颳去了不少,不過那個時候的龍皇沒用全力,而現在的泰達米爾也不是當年的了,如今的泰達米爾的刀法更加成熟了,在兇狠中多了一份清明,隨時都能夠注意到周圍的變化,採取最直接最有效的那一刀。

葉辰閃避的辛苦,泰達米爾這時也挺鬱悶的,自從他創出了這套刀法之後就從來沒有人能夠在這套刀法中自由的變換身位還不收到自己的攻擊,刀刀打空的感覺逼得泰達米爾都要發瘋了,於是泰達米爾的刀越來越快,葉辰閃避的也越來越快,最後兩個人都拼上了狠勁,泰達米爾進攻,刀罡覆蓋周圍近三十米的區域,這片區域已經被泰達米爾的刀罡給掃乾淨沙子了,葉辰則是在不斷的閃避,雖然身上的衣服已經殘破不堪了,但是身上除了原先的五處傷痕之後就再也沒有傷痕了。

如果有人能夠看到兩個人打鬥的場景肯定會鬱悶,因爲葉辰閃避的速度太快幾乎都沒有影子了,而泰達米爾揮舞的刀也已經沒有了影子了,但是兩個人誰都不敢停下,一但停下那將面對對方的最猛烈的打擊!到了後來兩個人都已經喘上了粗氣,汗水都開始嘩嘩的流下來,但是就是不敢停下,而且速度還在加快,葉辰已經盡了自己的全力了,全力閃避,泰達米爾也已經盡全力了,全力的進攻。

現在兩個人都是一個想法,那就是:拖!拖到對方跟不上自己的速度,然後自己就贏了!只是兩個人的體力看起來都很不錯,打了半個時辰了,速度還是沒有下降的趨勢,周圍已經被泰達米爾的刀給舞成了一陣風暴,泰達米爾是風暴的中心,而葉辰周圍則形成了一個小的風暴,這都是速度到了極限給牽動了周圍的空氣運動形成的。

兩個人越打越心驚,越打越鬱悶,一個打不到對方,另一個連攻擊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耗着,看看誰先體力不支,葉辰腳踏武仙步,頻頻閃過泰達米爾的大刀,但是剛閃過這一刀另一刀又緊接着到了葉辰的面前,只能再閃,但是心裏卻已經憋上了火氣,只是苦於沒機會發泄出來。

一個時辰後, 致命孽情 !兩個人全都喘着粗氣看着對方,泰達米爾把刀插在了地上,拄着刀盯着葉辰,臉上的汗水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上,葉辰也好不到哪去,雙手放在了腿上,將整個身體都壓在雙腿上,呼呼的大口喘着氣,臉上也是汗滾滾的。

兩個人都看着對方,全力的恢復體力,等待着給對手來最後一擊,最後還是葉辰恢復的比較快,顫抖着雙腿朝着泰達米爾走了過去,泰達米爾也鬆開了握着刀的手,小心的防備着,倒不是他不想拿刀,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拿不動了!


葉辰一個墊步衝到了泰達米爾的身前,雙手抱圓,一手抓住了泰達米爾的手臂,然後往前一拽,泰達米爾順勢前來,伸腳一踢,踢向葉辰的胸前,葉辰趕緊鬆開手,然後在胸前劃圓,將泰達米爾踢來的腳抓住,再一提泰達米爾臉色不變,另一隻腳趕緊離開地面,踢向葉辰的頭部。

於是在沙漠中,剛剛停下不多會的葉辰和泰達米爾又打在了一起,不過現在打起來的樣子就好像是兩個醉漢一般,樣子極爲可笑,只是他們兩個誰都笑不出來,這是因爲兩個人都想要保持體力,而一笑,那很快就沒有力氣了。

不過泰達米爾的近身肉搏的戰鬥經驗明顯的不如葉辰,被葉辰抓住了一個機會,然後爆發出全身的力氣將泰達米爾摔倒在地上,臨倒地的時候,泰達米爾也用處了渾身的力氣將葉辰一推,葉辰倒地,泰達米爾也倒地,不過葉辰比泰達米爾要晚一些。

躺在地上,葉辰全身沒有了一絲力氣,泰達米爾也是這樣,本來葉辰是會輸的,因爲泰達米爾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但是泰達米爾的肉搏技巧實在是太差了,泰達米爾的力氣優勢被葉辰給用技巧彌補了回來,而且還略有剩餘。

看着湛藍的天空,葉辰忽然大笑,他想過自己可能在戰鬥的時候死亡,想過在戰鬥的時候被強勢擊殺,但是就是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在戰鬥的時候累倒在地上!而且還是一點力氣都有的累倒,這讓葉辰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葉辰知道自己如果跟泰達米爾兩個人都全勝的時候戰鬥,那自己是穩勝的,因爲自己是在心緒未定甚至在不久之前還放了不少的鮮血的情況下對戰全勝時期的泰達米爾,而且自己還勝了接近一秒的時間。

泰達米爾也想笑,只不過他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全都在最後推到葉辰的時候用光了,他知道自己是輸了,先不說是自己偷襲,才傷到了對方五處不重要的傷,就單單是這份體力就是泰達米爾比不上的,泰達米爾只是在原地揮刀,而葉辰卻是全身在閃避,體力消耗比泰達米爾要大得多,不僅如此,泰達米爾還在戰鬥的時候感覺出來了,葉辰根本就是有氣無力,自己算是趁人之危,但是依舊輸給葉辰一秒的時間。

良久之後,泰達米爾總算是喘過氣來了,掙扎着站起身,卻發現葉辰早就已經站起來了,泰達米爾看着葉辰:“你贏了,蠻族的事我不會再去管了,現在我更對如何突破到更高的境界感興趣。”

葉辰點了點頭,雖然現在站起來了,但是體力還是不算充沛,看了看泰達米爾,葉辰喝了點歲轉身就朝着來的方向離開了,每個強者心中都有着自己的信仰,葉辰不會在乎泰達米爾是不是真的不去理會蠻族的事情了,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只要讓泰達米爾知道大夏皇朝有一個能殺掉他的人就可以了,讓他心有顧忌,不至於濫殺無辜就好了。

沒走幾步,泰達米爾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這是一處絕地,不一定在那天的晚上會出現異象,你昨天晚上看到了什麼嗎?”

葉辰腦中頓時出現了昨晚那道魔影,想起了魔吼以及那一句話,沒有回過身,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一個不知道多久之間的強者,只不過本來他已經死了,但是他不認爲自己死了,於是就出現了這個東西,吸引人來,然後進去殺掉,我勸你走吧,如果不是我的運氣好,我也已經死了,而且我不認爲你有我的運氣。” 「凌浩兄弟,這就是荒蠻王朝,我們鷹鷲商隊屬於王家勢力,王家乃是這荒蠻王朝的五大家族之一。」王熊此時正和凌浩在一家客棧里閑聊。

凌浩隨鷹鷲商隊已經來到這荒蠻王朝兩天了,這裡要比凌浩以前以前所處的大盛王朝要好得多,無論是財力,人力都要比大盛王朝好上數倍,凌浩在這裡過得頗為舒坦。

「呵呵,王大哥這荒蠻王朝果真不錯,我來這兩天已經一一體會到了。」凌浩面色平緩的說道。

「凌浩兄弟,其實我今天找你是有事的,我家家主聽說你救了我們,所以想見見你。」王熊鄭重的說道。

「你們家主要見我不知所謂何事?」凌浩開口問道,因為畢竟在不知道什麼事的前提下貿然前去,想來也是有些不妥。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聽家主口氣,好像和馨兒有關,不過具體是什麼我的確不知。」王熊語氣中也是有些疑惑。

「原來是這樣,那就麻煩王大哥了,給我帶路吧。」凌浩說著就站起身來,雙手相抱,做出一個請的動作。

「凌浩兄弟客氣了,你救了我們,我給你帶路都是求之不得呢。」見凌浩起身請他,連忙尷尬的說道。

王熊帶著凌浩走出客棧,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向王家趕去。

王家乃是這荒蠻王朝五大家族中最末的一個家族,不過雖說排在最末,可沒有一個人敢小覷,因為五大家族中個個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不談那實力,就光是傳承下來的底蘊,也是非常強大。這些凌浩其實早就在到達荒蠻王朝的時候就打聽清楚了,關於五大家族的勢力分佈他也是很了解。

荒蠻王朝不像大盛王朝一樣,每一座城市都被稱作「郡」,他們乃是分為六大城池,五大家族各站一個城池,皇族佔一個城池,六座城池中數皇族最強,當然並不是說其他五大家族就比皇族弱,他們其實都擁有著不弱於皇族的實力。

而凌浩所處正是那王家的城池。

經過一個時辰的趕路,凌浩和王熊已經來到了王家城池的中心王氏宗府,門上有兩個看門士兵,五大三粗,手臂上肌肉一塊一塊的看起來很是魁梧。

凌浩和王熊上前,那兩個看門人露出輕蔑的表情,凌浩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不過就是不明白什麼意思,因為他從來沒見過那些人,這些人怎麼又會用輕蔑的看著自己。

「唉!王熊你一個護送東西的下人不好好在府里呆著,跑到哪裡去帶來一個小孩。」那看門人的聲音略微有些刺耳。

「讓開!這是家主大人要見的那個凌浩!」見看門人如此輕蔑,王熊吼道。

「就他?凌浩?別開玩笑了?我們都聽說了,那凌浩可是五大三粗,隨便就能將一頭武脈三重的魔獸打敗的人,就這小孩,你別騙人了。」那看門人一點都不把王熊和凌浩放在眼裡。

「算了!不跟你計較了!我們要進去,快開門!」王熊喝道。

「你進去可以,不過他不行!府中有規定閑雜人等不得入內!」那看門人強硬的說道。

聽得此話,凌浩眼中也是有著略微的寒光掠過。

「他就是凌浩!」王熊再度喝道。

「凌浩?怎麼證明?」那看門人聲音中依然帶著微微的輕蔑。

凌浩聞言,拳頭緊握,一拳打在那狗眼看人低的看門人臉上,隨後一道聲音傳到那看門人耳中:「就這麼證明!」

「你…你好大的膽子!來人將這個冒充家族恩人的小子抓住!」那看門人氣急敗壞的喝道。

「呵呵,想抓我!」凌浩一聲冷笑,一股武脈二重的氣息轟然爆發。

「武…武脈境二重!凌浩!」那看門人意識到自己惹上了麻煩,連忙跪在地上求饒道:「凌浩大人,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我剛才狗眼看人低…」

看門人求饒的聲音落入凌浩耳中,凌浩暗爽,隨即說道:「現在你相信我是凌浩了?」

「相信!相信!」那看門人連忙說道。

旁邊的王熊看那先前威風的看門人,現在趴在凌浩身前求饒,換做誰都會心裡解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就在這時,一道陰柔的聲音從王家宗府中傳出,走出來的是一位身穿火紅衣裙,衣著暴露,一大片雪白散發著嫵媚的魅力的火辣女子。

「大小姐,他就是凌浩,家主要見的那人!」王熊顫顫巍巍的說道,顯然眼前這個女子讓他很害怕。

「他?就是那個從武脈三重手中救出我義妹的那個人!」那火辣女子先是驚訝然後一陣香風向凌浩襲來,靠近凌浩說道:「沒想到,這位小哥竟然如此年輕,真是讓我吃驚啊!」

「呵呵!」凌浩被面前這個火辣女子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乾笑了兩聲。

「既然父親想見他,那就趕快將他帶去。」那火辣女子有轉頭對王熊說道。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