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逸?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錢峯低着頭想了想,伸手摸了摸下巴,雙眼突然亮起來:“我想起來了,小子,你給我站住,你之前是不是和狼哥有過沖突?”

蘇逸轉過頭,看了錢峯一眼,心中也更加肯定,看來昨天晚上在小樹林時看見的身影,應該就是這個錢峯,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這麼多事情。

“沒錯,就是我,我想你和狼哥說的話,他就應該知道我是誰了,有什麼意見的話,讓他直接來找我!”蘇逸笑眯眯的揮了揮手,對着錢峯挑了挑眉毛:“當然,如果你願意來找我的話,也沒有關係!”

錢峯吞了一口水,他之前可聽狼哥說過蘇逸的本事,這傢伙一個人就能對付好幾個人,而且打得狼哥的手下都不敢站起身,狼狽至極。

就錢峯的這兩下子,還沒有狼哥的手下厲害,和蘇逸硬碰硬,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但現在就讓蘇逸就這樣走了,錢峯也覺得非常沒有面子,心中反倒是有些後悔,剛纔那麼激動的喊一嗓子幹什麼,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錢峯猶豫了一下,用力的點了點頭:“好,這件事情我記住了,看到狼哥我一定會和他說的,不過你也等着,這件事情沒完!”

蘇逸笑了笑,沒有理會錢峯,轉過身向着外面快步走去。

“老大,我們就這麼走了?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對付我們的!”雷破軍湊到蘇逸身邊,有些擔憂的說道。

蘇逸玩味的看了雷破軍一眼,要的就是讓狼哥來主動找自己,如果狼哥對付自己的話,那就更好。

這個校外的小混混在外面有多大勢力,蘇逸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這個傢伙和學校內部的人一定勾結非常的密切,要是任由他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以後肯定還會影響到蘇逸一行人。


蘇逸來這裏可是上學的,打擾了這麼優雅的泡妞……不是,校園環境,蘇逸絕對不允許,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來玷污這裏。

既然這個狼哥不知好歹,那蘇逸也就讓他看看自己的厲害,這樣也算是能省心。

“放心吧,你們以後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有什麼事情就和我說,有老大在,老大罩着你們!”蘇逸拍了拍胸脯,這句話他可沒有說謊,罩着這三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過老大,藥效可沒有那麼輕易就能解除的,這一次他們是沒事了,但是下一次萬一他們犯癮的時候怎麼辦?”雷破軍伸手撓了撓頭,歪頭戒備的看了周藏鋒和林凡一眼:“要不要去買幾條繩子?”

“大哥,我們這是吃藥,不是吃了那些真正不乾淨的東西了行不行?還把我們綁上,至於嗎?我們這東西一次兩次沒有什麼事情的!”周藏鋒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晃了晃手機。

蘇逸也仰頭大笑一聲,看周藏鋒和林凡的樣子,確實不像是上癮的樣子,估計應該沒有那麼大的效果纔是。


“走,先回去吃飯去,我還沒有吃飯呢,有什麼事情,吃了飯再說!”蘇逸拍了拍肚子,摟着三個人向着校外走去。

四個人找了一家大排檔,坐在椅子上點了點燒烤,就着啤酒就吃了起來。


同一時間裏,在狼哥那邊,狼哥抽了一口煙,憤怒的咆哮一聲。“你說什麼?又是蘇逸這個小子?他媽的,爲什麼這個小子什麼事情都管!?”

“狼哥,現在怎麼辦?這小子很有可能知道我們的事情了,要是留着他的話,以後一旦要是被他抓住把柄的話,我們可就什麼都不能幹了!”

“沒關係,這小子不是想玩嗎的,硬的我們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但是要是玩智慧的話,這小子的毛還嫩了點,你不用管了,給我查查這小子在什麼地方就行了!”狼哥笑眯眯的咧開嘴,不屑的嗤笑一聲。

“不用查了,我剛纔就一直讓人跟着他們呢,害怕他們去告訴老師,鬧了半天,他們去了緣分烤吧吃飯去了!”錢峯急忙說了一聲道。

“緣分烤吧?哈哈,去了大蝦米的地方去了?那太好了,正好這一次,兩個一起端,你不用管了,這件事情交給我了!” “來,一人一箱酒,今天不醉不歸啊,喝多了你們多去廁所,正好把殘留的藥都排出去,你們就沒事了!”蘇逸端起酒杯來,笑眯眯的對着周藏鋒和林凡舉了舉杯。

周藏鋒和林凡也不客氣,答應一聲,端起酒杯就和蘇逸喝了起來。

四個人喝的開心,卻沒有注意到,在外面走進來兩個男子。

本來就是剛剛開學的日子,南方的天氣還很炎熱,大排檔店裏面和店外面都坐滿了人,加上電視嘈雜的聲音,確實很難發現這兩個人。

兩個人大步走進店裏面,繞了一圈,看了看周圍,其中一個男子大步走到了櫃檯的位置。

“先生你好,請問幾位?”櫃檯的服務員站起身來,笑呵呵的對着男子說道。

男子看了周圍一眼,伸手指了指後面:“兩個人,對了,大蝦米在不在?我們找他有點事情,想和他說說借貸的事兒。”

這話一出,服務員就明白什麼意思,當即搖了搖頭:“真是不好意思,我們老闆出去了,暫時還沒有回來,等回來之後我就讓他去找您,可以吧?”

男子點了點頭,也沒有廢話,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大步走到了蘇逸四個人位置旁邊,大搖大擺的坐在了椅子上。

“來,服務生,過來,點菜!”男子大聲呼喊了兩聲,伸手拍了兩下桌子。

蘇逸瞄了一眼後面的兩個人,也沒有在意,學校外面這樣的小混混非常多,一個個吆五喝六的,牛逼帶閃電的,非常正常,不過就是一羣譁衆取寵的人而已。

不過就在蘇逸想要收回目光的時候,卻突然看到男子撅起來的褲子口袋裏面,有一包藍色的東西。

放在以前,蘇逸肯定不會在意,人家的口袋裏面裝的是什麼,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不過蘇逸就在昨天,清楚的看到狼哥和錢峯,就拿着這樣藍色的東西來回交換,很有可能,這一包藍色的東西就是狼哥昨天拿出來的那種。

蘇逸眼珠轉了轉,笑眯眯的咧開嘴,心中已經有了計算,不着痕跡的轉過頭,端起酒杯繼續和三個人喝起來。

“哈哈,老大,我和你說,剛纔實在是太帥了,我都沒想到,你們敢這麼和錢峯說話,實在是太爽了,這傢伙在學校裏面很囂張的,牛逼哄哄的,還幹這種事情,等有證據的時候,一定要把他們都抓起來!”周藏鋒笑眯眯的咧開嘴,對着蘇逸得意的說道。

蘇逸笑着點了點頭,毫不在意的揮揮手:“哎,低調,低調,咱們都是低調的人,這種事情不用拿出來說,我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就行,我和你說,就這個傢伙,可能是作死沒夠的,想要處理他還不是輕鬆加愉快的事情?”

“沒錯,老大,我們絕對相信你說的話,來,我們繼續喝酒!”林凡喝的臉色發紅,興致高亢,說話的聲音都提高了幾分。

旁邊桌子的男子看着林凡的樣子,眼珠子轉了轉,起身假裝奔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剛剛走到林凡身邊,男子腳底下一滑,啤酒瓶子發出一道清脆的響聲,男子的身體也差點摔倒在桌子上。


“我操,你他媽有病是不是?啤酒瓶不知道往裏放?差點給摔倒了沒看見嗎?”男子眼珠子一立,伸手指着林凡喊起來。

林凡也轉過頭,迷迷糊糊的看了男子一眼:“啊,不好意思,可能是我放錯地方了!”

“我操,不好意思就行了?你媽的,差點把我摔倒了,就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事兒了?”男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眼珠子瞪得溜圓:“知不知道我是誰?敢和我這麼說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那你還想要怎麼樣?”周藏鋒也不樂意了,站起身來不滿的看着男子。

“還想要怎麼樣?給我跪地下道歉,不然的話,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男子冷哼一聲,伸手推了一下林凡的身體。

林凡哪裏能容忍,本來就喝多了,加上今天受得起,讓林凡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勾了起來。

“我去,你他媽故意找事兒是不是?你以爲我們是大學生就好欺負啊?”林凡不滿意的奔着男子走去,晃晃悠悠的直接撲在了男子身上。

男子雙眼一亮,這可是大好的機會,手指一動,不着痕跡的將藥拿出來,假裝推開林凡,手卻已經將藥放在了林凡的上衣口袋裏面:“哎,你幹什麼?還想要訛人是不是?我告訴你,喝多了就少嗶嗶,在一邊坐着,我懶得和你這種醉鬼一般見識!”

說完,男子轉過身就向着衛生間的方向大步走去。

“哎!你別走,你給我說清楚,說誰是醉鬼呢?”林凡不滿意的喊了一聲,剛想要上前,卻被蘇逸一把攔住。

蘇逸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身體往林凡身上一貼,笑眯眯的咧開嘴:“行了,咱們出來是喝酒開心的,不是來鬥氣的,大家都少說一句,就沒事了,行了,你喝酒,我先去上個廁所去!”

說完,蘇逸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擡步奔着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男子走到衛生間,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人,大步走進其中一個隔間,伸手將水箱蓋子掀起來,將一包藍色的藥放進水箱裏面,這才心滿意足的走出來。

等到這個男子剛剛走出來,迎面就走過來一道身影,狠狠和男子撞在了一起。

“哎呦!”男子疼的挑了挑眉毛,剛想要發怒,蘇逸急忙笑眯眯的咧開嘴:“對不起,對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有點喝多了,實在是抱歉!”

男子看了蘇逸一眼,冷哼一聲,嘴巴一撇:“下次小心點!”

說完,男子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蘇逸看着男子的背影,嘴角劃過一抹笑意,轉過身走進了隔間裏面,伸手翻了翻水箱,一眼就看到水箱裏面的藥。

“真是小兒科,這樣的伎倆竟然還使用,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老套?”蘇逸撇撇嘴,伸手將裏面的東西拿出來,掂量兩下,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 蘇逸也沒有廢話,直接拿着東西走出去,看着男子的背影,蘇逸加快腳步,直接奔着男子的方向衝去。

男子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後面的蘇逸,他心中還在想着一會回去找狼哥領賞的畫面。

這麼大的事情都搞定了,狼哥肯定要好好獎勵他一番,其中的獎勵會有多少,男子想想都覺得興奮!

剛走了一步,男子突然感覺背後被人撞了一下,身體往前一衝,差點趴在地上,下意識張嘴就罵:“哎我操你……”

“老王,你原來在這兒呢,我剛纔找你半天,我都認錯人了,有個人剛纔上廁所,我還以爲你是他呢,我還差點和人家開玩笑,太尷尬了!”蘇逸伸手拍着男子的肩膀,仰頭笑了起來:“走,喝酒去!”

“我喝你大爺,什麼玩意兒老王,誰是老王?你剛纔在廁所撞得就是我!?”男子指着自己的鼻子,憤怒的對着蘇逸咆哮起來。

一天兩次被撞,被撞的還是同一個人,男子的心情瞬間有點不好,這小子是找事情啊!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裝出一臉無辜的模樣,上下看了半天:“我去,真是不好意思,我這喝多了,眼睛有點看不清,我還以爲你是我室友呢,真是抱歉,抱歉啊!”

男子看着蘇逸迷迷糊糊的樣子,乾脆冷哼一聲,不願意浪費時間,伸手指了指蘇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蘇逸也慢悠悠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周藏鋒,使了一個眼色:“哎呀,你看,你在這兒呢,我剛纔就認錯了,一直以爲別人是你呢,我還開玩笑呢,你都不知道,老尷尬了!”

周藏鋒愣了一下,看着蘇逸的眼神,眼珠轉了轉,急忙咧開嘴:“哈哈,怎麼樣,被我耍了吧?我是故意的,我和你說,我就是想看看你是怎麼被耍的,真是過癮,被耍的滋味好不好?”

男子歪頭看了一眼蘇逸,又看了看周藏鋒,低着頭想了想。

“哎,我感覺不對勁啊,這小子和錢峯說的那兩個人在一起呢,該不會是知道我們身份了吧?”

“拉倒吧,連錢峯都不認識咱倆,他們那裏知道,你不要亂說!”

男子點了點頭,說的也是,他們兩個人可是狼哥千挑萬選出來的,就是因爲他們認識大蝦米,而且在學校這邊根本就沒待過,仗着臉生纔會出現在這裏的。

現在這麼一想,男子心中也有些安定下來,確實也是,都沒有人認識他們,他們還有什麼好怕的。

男子伸手把手機掏出來,歪頭看了看正在喝酒的林凡和周藏鋒,伸手撥打出一個電話。

蘇逸坐在椅子上,耳朵動了動,嘴角劃過一抹笑意,就他們對話的聲音,對於他這個先天高手來說,完全就等於緊挨着電話雙方一樣,裏面的內容清清楚楚!

不過蘇逸沒有着急離開,繼續帶着林凡等人大口喝酒。

不多時,一道清脆的警車聲傳出來,兩輛警車快速出現在大排檔門口,三個警察從車裏面大步走出來。

突然出現警察,讓在場的人也都愣了一下,一個個紛紛看向了警察的方向,不知道除了什麼事情。

蘇逸也擡頭看了一眼,警察回來蘇逸早就已經知道了,剛纔男子打得電話就是報警電話。

不過,看到從警車上走下來的人,蘇逸卻不由挑了挑眉毛:“林子薇?怎麼會是她?”

蘇逸現在算是明白,什麼叫做不是冤家不聚頭,上一次跟林子薇鬧得那樣不愉快,本來以爲以後不會再有瓜葛,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只是現在蘇逸不知道,林子薇這個人倒是耿直無私,會不會因爲上一次的事情,來個公報私仇之類的。


“警察同志,不知道你們有什麼事情?我是這裏的大堂經理,我叫做趙堂,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說!”一個男子快步走出來,笑呵呵的看着林子薇。

林子薇掃視周圍一圈,伸手將警官證拿出來:“剛纔我們接到報警,說你們這裏販賣違禁物品,還有,你們這裏涉嫌私藏,所以我們要進行調查一下。”

“違禁物品?我們這裏就是燒烤店,能有什麼違禁物品,你們是不是弄錯了?”趙堂愣了一下,笑着咧開嘴:“真是不好意思,警官,你們是不是誤會了,我們這裏絕對沒有…….”

“有沒有不是你說了算的,一邊待着去,不要耽誤我們辦案,不然說你妨礙公務!”後面的警察不耐煩的揮揮手,大晚上的出警本來就很不開心了,哪裏還有什麼好心情?

趙堂臉色變了變,不過還是乖乖讓開,伸手指了指裏面:“請隨便。”

林子薇揮了揮手,後面的警察也大步走進去,開始快速的查看起來。

周圍的客人都紛紛站起身來,連警察都過來了,不管因爲什麼,他們的心中都不可能安定下來,看着面前的一羣人一臉的迷茫。

林子薇看了看周圍,猶豫了一下,最後掃視起周圍的客人來。

這麼一看不要緊,林子薇的眼睛瞬間就看到了正在低頭吃着肉串的蘇逸,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上一次在警局的時候,林子薇沒少被蘇逸佔便宜,這個仇她可一直都沒有忘。

誰知道這一次竟然這樣冤家路窄,在這個地方竟然碰到了蘇逸,她心中的怒火也瞬間升騰起來。

“原來你也在這裏,怎麼只要有事情的地方就一定有你呢!”林子薇走到蘇逸面前,伸手敲了敲桌子。

“警察姐姐,好巧啊,你也在這裏啊!?”蘇逸假裝完全沒有看到林子薇一樣,站起身打了聲招呼,鬱悶的聳聳肩:“我確實也納悶呢,只要是我在的地方怎麼就會有你呢?我們兩個是不是很有緣啊?”

“你胡說什麼!?”林子薇臉色變了變,伸手指着蘇逸:“我警告你,少在這裏胡說八道,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告你妨礙公務…….不對,有人報警說這裏有違禁品,我看是不是就在你身上?” 蘇逸挑了挑眉毛,自己的嘴不是開光了吧,這纔剛剛說過,竟然就被林子薇給公報私仇了。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