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萍也是的,他們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墨香一臉的擔憂。

慕青榮低聲道:「那邊分局的警察說是給大富豪打了電話,但大富豪那邊說沒有人鬧事,所以他們不出警!」

方亭韻眼淚湧出,道:「這可怎麼辦?葉大哥和萍萍都在那裡,會不會有危險啊!」

「我就不信他們能做什麼出格的事,這可是法治社會!」陳可愛憤然道。

「我呸!」王老八啐了一口,道:「那小孩都快死了,肇事者還那麼逍遙,你覺得哪

… 黑熊的笑聲讓王老八心裡發毛,他突然驚覺,面前這個看似憨厚的漢子,恐怕比葉青還要恐怖。

因為,葉青還懂得隱忍,出手有些分寸。但是,這個漢子未必有分寸,因為他就是一個莽漢!

能拐走部隊的軍犬,帶著一條狗坐了幾千里火車的人物,要麼智商高人一等,要麼就是莽撞之人。

很明顯,黑熊屬於後者。

「走!」王老八一擺手,二話不說便帶著黑熊趕去大富豪。

大富豪的包間里,葉青也被人捆了起來,吊在洗手間的水管上。不過還好,他個頭高一些,腳勉強能支住地。

那個威少甩著三七分的長發,現在乾脆不遮掩,搬了個椅子坐在洗手間里。洗手間門大開著,十幾個人跟在威少後面,狐假虎威的看著這邊的葉青和霍萍萍。

霍萍萍處於半昏迷狀態,葉青倒還清醒。面對這十幾人,葉青並沒有絲毫的驚慌,只冷冷看著面前那個叫威少的人。

「你就是那個肇事者?」葉青沉聲問道。

威少愣了一下,而後大笑出聲:「媽的,你個王八蛋還挺有種的嘛。老子還沒說話,你倒是先開口了?你他媽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形勢,信不信老子在這兒廢了你!」

「你就是那個肇事者?」葉青再次問道,根本沒有理會威少的威脅。

「操!」威少猛地站起身,一腳將旁邊的椅子踹飛,破口罵道:「問問問,現在問這個有意思嗎?有這個時間,你他媽倒是想想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呢!」

旁邊一青年笑道:「威少,這小子擺明是知道自己死定了,臨死還想弄個明白,不想當糊塗鬼。」

「有道理!」威少狂笑點頭,斜瞥葉青,道:「既然你想知道,那老子就告訴你。沒錯,那個小廢物就是老子開車撞的,你他媽能把老子怎麼樣!你是準備咬死我,還是準備用眼睛瞪死我啊?你可千萬悠著點,我這人從小就怕狗啊。」

葉青沒有理會威少的威脅,只緩緩點頭,道:「這件事,你要付出代價!」

威少道:「我操,你他媽還真有意思。付出代價?怎麼付出代價?你真的咬我啊?靠,你知道老子這身衣服多少錢嗎?咬個牙印子,你都賠不起,還他媽付出代價?什麼代價?讓老子開車再撞那個小廢物一次,還是撞你一次?」

葉青沒有回答,看向旁邊的霍萍萍,道:「這件事,是你跟我之間的恩怨。她只是個女孩子,跟她沒有關係,把她放了,我留在這裡!」

霍萍萍看了葉青一眼,眼中也不知是感激還是感動。因為嘴被塞住,根本說不出話,只能不斷地搖頭,好像是準備跟葉青共進退。

「你們倆少他媽在老子這裡裝什麼亂世佳人了,告訴你,今天你們倆誰都別想走了。他媽的,老子今晚本來好好的心情,就被你們兩個王八蛋破壞了。我要是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我他媽以後還怎麼出去見人啊!」威少說著,一擺手,道:「先把那賤人給我拖出去,交給你們幾個處置了!」

「謝謝老大!」幾個青年一臉猥瑣的笑容,過來解開霍萍萍的繩子,把掙扎不斷的霍萍萍拖了出去。

「威少爺,不……不要把事情鬧大了……」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陪笑道:「她畢竟是我們公司的職員,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我怕會查到我們公司的……」

這男子正是霍萍萍公司的老闆,這麼長時間沒有出面幫忙,現在卻害怕這件事連累到自己。葉青心中對他的印象已經下降到了零分,一個老闆,連自己的員工都照顧不了,還當什麼老闆!

威少一手掐腰,囂張地道:「你放一百二十條心吧,我既然敢這麼玩,心裡就有數。查?誰會去查?你讓他們去查一下試試,我要不把他們趕出深川市,我他媽就不叫威少!」

那老闆尷尬地賠笑,卻不敢再說什麼。

外面,霍萍萍尖叫的聲音不斷傳來,看樣子情況很是危險。

葉青緊皺眉頭,沉聲道:「威少,你也是個男人,為難女人這種下三濫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

威少聳肩,笑道:「我可沒有為難什麼女人,你沒看,我就在這裡站著呢。」


葉青:「放了她,所有的事情,你找我一個來解決!」

「放心,你倆都不用走了!」威少一揮手,道:「老子當然不會為難女人,不過嘛,這當然得陪你好好玩玩了。」

威少說著,順手從旁邊抓起剛才的鉗子,慢吞吞地走向葉青。

聽著霍萍萍尖叫求救的聲音,葉青面色漸漸變得冷寒至極。

葉青咬緊牙關,冷冷看著威少,一字一句沉聲道:「今天,我若不死。他日,必取你的狗命!」

「我看你今天非得死在這裡了!」威少說著,直接把鉗子伸向葉青的右手大拇指,冷笑道:「老子先把你十個手指頭一個一個夾斷再說!」

葉青無力閃避,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鉗子越來越近。四周圍觀的人-大為興奮,尤其那些女孩子,根本不覺得血腥,反而大聲嚷嚷著給威少助威。這傷害他人身體的事情,卻彷彿能讓她們興奮一般。

便在眾人興奮尖叫的時候,包間房門突然大開,一個服務員凌空沖了進來,重重撞到了後面的牆壁上。這還沒有停止,又反彈回來,落在了下面的沙發上。

沙發上幾個青年已快把霍萍萍的衣服扯完了,突然落下來一人,頓時把幾人嚇住,不約而同地轉向門口。

洗手間這邊眾人也都停下,威少勃然大怒,跑了出來,咆哮道:「又怎麼了!」

待看到包間門口,威少頓時愣了一下。

包間門口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漢子,猶如鐵塔一般,將走廊里的光全部遮住了。從威少這個角度看去,幾乎都看不清他的模樣。但是,單單這幅身軀,就讓他心驚不已!

「你……你他媽幹什麼?」威少聲音有些哆嗦,雖然他向來囂張跋扈習慣了。可是,面對這麼強壯的一個漢子,他心裡還是有些沒底兒。

這漢子正是黑熊,他根本不回答威少的話,直接走進了包間。轉頭四望,看到洗手間里被捆著的葉青,面上表情瞬變。

黑熊大步跑進洗手間,抓住綁著葉青手的繩子,根本不費力去解,用力一扯,直接把那繩子都給扯斷了。

「你幹什麼!」威少追了進來,怒道:「你他媽找死是不是?」

黑熊背對著他,根本沒有轉頭的意思。三下兩下把葉青身上的繩子全部解開,上下看了看葉青,見他沒有受多少傷,這才長舒一口氣。


「老子……」威少邊罵邊往前走,誰知黑熊突然後退一步,威武的身軀嚇得威少立時停步後退,只怕黑熊突然傷到自己。

黑熊根本沒有看他,後退一步站直身體,腰桿猶如標槍一般挺直,抬起右手,向葉青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夜狼小隊突擊兵黑熊,編號7954前來報到!」

憨實的聲音,不含絲毫虛假,每個字每個動作都發自肺腑。威武雄壯的漢子,唯獨在隊長葉青面前,才會變成那個軍令如山的特種突擊兵!

葉青站直身體,回了一個軍禮,眼眶稍微有些紅潤。離開部隊這麼長時間,他最牽挂的就是部隊那些隊友了。今天再次見面,這個殘酷的都市,卻比邊境線上的戰場還要危機得多。他們兩人,又能否在這個殘酷的都市,打出一片屬於他們的天空呢!

後面一群人看得目瞪口呆,過了好一會,威少方才反應過來,怒道:「他媽的,原來是一夥的。操,給我弄死他。什麼突擊兵,什麼黑熊,這裡是深川市,在老子的地盤上,都得給老子盤著!」

威少身邊十幾個人,仗著人多勢眾,立時衝進了洗手間。

葉青看了威少一眼,沉聲道:「行動!」

黑熊二話不說,直接轉身堵在了門口。鐵塔一般的身軀,將這房門堵得嚴嚴實實,根本沒人進得去。

看到黑熊這強悍的模樣,那些青年還是有些害怕。見眾人畏縮,威少不由大怒咆哮,這些人不敢違背威少的意思,這才繼續沖了上去。

最前面的是三個人,仗著人多想要壓制黑熊。可是,他們還未衝到黑熊面前,黑熊卻已徑直衝了出來。

幾步功夫,黑熊便跟這三人衝到一起。三個人同時抬腳踹向黑熊,黑熊根本不閃避,硬挨了三人的腳,對他來說,這種力量就好像蚊子咬的似的,根本無法撼動他分毫。

黑熊卻不客氣,雙手齊出,抓住兩邊兩人的脖子,竟然把這兩人都拎了起來。同時一聲大喝,把兩人當做武器,用力朝中間撞去。

中間那人不及後退,被黑熊抓著兩人夾在中間,重重一撞,整個人頓時都癱了。

那兩人也撞得七葷八素的,黑熊反手把兩人甩了出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大步往前,直奔威少而去。

(終於上架了,今天五更大爆發。以後每天三更,謝謝各位朋友的支持。順便求一下月票,從沒見過月票長什麼樣~~)

… 威少知道黑熊這身架子肯定很能打,但沒想到,他竟然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那兩個青年雖然瘦,但每個人都在一百二十斤往上了啊。兩個人被黑熊一手一個拎了起來,這他媽怎麼可能?這人的力氣也太猛了吧!

眼看黑熊衝出來,威少有些害怕,急道:「攔住他!快點攔住他!」

剩下七八個青年齊齊沖了上去,七手八腳地想去把黑熊按住。

黑熊根本不躲避,任憑這些人拳打腳踢,自己也跟著回手。一拳一個,一腳一個,但凡被他打到的人,都再也站不起來了。

在部隊的時候,輪單挑,黑熊只在葉青之下,但實力也是相當彪悍的。不說別的,單單這威武霸氣的身軀,一般人想撂倒他都難。可是,只要挨他一拳,縱然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都得吃不消,更別說這群天天縱慾的小白臉了。

威少徹底怕了,他不敢再逗留,轉身倉惶跑出包間,想要逃命。可是,剛跑出不到兩秒,便慘叫一聲,捂著腦袋退了回來。

一個梳著中分,面容猥瑣的男子轉到門口,手裡拎著不知道從哪找到的一根棒子,笑嘻嘻地看著威少:「小孫子,你王八爺雖然不怎麼能打,但揍你一個還是綽綽有餘。」

這人正是漢奸販子王老八,話剛說完,突然覺得不對,匆忙改口道:「呃,我說的是你王老八王八爺,不對,是王……我操,這排行有問題啊!」

老騙子這才發現他的姓氏和排行有問題,殊不知,私下裡葉青已把他改名為老王八了。

這邊,黑熊已把那幾個青年全部制服,大步走向威少。可是,剛走兩步,背後葉青突然一聲大喝:「小心!」

黑熊不是葉青,反應沒那麼快,剛想扭頭,一個酒瓶直接砸在了他的頭上,砸的粉碎。

黑熊愣了片刻,扭頭看去,站在他身後的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子。臉上塗得跟鬼一樣,潮流的煙熏妝,是黑熊根本無法欣賞的,還以為自己見到鬼了呢,著實嚇了一跳。

「你他媽敢打我老公,本小姐跟你拼了!」女孩子尖叫著拿起瓶子沖了上去,想要再砸黑熊的腦袋。不過,這次黑熊有了提防,她瓶子剛過來,黑熊便一拳招呼回去,把那瓶子敲得粉碎。

女孩愣了一下,看著黑熊那砂鍋大的拳頭,不由一個哆嗦,往後退了一步,急道:「你……你們隊長剛說了,打女人的不算好漢,你……你別過來,不然我叫非禮了啊!」

感情這女子是知道葉青有不打女人的習慣,所以才敢出手的。她這一句話,頓時提醒了其他幾個女孩,皆是躍躍欲試地在找瓶子。

黑熊沒有打這個女孩,他的拳頭很重,他怕這女孩連一拳都撐不住。

不過,黑熊不打,不代表別人不打。王老八不知何時走了進來,拿著大棒子猛地一下掄在了女孩的頭上,頓時把女孩打趴下了。


王老八上去對著這女孩就是一頓亂踢亂打,那兇殘的模樣,不比黑熊差多少,邊打還邊罵:「你他媽的還算個女人?我看你以後也就是個潑婦,他媽的,你八爺我天生跟潑婦相剋,見到潑婦就忍不住想打。」

女孩被打得慘叫連連,掙扎著喊道:「你……你打女人,你不是男人!」

王老八根本不理會,出手更重:「少他媽廢話,打就打了,我就不信打了你,老子還能變太監是怎麼的!」

看到這女孩被打的模樣,剛才那找到瓶子的幾個女孩立刻放下了手裡的瓶子,規規矩矩地坐在了一邊,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只怕王老八注意到她們,看出她們也有當潑婦的潛質,那可真的是飛來橫禍了!

「幹什麼?幹什麼?誰在這裡鬧事!」

隨著一個悶沉的聲音,十幾個漢子走進了包間。為首的是一個面上有刀疤的男子,眼神很是兇悍,正是這大富豪的看場張陽,外號刀疤陽。

見到刀疤陽,威少立刻跟見了救星一般,匆忙跑了過去,急道:「陽哥,救我啊!」

刀疤陽認識威少,知道這是深川市有名的紈絝子弟,也知道他的背景深厚。再看屋內其他幾人,倒都是生面孔,他根本沒有見過。

刀疤陽在這一行混了這麼長時間,一眼都能看得出誰能得罪,誰不能得罪。

「威少,你沒事吧?」刀疤陽起身把威少拉到自己身邊,這態度已經說明,他要給這個人撐腰。

有了刀疤陽的這些人,威少頓時有了底氣,指著黑熊怒道:「他媽的,這幾個王八蛋故意來找事,連你的服務員都被他們打了。陽哥,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來砸場子的!」

刀疤陽面目一寒,冷冷看著黑熊,沉聲道:「這位兄弟很眼生啊,你是混哪裡的?」

黑熊沒有說話,他今天才到深川市,能混哪裡?

刀疤陽還以為黑熊不給面子,不由大怒,沉聲道:「不知道我們大富豪哪裡得罪了這位朋友,你為何要來我們大富豪鬧事?」

黑熊一臉不耐煩,一指刀疤陽身後的威少,道:「把他交給我,俺們現在就走!」



威少身體一個哆嗦,這個強勢的漢子看樣子是盯上自己了。如果不想辦法解決他,那自己以後恐怕就要寢食難安了。

「威少爺是我們大富豪的常客,他在這裡消費,就應該受到我們大富豪的保護。這位朋友,你和威少爺有什麼恩怨,去外面解決我們管不著。但是,你在大富豪動手,就等於是在拆我們大富豪的招牌。」刀疤陽冷冷一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在大富豪鬧事的呢,你倒是挺有種的嘛!」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