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級入靜的基礎上,對外界干擾基本能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身體放鬆,呼吸綿綿而深長,自感若有若無,常出現輕,重,暖,癢等感覺……這就是進入中級入靜后的感覺。」

語氣微頓,中年人接著說:「在中級入靜的基礎上,口鼻呼吸漸微,若有若無。身體出現浮,輕,飄,若存若亡。神氣相凝,不自覺進入虛,融,空之境,猶如熏香沐浴,身輕神悅,思維敏捷……這就是進入高級入靜感覺。」

「天人合一呢?」葉峰忍不住問道。

「說不得,道不明……」中年人輕嘆。

「道不明……」葉峰臉色微變。

…… 結束和中年人的談話后,葉峰並沒有急著去刻字,而是走向了莫愁河。

這些幾個月來,他已經習慣了和阿奴傳信,儘管沒有見過阿奴,可是葉峰心中卻對阿奴產生了莫名的感情。

這種感情很奇妙,既是對阿奴的依戀,也是對阿奴的憧憬……葉峰自己也沒想到,他會對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產生這種感情。

阿奴呢?阿奴心裡會時常想起我嗎?葉峰不禁笑了起來。

走到莫愁河邊,葉峰看到一隻紙船從上游漂了下來,他伸手撈出紙船,取出紙條看了起來。

紙條上寫著:阿傻,阿奴有個姐姐,她總是做些讓我無法忍受的事,阿奴說的話她根本聽不進去,你說阿奴該怎麼辦?

「姐姐……」葉峰想了很久,在紙上寫下:她這樣做必然有她的原由,你只有找到她做那些事的原由,才能幫她。又或者,你姐姐做那些事,本來就是想氣你,你乾脆視而不見。

寫完后,葉峰把紙條放入紙船,隨後把紙船放入了莫愁河。

目送紙船飄走,葉峰走到石片旁邊坐下,取出了刻刀。

深吸口氣,葉峰讓自己徹底安靜了下來,這一刻,他感覺不到四面八方有大樹,有石屋,又昆蟲……這一刻,他心中只有刻刀,且只想著刻字。

幾個月的練習,已經讓他學會了控制雜念,一念代萬念!

刻刀在薄薄的石片上划動,一筆一畫……

終於,葉峰在石片上刻下了「葉峰」兩個字,這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身體非常舒適,呼吸柔和,所有雜念都消失了。

驀然,他感覺丹田變得火熱起來,接著,一個氣旋緩緩形成。沒多久,一個黑鐵色,雞蛋大小,猶如種子的東西出現在了他的丹田中,這顆東西就是氣場種子!

這顆氣場種子不穩定,在不斷旋轉,不斷吸收葉峰體內的血氣,逐漸穩固著。

這個過程非常重要,一旦失敗了,以後就很難再次覺醒武者氣場。

葉峰……居然也可以覺醒武者氣場!

……

就在葉峰覺醒武者氣場的時候,一個開滿鮮花的山谷中,一座被鮮花簇擁的閣樓,構築典雅,共有三層。


閣樓旁邊的花叢間,各種各樣的蝴蝶在翩翩飛舞,霧氣如輕紗般漂浮在花叢上空,如夢似幻。樓閣後方有一條河流,河流穿梭在花叢中,猶如一條玉帶,水光瀲灧。

看到這一切,令人有種置身於畫卷,遨遊於仙境的感覺。

此刻,一個白衣女子盈盈立於河水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忽然,河水中飄來一隻紙船,白衣女子從河中撈出了紙船,從紙船中取出了紙條,細細看了起來。


「視而不見……阿傻,無論如何,她都是我姐姐。」白衣女子悠悠嘆息。


……

葉峰並不知道這一切,此刻他丹田內的氣場種子已經停止吸收他的血氣,終於穩固下來。

葉峰睜開雙眼,臉上儘是驚疑之色,不是說擁有道種的人無法覺醒武者氣場嗎?抬起雙手,他的念頭一動,皮膚下浮現出了深灰色的氣場,覆蓋雙掌。

「灰色的氣場……」中年人的聲音忽然傳入葉峰耳中。

葉峰驚疑道:「不是說,擁有道種的人不能覺醒武者氣場嗎?」

「老夫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且從沒見過灰色的氣場……難道是超自然系氣場?」中年人疑惑。

「超自然系?武者氣場也有分類嗎?」葉峰好奇。

「武者氣場只有兩種,一種是自然系,一種則是超自然系,冰雪氣場就是自然系氣場。」

說著,中年人對葉峰說道:「你用氣場去攻擊一下你前面那顆大樹。」

葉峰點了點頭,起身走到大樹旁邊,一拳打向大樹,這一拳,他並沒有使用武技!

轟的一聲巨響,葉峰居然一拳擊穿了大樹,大樹上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葉峰的手臂被卡在了裡面。

「好強的破壞力……沒有任何屬性,這是……毀滅的氣息!」中年人震驚。

葉峰也沒想到自己能一拳打穿大樹,臉上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木劍中,中年人喃喃自語:「居然真的是毀滅之力,不可思議……」

「這到底是什麼氣場?」葉峰忽然問道。

「如果我沒有看錯,你的武者氣場應該是超自然系,毀滅氣場!」

說到最後「毀滅氣場」四個字,中年人的語氣非常有力。

「毀滅氣場……」葉峰臉色微變。

「看來你的本性充滿了毀滅的yuwang,所以你才會擁有毀滅氣場。」

深吸口氣,中年人嘆道:「毀滅氣場霸絕天下,非常罕見,你擁有毀滅氣場,也不知是福是禍……」

「你為什麼說不知是福是禍?」葉峰臉色微變。

「你擁有如此罕見的武者氣場,將來必定會走上一條超越普通人道路,這條路上,必然會遇到許多禍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丟掉性命。」中年人笑道。

葉峰朗聲笑道:「男兒當世,如果不無敵於天下,活著又什麼意思?」

中年人聞言不禁動容,他發現自己小看了葉峰的志向。

深吸口氣,中年人笑道:「等將來你走出這一域,你就會知道,想要無敵於天下實在太難了。」

「難,並不代表做不到,如果難就不去做,何談成功?」葉峰笑了。

中年人笑了笑,忽然說道:「武者氣場剛剛覺醒的時候,有的人可以讓氣場護住雙掌,有的人可以護住雙臂,你能做到什麼程度?」

葉峰目光一閃,抬起雙手,心念一動,讓毀滅氣場覆蓋住了雙手、手臂、肩……最終,毀滅氣場已經蔓延到了葉峰的臉上,他的臉完全被深灰色的毀滅氣場覆蓋了起來。

這個時候,葉峰才感覺丹田內的氣場種子停止了運轉,無法繼續釋放出毀滅氣場。

「已經到極限了嗎?」中年人問道。

葉峰點了點頭。

「想讓毀滅氣場護住全身,必須讓毀滅氣場繼續成長,只有吸收毀滅之力才能夠人讓毀滅氣場成長……」

中年人沉吟片刻,接著又說:「其實毀滅之力到處都是,不過,普通人根本吸收不了。」

「毀滅之力到處都是?」葉峰一愣。

「雷電、烈火、山洪……這些天災裡面有毀滅之力。」中年人笑道:「武器和武器碰撞,也會產生毀滅之力,石塊和石塊碰撞,也是如此。總之,我們身邊有很多毀滅之力,這種力量是無形的,沒人看得到。」

葉峰恍然大悟。

「毀滅之力最強的地方,是那些發生天災之地,你想讓毀滅氣場變強,就去找發現過天災的地方吧。這些地方的毀滅之力很強,你只需運轉氣場種子,氣場種子會自動吸收毀滅之力。」中年人說道。

「原來你還是有些見識的!」

葉峰笑了,如果不是中年人指點,他根本不可能覺醒武者氣場,更不明白該如何修鍊武者氣場。

「哼,老子本來就無所不知!」中年人冷笑。

「對了,我以後還需要刻字嗎?」葉峰忽然問道。

「你那個阿公不是說了嘛,等你學會刻字之後,就跟著他一起刻石雕。」中年人笑道。

「看來過幾天得回去一趟!」

葉峰抬起雙手,又釋放出了毀滅氣場,覆蓋住了雙掌。

「如果煉體境第五重武者不飛起來的話,不知道我能不能打贏他們?」葉峰看著手掌,喃喃自語。

煉體境第五重武者的力量很大,可是葉峰有信心,一旦使用毀滅氣場,對方絕對討不了便宜。

忽然,青木院外傳來一道聲音:「葉峰,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葉峰目光一閃,把毀滅氣場收入體表,走出了青木院。一走出青木院,葉峰就看到一個神態傲慢的青年。

「哼!」青年冷笑道:「趙師兄和諸位師兄弟都在演武場等著你呢!」

葉峰冷笑:「你是趙牧的人?」

青年傲然一笑,「自然。」

「這麼說,你不是我青木堂的人?」葉峰笑著問道。

「青木堂?」青年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既然你不是我青木堂的人,是誰給你的膽子來這裡大呼小叫?」葉峰冷笑。

「小廢物,你找死!」青年冷喝。

「憑你也配讓我死?」葉峰冷笑,突然抽出背後的木劍,一劍斬向青年,青年乃是煉體境第三重的武者,可是卻連閃避的機會也沒有,木劍已經斬至青年的眼前。

危機關頭,青年急忙祭刀抵擋,當的一聲,木劍劈在刀上,火花飛濺,青年悶哼一聲,倒飛出去,凌空吐出一口血。

碰的一聲,青年墜地,驚恐的抬頭看著葉峰,「煉體境第四重!」


「滾!」葉峰冷喝。

青年咬牙爬了起來,狼狽逃走。

青木院門口,寇爽和楚陽不止何時已經出現,看到這一幕,他們都笑了。 「二弟,我們現在就去演武場!」寇爽走到葉峰身邊,笑道。

葉峰點了點頭,三人當即前往演武場。

演武場,此刻已經聚滿了人。

「那小子會不會不來了?」趙牧身邊的林寒說道。

趙牧冷冷的掃視了一眼林寒,「如果你大哥把那小廢物解決了,也就不會有今天這些麻煩了!」

林寒臉色一變,不敢再多說什麼。

「我看真正的廢物是你們!」趙牧冷笑。

「那個廢物絕對不可能在短短五個月內修鍊到煉體境第四重!趙師兄放心好了。」雷震說道。

「沒錯,就算是我紫岩宗的四大天驕也無法在短短五個月內連破三境!」方雲譏笑道:「葉峰算什麼東西,莫非還能和四大天驕相提並論不成?」

趙牧笑了,他也不認為葉峰能突破到煉體境第四重。

「葉峰來了!」人群中忽然有人開口。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