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爺爺今天叫我幹什麼?”風嘯天思索了一會。

“爺爺,我來了”風嘯天輕輕地敲了前門

“進來吧!”

“爺爺,你今天找我有什麼事嗎?”風戰天微微的一笑,從牀底下拉出一個碩大的木箱子,咔嚓一聲,碩大的木箱被輕輕的打了開來,隨後在裏邊找到四塊護腕一樣的東西。

風嘯天看着眼前的東西,微微的一愣,道。

“這是?”

“重玄鐵”

風嘯天一聽重玄鐵,雙眼變得明亮起來,嘴角微微的一彎,他可是知道重玄鐵是什麼。

重玄鐵,比較稀貴的一種金屬材料,用於煉製刀劍等武器時,可摻入適量增加武器的硬度和重量,而一塊拳頭大小的重玄鐵就有一百多斤重,而眼前這四塊重玄鐵,每塊有胳膊粗,雖然中間是中空,但至少每塊都有二百來斤重。

“把這四塊重玄鐵分別帶在你的胳膊和腿上,以後不管訓練還是睡覺都要帶着,你要是敢摘下來,我就打斷你的腿”風嘯天一聽,嘴角一咧,就像霜打的茄子垂頭喪氣。

風嘯天無精打采的走到大箱子邊,看了一眼身旁的老頭子,無奈的先將兩塊數百斤重的重玄鐵套在自己的雙腿處,起來稍微活動了活動,感覺還可以,又將剩下的兩塊重玄鐵套在自己的雙臂上。頓時感覺全身上下有些吃力,殊不知,數百斤對於一個普通人是相當重的,但是對於一個修煉者,練氣境三四段的可以用使用一二百斤重的武器,如果全力以赴的舉起重物,千斤重物不在話下。同樣,對於一個練氣境六段的人單憑一隻手的力量就可以舉起千斤重重物,所以對於風嘯天這樣的練氣境六段的修士而言,每隻手上加上個二百來斤重的重物正好適合自己承受的範圍,但是這樣一來,風嘯天的速度就會大大的折扣。這也正是風戰天訓練他的方法。

風嘯天戴上之後,在屋內稍微的走動了一下,感覺還可以。

“現在,從這裏跑到後山的小亭子處,太陽落山之前我見不到你,今晚上別吃飯了。”

“啊!什麼?”

“現在什麼時候了?”

“下午三點整”

“這簡直就是魔鬼訓練”說着風嘯天快速的朝着後山的小亭子跑去,如果說平日裏讓自己在太陽落山之前趕到,絕對沒問題,可現在不僅自己,全身上下還多出來八百斤的重物。

•••••••••

夕陽西下,染紅天涯,落日的餘輝將整個西邊的天空映的五顏六色,風家山莊的後山的階梯上,一個黑色的影子沿着青色的階梯朝着山頂的小亭子快速的移動。

起初,風嘯天還能憑藉這幾日的鍛鍊快速的在山間奔跑,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和真氣的耗盡,風嘯天走起路來就有些不穩,就像喝醉了酒的醉漢一樣,晃晃悠悠,隨時都可能倒下,但是總是在將要倒下的時候堅持了下來。


擡頭看一眼,西邊的太陽,一大半已經落下了地平線,又看了一眼山頂的小亭子,咬了咬牙,擡起那顫抖的腳繼續向上爬去。

最後一階石階,一隻顫抖的手伸出,搭在那漆黑的石階上,接着第二隻手也跟了上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氣喘吁吁的爬了上來,看着眼前的小亭子,嘿嘿的一笑,慢慢的爬了過去。

“這東西怎麼會這麼沉啊!剛穿上還沒什麼感覺••••”風嘯天趴在石階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重的氣,看着滿身的汗水浸溼了剛穿上的那件藍色的衣衫,苦笑的搖了搖頭,看來以後修煉的時候不能穿衣服了,要不然可就沒衣服穿了。

雙目微閉,盤坐在地上修煉起來,瞬間,乾枯的丹田慢慢的恢復了起來,而且恢復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了許多。

“哈哈••哈哈”風嘯天躺在山頂,感受到丹田內變化,放聲大笑。笑聲之大,迴盪在幾座黑色的山間。

山下的風家小院裏風戰天獨自坐在搖椅上,給自己沏了一杯茶,抿了一下口,聽着山間傳來風嘯天的笑聲,微微的一笑。“這臭小子!”

而另一個院內,一個靈動的少女手裏,纖細如玉的手指見拿着一個碧玉的小瓶,認真的收集者鮮花底下滴落的水珠,突然後上的山頂傳來陣陣的聲音。

“嘯天哥哥,又在發瘋了!”少女俏皮的一笑,繼續認真的收集。

“啊嚏!”坐在山頂的風嘯天打了一個噴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誰在說我?”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看着落下的太陽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

四月的花香瀰漫在空氣中,隱隱約約帶着一股醉人的芳香,綠葉叢生,碧草嫩綠。幾隻雀鳥飛過,在空中留下優美的弧線。

風家山莊的練武場中傳出一陣陣訓練的聲音,,數十個沙袋來回的旋轉,不停地砸來砸去發出“砰!”“砰!”“砰!”“砰!”的響聲,風嘯天一次次的被轟飛了出去。

“可惡!”風嘯天緩緩地站起了身子,看着一百零八個晃動的沙袋,眼中精光閃動,前些日子自己將神風術第一式疾風勁草練成,老頭子說三十六個對自己已經沒有什麼難度了,就給自己一下子換了一百零八個,換就換吧!風嘯天也沒怎麼在意,可是風戰天又在裏邊加入了一個加快的陣法,這下可好,弄得風嘯天就像今天看到的一樣狼狽!

“好痛啊!”咧了咧嘴,深吸了一口氣,狠狠地咬了咬牙,順手弄了弄自己凌亂的頭髮,我就不信了,不就是一百零八個沙袋,切!還能難住小爺了。

“嘯天哥哥”

風嘯天剛要繼續上去,卻聽到背後有道熟悉的聲音叫自己,回頭一看一個約十四五歲的少女正朝着自己揮手,少女一頭烏黑如瀑布的長髮披到肩上,如玉般的臉上帶着燦爛的笑容,彷彿四月初開的一朵鮮花,靚麗靜人,無雙的容顏上,長長的睫毛下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是那麼的可愛,淺淺的一笑,俊俏的臉頰浮現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宛如一個快樂的精靈輕快地向着這邊跳躍而來。

風嘯天微微一怔,整了整凌亂的頭髮,看着那天使般的女孩,輕輕地走了過去,臉上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的笑容,“雪兒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啊!”小雪輕輕地側着身子,手裏抓着一簇發角不停地擺弄着,靈動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風嘯天。

風嘯天很自然的摸了摸少女那順滑的頭髮,溫和的笑道,“我再不努力修煉,就連雪兒你都趕不上了!”


“哪有啊!這纔不到五個月,嘯天哥哥你都從一個平常人變成一個練氣境六段的高手。”少女不服氣的撇了撇嘴。

“如果說以後嘯天哥哥變得厲害了,雪兒便隨嘯天哥哥舞天下。”

雪兒說完之後,風嘯天微微的搖了搖頭,突然感覺一直嫩滑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拉着自己向前飛快的跑去,“爺爺••爺爺,快出來啊!”少女拉着身後的風嘯天一邊跑着一邊大聲的呼喊着。

“行了行了,鬼丫頭叫喚啥?”一道淡淡的虛影浮現在兩人的面前,吹鬍子瞪眼的看着兩人。

對於風戰天這樣,風嘯天並沒怎麼在意,只是心中驚駭的是,“爺爺現在的境界是越來越高深了!”

“爺爺,你就讓嘯天哥哥陪我玩會吧!”少女抱着風戰天的胳膊撒嬌的晃了晃,嘟起那可愛的道。

“好了好了,別再搖了,再搖我這身老骨頭就要被你搖散架了,”風戰天溺愛的摸了摸少女的頭,看了一眼風嘯天。

“明天早上到後山瀑布,我教你些攻伐之術。”說完長袖一揮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淡淡的一句。

風嘯天眼睛一亮,終於,爺爺可以教我攻伐之術了!

••••••••••

風嘯天下也許前邊大家看着感覺沒有多少意思,但希望讀者們認真看下去,我會給嗲加一個不一樣的世界,一個萬界林立,羣魔亂舞,神鬼爭雄的宏大世界! 翌日清晨,陽光透過葉間,形成一道道長長的的光柱灑滿在林間,給那昏暗的林間增添了幾分明亮,偶爾有幾隻雀鳥嬉戲於林間。

流水潺潺,河水明亮照人,漣起層層的波紋蕩向四邊,河的最寬出約有三丈長,風嘯天**着身子浸入水中,誰不算深,剛好濛過他的胸膛,周邊的水中還插着數十根人粗的木樁。

風嘯天雙手划動,濺起無數的水花,對着水中的木樁爆喝一聲。

山海拳,一種霸絕天地的拳法,共三式,分別爲拳天傾下、山海呼嘯、拳崩四海。一式比一式強,一招比一招可怕,煉製大成拳盡天下,一拳出,山海碎,日月動,鬼神驚。

第一式,拳傾天下,一拳出,天下破,山海動,河水翻騰,以翻江倒海之姿,傾盡天下之勢,無數的拳影幻化出一道道拳芒向着水中的木樁轟去

“砰!”“砰!”“砰!”“砰!”“砰!”••••

水中樹根木樁爆裂而開,化成碎屑飄散在水面,看着剛纔這一拳,風嘯天對剛纔這一拳感到非常的滿意,從水中一躍,來了個蜻蜓點水,穩穩地站在離河邊數米遠的草地上,全身上下都被河水浸溼,手臂和腿上還綁着那幾塊粗重的重玄鐵,走到放衣服的樹邊,運轉真氣,瞬間將全身的河水蒸乾,穿上那藍色的長衫下山去了。

••••••••••••••

自從風嘯天得到爺爺的全部傳承後,每日都勤奮的修煉,除了少部分時間是休息外,其餘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努力的修煉,短短數三個月,風嘯天從練氣境三段狂飆到練氣境六段,練氣境六段已經不是單純的修煉真氣那麼簡單了,而是要將將丹田內的氣體,千錘百煉,努力的壓縮,打造的精純無比,用這精純無比的真氣來鍛鍊自己的肉身,使肉身變得更得更加強大結實,只有這樣才能好好的積攢,纔算有資格去衝擊先天境,更有望求仙問道。

風嘯天嚐到了這種修煉上的甜頭之後便更加的勤奮修煉,不是每天在院中思考,就是在後山林間勤加修煉。

雖然說萬里山河圖是一件空間類的至寶,但是那是一件殘破的仙器造成的,裏邊雖然可以修煉,但是裏邊卻不能長時間的呆人,因爲裏邊連一絲靈氣都沒有,全部都是死沉沉的一片,所以對於一個修煉者來說,在裏邊修煉是最不和明智的。風戰天爲何讓風嘯天在裏邊修煉那,只是因爲讓風嘯天在最短的時間內消耗完體內的真氣,在這種長時間沒有靈氣的情況下,怎樣適合最好。以免以後與人戰鬥時更好的發揮戰鬥經驗。

此時風嘯天運轉混元一氣訣的第一層的練氣法門修煉起來,周圍天地間無數天地靈氣通過聚靈陣的吸收慢慢的聚集了進來,聚集在自己的周身,氤氳朦朧的天地靈氣稠密的程度形成了液體的水滴,粘在風嘯天的身上,就好像被雨淋溼了一般。

看着如此濃密的靈氣,風嘯天並沒有絲毫的猶豫,雙手在胸前不停地畫動,結出奇怪的符印,立刻周邊無盡的靈氣化成數股細小的水流透過他的皮膚進入他的體內,遊走在全身各個經脈。風嘯天只感覺全身經脈在不停地膨脹,就好像充滿氣的氣球,他知道那是經脈的擴充,那種擴充的感覺就好像萬蟻食之。

風嘯天對於這種靈氣的吸收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胸前的手印不停地變化着,手印的變化程度已經愈發的熟練,周邊無盡的靈氣都被吞噬殆盡。

“哈啊”風嘯天大喝一聲,全身被靈氣漲的就如一個大皮球,頃刻間,全身的靈氣快速的向着丹田中涌去,原本丹田中的那道冰火太極也快的轉動着,將涌進的靈氣快速的吸收。

“嗡嗡”

在風嘯天全神貫注下無數的靈氣被丹田中的冰火太極慢慢的吸收轉換,隱隱約,可以清晰地看見丹田中的那個冰火太極變得愈發明亮。約莫一柱香的時間,聚靈陣內的靈氣全部被吸收進丹田,風嘯天的表情愈發的凝重。

“給我破”

“轟轟”從風嘯天的身體裏傳出一陣悶響的聲音,風嘯天明顯感到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戰場一般,正發生着激烈的碰撞,而他的全身都被汗水打溼,慢慢的這個過程又過了一段時間,才慢慢的平靜下來,風嘯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終於,又更進一步了,已經達到練氣境六段巔峯”此時風嘯天的臉上還是以往的平靜,他並沒有因爲這樣的突破而感到高興,因爲他知道在整個天荒大陸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這種東西,雖然對於被人來說我是天才,但是我聽說在天荒大陸上曾經有人數十年不到就凝練百脈,成爲先天高手;曾經有人不過數十年,成爲令整個天荒大陸都顫抖的絕世高手,而那個人風嘯天也非常的熟悉,那便是他的父親風南天,曾經創下了種種的傳說,引領了一個時代的傳奇人物,。他的傳說,他的經歷,以最短的時間超越了一切比他強的,沒有人知道他是怎樣修煉的,包括他的父親風戰天也都不知道,因

爲就連風戰天都說他是個傳奇,這是無可爭議的。

曾經在風嘯天小的時候,風南天對他說過,

“你未來的成就一定會超越我的”。

風嘯天一直將這句話牢記在心中,可是現在風嘯天才感覺這句話的可笑,可笑的不是父親的這句話,而是自己太自以爲是了,父親的一句戲言而已,只是想激勵自己的話。這讓自己怎麼超越啊!

“父親啊!你這讓我怎麼超越你啊!你用了十年成了整個天荒大陸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得絕世高手,可是按我這種速度,

別說十年,就算是一百年也難有成就啊!”剛剛突破的風嘯天心中並沒有那般高興,因爲他想起自己的父親,想起那個神話般的人物,這樣自己怎麼去超越啊!

“要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成就最高,只有在生死之間磨練,在生死之間徘徊才能突破。才能在最短的時間成爲絕世高手,”突然院內傳來風戰天的聲音。

風嘯天擡起頭來看着站在旁邊的風戰天,從他那眼神中看到那銳利的光芒,刺得自己有些睜不開眼。

“在生死之間磨練?”風嘯天喃喃道,細細的品味着這句話的寓意。

“爺爺,當年父親就是這樣修煉的嗎?”風嘯天抓住這個機會問道風戰天。

風戰天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對於你父親我只能說他的存在就是個傳奇,他是怎麼修煉的,他是什麼時候突破的,沒有人知道,修煉的都是風家傳承的功法,可是別人也許需要十年,但是你爹只需要三個月,中修煉速度簡直聞所未聞,”

風嘯天還是第一次聽爺爺在自己面前說起關於父親的事,也是,任誰有這麼個兒子離自己而去,都會非常的傷心,雖然還活着但是親人卻不能相見這就是最大的悲傷。

風戰天微微失神了一下子,對着風嘯天說道,我曾經問過你父親關於修煉上的一些事情,你父親也曾說過,“修煉上要想以最快的速度突破的的途徑有許多,不外乎自己的天賦問題和用些靈丹妙藥,但是天賦是自身天生就註定了的,而那些靈丹妙藥終其身外之物,除非傳說中的神藥,可是神藥又有多少,要麼怎會稱之爲神藥那?”說到這裏風戰天頓了頓,看了一眼風嘯天。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再生死之間磨難,這便是以最短的方法成就最高的方法,這樣的方式世間幾乎每個修煉者都知道,只是這樣的成功者每一個都是擁有大氣運的人,與其說是大氣運還不如說是長久留下的實戰經驗,只用長久在生死之間的徘徊,長久的實戰才能更好的擁有自己的一套對敵方式,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才能更長久的活下去。”

風嘯天聽完之後微微一愣,喃喃自語道:“生死之間的磨練,生死之間的徘徊。”突然風嘯天看見了一道大門向自己打開,他看見父親那道偉岸的身影正向着自己揮手。

風嘯天知道這些都只不過是些幻境,但是他確信,父親能辦到的,他絕對也能辦到,父親能用最短的時間站在最高的位置,我風嘯天也能,我風嘯天也可以辦到,父親等着孩兒,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你的。

也正是因爲今日風戰天的一席話激勵了風嘯天,纔會成就未來那個“瘋子的傳說”。

隨後風嘯天每天都在修煉中度過,就這樣又是一個月匆匆而過。

兄弟姐妹們,絕世少年卷今晚將要結束了,明天將要進入風嘯天的弒殺模式了!期待吧! 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路的兩旁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奇特物件,各種貿易商販叫賣絡繹不絕。

“哇!人好多啊!”風嘯天驚訝的看着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羣,各種商販,自風嘯天年小時逃亡來到皓月城便再也沒有去過這麼繁華的街道,所以現在看見這麼繁華的市井就跟個小孩似的。

“各位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這些都是今天剛從天荒山脈邊緣運來的一些靈藥,快看看,一個看起來大約,四五十歲的老頭在攤前不停地叫賣着,烈火草,青角蓮,寒雪草,•••”

風嘯天帶着小雪走在寬敞的街道上,看着熱鬧非凡的市坊,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流,忍不住的咂了咂嘴道,“好久沒看到這麼熱鬧的場面了”。

“嘯天哥哥,你都三年多沒和小雪一起出來了。”原本並排着的小雪瞬間轉身在風嘯天的面前,雪白如玉小手負於身後,腦袋微微的傾斜,長長的睫毛下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可愛的一眨一眨的,笑盈盈的盯着風嘯天。

風嘯天將手抱於胸前,聳了聳肩,不由有些無奈的道:“雪兒你又不知不知道嘯天哥哥以前••••恩••你又在調戲你嘯天哥

哥,是不是••恩恩”說着伸出自己的右手做出一個撓癢癢的動作。

“嘯天哥哥再也不理你了。”

少女微微皺起的俏鼻,那俊俏的小臉之上,隱約的有幾分幽怨,輕身轉頭看都不看眼前的風嘯天,邁着輕盈的步子入了人羣。

風嘯天看着遠去的小雪,苦笑的搖了搖頭,馬上跟了上去。

“臭嘯天哥哥,怎麼還沒跟上來那”嘴裏不停地嘟囔着。突然前部傳來一陣騷動,少女好奇的跑向前去看個究竟。

卻看見對面一幫子霸氣橫生的人,爲首的是一個十五六的小胖子,那胖子一身橫肉,披着貂絨做成的大衣,腳上一雙黑色皮靴,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明亮。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