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犽,你不要太過份了!!」怒極的咆哮聲從天而起。

瞬時間,一道火紅的鳳凰彷彿從鮮血火焰之中奔騰而出,如平地一聲驚雷。濃郁的星象一改之前模糊模樣。閃現出朦朧的影子,炯然的亮度相比起疤痕男子身後的神獸星象,絲毫不顯遜色。

「轟!」炙熱的火焰光芒爆發。


與猙獰的連鎖閃電相接觸,展開劇烈碰撞。

狂暴的衝力將林風再一次轟擊炸出,然對林風來說,這等衝擊力量相比起電芒攻擊卻是差的太遠。火紅的影子猛的竄出,那削瘦的身體卻有著強勁的力量,一把抓住林風。

「啊!!!」撕心裂肺的吼聲。鳳銘臉上青筋暴露。

卻是連帶著攻擊林風的電芒都照單全收,而且並非以火焰接收。而是以——

他的**!

古族,並不以**見長。

鳳銘雖為聖者,然體質恐怕連林風都不如。

但,他卻這麼做了。

「人類!」面容猙獰扭曲,鳳銘身體外纏繞著電芒滾滾,咆哮中連頭也沒回瞬間便將林風再一次拋出。靳棘瞪大眼睛。心之劇動,眼前一道光影疾速飛向自己,連是一躍而起接過林風。

「前輩!」靳棘雙眸爍爍的望著鳳銘,眼中充滿敬意。

眼前這個削瘦的古族強者,雖然高傲張狂。目中無人,但他卻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頂天立地。

「別婆婆媽媽!」鳳銘嘶啞的怒吼,卻是連頭也沒回。

他,根本沒有任何時間,因為僅僅剎那,那名為『電犽』的疤痕男子,攻擊再至。

「轟!」鳳銘雙目通紅,身後火焰鳳凰如燃燒著血液,連帶著氣勢都是大不同,宛如孤注一擲,將生死置之度外。這是一個聖者的爆發,足以使得疤痕男子『電犽』面色都是凝重的爆發。

「值得么?」電犽聲音冰冷,手中光芒再起。

「少廢話!」鳳銘血目冉冉,氣息已是完全蓬然,額頭上的鳳凰印記綻亮光芒,滔天的火焰瀰漫整個王者之域,鳳凰的啼鳴聲鏗鏘震耳,帶著一分決絕色彩,「要死一起死!!」

咆哮的怒吼,衝天的殺意,足見鳳銘的決心。

然……

「一起死?」電犽嘴角划起一抹冰冷弧度,「你未免太幼稚。」

「別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和我一起死……」

「你還不配。」

電犽眼中精光閃動。

瞬間,手中光芒已是凝現成實體,那是一串珠子。

如星辰般綻亮的七顆珠子,瞬間拋向虛空,七道閃電凝聚其中,隨著電犽雙眸的炯然如七道流光飛速弛出。

咻!咻!咻!

交戰,異常之激烈。

此時此刻,電犽底牌盡出。

鳳銘燃燒生命力量般的爆發,並未取得壓倒性的優勢,卻是在電犽那七顆星辰珠出現后反是捉襟見肘,處處受制。相反電犽卻是平靜以對,攻守均衡,兩者很快陷入僵持的戰鬥。

看似不相上下,但誰都清楚,這場戰鬥如今局面如何。

包括靳棘。

「還是要輸。」

靳棘緊抿著嘴唇,感到一分無力。


他雖不知鳳銘用了什麼手段爆發,但顯然那是一種『透支』的力量,隨著時間流逝不止身體會受到劇烈損害,力量更會慢慢減弱。雙目緊盯著戰鬥畫面,僅僅連半炷香時間都不到。鳳銘已落於下風。

「太強了!」

「這個『電犽』,真的好厲害。」

靳棘心中震駭交加,直是搖頭。

儘管以一敵二,但這個強勢的古族強者『電犽』穩居上風。

以絕對的實力,將林風和鳳銘兩大強者各個擊破,甚至連半點傷都沒有。

大勝!

如今林風氣若遊絲。生死未卜, 妖孽世子,放肆寵 ,卻仍難佔得半點上風。七顆星辰珠閃亮著光芒,不斷逼迫著鳳銘,好似七個武者同時間夾攻,對鳳銘步步逼近。

古族,最弱的就是近身戰!

哪怕鳳銘如今實力大爆發,但本質卻不會改變。

這七顆星辰珠,簡直就是古族的剋星!尤其是對如今本就是傷重的鳳銘。更是雪上加霜。

「呼,呼!~」胸口急劇起伏,靳棘卻也為兩者間的戰鬥吊著心。目光所見,鳳銘早已滿身血污,虛空中那浴血的鳳凰更是無精打采,光芒黯淡,不復剛才之神態。

法醫嬌妻:總裁老公靠邊站

「完蛋了。」

「不消半炷香時間,鳳銘前輩必敗無疑。」

靳棘緊握著雙拳。感到一分無力的挫敗感。

這時,他好恨自己的實力微薄。在這等程度間的戰鬥中如螻蟻一般。

完全可以想像屆時會發生什麼,鳳銘一死,林風難逃這『電犽』的魔手,甚至…連他自己,恐怕也將被牽連,直接被殺死。以這古族『電犽』的實力。要殺他易如反掌。

但,又能怎樣?

靳棘並不為自己被牽連而感到不甘,身為一個武者,只會為實力不夠而憤怒!

「可惡!!!」靳棘緊咬牙關,心之巨震。

目光緊盯著半空中的戰鬥。卻完全沒發現……

此刻在他身後,那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林風,身體外,正閃動著粼粼金光。

雷猙星境。

在那片混沌空間中,布滿著濃郁的天地靈氣。

那是一頭形如『赤豹』的巨大異獸,鐵蹄黑芒,渾身密布著金光鱗片。濃烈的金系元素力匯聚,頸后、足后白色鬃毛濃郁。頭頂上,兩段式螺旋尖角,凝聚著怒極雷光,威武不可一世。六條尾巴,閃動著強烈能量,傲然霸氣。

上古神獸,雷猙!

掌控整個雷猙星境,擁有著匪夷所思的力量。

一雙雷光閃動的雙目,直盯前方,那是一具**的人類軀體。比例相當完美,懸浮在半空中,皮膚充透著光澤亮度,宛如水晶一般。那張臉龐看似平凡,卻有著一股獨特的魅力,緊閉著雙眸氣息卻異常膨脹。

林風!

正接受著『血之傳承』的林風。

絲絲縷縷,林風軀體明亮的光澤和雷猙的身影相映忖,彷彿能量的傳遞。

「醒來。」

雷猙沉然的聲音,悠悠環盪。

「啪!」林風彷彿從睡夢之中陡然蘇醒,嘩的睜開雙眸,雙拳猛的一握。

轟!氣勁爆發,驚人恐怖。

「這……」

「是什麼力量?!」

林風睜大著眼睛,驚駭無比。

身體,充斥著雄然恐怖的力量氣息,好似充滿了能量一般。

懸浮在半空之中,完全能感受到周圍極致的一切,域之掌控完美無暇。身體的感覺說不出的恐怖,遠勝過自己另一具身體,倘如命魂掌控下的本體是一塊岩石,那麼現在,這具人魂掌控下的分身——

就是一座大山!

高不可攀的巨大山脈。

「雖然耗費了不少力氣,但如今你已經真正和這具身體融合。」雷猙的聲音淡淡響起。

「去徒兒,不要讓我失望。」

「是,師傅。」林風俯首,正色而道。

…(未完待續。。) 戰鬥,水深火熱。

對靳棘而言, 武道邪神 ,那是做夢都渴望的事。


然,當這場戰鬥牽扯到他的性命,卻又是另一種滋味。

非常不舒服。

那是一種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難受。

他是生是死,儼然已和鳳銘能否贏過電犽完全相連。幾乎可以肯定,以電犽這等冷血殘酷的性格,倘若擊殺鳳銘,林風,絕對不會留下他這個『看熱鬧』的螻蟻,哪怕他只是無辜被牽連。

「加油啊,前輩!」靳棘緊握著右拳,額頭上冷汗滴落,心之著急。

打從鳳銘拼了性命救林風的那一刻起,他對鳳銘的印象便已改觀,但這種改觀對局勢卻是毫無作用。

鳳銘,大劣勢!

「哧!」「哧!」「哧!」……如閃電般的星辰亮點,不斷閃動攻擊。那七顆星辰珠異常的驍勇好戰,瘋狂近身攻擊著鳳銘,使得本就勉強抵擋的鳳銘更是險象環生。

隨著時間流逝,鳳銘的爆發力已大不如前。

氣息,慢慢開始減弱。

敗象已呈。

身後,那火焰鳳凰若隱若現,早已不復剛才之勇,完全被電犽身後的神獸所壓制。並非電犽的神獸比較強大,而是論實力,論等階,電犽的確勝過鳳銘一籌,而電犽相當聰明的將這點優勢,不斷滾雪球,越滾越大。

如今,差距越拉越大!

鳳銘面色慘白,虛弱的抵擋著電犽一波又一波的攻擊,不斷後退。


而電犽依然神色平靜,似乎半點未消耗力氣。如田忌賽馬般。將鳳銘拚死的攻勢完全抵擋住,右手上的疤痕正如他的模樣那般冷酷,食指上的龍頭戒指閃動著駭人光澤。

他,佔盡優勢!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