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成以上。”牛海山說道。

炎忌都看着石佛笑道:“石老哥,待會得麻煩你一件事。”

石佛笑道,“什麼事?”

炎忌都說道:“我們懷疑軍中有悼亡族的人,我是力量武者,出手的話難免會錯殺。”

石佛說道,“帶人進來吧。”

炎忌都一笑,“多謝老哥了。”

看着牛海山,“帶人上來。”

很快,九個士兵就被押上來了,三個四境,其餘都是三境,藍震居然也在其中。

當藍震擡頭看見蘇武居然跟大帥一起坐在上席的時候,差點嚇暈過去,他究竟是誰?

“石老哥。”炎忌都看着石佛。

聽到大帥居然稱呼石佛一聲“石老哥”,藍震差點嚇尿了,我居然以爲他是四境?而且還叫他老哥?

石佛的精神能量籠罩住了藍震等人。

衆人目不轉睛的盯着藍震等人,究竟誰是悼亡族的人假裝的?

突然,石佛的目光集中在了中間那個三境武者身上。

郭擒虎一揚手,憑藉肉身力量打出一道勁氣,直接把三境武者的頭顱割了下來。

那三境武者的屍體銀光閃爍,瞬間變成了一具悼亡族的屍體。

石佛又看向旁邊那個三境武者。

郭擒虎再次出手。

但是幾乎就在他出手的剎那,那個三境武者突然怪笑起來:“想殺我,你們也得付出代價!”

他張開嘴噴出一物,那東西是個肉球,轉眼之間就膨脹長大。

石佛和炎忌都同事起身。

衆人只感覺被一股力量裹住,隨後全部被拋出了客廳。

“轟!”

客廳塌陷。

蘇武等人落在了客廳數百丈開外。

等他們再擡頭看向塌陷的客廳處時,一個數十層樓高的巨大肉球出現在他們眼前,肉球之上有密密麻麻的的眼珠子,密密麻麻的的嘴巴。

“神帝伴生獸!”

牛海山失聲道。

“大帥他們在他的肚子裏面。”

一個六境武者驚道。

衆人凝目看去,大肉球不斷的膨脹,收縮,似有人在裏面攻擊。

石佛、炎忌都和郭擒虎都不在了,很顯然剛纔他們已經被神帝伴生獸吞到了肚子裏面。

“嘿嘿,你們儘管強,不過半個小時之內你們休想出來。”

那吐出神帝伴生獸的士兵怪笑,整個人突然膨脹,接着皮膚撕裂開來。

皮膚撕裂的瞬間,一股強悍的氣息隨之散發而出。

“這股氣息……是神皇!”

牛海山臉色鉅變。

那士兵體內隱藏的悼亡族居然是一頭強大的神皇!

神皇可以足以媲美人類七境的存在,如今郭擒虎、石佛和炎忌都三人皆在神帝伴生獸體內,一時半會根本出不來,單憑營地裏面的武者,即便能殺掉這頭神皇,也必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頭神皇顯然早有預謀,利用神帝伴生獸困住石佛他們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趁機摧毀遠征軍的營地。

“你們……全部都得死!”

神皇狂笑,六隻眼睛同時射出銀色光芒,光芒橫掃四面八方,所過之處即便用合金打造的營地也被瞬間毀滅,不少士兵來不及躲避,被他眼中的銀光掃中,瞬間化作灰燼。

“四境之下,全部撤退!”

牛海山大喝:“所有五境和六境,隨我殺了這頭神皇!”

蘇武臉色凝重,就算是牛海山他們全部加起來,也絕對不是這頭神皇的對手,這頭神皇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人類的八境武者。 悼亡族神皇一矛擊出,牛海山他們每個人身前都出現一個黑色旋渦,皆有一把長矛從黑色旋渦中射出。

“轟轟轟轟……”

一聲聲驚天的爆響傳遍營地。

牛海山等人不敵,踉蹌退後。

只是一擊,五個六境武者,數十個五境武者全部潰敗。

“這頭神皇怎麼會這麼強大?”

牛海山等人駭然,就算是副軍長郭擒虎在此,恐怕也未必是這頭神皇的對手。

“統統去死吧!”

神皇狂笑,擡起長矛,矛尖匯聚出一團暗黑色的能量,整個天空都變成了灰色。

任誰都看得出神皇這一擊必定石破天驚。

牛海山喝道:“所有五境,全部撤退!”

他打算憑藉他們五個六境武者擋住這一擊。

“早死晚死都會死,殺了你們,我會接着把其他人也殺了。”神皇大笑。

就在這時,一個人掠到了牛海山等人面前。

“蘇武?”

牛海山等人一驚。

緊接着牛海山大喝:“蘇武,快點走,你一個二境武者在這裏幹什麼?”

連四境和五境武者現在都只有逃命的份,更何況蘇武只是區區二境武者。

“螻蟻。”

神皇六隻眼中同時露出不屑之色,一矛擊出。

一聲震爆傳遍天地,他這一矛似要把虛空捅破一般,威力恐怖。

牛海山五人竭盡全力衝過去,無論如何也要保下蘇武。

然而就在他們衝到蘇武身後的剎那,蘇武眉心散發出一股可怕的能量。


耀眼的光芒自蘇武眉心散發出來,頃刻之間籠罩住了大半個營地。

牛海山等人看到了他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幕,蘇武眉心飛出一道只有巴掌大小的劍光,劍光越變越長,最終化作了一道百丈劍氣,破空斬出。

神皇的長矛被劍氣劈成了兩半,接着劍氣餘勢不減,斬中了神皇,神皇瞬間被斬成兩半。


他死了。

強大無比的神皇,就這樣被一劍斬殺了。

牛海山等人完全驚呆了。

這還沒有完,那道劍氣的威力沒有消失,居然斬在了那神帝伴生獸之上,如同切豆腐般,神帝伴生獸被斬成了兩半。

石佛、炎忌都和郭擒虎三人全部飛出。

“這是……”

炎忌都和郭擒虎瞳孔一縮。

原來那道劍氣把神帝伴生獸斬成兩半之後,威力依然沒有完全消失,朝着遠處斬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數千丈的深坑,宛如天塹。


炎忌都猛的看向蘇武,看到蘇武眉心逐漸收斂的光芒,他豈會不知這一切都是出自蘇武之手。

石佛知道蘇武有劍令的事,所以他並不吃驚,他用井字勢封住了那神帝伴生獸,因爲那神帝伴生獸居然蠕動着粘結在了一起,用不了多久只怕就會完全恢復過來。

這時牛海山等人終於回過神來,他們依然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居然是蘇武乾的。

無論是神皇,亦或者是神帝伴生獸,都太強了,豈是區區二境武者能殺死的?

想到不久前石老讓蘇武到上席去坐的時候,他們心中居然還有些不爽,認爲蘇武沒有資格跟他們大帥平起平坐,他們就不由一陣羞愧。

無論蘇武是什麼修爲,單憑他能斬殺神皇和重傷神帝伴生獸的能力,他都能與郭擒虎等人平起平坐。

炎忌都心中同樣極爲震驚,儘管他知道這股力量不屬於蘇武,但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蘇武確實掌控着這股力量。

他們並不知道,那劍令當中只有一道劍氣,用了就沒有了。

石佛說道,“炎老弟,這神帝伴生獸此刻重傷,正是把它煉化的好機會。”

炎忌都這纔回過神來,點頭道:“老哥,我們得重新找個地方。”

郭擒虎說道:“地下基地裏面可以。”

炎忌都說道:“石老哥,你覺得如何?”

石佛笑道,“可以。”

看着蘇武,他說道:“老弟,煉化這神帝伴生獸至少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這期間就讓炎老弟安排個人陪你到秦嶺各處走走,勢術的修行,不一步一步親自走走看看是不行的。”

郭擒虎和炎忌都心中不由一驚,石老的勢術可是輕易不傳外人,現在居然要傳給蘇武。

牛海山等人當然也知道勢術,聽到石老的話,他們已經猜到石老帶蘇武來秦嶺的目的了。

蘇武笑着點頭。

炎忌都正色吩咐道:“擒虎,照顧好蘇武小兄弟,蘇武小兄弟可是我天蠍宮遠征軍的恩人。”

шωш⊕тTk дn⊕¢ o

郭擒虎行軍禮道:“是,大帥!”

石佛和炎忌都帶着神帝伴生獸進了地下基地。

郭擒虎笑道:“蘇武兄弟,今天先休息,明天我親自帶你領略一下秦嶺的風光。”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