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齊天真是的,一聲不說就掛電話了,下次讓我見到你你就死。。。”

還沒等申倩把話說完,門鈴響了。

申倩急忙去開門,她以爲是邱敏來了呢,她住的地方就只有邱敏和方堯兩個人知道。方堯現在根本不會來這裏,所以申倩只有猜測是邱敏來了。

當申倩打開門,傻眼了,齊天就站在她面前。

“你怎麼知道。。。”

齊天樂呵呵的說道:“怎麼樣,時間剛剛好才五十秒。”

申倩這下徹底無語了,他沒想到齊天真的就在樓下給自己打的電話。

申倩看着齊天滿頭大汗,很緊張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是不是方堯告訴你的?”

齊天搖了搖頭,一臉笑意。

申倩又道:“那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

齊天笑道:“那當然是有人告訴我了,不然我怎麼可能在剛到達這裏就知道你住哪呢。”

申倩驚訝的說道:“難道是。。。”

齊天一臉得意,而申倩卻是滿臉驚訝。

“不錯,就是邱敏告訴我的,你怎麼這個表情?”

申倩嘴裏說着:“沒什麼,我只是有點奇怪而已。”擔心裏卻想着見到邱敏以後怎麼去教訓這個出賣自己的朋友。

齊天疑惑的問:“有什麼好奇怪的,莫非除了他們二人知道你住這以外就沒有其他人知道了?我告訴你,我不僅知道這些,我還知道你現在很不高興。是因爲昨天晚上的事情。”

申倩生氣的說道:“好你個齊天,你竟然讓邱敏監視我。如果你不把這件事說清楚,我今天就跟你沒完,我們連朋友也沒得做。”

齊天一臉的委屈,這不過是自己跟邱敏之間的交易而已,現在倒好被申倩發覺了,自己怎麼向邱敏交代。可現在眼前的申倩就很讓他頭疼的了。

“我哪有讓邱敏監視你,只不過是。。。”

“是什麼,你不說,我去找邱敏問個明白,我就不信邱敏她敢不說。”

齊天拉住申倩阻止道:“你別這樣,我說就是了,只不過是邱敏自願告訴我的。”

“就這麼簡單嗎?”

“就這麼簡單,不然還能有什麼。”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一次,如果讓我知道比騙我,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齊天心虛道:“我不會騙你的,你看我都在這裏站這麼久了,你不讓我進去歇息片刻嗎?”

申倩讓開道,讓齊天進來。

“進來吧。你想喝點什麼?開水還是礦泉水?其他的就沒有了。”

齊天四處打量着申倩的房間,說道:“隨便,你就住這樣的房子,連空調都沒有,那豈不是很冷嗎?”

申倩似乎很生氣,語氣也難免有些不友善。

“你以爲我很富有嗎?能住上這樣的房子已經很不錯了。我哪有你那樣好命。”

齊天聽出申倩的話很尖酸刻薄,伸了伸舌頭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我是說你這樣不冷嗎。”

申倩說道:“這樣不是很好嗎?冷一點對身體有好處,不像有些人在空調下待長了,就得什麼空調病,中暑了怎麼的。”

齊天笑道:“你說的也是,這樣也挺不錯的。哦,對了,你今天怎麼不去上班?”

申倩突然想到自己還要去上班,大叫道:“哎呀,遭了。我怎麼忘記了!現在幾點了?”

齊天看了看手錶說道:“九點三十分了,我看你是晚了,乾脆你就別去了。”

“你這是什麼話,我要去上班了,你自己隨便吧,想在這裏待着就慢慢待着吧,等我回來給你做飯。要是你不想在這裏就離開吧。”

齊天說道:“這可是你說的,我今天就在這裏待着,等你回來給我做飯。”

“隨你便,我要走了。”說完,急匆匆的打開門離開了。

屋子裏只剩下齊天一個人了,但他心裏卻高興萬分。第一次感受到幸福! 第六十七章 緊跟其後

醫院裏,邱佳華對方堯說道:“方堯,快要過年了,我看你還是先回家一趟吧,給你的親人知道說一聲你媽媽現在的情況,也好讓他們放心過年。”

方堯一想邱佳華說的也是,這樣家裏的叔叔伯父們才能安心過年。也沒有猶豫,自己算算也好久沒有回家了,趁現在正好可以回去一趟。

“大伯說的是,我明天就回去,只是我媽媽她。。。”

邱佳華也知道方堯的難處,說道:“方堯你就放心去吧,這裏還有我呢,我會照顧好你媽媽的。你就放心吧。”

“那真是麻煩您了大伯。”

邱佳華笑道:“傻孩子,跟我你就不要那麼客氣了。你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

方堯一陣感動,“恩,大伯。那我現在就走,我媽媽就麻煩您了。”

“好了,你去吧。”

步步逼婚︰軍少寵妻入骨

一大早邵華起來就望醫院裏跑,希望能夠見到方堯。事實上是想見到江玲。按照他的推斷方堯一定能夠擺平江玲的。那樣江玲就會跟方堯在一起的。

可剛想跑出大門,卻被邵雨欣給逮到了。

“邵華,你這麼急跑出去是去哪裏呀?”

邵華心裏拔涼拔涼的,心想她又要跟自己沒完沒了。

邵華轉身走到邵雨欣身邊,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臉色凝重,像是邵雨欣真的有病般。

“我說大姐,你沒有病吧?我去哪裏要你操心。我想去哪去哪。”

邵雨欣上去就是一拳頭,打在了邵華的胸前,邵華痛得呲牙咧嘴,卻絲毫沒有辦法。

“你以爲你長大了,翅膀就硬了。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家的一天你就休想胡作非爲,現在在家裏我是老大。”

邵華不甘心一直被壓迫,“我想去哪裏這是我的自由,難道我連自由都要受到束縛嗎?這樣是違法的!”邵華一臉憤怒,卻又不得不認命的樣子真是好笑至極。

邵雨欣並沒有把邵華的話放在心上。依然我行我素。

“不要說那麼多無用的話,只要老爸不再你就得受到我的管制,你不服也是不行的,誰讓你沒有我大呢。”

邵華聽到邵雨欣的話絕望了,看來以後自己就一點好日子也沒得過了,真恨蒼天爲什麼給自己這麼個姐姐!

邵華一個人小聲嘀咕道:“老爸怎麼不早點把你嫁出去。一副兇巴巴的樣子,怪不得到現在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哎!看來我這輩子都要受你的壓迫了,畢竟這個世上能受得了你的人恐怕還沒有出生吧。我也真夠可憐的。”

邵雨欣看到邵華在那裏小聲的嘀咕着,知道他又在說自己的壞話,不禁訓斥道:“你在那裏又說我什麼壞話呢,有膽量就大聲說出來,讓我聽到。別在那裏像蚊子似的亂嗡嗡。”

我在女子監獄的那些年 ,大聲說道:“你以爲我不敢嗎?我是在說怪不得到現在都沒有人敢要你,像你這樣的兇婆娘誰敢娶你。我看你這輩子都沒指望能嫁出去。”

邵雨欣的反應令邵華大吃一驚,本以爲又是一頓拳打腳踢,可這次邵雨欣卻很是贊同邵華說的話。

“你說的也有道理,看來我真的要改一改我的脾氣了,不然真的會像你說的那樣沒人敢要我。”


邵華吃驚道:“大姐,你是不是真的有病啊?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啊?”

邵雨欣聽到邵華諷刺的話,又狠狠的說道:“你找死啊你,不要以爲我要改變脾氣你就這樣說話,就算我改變了脾氣也不會改變對你的態度。”

邵華徹底服了邵雨欣了。

“好了,算我沒有說過。你愛怎麼做怎麼做,以後我聽你的就是了,你還是老大,而我呢,看來也只有被壓迫的份了。”

邵雨欣笑道:“既然這樣,那你現在該告訴我你這時去哪裏啊?”

邵華看着邵雨欣不懷好意的笑,心裏都顫抖,恐怕邵雨欣有猜到自己的心裏去了,自己不誠實招認都不行了。

“我現在去醫院,你今天不是休息嗎?那就不用去了。”

邵雨欣眉頭一皺,“是啊,我怎麼都忘了,不過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自我犧牲一下,把今天的休息去掉了,現在就跟你一塊去醫院。”

邵華仰天悲呼!攤上這樣一個姐姐,真的是老天對他最大的懲罰。

看着邵華痛苦的表情,邵雨欣說道:“怎麼,你不願意?”

邵華一臉無奈,“我不願意又能怎麼樣,我能攔得住你嗎?”

邵雨欣樂道:“聰明,你還真有自知之明,看在你今天表現好的份上,本小姐就陪你一起去醫院吧.”

現在真的想哭,面對邵雨欣的條條道理他又能說什麼呢。

“我說姐,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我真的有事。”

邵雨欣不悅道:“怎麼,你以爲我是那麼不講理的人嗎?只不過是搭一下便車,那麼小氣,怪不得人家江玲對你敬而遠之呢。”

提到江玲,邵華打住了她的話,“好了,今天算我栽倒茅坑裏了。”

邵雨欣笑而不語!

邵華取出車子,恭敬的把邵雨欣這個瘟神請到車上,說道:“坐好了,我要開車了。”說完,青煙一冒,車子向前快速馳去!

一路的寂寞,邵雨欣實在是有些難以忍受,開口說道:“你今天是怎麼了,幹嘛不說話?”

邵華擺着聲腔說道:“請不要跟司機交談,謝謝合作。”

邵雨欣一聽到邵華那裝腔作勢的樣子就來氣,不分青紅皁白上去就是拳打腳踢。


“你幹嘛,沒看到我在開車嗎?想死啊你!”邵華大吼道。

邵雨欣滿不在乎的說道:“反正死也有你這個大少爺陪葬嘛,死了無憾了。”

“神經病!”邵華罵道。

“你敢說我神經病,你不想活了。”

“我看不想活的是你吧,剛纔差點撞樹上。還好意思說我。”

邵雨欣說道:“照你這麼說還是我的不對了,我不該打擾你開車了?”

邵華沒聽出邵雨欣話中的意思,隨口說道:“那當然了,難道你不知道不能跟司機講話,更不能毆打司機嗎?萬一出現事故你說該怎麼辦?”

邵雨欣思索了一下又道:“這麼說,我要誒你道歉了,是不是?”

邵華大方的說道:“這就不必了,以後注意點就行了,不要欺人太甚就好。”

邵雨欣上去又是一拳,打在邵華的後背上,“你幹嘛,還打!”

“我打的就是你,怎麼,不服氣。我告訴你少拿那些大道理來壓我,我不吃那一套。信不信我現在再給你一拳?”


“我求求你了,別再打了行不?我什麼都不說了就是,沒必要出手這麼重吧!”

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 行了,開你的車,我睡覺了。到醫院叫我。”

邵華的心總算放下了,轉身看了邵雨欣一眼,看到她真的睡覺了。自己也安心的開自己的車了。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