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攻擊的前一瞬間和攻擊結束后的一瞬間,是一個人防禦能力最低的時候!實力再強大的人,也避免不了這個天然的缺陷!

就是因為這個缺陷的存在,才會出現這種針對這個缺陷的戰術!

但是,這種戰術是極為危險的,因為這一瞬間的時機極難把握,稍有不慎,就會陪上自己的性命!而且,很多時候就算把握住了,卻由於速度不夠,無法完成反擊,陪上的仍然只會是自己的性命!

空中的勝利者在獲勝之後,身體再次無力地朝地面摔落……

看來,他剛剛的重傷下墜,並不完全是表演……

好巧不巧,這人墜落的方向剛好是朝著楊恆去的,若是楊恆不理會他,他必定是落得個粉身碎骨的凄慘下場。

稍稍猶豫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楊恆沉聲一喝,再次開啟「道靈九神變第一變」——「赤狼變」,縱身一躍,跳上半空!穩穩接住摔落的那人!

楊恆這才有機會仔細打量起這個掌握著「御空飛行」本領的大高手來!

只見這人黑髮青冠,面如冠玉的臉上因重傷而血色全無,雖然人已經昏闕了過去,但臉上還殘留著一絲痛苦的表情。

令楊恆震驚的是,從外貌來看,這人也就和他差不多年歲!

此人身上穿著一身藍灰色的長袍,初步判斷應該是某個勢力的統一制式服裝。在他的腰間,系著一塊散發著七彩微光的白玉。白玉的中間,刻著兩個大字——道源! 一道淡淡的紅色血芒自易逍遙的周身爆發開來,如水霧瀰漫,如九天玄光,令得灰袍老者的臉色驟然大變–

宛若蘊藏在洪荒九幽、萬古絕煞之中的暴戾之氣,轟然自易逍遙的心底爆發開來,周身血霧瀰漫,玄光大作,長髮飛舞,而籠罩在他周身四處的恐怖大力,竟寸寸裂開,隔空發出一道道“咔嚓!咔嚓!”的脆響!

灰袍老者的臉色徹底大變,震驚地望着懸浮在半空的青袍男子,口中乾澀地發出幾個沉重的字眼:“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



“啊!”

易逍遙甩開雙臂,仰天長嘯,葛地!一股浩瀚的血紅能量自他的體內霎時傲嘯而出,瀰漫在其周身的真氣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馳增長,但令灰袍老者驚詫不已的是,他居然看不出易逍遙的修爲爲何突然逆變增強,而且是一瞬暴涌,不過,唯一令他心中突兀的,卻是看不出易逍遙的修爲增強到了何等境界!

烏黑修長的亂髮寸寸化爲血紅之色,葛地!滿頭紅髮舞天,易逍遙目中精芒爆射,竟是兩團攝人魂魄的血紅光影!

宛若一尊屹立在天地之間的萬古血神,高大巍峨的身軀傲嘯而起,易逍遙臉色冰冷到了極致,幾乎在他的臉上看不到一絲世俗凡塵之氣,目光掃視,最後淡淡落在灰袍的身上,葛地!灰袍老者如被束縛了魂魄的傀儡,怔怔地注視着半空中的血紅光影!

易逍遙邁開大步,在虛空中連縱七大步,每一步踏出,皆會令周遭空氣微微顫動發抖,而漸漸逼近的灰袍老者,臉色卻是一改輕蔑的神色,變得死灰一片——

“他,他不是人!!!”西門天暴退三大步,目光驚愕地俯視着半山腰的人形光影,口中極度不甘地咆哮着,繼而轉身向着漆黑如墨的夜幕中掠去——

易逍遙泛着血紅的冰冷目光,宛若死神的召喚,淡淡地俯視着下方一臉呆滯的灰袍老者,牙齒緊咬,緩緩吐出兩個冰寒入骨的字眼:“去——死——”

一拳揮出,沒有繁花絕美的招式,但周遭空氣卻在一剎那變得扭曲變形,隱隱可以聽到一絲絲“咔嚓!咔嚓!”的脆響,一道巨大血紅拳影覆蓋在易逍遙的拳頭上,緩緩向着灰袍的頭頂壓下——

“啊~~~”灰袍老者霎時驚醒,雙臂灌力,雙手掐印,轟然凝聚出一團刺眼的白色毫光,剛猛無匹的真氣流竄四溢,迎面撞向半空壓下的巨大血紅拳影!

“轟——”

一道震顫山河、撼動天地般的能量炸響以此山的半山腰爲中心,激盪八方,周遭一切草木植被,瞬間化爲灰燼,空氣亦被掀起一道狹長的黑色縫隙,繼而遠遠遁了開去————

“噗——”灰袍老者彎身噴出一口濃血,繼而緩緩癱軟在地,生機頓失。。。

“撲通!”一聲巨響,易逍遙應聲摔倒在地面,全身如被萬道鋼針侵蝕般劇痛無比,眼前一道道黑線漂浮,幾欲昏迷的他猛地掐出一道剛猛指印打向大經穴,無以倫比的神念劇痛令他的心海霎時恢復清醒,忍住劇痛,他緩緩爬起身,嘴角緩緩溢出的血跡被勁風瞬間吹乾,滿頭血紅長髮已然恢復烏黑之色,只是那雙漆黑眼眸,少了些許的精芒!

先前被震傷的兩名錦衣勁裝大漢一臉驚恐地跌下山坡,繼而跌跌撞撞地滾落下去,眨眼便消失無蹤——

易逍遙站起身,目光所及,頓時震驚地望着眼前的一幕,灰袍老者倒在血泊之中,全身如爛泥般生機全無,此一番如夢境般在現實中呈現,他踉蹌着走上前,仍是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喃喃道:“這,這是。。。他怎麼就死了?我剛纔做了什麼?!”

低頭望着樸實無華的古玉,易逍遙自始自終都未感應到古玉有何變化,若是老祖現身更是不可能了,那眼前的一切如何解釋?

“他可是九陽脈一重境的強者啊!難道是我殺的?”易逍遙苦笑一聲,繼而緩緩搖了搖頭:“我的功法武技雖然特殊,勉強和先天勁脈七重境的強者一決高下,但還不至於達到越階挑戰的地步,剛纔。。。”

易逍遙仰起頭,仔細回想着先前的空白部分,似乎在半空中的剎那,心底爆發出一道空前絕後的暴戾之氣,但又不是,那是什麼?爲什麼會在我的體內出現?一定還有什麼!——啊!


腦海中猛地傳來一道刺痛,易逍遙剛剛想到的一些頭緒,卻瞬間又化爲虛無,甩開思緒,心海漸漸平緩下來,那股刺痛竟緩緩消失了,甩了甩頭,易逍遙自嘲一笑:“我怎麼會懷疑自己的身體?”

不經意間,易逍遙葛然發現灰袍老者的胸口露出一塊米黃色的卷皮,伸手取出,卻是一塊黃皮殘卷,視線所及,上面線條縱橫交錯,易逍遙霎時倒吸一口涼氣,暗自驚愕道:“七竅冰蓮?!這是三荒古窟的地形圖,難道七竅冰蓮就藏在那裏?!”

眉頭一緊,易逍遙急忙將黃皮殘卷收進古戒,仰首望向學院方向的上空,繼而轉身向着山脈的深處閃身掠去——

片玄!

三道玄光自虛空爆射而出,三個白髮老者須臾間出現在半山腰,身着一襲白袍的葉玄大長老凝目望向山脈深處,有些詫異地皺了皺眉,苦笑道:“這小子的神念之力非同凡響啊!不過在我們幾個老傢伙面前還是有些嫩了,呵呵。。。”

“。。。哈哈哈!要知道我們費盡畢生心機也未及門徑,沒想到他居然誤打誤撞的開啓了那個東西,果然是個不可多得的奇才啊!”身着灰袍的白髮老者捋了捋鬍鬚,開心地笑道。

“那我們來的豈不是有些多餘了?”葉玄大長老苦笑道。

“呵呵!看來小郡主那丫頭的眼光和她爹的一樣毒辣啊!”紫袍老者莞爾笑道。

葉玄大長老白了二人一眼:“否則那傢伙論資質怎麼可能當得了六脈學院的院長,只是小郡主一心追問他的下落,唉。。。”

灰袍老者與紫袍老者相視一眼,臉色皆是一沉,灰袍老者輕嘆道:“也不知那個老傢伙這麼多年死哪去了!偌大個學院卻當個甩手掌櫃,爛攤子交給我們幾把老骨頭打理,哪天回來沒有點好處看我不掀他的老底!”

“天罡象脈單憑神念領悟是不夠的,只有在與強者的不斷對決過招中才能體悟突破,但距離他走已然快二十年了,難道天罡象脈真的就那麼難以突破麼?自己的女兒也不看一眼,真是個老頑固!”葉玄大長老苦笑着搖了搖頭:“這段時間那小丫頭可是把我整慘嘍!等那老傢伙回來,我也出去遊歷,讓他一個人煩去~~~”

“哈哈哈。。。”灰袍老者與紫袍老者相視大笑,紫袍老者笑道:“你啊!好好做你的大長老吧,哈哈。。。”

PS:今日第一更送到! 一身橫肉的唐闊邁着大步伐朝着皇都的邊緣地帶走去,這一座城市非常的大,唐闊此時的狀態顯然不是一個擅長速度的人,所以走了足足十幾分鐘的時間,才終於從皇都的中央部委來到了邊緣地帶。

“鬥武場!”唐闊來到一個非常高大的建築前面之後,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灼灼的目光,這裏進進出出的都是修煉着,而且其中還有不少實力強橫之輩。

只是讓唐闊有些失望的是,自己居然沒有找到一個實力達到了神威境的強者。

不過想想也是,一個神威境強者,就算是再怎麼窮,也不可能跑到這鬥武場來跟人打鬥吧,這個想法一出來,唐闊倒是有些失望了起來。

不過來都來了,他也沒有打算回去,再怎麼樣也得去見識一番吧,以前他不能修煉,根本沒有辦法來這兒看。

進入到這鬥武場之後,這裏面是一個大廳,而這大廳是買門票的地方,當然,也有一些人出示了一個牌子便直接進去了。

“這位大哥,你好!一看你就知道是來打擂的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二狗,是這裏的百事通,你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我都可以幫你搞定!”就在唐闊準備找一個人問問的時候,一個尖銳的聲音卻是從自己的身邊傳來。

唐闊轉過身來,看到了一個瘦小的男人正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呢,這人長得還真叫醜啊,只不過他的眼睛非常的明亮,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精明的人。

“哦?什麼事情都可以幫我嘛?那好,幫我安排一場擂臺吧!”聽到這男子的話,唐闊自然明白這人是幹什麼的,當下他也沒有拒絕。

畢竟自己是第一次來這兒,有一個熟悉這兒規則的人帶着,他倒也省不少事兒。

“大哥,你果然有眼光啊,放心吧,大哥,你只要告訴我,你想找什麼實力的強者打擂,那麼我就可以幫你安排下來。”聽到唐闊的話,王二狗那明亮的小眼睛頓時瞪大了,當下便拍着胸脯說道。

“好,幫我安排一場神威境初階的對手吧!”唐闊點了點頭,當下便開口說道。

“什麼?神…神威境初階?大哥,你不是在玩兒我吧,這神威境初階的強者哪個沒事兒來打擂啊!”聽到唐闊的話,王二狗頓時瞪大了眼珠子,然後一臉鬱悶的說道。

“你不是說什麼樣的擂臺都可以幫我安排嘛?怎麼現在又做不了了呢?”聽到這王二狗的話,唐闊頓時皺起了眉頭。

“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大哥您的實力達到神威境,那我就算是拼上了自己這張老臉,也一定幫大哥找到對手的!”王二狗聽到唐闊的話後,頓時拍着自己的胸脯說道。

只是他當然知道,神威境強者不可能跑這兒來的,所以他才這麼保證的。

“好,那我就信你一次,我是神威境初階,你去幫我找一個神威境初階或者中階的對手吧!事成之後,一定少不了你的好處的!”

聽到這王二狗的話,唐闊頓時點了點頭,非常認真的說道。

他自然知道這王二狗只不過是在說大話,不過常年混跡在這兒的王二狗,應該知道怎麼才能找到這樣的對手吧。

“什麼?大…大哥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聽到唐闊的話,王二狗的臉色頓時一變,眼中帶着驚駭的神色說道。

“我像是在開玩笑的嘛?能不能找到,如果不能找到的話,那我就走了!”唐闊此時是一箇中年男子的模樣,雖然也算是很厲害,但是卻也不算太驚世駭俗。

“別,別啊,大哥,剛剛是我不對,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對手的!你跟我來!”聽到唐闊那如此淡定的話,王二狗知道自己撞大運了,當下便興奮的拉着唐闊往裏面走去。


“喲呵,這不是二狗嘛?怎麼?又找到一個高手來了啊?我記得上次你找來的那個高手好像才上場就被人給秒殺了啊!”就在王二狗帶着唐闊往裏面走的時候,一個非常不屑的聲音卻是傳來。

“胡黑子,你少在這兒多嘴了,哼,懶得理你!”聽到這個人的話,王二狗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不過想到自己這次找來的這個居然是神威境強者,他心裏頓時得意了起來。

有你們好看的,等到我帶來的這人橫掃了這鬥武場,我看你們還笑不笑得出來。

當下王二狗沒有理會這人,徑直的帶着唐闊來到了這鬥武場,此時的鬥武場已經開始打擂了,以唐闊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來,這場上的兩人都是勇武境的強者。

沒有想到勇武境的強者在這鬥武場居然也只是給別人取樂的工具,不過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成爲他們之中的一員,唐闊的心裏卻是一陣怪異。

“這位大哥,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呢?”王二狗帶着唐闊來到了鬥武場,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當下王二狗便非常親熱的對唐闊問道。

“叫我海闊就好了,什麼時候我能上場啊?”唐闊當然不可能說自己的真名字,當下便隨口扯來一個名字。

“海大哥,放心好了,我有辦法讓你能跟神威境的強者對戰!不過,在這之前你要聽從我的安排才行,否則的話,你真的找不到神威境的強者!”王二狗當下便面色非常鄭重的說道。

“行,只要能跟神威境的強者對戰,我都聽你的!”唐闊的眼中散發出濃郁的戰意,當下便冷冷的說道。

“好,我是這樣安排的!看到場上那個身材魁梧的男子了嘛?他已經連贏了四場了,如果連贏五場的話,那麼他就會得到一大筆錢!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在下一場上去幹掉那個傢伙。”

“而接下來呢,你還要繼續守擂,我估計最多三場之後,就會有神威境強者出來了!”王二狗當下便對夏雨分析道。

“好,那下一場我上!”聽到這王二狗的話,唐闊頓時點了點頭,這確實是一個可以見着神威境的好辦法,他之前怎麼沒有想到呢。

就在這個時候,場上卻是已經分出了勝負,果然,王二狗說的那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獲得了勝利。

而他的那個對手此時卻是已經沒有了氣息,在這種鬥武場,人命是最不值錢的東西,不會有人去同情這些人的,在他們上場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會落到這個地步。

“海大哥,你上!”王二狗看到這裏,當下便興奮的說道。

“我就這麼直接上去嘛?”聽到王二狗的話,唐闊頓時皺起了眉頭問道。

“呃……我差點兒忘記,我去幫你辦手續,估計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人上去挑戰那個大塊頭的,所以,你再等一會兒!”聽到唐闊的話,王二狗頓時一拍自己的腦袋。

當下王二狗便急匆匆的離開了,跑到主席臺那邊去了,而夏雨則是在觀察自己的這個對手。

剛剛的戰鬥,唐闊看了,場上的這個男子好像是非常擅長力量的那種,非常喜歡硬碰硬,而且這傢伙眼中帶着嗜血的光芒,顯然已經殺紅了眼。

“王大哥,鬥武場的人已經同意了,再過幾分鐘,你就直接上臺好了!”沒一會兒的功夫,王二狗卻是急匆匆的跑了回來,只不過他眼中卻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恩,好的!不過你要記住,如果可以擊殺對方的話,那就不要讓他留活口,這些人都是天盟國的奴隸,他們都沒有辦法馴服。所以纔在這兒來守擂,如果你心軟,不殺他的話,他是不會停止的!”王二狗在唐闊的身邊小聲的解釋道。 楊恆心中忐忑看著那白衣男子不知道如何是好,這男子面色鐵青神智昏迷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而能夠『御空飛行』這種層面的戰鬥所留下的傷又豈是他一個易筋境界的人能夠治癒的。

無奈之下只好將其扶到一旁大樹邊將其身子依附於大樹之上然後去邊上的小溪間打了兩口清水過來給這神秘男子喝下。

「怎麼辦?這男子絕對不弱,那御空飛行最少也是靈人境界才能施展,若是我能救下這男子必定是場大機緣,可是我又怎樣才能救下他呢。」

楊恆眉頭緊鎖他是想救這神秘男子但是無奈有心無力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而就在他躊躇之時那神秘男子竟然皺了皺眉頭,然後雙眼猛的睜開一把抓住楊恆的手臂,那力道之大讓楊恆這個有著先天之氣鍛煉的身體都是有些吃不消。

「你是誰!」

那男子瞠目而道,看樣子昏迷之後的事情已經渾然不記得了。

「別擔心,我若是想害你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我剛才見你從天空之中墜落便將你救下扶到這桑樹邊稍作休息,但是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治好你的傷勢,所以只能讓你這樣聽天由命了。」

楊恆並未緊張,實在是因為他緊張無用,真人和靈人之間的差距猶如天塹一般難以跨越,而這男子雖然受了傷但是想要殺他也是頃刻間的事情,不過若真是這樣楊恆也會讓對方知道,想殺他所要付出的代價可是不小。

那神秘男子聽楊恆如此說道也是鬆了一口氣將緊握楊恆的手鬆了下來,可能是因為剛才的動作太大牽扯到了傷口這緊張氣氛剛一過去他便是一口鮮血噴出,本來就難看的臉色又是蒼白了三分。

「多謝兄台抬手相助,敢問尊姓大名若是我極樂有幸不死於這七色煙毒之下定當登門拜謝。」

那神秘男子自稱自己為極樂,楊恆知道這肯定不是其真名而應該是道號或者法號之類的名稱。而這些都不是他所在意之事,他所在意的無非是那『登門拜謝』。

這可是靈人境界的超級高手啊,別說整個楊家就是方圓千里的城池之內都是沒有過如此強大的角色,而這樣的人要來感謝自己,果真那一絲善念為自己獲得了大機緣。

「在下楊恆,杜陵城楊家二公子,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極樂兄長不必挂念。」

楊恆也是順藤摸瓜看極樂年歲不必自己大上多少於是一句兄長脫口而出拉近了兩人的關係,不要忘了他的三個靈魂之中可是有著一個靈活多變的現代楊恆靈魂,現代人對於這種拉關係之事那是在擅長不過了。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