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的,我會保護大家。」搖晃著從地上爬起來的祈語重新站到了白燁和白若嫣的面前,可是那纖細的右手分明還在抖動,「不會讓你殺了白燁。」「想法不錯,可是女人終歸只是女人……」武易劍眉一抖,雙眸中透射出令人心寒的尖銳光芒,「戰場,終歸還是男人的天下。」彎腰,下蹲,拔劍,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的完成,劍芒撕裂了眼前的世界,祈語微微一愣,然後立即後退,劍尖險險的擦過了額前的劉海,帶走了一縷長發,飄零在地上。

「如果剛才不退的話,我會被殺掉。」祈語暗暗心驚,被注入強化后的長劍已經足夠傷到自己,「怎麼辦,怎樣才能夠打贏眼前的人,我該……嗯?」眼前,武易突然接近,驚慌失措的揮拳打向他,可是還是慢了一步,劍刃已經切在了身上,「噗嗤」猩紅的血,好似一幅美麗的畫,被隨意的塗抹在空中,祈語茫然的向後倒退,胸口一條從左肩開始向下延伸的傷口,正不斷湧出更多鮮血,「祈語!」白燁終於掙脫開了白若嫣的手,上前扶住了緩慢坐下的少女,「喂,清醒一點,你不會那麼容易就被幹掉吧,怎麼說也是我的半個保鏢啊!」「白燁……稍微,有點沮喪呢,我輸了……逃吧……快逃……」說到最後,祈語也不知道自己在嘀咕什麼,「小白!」白若嫣緊張的來到白燁身邊,想要拖走他,武易下一個要殺的就是自己弟弟!

可是不等白若嫣做出動作,白燁已經將祈語推到了她懷裡,然後,迎著武易那冷然的殺意站起,「老姐,帶上雲依姐和祈語先走。」誓約之牙被握緊在掌心,濕膩的手汗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是,比起狂跳的心臟好多了,光是站在武易面前,白燁就要鼓起全部的勇氣,最珍惜生命的他從來就是打不過就逃,而今天,他辦不到了。

「小白,走啊!」白若嫣不能推開祈語,只能帶著哭音的沖白燁吶喊……

「不逃嗎?」武易挑起劍尖,指向白燁,少見的笑起來。

白燁一副譏誚的神情,撇撇嘴說道:「已經累了,老是逃來逃去的,而且,要我丟下親人獨自苟活,還不如用我的命來換她們。」「意思是坐以待斃?」「你怎麼能肯定我會被你殺掉……我還有很多王牌沒使用呢。」誓約之牙的力量,那是自己最後可以依賴的底牌。

「果然,我沒有看錯人,關鍵時刻,你還是蠻有男子氣概的不是嗎,就賜予你,最具榮耀的死亡。」武易的長劍迅猛的刺出,白燁迅速揮劍反擊,可是力量和速度都完全被對方碾壓的情況下,顯得如此無力,一個血洞留在了白燁肩上。

「唔……啊啊……」低沉的嘶喊起來,雙腳深深陷入泥里,硬是撐住沒有倒下,「就算強化了速度,也沒辦法躲開嗎……」大腦里漸漸空白,呼吸變的好快,身體也無法保持平衡,還微微感到一陣冷意,「怎麼回事,連握劍的力氣都快使不出了,不要開玩笑啊,就算我很弱,也不該那麼快就倒下,起碼要多撐一會,再多撐一會……」可是身體依然不受控制的晃動起來……

遠處觀戰的高天歌冷冷笑道:「不知死活的舊人類,殿下也真是的,對付那種蹩腳雞,分明一劍就可以結束戰鬥的。」「一劍解決嗎……真是如此嗎?」百里賢則怪異的低聲笑道,「剛才那一劍,武易就是打算一劍殺掉白燁的,可是失敗了,那箇舊人類,避開了要害,是巧合,還是多年來的生存本能造成的?」抱有同樣疑問的還有武易本人,剛才白燁看似狼狽的動作,確實的躲開了被自己一劍貫穿心臟的結局,手下留情了?怎麼可能,自己是戰士,純粹的戰士!

「巧合也好,運氣也罷,這一劍,真的會殺了你。」武易甩起劍花,臉上收斂起了之前的笑意,「以我最強的一劍!」「對付區區一個舊人類,過了吧,六皇子殿下……」滿是嘲弄口吻,白燁只覺得渾身的血液在沸騰,又瞬間凍結,古怪的感覺幾乎要令自己崩潰。

要死了嗎?

古劍奇譚甦雪戀愛

不甘心……

武易出手了,直線而迅猛的一劍,簡單粗暴。

「無影遁殺!」劍刃扭曲消失在視野中……

白燁感到了窒息,身邊的空間已經不受自己控制,撲面而來的尖銳氣息甚至令皮膚上浮現了一道道傷痕……


劍刃近在眼前,會刺中的話,自己會死。

這一刻,白燁根本沒注意自己為何能夠看見對方攻擊軌跡。

抬起手,用誓約之牙輕輕撥開了劍鋒,不對,撥開還不夠,要反擊,將對方擊退!

「鐺!」出人意料的碰撞聲,更叫高天歌,湯瑞麟還有武易震驚的是,白燁沒有死,相反,後退的人是武易自己!

「他擋開了我的攻擊,還震退了我?」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向後倒下的舊人類,武易喃喃自語起來……

「不可能!」終於回過神來的高天歌臉色無比的難看,殿下全力的一劍,即使是湯瑞麟,也不見得可以輕鬆接下,那箇舊人類耍了什麼花招?

「你做了什麼?」比起部下的震驚,武易倒是冷靜許多,可是白燁已經倒在了白若嫣的懷裡,虛弱的說不出半句話。

「小白,喂,小白,不要嚇我!」白若嫣驚慌失措的搖晃起弟弟,直到白燁痛苦的張嘴,發出了輕微的低語。

看著虛弱如半個死人的白燁,武易默默抬起手,如此近的距離,這次將不會再失手。

「第一次,有人令我在震驚之餘,感到可怕,剛才的瞬間,你……」令我害怕,最後四字沒能說出口,武易拚命想否認自己被白燁嚇到了,「但都不重要了,如今和廢人沒區別的你,誰也救不了!」「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小白!」把白燁輕輕放在地上,展開雙臂,白若嫣迎上了鋒利的劍刃,「如果失去了小白,我也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堅定不移的話語,面對奪命的凶刃,白若嫣還是一如既往的坦誠。

「那就先殺了你。」揮下的劍刃卻被一片迷濛的花瓣阻隔,那是桃花,數不盡的桃花隨風飄零……

「百草……」一直帶著笑容觀戰的百里賢此時終於沒有了那幸災樂禍的笑容,最忠心於他的百草在沒有自己命令的情況下出手了,而且是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怎麼可能,明明已經徹底洗腦了,難道是……」想起了最荒謬的可能,百里賢立刻將其打消。

「為什麼?」不僅是百里賢在問,白若嫣和虛弱不堪的白燁也同樣在問。

擋住長劍的屏障是由百草製造的,但也僅僅是瞬間,「轟隆」劍氣激起一片氣浪,捲起眾人,將眾人凌亂的吹散開去,白若嫣和祈語都跌落在遠處,唯獨白燁只是微微移動了數厘米,百草佇立在眼前,用那瘦弱的身影化為盾牌,「你……在做什麼,朱雀門的走狗,竟然會來救人?」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一下的白燁只剩下了譏諷的力氣。

「既然有珍惜的東西,就好好去守護……」百草腦海中一片空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沒有百里賢的命令,自己竟然擅自行動,而且有命令在先,不能隨意行動,自己犯了組織的死罪,可很奇怪,沒有害怕,沒有後悔,只有一個強烈的念頭,自己想救這個男人……

「唔……」腦中朦朧閃過一張稚嫩的臉,逐漸和白燁的容貌重疊,那是什麼,為什麼自己的記憶里會有這樣的東西……

「滾開!」一時的失神,令百草根本沒反應過來武易的橫掃,只比白燁強壯一點點的百草幾乎沒辦法承受武易的一擊,撞上樹桿的瞬加便吐出了一口猩紅的血水……

都倒下了,就連本來是敵人的百草也是……

武易近在咫尺,劍刃居高臨下的對準自己,還有他傲然的聲音:「終於,殺死你了。」「就那麼害怕我一個舊人類嗎?」白燁此時還不明白, 學不會三角函數別走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現在的自己連發動誓約之牙都辦不到,武易沉默著沒回答,熟悉他的高天歌和湯瑞麟都清楚,六皇子的沉默便是默認。

「你是……值得敬佩的對手。」劍起劍落,刺向了白燁的咽喉。



要說再見了。

白燁閉起了眼……

「鐺」「竟然這麼容易就認命,可不像你。」這個討厭的女人聲音,好是熟悉,白燁不用睜眼都知道是誰來了。

葉夢嵐。

一柄長劍,凌空擋住了武易的攻擊。

「這個男人只能死在我手裡,可不能讓給你,另外,我今天的心情糟透了,滾!」葉夢嵐霸氣十足的一聲呵斥! 短裙飄蕩,勾起了優美的曲線,單手持劍的葉夢嵐突兀的擋在武易身前,嫵媚的面龐上帶著一抹冷艷,對於擊退武易這件事,她並沒放在心上,或許在她看來,那是理所當然的。

微微退後一步的武易對葉夢嵐並不陌生,最為三個最熱門的人物,如數家珍的他已經脫口而出:「使用率75%的a級武修,葉夢嵐……連你也是站在白燁那邊的嗎?」「我只說一次,他是我的獵物,必須死在我手上。」葉夢嵐揮了揮長劍,那頭飄逸的長發也跟著甩動起來。

「葉夢嵐……」白燁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大概你的出現是我最驚訝的意外……越來越看不懂你。」「獵物被搶走,感到憤怒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頭也不回的敷衍著白燁,葉夢嵐全身的殺意正在沸騰,然後,好像有一瞬間的停滯,飄來一句罕見的溫柔話語。

「剛才那一劍,很漂亮,沒有愧對你的血脈。」

不等白燁開口發問,空氣里已經發出了決裂的碰撞聲,在武易和葉夢嵐之間的地面上出現了兩道交錯的劍痕。

「使用率同等的情況下,就只能看經驗和技巧了,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學習的劍術,我只想告訴你,天武國的皇子,不可能會輸給你們這種溫室的花朵!」

「哦~~那你還真是一棵廢話無比多的野草。」兩人的身影一起晃動,扭曲的空間中,劍鋒兇狠的互相碰撞,燦爛的星火閃爍不斷,雙方都想尋找對方的破綻,勢均力敵的交鋒,令時間彷彿都停止。

「怎麼了,你就只有這點實力嗎?」旋轉出劍圈的武易試圖激怒眼前傲慢的女人,葉夢嵐的攻擊並不讓人感到壓力,沒有多餘的動作,甚至可以說是太過簡單的出招,但簡單到令人無從破解。

「叮」脆耳的碰擊聲,兩人的劍尖微微一點,又錯開了距離,葉夢嵐從頭到尾都是一副冷漠不變的神情,心中卻有了一絲訝異,「我一直追求的是一擊必殺,你的頑強令人頭痛。」「想要一擊殺掉我?哈哈哈哈……你的笑話,實在是……不怎麼好笑。」笑容扭曲,武易雖然竭力剋制,但還是暴露了他的怒火,皇室的尊嚴絕對不允許被一個女人所踐踏。

「一擊必殺,這就是我所學習的戰鬥方式,為了追上我的師父……」要成為師父那樣的人,至少要幹掉眼前的人。

「這一招,將分出勝負。」劍尖微挑,葉夢嵐用注入強化改變著武器的堅硬度,「世界上有著即使看見,也無法迴避的攻擊。」「那就讓我見識下,你的一擊必殺流。」同樣將長劍強化的武易橫劍於身前。

「在見識的瞬間,你就死了。」「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死在怎樣的對手手上,給我一個明白的死,請。」武易嘴角翹起,分明一副嘲弄的表情,自大狂妄的女人,自己會用實力告訴她,世界的殘酷。

輕輕抱起白燁,白若嫣坐在了遠處的地上,在她腿邊,還有一樣虛弱的祈語在觀戰,三人默然。

更遠一點的雲依還在努力站起來,很累,很痛,可她依然想起來。

終於,白若嫣低頭問道:「你說誰會贏?」「葉夢嵐。」白燁咂咂嘴,感到一陣無味。

「為什麼?」白若嫣追問。

白燁瞅瞅自己的姐姐,無奈的繼續回答:「我希望她贏,畢竟,現在看來,她是唯一能救我們的人。」「兩人的實力都在一個水平,當然了,我覺得那女人吹牛的本事高一點。」祈語好不容易坐了起來,身上的傷口是那樣的觸目驚心,但血已經沒有流的那麼厲害,這大概要歸功於龍族超強的生命力和恢復能力。

對葉夢嵐的一擊必殺說辭,祈語也是不屑一顧。

「聽天由命了……」白燁長嘆一聲,眼前的葉夢嵐也在話音落地的剎那,動了。

神風強化了速度,令葉夢嵐的身影只剩下了模糊的倒影。

武易的雙眼微微一轉,長劍準確的指向了葉夢嵐突襲的方向,「擋下了!」心中一聲吶喊,可是,長劍刺去的地方,空無一物,「假的?」左邊,右邊,後邊,同時傳來了刺骨的風,在哪,她是從哪邊攻過來的?

「一擊必殺。」沒錯,那就是這一劍的名字。

有可能是從上面刺來,有可能是從左邊刺來,也有可能……

從任何一個角度刺來。

這是沒有劍刃的一劍。

用劍意籠罩敵人的一劍。

師父曾經演示過一遍,葉夢嵐深深記在心中,當然,自己沒有師父那樣超凡的力量,可是這一招的輪廓,在十年裡,被無數的磨練。

「硬化!」武易強化身體的瞬間,他的外套最先碎了。

然後是頭髮,斷了;指甲,斷了;褲子,破了;鞋子,沒了。

深褐色的皮膚上不斷被劍意摩擦,最終劃出一道道血痕,「啊……啊啊啊啊!」野獸般的咆哮,如此憋屈的一戰,令他氣悶的怒吼起來,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難堪過的武易卻又那麼無力,連葉夢嵐在哪個方向都不知道,又談何防禦呢?

劍風漸漸平息。

地上無數的劍痕,還有武易身上的狼狽,葉夢嵐都沒有去欣賞的意思,她出現在了原地,就像從未離開過一樣。

長發微微蕩漾,然後垂落。

「你死了。」「噗嗤嗤嗤」血水從武易的全身湧出,不過看似嚴重的傷口其實並沒傷到要害……

「殿下!」「殿下!」湯瑞麟和高天歌驚慌失措的跑到了武易身邊,「你這個女人……」「閉嘴……是她贏了。」喝止了湯瑞麟,武易的聲音里滿是疲憊,天武國的勇士,輸也輸的乾脆。

「看來是我還未修鍊到家,本該是致命一擊,你卻還活著,從我的角度來看,其實是我輸了。」收劍回鞘,葉夢嵐還是那麼淡漠,可言語里竟然真的有一絲不甘心,她還是讓師傅失望了。

武易聽了以後,表情只能更加無奈,說道:「我很好奇,你的師父是誰?」「沒有告訴你的理由,還有,如果你們還想殺白燁的話……我會殺光你們。」面對葉夢嵐殺氣十足的威脅,這一次武易等人沒有了剛才的自信,「殺不掉了……有你在的話……」武易邊說邊將劍入鞘,身後高天歌則忙著脫下外套,給武易披上。

「我們,活下來了?」白若嫣微微發愣后,立刻驚喜的叫嚷起來,「現在看起來,好像是這麼一回事,對吧,祈語……你怎麼了?」白燁在白若嫣的攙扶下,好不容易站起來,卻意外發現祈語面色凝重的望著天空。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細聲的嘀咕,祈語的雙拳用力握緊。

「什麼意思?」白燁順著祈語的目光投向天空,一道人影正快速下落,然後撞擊在了地面上!

「轟隆」激起的塵煙遮蔽了眾人的視線,一個朦朧的男人身影,漸漸清晰。

那是一個清秀的年輕男子,即使有一道沿著左眼下划的傷痕,也沒能添加多少兇悍氣息,臉上還帶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又是你的人?」武易朝著白燁投去了疑問的眼神,後者則是滿臉的茫然。

「哦,還真是很多人類呢,上一次看見那麼多人類是什麼時候來著,嗯……想不起來了,最近好像有點健忘。」說話間,男人轉向白燁這邊,目光落在了祈語身上,「你們可以不用在意我哦,我只是來為我的族人挑選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孩當新娘……很好,就是你了。」指了指祈語,所任都詫異的忘記了質問,但很快,一個詞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惕。

人類。

一般人是不會這麼稱呼同類的。

除非是……

「你……」祈語剛張口,男子已經來到眼前,一擊快而準確的手刀,讓祈語軟綿綿的倒在了他懷裡,「好好的睡一覺吧,睡美人小姐。」「你是什麼人……」白燁想將白若嫣擋在身後,可半天沒辦法移動,本來就虛弱的身體此時變得更加沉重。

「差點忘記介紹了,我的名字是……祈雲。」男子將祈語攔腰抱起,緩緩回過身來。

「祈雲,那是誰……等等,這個名字,好像很耳熟。」武易和白燁都皺起了眉頭,總覺得,在哪裡聽過。

而一直乖乖當人質的百里賢在這一刻竟然抖動起來,然後用震驚無比的眼神看著那溫和儒雅的男人,尖聲叫起來:「祈雲……它不是人類!龍族之中,最強的黃金之龍,現任的龍族之王!祈雲!」

龍族之王?

眾人在數秒的茫然後,不約而同的後退起來。

「龍族之王,那不就是祈語的……哥哥?」白燁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裡默念,他只是來帶走祈語的嗎?不對,現在的他,帶有殺氣……而且是針對自己的!

「你叫白燁是嗎?」臉上的笑容在脫落,祈語的眼神變的陰冷不善。

「我說不是,你信嗎……」白燁咧咧嘴,不僅抱怨起今天的背運,遇到的傢伙一個比一個強!

「哼,反正我只想和你說,兩個月後,在巴比倫塔,將舉行訂婚儀式,新娘便是你的這個同伴,新郎是我們龍族的年輕俊傑。」祈雲說話間, 婚內貪歡:老婆休想逃 ,「想要奪回你的同伴,就來找我們吧,在巴比倫塔,我靜候你的光臨,當然了,以你的性格來說,應該會選擇拋棄同伴吧?」說完,輕輕一跳,飛上了巨龍的背脊,而就在這一刻,一道鬼魅的身影從後面突襲上去,一直沉默不語的葉夢嵐出手了!

「龍族之王嗎!那可真是最適合證明我實力的獵物!」祈雲的雙手用來抱住祈語,已經毫無防備,可以殺掉它!

「住手,葉夢嵐!」白燁忍不住出聲提醒,如果說,葉夢嵐對抗武易還遊刃有餘,那麼挑戰祈語,簡直和自殺無異。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