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不是葉川大殺四方的情形的話,或許她們也不確定自己已經是開始慢慢的關注和喜歡上他了。

葉川此刻的內心也是一片混亂,其實她知道鍾易煙的想法,但是他此刻真的想接受她們兩個姐妹么?說句實話,女人對於葉川來說多也不多,少也不少。

就算是真的再接受兩個女人的話,對於葉川來說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現在他有著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他真的是有些鬱悶的很啊。

葉川道:「那你們現在到底是怎麼個決定呢?」

鍾易煙沉聲道:「接受我們,我們自然會跟你走,要是不接受我們,那我們只能夠聽天由命了!」

「你們的意思就是我不接受你們,你們就嫁給葯宗的那個少宗主是吧?」葉川笑著問道。

鍾易煙凄美的一笑道:「或許吧,不過他一旦碰了我們兩姐妹,或許到時候就是我和妹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了……」

「姐……」鍾易涵的眼圈有些紅,但是她還是強忍著自己的眼淚不讓它掉下來。

葉川嘆了一口氣道:「罷了罷了,其實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吧是個好事,怎麼感覺我好像是犯了多大的錯誤一般,哎……」

葉川的頭還真的是有些疼,其實他原本對這件事情也只是聽聽了之,但是真正看到鍾易煙的剛烈和鍾易涵的柔美之後,他還真的是想法變得多了起來。

如今的他有著絕對的能力能夠保護這些女人,這兩個女娃子葉川當年就沒有喜歡過么?

如此漂亮和可愛的女人,他當然是想過一些邪惡的心思的,只不過那時候良心站住了腳。

現在有了這個機會,葉川咬咬牙,也就決定把這兩個女人給收了,這也算得上是救他們於水深火熱之中了。

鐘山嘆了一口氣道:「真是瞎胡鬧啊,你們這麼做,鍾家以後和葯宗那就沒有任何的迴轉的餘地了啊!」

鐘山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明顯了,要是這兩個女人真的嫁給了葉川的話,到時候葯宗的人那邊怎麼交代?

恐怕他們還真的是丟不起這個人了吧?但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呢?看著自己的妹妹去死?鐘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這樣的話出來,既然說不出來的話,那也只有這樣了。

葉川笑著道:「好了好了,既然已經這麼決定了,那這件事情就由我來和鍾家的族長來說吧!」


鍾易煙和鍾易涵幾乎同時道:「不行!」

葉川有些納悶的問道:「我說兩位夫人,這又有什麼不行的了?這種事情難不成我們自己開溜?這也是名不正言不順啊!」

鍾易煙有些氣急的說道:「你瘋了啊?要是真的跟爺爺說了的話,到時候恐怕我們走都走了不了!」

葉川微微一笑,目標看著遠方,一股強大的氣勢直衝雲霄,在場的三人無不為之震驚。

「好強!」鐘山咽了一口吐沫之後沉聲道,顯然他沒有想到葉川竟然如此的強大。

「誰敢在我鍾家放肆……」

就在大家愣神之際,鍾家家主鍾四海已經是大步而來,那速度是要多快有多快了。

「爺爺……」

鐘山等人沒有想到前腳后澆的功夫,自己的爺爺已經是來到了這邊,顯然這個是葉川故意把自己的爺爺給引導到這個地方來的,可是葉川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難不成他真的是那麼的有把握么?

「哼,你們三個還沒有這個本事讓我過來,到底是誰?」

說話間的功夫,鍾四海已經是看向了葉川,他有些納悶這個眼前的年輕人到底是誰呢?

葉川微微一笑,朝著鍾四海微微拱手道:「鍾族長,葉某神交已久,如今得見真人,當真是不虛此行啊!」

鍾四海看著葉川沉聲道:「何人?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呵呵,鍾族長好大的架子啊,我乃風雷宗宗主葉川……」葉川沉聲道。

「風雷宗?你……你就是當年那個四大武皇學院的冠軍葉川?」鍾四海似乎想起了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還是有一定的分量的,這個分量並非所謂的冠軍,而是和風小小的關係。

「呵呵,沒有想到離開了這麼多年,名氣還在,鍾族長好記憶力啊!」葉川倒是一點也不客氣,這個時候他倒是淡然自若,讓人有些看不太懂了。

鍾易煙和鍾易涵兩個人臉色有些發緊,原本她們是計劃好了要一起悄然離開的,可是沒有想到這葉川直接就將自己的爺爺給弄來了。

這是不讓她們走的節奏啊,原來葉川根本就沒有這個打算讓她們跟著自己走。

想到這個的兩姐妹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充滿了絕望,甚至出現了一絲對葉川的憎恨。

葉川倒是在一旁笑著道:「鍾族長,這一次請你過來,還希望你能夠給我這兩位夫人一條路,讓我帶著她們前往風雷宗,這聘禮的事情,到時候我們再談可好?」

「什麼?葉川,你再說一遍,恕我耳拙,沒有聽清楚……」

鍾四海聽到這個話有些被氣樂了,葉川是吃錯藥了?還是怎麼滴?竟然要讓自己把自己的兩個孫女給他做夫人?

要是在這之前的話,葉川提出來,即便是鍾四海也可以考慮讓其中的一個給葉川做一個小的,因為他能夠看得出來葉川的潛力。

尤其是四大武皇學院的院長對於葉川好像還是非常的關心,這個時候他覺得有這個必要。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鍾家已經和葯宗談好了這件事情,他怎麼可能放棄葯宗呢?

現在的風子墨可是實打實的武聖境強者啊,這是什麼實力?而葉川呢?

即便是葯宗答應了風小小和他的婚事,到時候也不是看人家葯宗的臉色行事?

何況現在的他根本連葯宗答應的資格都還沒有呢?就敢在自己的跟前耀武揚威?

鍾四海不屑的眼神溢於言表,他冷笑道:「葉川,別說我鍾四海不給你面子,你還真的是給臉不要臉啊?葯宗的那邊不知道你搞定了沒有?竟然就敢在我鍾家撒野?你可知道我這兩個孫女已經許配給了葯宗的少宗主了?」

「當然知道,不過現在她們兩個屬於我了不是么?呵呵,鍾族長看來是不願意了?」葉川的表情也是漸漸的冷了下來,立威,是他現在需要做的事情。

「就算是過了我這一關,你以為你能夠過的了葯宗那一關么?不要自己找死了!」鍾四海冷笑連連,不過他知道現在和葉川動手也是不明智的舉動,誰知道他的背後有誰呢?

「鍾族長,如若我還是要帶走他們呢?」葉川狂笑一聲道。

「你可以試試……」鍾四海一下子釋放自己的氣勢,鐘山等人幾乎被壓趴下了。

不過就在他們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這個時候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輕鬆了很多。

葉川擋在了他們的跟前道:「呵呵,葯宗如此,沒有想到鍾族長你也是如此的欺軟怕硬啊,當真是讓葉某失望至極!」

葉川不屑的表情,徹底的激怒了鍾四海!

而這個時候鍾易煙和鍾易涵兩個人則是帶著些許的笑容看著葉川,她們算是徹底的知道了,葉川是真的要帶她們走,此刻的她們還真的是欣慰的很。

只是她們覺得葉川的做法實在是太傻太傻了,要帶她們走完全可以悄悄的,怎麼能夠如此的大膽呢?自己的爺爺過來了,她們現在還走的了么?

一道悲涼氣息瀰漫著整個屋子,鐘山 兩人身體糾纏了很久,漸漸的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

唐闊起身,深深的看着女孩,此刻的女孩似乎有些迷糊,雙眼迷濛,躺着一動不動,淚水模糊了雙眼!

看着這個女孩,唐闊心裏極其複雜,這樣的事情兩次了,他感覺到對不起這個女孩,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女孩,轉身離開了!

回到家中,唐闊便進入魔族空間,現在身體中的能量很強大,有些不受控制,必須要馬上煉化,吸收才行!

唐闊試圖控制,引導那股能量,讓後用其衝撞,打破那層見識的關卡和壁壘!

這層壁壘一旦打破,就意味着唐闊能夠突破成功,反之,這股能量強度不夠,衝破不了那層關卡,那麼唐闊仍會停留在現在的境界,無法突破!

唐闊引導着這股能量,小心的衝擊!

修煉一途,這條路就像是爬山,前方有無盡的巨山阻隔通向那大道至理,想要到達必須爬過一座又一座山峯,每一座山都像是一道關卡,距離大道越近那座山就越高,攀爬也越艱難!

想要突破,就要一層一層的打破壁壘,衝破關卡,在身體上來說,每提升一個境界,前面就會出現一個壁障,打破這個壁障,就會邁入下一個境界,所有修煉者都是如此!

神威境,這一境界無疑很強,然而能夠突破到這一境界的人卻很少,就是因爲橫亙在這之前的,這道壁障,太堅實了!

很多修煉者一輩子都不曾打破,甚至沒有一點機會,一點希望都看不到,有多少勇武境巔峯卡在了這一位置,終身遺憾!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擋在這一境界之前的壁壘太難,當然影響境界還有很多因素,但這是其中主要的一點,無法打破便永遠也邁不過這道坎!

毫無疑問,突破這一領域很艱難!

能量已經集中,發起了猛烈地衝擊,無奈那壁壘很堅實,第一輪衝擊,失敗!唐闊毫不氣餒,再次引導控制着那股能量,進行衝擊,堅持不懈!

就這樣,失敗了再次衝擊,堅持了很多次,好在,那股能量一直在唐闊的身體中,不曾消失,唐闊繼續堅持!


終於,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唐闊感覺到似乎又什麼破碎了,然後體能的能量便洶涌爆發,似乎突破了阻礙,衝過了束縛,一發不可收拾的衝破關卡,在唐闊身體中肆虐,唐闊收斂心神,加以控制這股強大的能量衝擊!

好在,唐闊的身體是經過玄魔錄的淬鍊,身體強大無比,這股能量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只是這股能量肆虐,破壞這唐闊的身體各個經脈,之後再次被那強大的能量修復,破而後立,這是在強化唐闊的身體,而且是有史以來嘴徹底的一次!

這個過程很漫長,痛苦無比,一旦忍受不住,將極大的影響境界的強弱,甚至會倒退!這個過程必須堅持!

唐闊咬着牙,堅持着,慢慢的能量不在破壞,似乎已經改造完畢,然後流遍全身,進行淬鍊!

過了很久,唐闊終於睜開了雙眼,那雙眼睛,竟是完全的漆黑,濃烈的彷彿要將光芒都吸收、吞噬,幽暗而深邃!

“成功了!”唐闊站起身,鄭重的說道,終於在此刻突破了!

“是的,看看你現在的能力吧!還有一點,現在的空間,可以讓你母親一次持續呆幾天時間,但是不能太久,否則會對人類的身體有危害!”魔源即使的解釋道!

“能夠在空間中呆着了?”唐闊大喜,若是如此,那麼母親和弟弟以後將會安全很多,原來一直的條件竟是突破神威!

既然唐闊突破了,那麼魔靈妖女肯定也是達到了神威,這讓的唐闊更是驚喜,召喚出來魔靈,感受到了她的能量波動,唐闊信心暴增!

然後查看突破至神威後,還能召喚什麼生物,又給了自己怎樣的驚喜!

“可召喚生物,血魔!”唐闊感覺到能夠召喚的新生物,於是召喚了出來!

出現在身前的,竟是五個渾身血紅色,赤紅色的短髮,連眼睛都是血紅色,像鋼針一樣豎立,男性的身體,全身不着一縷,只在中間位置圍着一條像是獸皮的東西,全身肌肉暴突,看起來孔武有力,力量驚人!

不過,唐闊感受到,這五個血魔境界只在勇武境巔峯,這讓的唐闊有些遺憾,這如果是五個神威境的高手,那自己可以肯定,在這龍古國幾乎可以橫着走了!要知道加上唐闊和魔靈妖女這可是七位。

“這五個可不簡單,雖然不能對抗神威境,但是勇武以下無敵手,你就知足吧!知足常樂你知道麼!”感受到唐闊的心情,魔源毫不客氣的說道。


唐闊無言,真不知道怎麼反駁,其實這已經很不錯,唐闊只是現在需要實力保護家人,救出弟弟,因此纔有些急切,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由一個衆人所說的廢物,到今天的神威,其實唐闊真的很滿足,但是這不足以保護家人,因此一直以來強迫自己努力變強在變強,也是因爲,幾次的遭遇,弟弟兩次被抓,讓得母親擔驚受怕,生生的憔悴了許多,滿頭青絲,竟出現了白髮,這讓唐闊心痛莫名!

還有唐闊注意到,原本能夠召喚兩個的暗魔女靜一下增加了二十個,這個數量可是有些驚人了,一下增加了十倍,這個數量足夠驚人了,在現在的情況下,唐闊最需要實力的情況下,這無疑是雪中送炭,也可以說是錦上添花!

而且,暗魔女的實力似乎也有提升,生生突破到了勇武境前期,這可是一股相當大的戰力了!唐闊欣喜若狂!

暗魔女最重要的一點是,她們可以隱身,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襲,這纔是她們最大的殺手鐗,唐闊敢肯定,以這些暗魔女的隱身能力,勇武境中期甚至都能偷襲得手,但是勇武境後期不敢說,因爲到了高的境界以後,修煉這麼都會產生一種對危險的感知,所不同的是感知的強弱,實力強大,自然越敏感,勇武境中期的能力,不足以在感受到危險時,及時的躲開,唐闊這樣猜測!

這次突破,唐闊實力可謂是大增,實力雄厚,唐闊暗自點頭,這樣的話救弟弟機會有把握很多,的快點了,不能再等了,弟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還有一把武器,唐闊拿到手中端詳!

“夜戰!”只是兩個簡單的名字,唐闊看着這是一把造型奇特的長槍,通體呈流線型,異常的華麗而霸氣!

這是把好槍,但是此時沒時間欣賞和練習,唐闊不善用槍類兵器!收起來便離開了空間!

既然空間中能夠讓其他人呆上一段時間,唐闊便決定,讓母親去空間中,這樣唐闊才能完全放心!

交代母親帶上食物,便讓母親進入了空間中,起初母親很畏懼,畢竟空間太詭異了,唐闊只好跟母親大致的解釋一遍,母親終於慢慢平靜,唐闊才放心!

“闊兒!”美婦人凝視着唐闊,她知道,唐闊要去救唐允,她想阻止,這個也是兒子,她怕去了這個也回不來,那麼她的這一生也便走動了盡頭,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但是小兒子唐允也不能不救,現在只有這個大兒子可以依靠,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心裏很矛盾!

“母親,我去救弟弟!一定救回來!”唐闊堅定的說道,轉過身不敢看流淚的母親,也許自己這次會死,但是隻要弟弟能夠活着,什麼都不重要!

唐闊又突然想到一點,若是自己死了,空間中的母親怎麼辦,沒有自己能量催動,母親沒辦法出來!

“不會有事的!”魔源堅定地說,竟比唐闊有信心!

唐闊被說得一愣,是啊!要相信自己,自己要活着,以後還要繼續保護母親和弟弟呢!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