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是多久呢?是天上的一千年還是地上的一千年呢?月離又開始了她的神遊。

「你奪取那些孩子的魂魄只是為了威脅月離留在這兒?!」百里皺著眉,凝視著鬼王,眼睛里有幾分複雜遲疑。

她可以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的痛苦是真真切切的。

如果他是為了月離,似乎有哪裡不對,可是如果不是,那麼他究竟在預謀些什麼呢?


「威脅她?我怎麼捨得威脅她?那些孩子只是在等待著她的到來而已!」鬼王的臉上又浮現出那抹輕佻的笑容。

「那可真是難為你為我做了這個多!」月離巧笑嫣然,眼底眉梢儘是風情,讓百里和火靈倒吸了一口冷氣。而一旁的水兒更顯得忿恨。

這樣的月離與之前完全不同,褪去平日古靈精怪的孩子氣,取而代之的是萬般風情的妖嬈女子,而這妖嬈她們可望而不可及。

君無殤皺了皺眉,卻沒有開口,只是眼神深邃的看著眼前這個突然變了個人似的丫頭,但願她不要讓自己失望。

「我果然是個禍水啊!」輕輕的撫上自己的面頰,居然就這麼被安了罪狀,真是好無辜,不知道有沒有地方可以申冤?

月離自嘲的感慨著。只是那眼裡卻藏著一抹只有君無殤看到的狡黠。不曉得自己算不算紅顏?

「堂堂鬼王也開始說謊了么?」君無殤終於冷冷的開口,看向鬼王的眸子中有著幾分嘲弄。

「本王說的可是句句肺腑,魔尊多疑了!」鬼王仍是雙眸含笑,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

「可是據我所知,這丫頭並不符合你的口味!」君無殤看看月離,又看看鬼王,不以為意的說道。「還是說說真話吧,那些孩子的魂魄,你究竟是用來幹什麼的?」

「呦,月離神女殿下,魔尊大人可是在懷疑你的魅力呢!」鬼王仍是一副不正經的表情,挑逗的轉向月離。

「唉!其實我也很懷疑我的魅力耶!」月離無奈的聳聳肩,「我想我的魅力應該沒有某人大吧,凝風殿下?」說著淘氣的朝著鬼王拋了個媚眼。 「唉!其實我也很懷疑我的魅力耶!」月離無奈的聳聳肩,「我想我的魅力應該沒有某人大吧,凝風殿下?」說著淘氣的朝著鬼王拋了個媚眼。


轉了個身突然趴在了君無殤的背上,不待君無殤反應,從背後環住了他的胸,雙手交疊的放在了他的心口。

「嗯?」鬼王微微一怔,不是為了月離那個刻意加工的眉眼,也不是此刻她與君無殤的親密。而是為了那句話,還有那聲『凝風殿下』。

「你知道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月離,唯有這一刻,他臉上的表情才是真實的。

淘氣的呶呶嘴,月離一臉的疑惑,「誰啊?我誰都不知道啊!」可是看向鬼王的眸子,卻清晰的寫著:我知道啊,就是不想告訴你,你能把我怎麼樣?

「我們做個交易。」收斂了笑容,鬼王的臉上竟是無比認真。

他又敗了,一天之中,他敗了兩次,精心的布局,小心翼翼的算計,卻還是敗了,敗在了眼前這對男女手中,一次意外,一次軟肋,這兩個人拿捏的真是好!

「也好,本宮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月離一副大人有大量的表情,煞是得意。閑暇之餘還不忘向君無殤擠擠眼,那意思再明顯不過的說著:怎麼樣?還是我行吧!

君無殤還沒有從月離剛剛的動作中回過神,這時候聽到她說話,只是茫然的看著她,少了些許的默契。

百里和墨岩對視了一眼,也是一頭霧水。

月離搖搖頭,果然是孺子不可教也。算啦算啦,她還是先辦正事吧。

「提問,那些小孩子的靈魂究竟在哪裡?你到底要用他們做什麼?」月離背著手來回踱著步,頗有幾分教書先生的味道。

「守護那顆珠子。」鬼王突然變得正經起來,轉頭看向大殿之上那顆被一團白芒守住的珠子。「如果你認識那顆珠子,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要收集那些孩子的魂魄了。」

輕舞衣袖,月離飛身而起,將那守護珠子的魂魄與那顆珠子都攥入手中,一個轉身,翩然落地。抬起左手仔細端詳那顆珠子,「嗄,這個這個……」

待看清了那顆珠子,月離的表情瞬間僵住,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原來『無巧不成書』這句話是真的。」半晌蹦出一句話。

「這顆珠子到底是什麼?」百里看了看月離手中的珠子,疑惑的看著月離。其實她比較好奇的是,什麼珠子能把月離驚成這樣。

「呵呵,這個其實是太上老君為神君夜寒特別煉製的『玉玲瓏』,雖然它的力量遠不及七彩神石,可是也不容小覷哦!」月離乾笑著解釋道,卻是明顯的避重就輕。

「既然是要給神君夜寒的,為什麼它會出現在凡間?」百里仍是一臉的疑惑。

「這個這個……」月離撓撓頭,俏皮的臉上難得的有了一絲窘迫。

「嗯?」君無殤也回過神,似笑非笑的等著月離回答。

「因為我去太上老君那裡拿東西的時候,它就從煉丹爐里掉了出來,我就想把它撿起來嘛,可是哮天犬突然跑出來嚇我,結果一個不小心就脫手了,然後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月離乾笑了幾聲,掩飾著那份小小的心虛。

「是偷東西的時候,剛好被哮天犬捉到了吧!」水兒不咸不淡的說道,臉上有幾分鄙夷之色。「沒想到堂堂月神居然是個小偷。」

「本王在這裡,容得你放肆?」鬼王不悅的看向水兒,是他太過縱容了么?居然將她寵的這麼不知輕重!

「水兒,不敢!」水兒一臉惶恐的看向鬼王,她很清楚眼前這個看似無害的男人生氣的樣子有多可怕。只是芳心纏繞,對他的感情依然欲罷不能。

旁邊的火靈無奈的嘆了口氣,水兒對鬼王的情意,她看的分明,只是她更清楚王座上的男人不是她們可以仰傾慕的對象,因為那個男人的心裡至始至終就只有一個女人。

「敢不敢你都已經做了,不過小水鬼,本宮要給你一個忠告哦,不要去覬覦不屬於自己的人,不然你的下場一定會很悲慘。」月離淡淡的說道,眼中是不屬於她的那份認真。

「火靈,將水兒放逐到渭水之濱去悔過,待她悔悟之時,便讓她重入輪迴,轉世投胎吧!」鬼王轉過頭,語氣中充滿了疲憊。

微微一揮手,水兒臉一聲懇求都沒來得及的說出口,便已經被封印在一團藍色的氣囊之內。

「是。」火靈接過氣囊,微微的一聲嘆息,轉身消失在大殿。

「都說鬼王風流,沒想到竟是這般無情!」君無殤好心情的看著鬼王揶揄道。

月離卻不贊同的搖了搖頭,「道是無晴卻有晴,那已經是她最好的結局了。」

「你倒是把本王看穿了!」鬼王認真的看向月離,微微一笑,這抹笑容發自內心,沒有絲毫的遮掩。

「那是啊,誰讓本宮蕙質蘭心呢!」月離巧笑嫣然,好不自得。「這些孩子的魂魄本宮可就收下啦!」

將手中的淡淡光暈交於百里,月離笑的俏皮,「百里姐姐的心愿,本宮可是幫你了卻了!」

「那百里就謝過月神娘娘了!」接過月離手中的魂魄,百里朝著月離微微一福。

「既然你收下了這份大禮,也當承本王的這份情。」鬼王淺笑看著月離,眼中卻有些許玩味。

「好啊,那本宮就留下半刻,幫你個忙。只是……」月離看向鬼王欲言又止。

「只是什麼?」鬼王焦急的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月離笑著挑挑眉,擺明了要賣關子。「天狗已經開始吐月了,百里姐姐要快些將這些魂魄還回去了,不然那些孩子就真的變成痴兒了!」

「嗯,百里這就去,天亮之前必將返回。」百里點點頭,轉身要向外走。

「小墨,你隨百里姑娘一起去吧!」君無殤轉向墨岩。


「不對,不對,是你們三個和百里姐姐一起去!」月離淘氣的搖著頭,伸出手指分別指向了君無殤、墨岩和剛剛回來的火靈。

「不行,我不會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裡!」君無殤斷然拒絕。

「我說行就行,你們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有這個嘛!」說著舉起手中的玉玲瓏在君無殤眼前晃了晃,「如果你們真的擔心我,就速去速回!不許說不!」

揚起的下巴訴說著某種倔強,即使是君無殤對上這樣的眼神也不得不妥協。

猶豫了片刻,君無殤看了看月離,轉向鬼王,「如果她有絲毫閃失,本尊定會將鬼城夷為平地!」說罷,頭也不回的向殿外走去。

「保重!」墨岩朝著月離一拱手,急急的追上君無殤。

望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鬼王殿,月離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可算是走了!」 月離轉頭,笑著看向鬼王。只是這抹笑容里夾雜著一絲詭異,看得鬼王冷嗖嗖的。

「你貴為鬼王,居然會覬覦玉玲瓏的力量,還能想出這樣的手段護著玉玲瓏,當真只是為了她么?」

對男女情·愛之事不甚了解,讓月離對鬼王有幾分懷疑,這樣的一個男子,真的只為了一段情,就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么?

這世間的情·愛真的能夠如此惑心么?


「既然你猜到了,本王也就不瞞你了,我的確是為了她!而且只為她!」收起了一貫的玩味輕佻,鬼王的臉上現出了一絲凄涼的苦楚。

「我不懂。」月離搖了搖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鬼王。

他是鬼王,雖不及神君夜寒的威名,可是他想要一個女子是何等容易,手指不動,也會有人投懷送抱。

為什麼偏偏要費這樣的心思,為了那樣一個遙不可及的人?

「你知道她在哪裡嗎?」鬼王坐在台階上,仰頭看著月離。

「當然知道啊!『漪籮仙境』嘛!」月離仍是一臉的疑惑。「那又怎麼樣呢?」

至於她是怎麼知道的,嗯……現在她還真想不起來耶!是被當做反面教材的故事教育的,還是某一段她不太確定的記憶呢?

月離稍微的有點小糾結。

似乎這丫頭還真是有偏離中心的本事啊!

嘆了口氣,鬼王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看著月離,「漪籮仙境不分晝夜,永遠都沉浸在陽光里,身為至陰鬼王的我,是根本不能靠近的。」

月離一臉恍然,忍不住驚嘆道:「我明白了,你是要借玉玲瓏的力量站在陽光里?!」

天啊!天啊!這個人可比她想象的狠多了,這種辦法他都想的出來?!

「沒錯!你可以幫本王么?」鬼王一臉乞求的看著月離。

他原本也是如君無殤一般驕傲的男子吧,可是現在卻是這樣卑微的懇求自己,只為了一個飄渺的希望。

縱然是神,也難免動容。

重重的嘆了口氣,月離點點頭,「我可以幫你,可是,也必須要告訴你,你這麼做風險很大,你是鬼王,乃至陰之體,而玉玲瓏是太上爺爺為夜寒煉製的至陽之物,將它與你融合,你是要承受比生不如死更大的痛苦,倘若不慎,就會魂飛魄散的!」

月離很少如此的凝重,雖神鬼殊途,但她依然在意。

生命之脆弱,她雖不懂,卻不願見。

「這幾乎是一個必輸之賭,成功的幾率連一成都不到,你當真還要賭么?」

「你是三界純靈之氣凝聚而成的神,對於****現在的你或許不能明白,但以後或許你會懂的!」想到之前君無殤所說的話,鬼王微微一笑。

倘若他能挺過去,倒真想看看這個小月神和那位不可一世的魔尊殿下,究竟會有怎樣的故事,那條路想必比他的更難走!

月離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似乎對鬼王的這句話很上心。

大概是做賊心虛吧,她如此理解自己此刻的感覺。

「小丫頭,只要有一絲希望,本王都不會放棄!」鬼王鄭重的對月離說道。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大概就是月老爺爺常說的人間****吧!

想著那位慈愛的老人間對她的殷切叮嚀,月離淡淡一笑,臉上的表情竟是鬼王看不懂的無奈。

「你因何下凡,本王是否幫的上忙?」見到月離的神情,鬼王突然開口問道。

「我啊?」月離晃著手指指向自己,笑得靈動而俏皮,「為了尋找女媧補天的七彩石,順便……狩獵!」

「狩獵?!」鬼王微微一愣,只見月離笑得神秘,不知為何,他的脊背有一絲髮涼。

這丫頭要狩獵什麼?不會是那位魔尊大人吧!呵呵!可憐的君無殤啊!你也有成為獵物的一天啊!

鬼王瞬間心情大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找到『同伴』的原因!

「不說閑話了,我得在他們回來之前,把玉玲瓏的力量融合到你的身體里。」月離皺眉看了看鬼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臉上的表情是既猶豫又糾結,看的鬼王一陣心驚膽跳,以為月離遇到了什麼阻礙。

「唉,算了算了,本月神就犧牲一下下啦!你給本宮站起來!」說著輕輕挑破手指,一滴紅中帶金的血珠瞬間飛向鬼王的眉心,慢慢隱沒。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