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我這次找你來的主要目的,我想關於這次加西班的事情,菲利普應該已經和你說過了吧!”

“是的,爺爺。”

“胡佛三世那個小孩子雖然這次在加西班吃了大虧,但據內部消息,帝國海軍損失並不大。結合這個時候他急急忙忙的召集各家領地的私人艦隊前去參戰以及內部傳來的收回各家領主領地的消息,不用猜都知道他這次是抱着什麼想法。”老公爵頓了一下,葉飛和菲利普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來,看了西蒙尼一眼“那個小國王到底還是嫩了一點,這次我派奧塞羅將家族的主力戰艦全部派過去,一來就是要打消掉胡佛三世對本家的猜測,另外一方面就是希望能得到那塊藏有藏寶圖的帝維水晶。”

“可是~”菲利普剛張口就被老公爵打斷了“沒有什麼可是,那個小孩子國王這次肯定會讓各領地的艦隊當炮灰的,我們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先拿到藏寶圖。你們這次三艘魔導艦前往加西班城支援家族的艦隊,保存實力的同時就是要配合奧塞羅視機奪取藏寶圖,明白了沒有?”老公爵埃格爾頓掃視了葉飛和菲利普一眼“只要能得到塞亨馬繆爾•羅伯茨的寶藏以及從水路通往絲綢大陸的辦法,即使配上整個家族艦隊也在所不惜。”

“明白了爺爺,我們一定配合奧塞羅叔叔搶到藏寶圖的。”葉飛剛想張口說藏寶圖不止一份,菲利普已經搶先向老公爵做保證了,想了想,葉飛還是決定藏下這個祕密。

同老公爵又談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兩人被告知時間緊急,明天就必須出發,二人不得不趕緊離開公爵府,回去做出航的準備。

“真當我的神龍號是超級無敵戰艦啊!這麼艱鉅的任務竟然全部壓在我們這三艘破戰艦上,那可是成百上千艘戰艦交織起來的大火爐,三艘魔導艦摻進去有個作用。”葉飛想想就覺得嘔氣,一張臉也抓鼻子揪臉的一副苦菜花模樣。

“十三弟,我這就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們港口見,哥哥這次還要多指望你來照顧了。”菲利普的臉色也是灰青一片,跟葉飛打了聲招呼,拍馬去享受短暫的陸地人生了。

“愕!”葉飛還想着跟這位三哥商量個萬全的應對之策呢,他就這麼走了。望着遠去的菲利普葉飛無奈的搖了搖頭,低聲說了一句“靠人還不如靠己”打馬返回蘭桂坊莊園。

老遠,葉飛就看到蘭桂坊那新建立的標誌性建築-魔法塔,一路上不斷的有人將貨物往莊園裏面送,押運的人中除了人族還有一些不會游泳的獸人,這些憨厚的獸人見到葉飛一個個都激動的不得了,一口一個主人叫的葉飛舒坦,很快的他就在莊園的門口看到了第一個熟人,已經被降爲了副管家的娜塔麗。

見到葉飛過來,娜塔麗的臉色變了變,還是非常恭敬的走了過來“少爺,歡迎你回來。”

“嗯!你好。”葉飛沒想到第一個熟人就是看自己最不順眼的娜塔麗,本想打馬離開,不過一想,和一個小丫頭嘔什麼氣也就停了下來“你現在有空嗎?”

“有!少爺有什麼吩咐。”娜塔麗臉色不變。

“你派人通知一下所有的主要負責人到趕緊到我那邊一下,另外讓人去碼頭通知他們趕緊將神龍號和卡特林娜女王號上面的貨物都卸下來,連夜給我補充物資,明天我要出海。”葉飛想了一下“過會你也去我那邊。”

“是,少爺。我這就讓人去辦。”看着遠去的葉飛,娜塔麗的臉色奇怪的變了變,轉身快跑了開來。

回到家,尤麗亞已經回來一陣了。抱着小寶貝,葉飛讓手下將客廳圍了起來,不准許未經自己同意的人進來,拉着同樣非常疑惑的尤麗亞走進了客廳。很快,安德魯等人便路路續續的來到了葉飛家,面對着保護嚴密的客廳,衆人也都疑惑不已,不過全都進去之後便不再出來,沒多久所有的人就都到齊了。

面對着大廳內一個個交頭接耳的手下,葉飛的心中不斷的上下起浮,見到人都來的齊了,他重重的咳嗽了一下,手下的這幫精兵強將全都安靜了下來。

“今天我是要向大家宣佈一個重大的消息,所以我連海族的兄弟都請來了,這件事一旦傳出去我們很可能就會遭到全大陸的人的追殺,如果害怕的人,我不反對你出去。”葉飛面色嚴峻的掃視了這幫手下三分鐘,見沒有人出去,冷然“既然沒人退出,一旦誰傳出去就別怪我不夠義氣了!”葉飛抽出腰間的佩劍,一劍削掉了桌子的一角。

寂靜,就連一項大大咧咧什麼都無所謂的牛頭人高奇都不敢開口了。

“先給你們看一個東西。”葉飛說着將從金牙那邊的那個藏寶圖的帝維水晶掏了出來,鬥氣注入,畫面在大廳內顯示出來,一瞬間整齊的一陣吸氣。

“姐夫,塞亨馬繆爾•羅伯茨是誰?”安德魯突然的一問讓其他人直接坐到了地上,而尤麗亞也是埋怨的看了葉飛一眼,從口型上來看說的應該是“就這個事也要瞞着我。”

“老闆,上次那個藏寶圖不是被‘冒險者’基德搶去了嗎?”雷恩廢了好大的毅力才讓自己的眼睛從藏寶圖上挪開。

“塞亨馬繆爾•羅伯茨的藏寶圖一共有幾份我不知道,你們面前的這份是我從別的地方得到的,上次那塊確實被基德搶走了,所以我希望這才我們能搶到‘芭芭羅莎’海雷丁手上的那塊。”葉飛的眼神靜靜的掃過了衆人。 第一章 主戰場

巨大的暗紅色能量光束散發着一股極其濃郁的邪惡氣息,海面上被汽化出一片濃霧,遠遠的便讓葉飛感覺到一陣眩暈。

“結界!全力打開結界!”葉飛大吼着急忙躍到上層甲板上。

喘息間,能量光束就像是一個巨人揮舞着的大木棒,將神龍號前面阻擋着它去路的戰艦一一粉碎,一頭便撞在神龍號的結界之上,發出了刺耳的轟鳴,第一層魔法結界轉瞬間便像玻璃般輕易的破碎了。

“保羅!”葉飛面目猙獰,被能量反噬,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口鮮血,大聲招呼保羅道:“聽我喊,大家一起扯掉結界。”

“一,二,三,撤!”葉飛咬緊牙關,大喝一聲切斷了自身與魔法結界的連繫。

所有魔法師同時收手,神龍號上的魔法結界應聲而崩,紅光暴漲,粗大的暗紅色能量光束眨眼間在前甲板上汽化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溝,直露出炮艙內的景象。

“你個大熊貓,堂堂的三大海盜也玩偷襲這種小把戲!”

葉飛心神鬆懈的瞬間,馬修斯的長劍宛如一條潛伏多時的毒蛇,突然從葉飛的腳下躍起,葉飛心中暗罵,綽不及防之下手臂立即中招。馬修斯見到一招得手,心中頓是大喜,也不甚言語,手上的劍招一抖,似一疊疊的海浪般綿綿不絕,葉飛的周圍盡是劍影。

葉飛被逼得左閃右跳,狼狽不堪,嘴上大罵:“好你個海魔王,竟然如此下做!”

“我只是一個海盜,騎士的那套只有白癡纔會遵守!”馬修斯眼中閃過一絲暴虐,身形突然加速,化作一道血光,血殺七劍已經施展到了第五劍,空氣中佈滿了血腥味。

“交出我的藏寶圖,我就饒你不死!”

“不可能!”葉飛大叫。

“那就給我去死吧!”馬修斯大喝,血殺七劍的第七劍使出,閃爍着寒光的單手劍夾雜着滾滾血色鬥氣,彷佛來自九幽地獄的毒蛇,充滿了血腥的死亡氣息,蛇信閃電般直朝着葉飛的心口刺來,不禁讓葉飛生出無法躲避的念頭,倏地一聲大吼:“一起動手!”

馬修斯的劍直達葉飛的胸口,但葉飛手下的幾員大將也出手了——安德魯一把扯掉頭上的帽子,邪眼閃過一道妖異的光芒,讓馬修斯如遭雷擊,一手持劍想要前刺,可身子去好像被人拉着一般,猛的向前一個踉蹌。

葉飛哪會放過如此良機,腳下一用力,將領域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白光一閃,手中寶劍頓時化織出一片銀色劍網朝着馬修斯的頭上罩了下去。

“你鳥的!竟然還有絕招。”葉飛的劍砍在馬修斯的血霧上竟感覺到從寶劍上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反彈力,隨即爆出巨響,葉飛只覺得兩手齊上都握不住劍,仔細看去,兩隻手的虎口同時爆裂出血。

四周近些的水手更是遭到池魚之殃,被震散的血霧拂中之後,全部渾身噴出來道道血箭,屍體迅速幹扁乾癟下去,就像脂肪被抽乾了一樣。(馬修斯雙腳踏在甲板上,甲板上四散的血漬竟然如流水般朝着他的腳下流淌了過去,最後消失在他的腳下。

“力量萃取!”安德魯像一隻被踹中了尾巴的小貓般,驚恐的跳了起來,指着馬修斯驚恐的大叫道:“血域領主,你是血域領主!”

“想不到你這個小邪眼竟然還知道血系魔法中的力量萃取!哈哈……”馬修斯仰天長笑: “只要有血的地方,我就擁有無盡的力量。”

所有的水手,全都忍不住一個寒顫,後退了一小步。

突然,海面上想起了一個低沉而沙啞的聲音,“馬修斯,老朋友。盛宴已經開始,就差你沒來了。”

又一道巨大的暗紅色光束從天邊射來,擊中在血帆海盜船的血紅色結界上,‘轟隆’一聲,那不斷蒸騰的血紅色霧氣已經讓結界變得幾近透明瞭。

“這個該死的海雷丁,如果我的船出來什麼事,我一定要殺了你!”不等葉飛等人開口,馬修斯已經揭開了這個聲音主人的來頭。只見他暴吼一聲,竟然完全不理會葉飛等人的存在,縱身往自己的船上跳了回去。

“小子,我有事先走了。海雷丁的藏寶圖就藏在他的武庫艦裏面,你有本領就去搶吧!”

“你確定他沒有瘋?”等安德魯將葉飛扶起來的時候,葉飛還沒有從馬修斯突然離開的舉動中回過神來,原本已經擊傷了所有人的馬修斯應該第一件事就是搶藏寶圖纔是,可他卻走了。

“艾佛森,跟上馬修斯的船!他可以帶我們找到藏寶圖。”葉飛馬上對着艾佛森命令道。

“是,主人。”艾佛森也知道事情緊急,將幾盡虛脫的葉飛扶到上層甲板的椅子上後連忙跑到前面對着水手們大叫起來:“快,跟上那艘血帆海盜船,全速前進!”

神龍號船體一震,對着遠去的血帆海盜船快速的追了上去。

“艾佛森已經成長到獨當一面的地步了。”葉飛滿意的看了忙碌的艾佛森一眼,閉起雙眼,開始不斷的恢復體內的鬥氣。

一點點的元素被葉飛聚集起來,隨後又被散去。海面上因爲交戰,魔晶炮的發射固然讓這一片海域的魔法元素稠密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但這些暴躁的元素體卻又非常難以被葉飛吸收進體內煉化,稍有不慎便有着暴體而亡的可能。

“該死的,這樣的環境還真不適合修煉。”除了要應付暴躁的元素體,不斷顛簸的船體也無法讓人安下心來,葉飛稍稍的恢復了一點體力便從冥想中清醒了過來。睜開眼的第一眼便看到兩道魔法光束從正前方直接轟到了神龍號的魔法結界之上,盪漾起一陣七彩的波紋。

“艾佛森,這裏到底怎麼回事?”葉飛站起身,來到艾佛森的身邊,放眼四周,密密麻麻如同螞蟻一樣繁多的戰艦相互絞殺在一起,魔法光束毫無目的的滿天飛竄,神龍號竟然被陷入其中不得寸進,葉飛皺眉道:“馬修斯的血帆海盜船呢?”


“主人!你醒了。”艾佛森直到葉飛開口,才發現自己身後有人,想到主人鬥氣修爲再次進步,不由得喜笑顏開,但隨即便無奈的說道:“主人,艾佛森沒用,讓馬修斯跑掉了。”

“馬修斯跑了?”葉飛又重複了一遍,這次問道:“按照你的能力,追蹤一艘戰艦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怎麼會陷在這裏?”

葉飛的話音剛落,又是一道暗紅色的魔法光速從天邊射了過來,神龍號周圍的這些戰艦頓時像老鼠遇上了貓一般的四處亂竄,船與船之間的碰撞竟一時間成爲了戰場上的主旋律,然而那道魔法光束眨眼間便進入了葉飛的眼簾,三十多艘戰艦,不分敵我,頃刻間化爲灰燼,海面上頓時出現了一道長長的真空海域。


“衝過去,全速前進!”艾佛森見此情景,來不及和葉飛多說,大叫着朝水手們呼喊着。

神龍號立即發揮了它轉向靈活的提醒,主帆的一動,船體便鑽進了那條空出來的水道里面,剛航行出不遠,其它戰艦也紛紛轉向了過來,將一個不大的空白水道再次堵了一個水泄不通。


“這些該死的亞斯爾人!”艾佛森憤憤的對堵在神龍號前面的一艘亞斯爾戰艦罵了一句,這次有空對着葉飛苦笑道:“老闆,你也看見了。馬修斯就是這麼追丟的。”

“這世界上還真是沒有幾個愚蠢的人啊!”葉飛嘆了口氣,重算明白了過來,神龍號周圍的這些戰艦全部都是衝着藏寶圖去的,沒有一個蠢人。

暗紅色魔法光束髮射的地點就是藏寶圖擺放的地點。

“給我衝過去,有什麼戰艦攔路,一律給我擊沉它!”葉飛眼睛一瞪,死死的盯着神龍號前面的那艘亞斯爾戰艦,緩緩的說道:“這麼慢慢吞吞的前進不是辦法,等會再有機會,全速向着那道魔法光束來的方向前進。”葉飛說完,神龍號周圍的骨刺同時彈出,顯出來猙獰的樣貌。

“如果是聯軍這邊的戰艦怎麼辦?”艾佛森小心翼翼的問葉飛。

“殺!”殺氣騰騰的一個字讓艾佛森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隨即也清醒過來,殺,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聯軍和海盜雙方再次陷入了混戰,神龍號在得到了葉飛的命令下僅僅只是象徵性的對着周圍的海盜船開兩炮,更多的時間則驚伏在海里,等待着機會的出現。

“來了!”葉飛率先感覺到了那股邪惡的氣息,艾佛森等人則一下子將神經繃緊到了極致。然而這次神龍號後方被清理出來一條空白的水道,讓早早準備的艾佛森一下子失去了方寸。

“開炮!全部開炮!轉向,衝過去!”葉飛從這個意外中第一個醒了過來。

火力全開的神龍號就像是一個發怒的刺蝟,在船體轉向的同時,一根根骨刺將它周圍的戰艦全部摧毀,密集如雨般的魔法光束更是將周圍四五個船身以外的戰艦擊沉,短短的幾秒鐘就清理出了大大的一片海域,船體也迅速的竄進了那道空白水道之中。

“開炮!全速前進~擊沉所有想要阻攔住我們的船!”

神龍號瘋狂了,竄進水道後的神龍號在其他戰艦也鑽進水道的情況下不但沒有放緩船速,反而較之先前更彪悍起來,悍不畏死的一頭撞在一艘亞斯爾戰艦的側舷上,長長的骨刺從戰艦的另一邊伸出,高速船速以及猛烈的炮火,只一個接觸便將這艘‘盟軍’戰艦給撞擊成了兩段。

“全速前進!”神龍號高喊着口號,將一艘又一艘擋在前面的戰艦擊沉。

‘呼’的一道暗紅色光束極速的從神龍號側舷旁穿過,帶起一陣熱浪,在艾佛森目瞪口呆之下再次汽化出了一段空白的水道,並且將神龍號生長在外面的一側骨刺全部汽化。

‘噗哧’一口血從葉飛的口中噴了出來,心神立即受傷。

“主人!”艾佛森被葉飛噴的滿身鮮血,大驚之下趕忙扶助到下來的葉飛,驚慌的叫道:“主人,你沒事吧!”

“不要管我!”葉飛一把推開艾佛森,自己抓住護衛叫道:“衝過去,趕緊衝過去!”

神龍號這一舉動彷彿是油鍋中丟了一滴水,海面上徹底的炸開了。面對着藏寶圖的誘惑,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了聯軍和海盜之間的勢力劃分,每一艘戰艦就是一個勢力,四面八方的其他戰艦統統的都是敵人,每一秒都有着戰艦沉沒,大海上四處都飄蕩着燃燒的氣味。

“沒想到會這樣!”葉飛也傻了,這樣的戰鬥固然可以大肆的渾水摸魚,卻也極其的容易受到殃及,不大一會的功夫,神龍號的魔法結界就被魔法光束接連光顧了八趟,只把他嚇得高呼:“全速前進!”

昏天黑地的亂打一通,就連信心高漲,戰意濃郁的牛頭人高奇和狂戰士雷恩都有點不敢胡亂叫嚷了。

“主人,我們成功了!”神龍號前面的阻力猛地一失,神龍號終於殺進了戰鬥最爲激烈的主戰場海域,艾佛森興奮的大聲高呼,話音不落,三束魔法光束便撞到了神龍號的結界之上,震得神龍號在海面上倒退了一個船身的距離,方纔穩住陣腳。

葉飛他們這才發現了被密密麻麻如蟻羣般包圍着一艘造型古怪的戰艦,四面成三角形的戰艦徹底顛覆了歐羅巴以及尼羅大陸上幾千年來關於船隻的設計理念,無數的魔法光束從那艘戰艦上四射而出轟到包圍着它的戰艦上,爆炸每一分鐘都在進行。

“老闆……這個好像……可能……應該……是加西班的那個獅身人面遺蹟。”雷恩剛巧從前甲板處過來,順着葉飛他們的目光,也愣住了。

“獅身人面遺蹟!……真的啊!”抱着不確定的懷疑,艾佛森也觀望了半響才坑定下來,疑惑嘆息道:“獅身人面遺蹟已經存在加西班千年歷史了,沒想到竟然是一艘戰艦,而且還這麼厲害!”

葉飛突然再次擡頭望向遠處的那艘武庫艦黑點,良久,注視的雙眼突然爆出精光,口中喃喃念道:“又來了!”

“什麼?”雷恩和艾佛森同時一愣。

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瞬間籠罩了整個天空,充滿了邪惡和暴虐。空空如野的武庫艦上空憑空出現了一團暗紅色的光芒,同水波一圈一圈向外晃動着,動人的紅光竟漸漸變成刺眼的血紅。即使葉飛他們隔了很遠的距離仍然感覺到四周的氣壓也開始急劇變化,海面上的海水像是受到牽引一般,紛紛浮起向武庫艦方向翻騰。伴隨着海面上的異變,那團暗紅色的光團也再度出現駭人的變化。暗紅色的光團在中心之處緩緩裂開了一道黑色缺口,綻放出巨大且妖異的深沉黑芒,就像一隻散佈恐怖的金色惡魔之眼,在天上俯瞰着這片即將要被它撕裂的的大地。

“傳說中的惡魔之眼!”葉飛想到了光明教廷四處宣傳的一個魔物。

惡魔之眼從出現到消失僅僅一眨眼的時間,就在惡魔之眼睜開的瞬間,從那深沉的黑芒中一道粗大的暗紅色光束飛向了聯軍的艦隊之中,高溫下甚至汽化出了一段真空海面。

“竟然是惡魔之眼!”雷恩和艾佛森傻傻的望着葉飛,不知所措。

光明教廷對光明神的大力宣傳從側面也間接宣傳了惡魔的強大,當單獨遇上這傳說中惡魔之時,人不免的也產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動搖。

“你們害怕了嗎?我們都不是第一次出海的那些菜鳥,你們當中很多人甚至在我第一次南下尼羅大陸的時候就已經跟着我了!大海的惡魔已經被我們打敗過一次,現在成爲了我腳下的這艘戰艦。現在,讓我們去將那個惡魔之眼也徹底的粉碎吧!”葉飛見狀,拔出腰間的佩劍,再次提起了艾佛森等人的勇氣,“全速前進,目標海雷丁,打瞎掉那個惡魔之眼!”


“打瞎掉那個惡魔之眼!”艾佛森等人想到以前面對‘鯤’時的場景,熱血沸騰的大聲叫吼着給自己打氣。

“果然戰火激烈的程度不能跟外面那些小打小鬧相比,這纔是真正的戰場啊!”

五顏六色的各系魔法光束就像是不要錢的煙花從各艘戰艦上玩了命似的往外傾瀉,近半刃大小的海域內到處都充實着這種危險的‘玩具’,神龍號剛剛闖進來不到片刻的功夫,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就接連被擊中了十二次,要不是葉飛趕忙接手結界的設置,神龍號恐怕已經千瘡百孔的沉沒了。

“老闆,我們這麼下去不行啊!”保羅帶着所有的魔法師都去支撐結界了,但還是人數不夠。

“主人,我們怎麼辦?”神龍號又被擊中了一次,船身一陣顛簸,艾佛森急忙緊抓護欄,焦急的對葉飛說道:“再這麼下去,結界會破的。”

葉飛看着海中央那巨大的武庫艦,如果說神龍號是一隻小刺蝟,那麼那艘武庫艦就實實在在的是一隻壯實的豪豬,幾百門魔晶炮不停息的向外不斷射擊,竟然以一己之力扛住了幾十艘歐羅巴最精銳的海軍戰艦。

“跟上教廷的那三艘十字軍戰艦,躲到他們後面去!”葉飛快速的掃視了一圈戰場,僅從防禦力上來看,教廷的那三艘十字軍戰艦無疑是最強的,正面硬撼惡魔之眼的光束都不會被擊沉。

“是,主人!”艾佛森大叫一聲,指揮着神龍號開始轉向。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