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雅還在猶豫,林絕盯着她那粉嫩紅脣,壞笑道:“怎麼?難道我的老婆大人連親丈夫都不相信了,要不來打個賭,如果我能做得比華懂事好,你就主動親我一口,要是做不到,隨你處置。”

蘇若雅冰雪般的臉龐刷一下粉紅起來,這人上次才奪走她的初吻,都還沒算賬呢,這就惦記第二次了。

“哼,等你做到再說。一旦撤走華懂事的人,可就真把他得罪死了,你先把你的第一步行動告訴我,我再看要不要答應你。”

林絕運籌帷幄,笑道:“還記得我們東海那個有名的古玩教授賴九指吧,我準備請他出山。”

“賴九指?你說的是隻有九根手指的那位國寶級古玩教授?”蘇若雅小嘴微張,不可思議道:“你瞎說吧,人家都隱退了,何況還那麼大牌,我們怎麼請得動?”

林絕神祕一笑:“等我好消息就是。”

……


一輛奢華低調的黑色奧迪跑車停在東海一號小區門口,看門的保安恭敬問道:“先生,請問有什麼能幫到你嗎?”

林絕戴着炫酷的墨鏡,露出笑容道:“我是來找賴大師的,你知道他家房號嗎?”

保安臉色一凜,正要說不知道,眼前就飄着好幾張紅菜葉。

“一棟,345號房。”保安立刻接過,還啪一下敬禮。

“小樣,給我裝是吧,有錢能使鬼推磨。”

林絕好笑。

把車停好,林絕按照保安說的,來到345號房門前,卻是眉頭一皺,因爲這裏已經塞滿好幾個人了。

“麻煩通報一下賴老,我們老闆,王天龍老爺想請他幫忙鑑定一件寶貝。”

一個身穿休閒裝的男人陪着笑道。

門口招待的是個馬尾少女,面無表情道:“把預約給我看一下,你們說話小聲些,吵死人。”

那男人立刻回頭,嚴格要求小弟們別吵吵。


“麻煩讓一下。”林絕撥開橫在樓梯中的幾人。

“草,你特麼想死是吧,沒看到我們在辦事嗎?滾遠點。”

其中一個滿臉麻子,看起來是個頭領的男子吼道。

林絕一腳踹出,冷笑道:“我也在辦事,你沒看到嗎?”

那麻子臉直接就給踹翻到樓梯下去,爬起來怒火熊熊,就想動手。

一個瘦猴似的小夥打量他片刻,臉色大變叫道:“黃爺,是他,臥槽,他就是那個打砸我們輝煌地產的人。”

林絕暗笑,心想終於認出大爺了。

站在最前面的休閒裝男人黃浩三,第一時間就朝林絕盯來,目光冰冷,低喝道:“朋友你過分了啊,上次的事還沒找你算賬呢。”

林絕看都不看他,只是對那正怒瞪着他的馬尾少女聳肩道:“麻煩通報一下,我有事求見賴老。”

馬尾少女不悅道:“我都讓安靜了,你這人還在這打架,真討厭,有預約嗎?”

林絕攤手笑道:“沒有,啥都沒有,搞那些多餘的幹嘛,費事。”

“沒有就請你離開。”

馬尾少女大怒,這人有病吧,爺爺何等身份,沒有預約你還想見?還閒費事?你以爲你誰啊。

黃浩三嘲諷笑道:“上次就是你把羅大爲收拾了吧,還以爲是何方神聖,不過是一地痞流氓,趕緊滾吧,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有資格求見賴老嗎。”

林絕冷笑道:“有沒有資格不是你說了算的,一羣走狗。”

不理黃浩三如同要吃人的眼神,林絕對馬尾少女道:“我是來給你爺爺看病的。”

馬尾少女狐疑地看着他,“你誰啊?看起來可不像是醫生,再說我爺爺的問題,可不是一般醫生能解決的。”

這話又讓黃浩三和一衆小弟嘲諷不已。

林絕毫不動氣,認真道:“我真的是來給你爺爺看病的,他的斷指是不是陰天下雨就疼,酷熱夏天就冷,整個手臂都凍僵了?”

馬尾少女臉色一變:“你怎麼知道?”

林絕扶額道:“你十萬個爲什麼嗎?還不讓我進去是吧,那我走了。”

馬尾少女驕哼,“進來吧,我可告訴你,要是你瞎蒙的,我可饒不了你。”

聽聞此話,林絕才打量起少女來,有些訝異,這女孩居然有點實力,已經煉到一品大成境界,不愧是賴九指的家人,看來是從小培養起來的。

黃浩三等人臉色一下難看起來,豈有此理,這小子居然能進屋了,他何等身份,還在侯門呢。

林絕進屋,打量起賴九指古色古香的家居來,嘖嘖有聲,不愧是玩古玩的,收藏都不簡單啊。

書房裏傳來賴九指不耐的聲音:“阿飄,來的是誰啊,無關人等,給我轟出去,真是麻煩。”

馬尾少女阿飄朝林絕吐了下舌頭,跑進書房道:“爺爺,這人把你的病情說出來了,我尋思應該是個名醫,就讓他進來了。”

賴九指這才走出書房,林絕看去,果然和電視上見的一樣,就是儀容要蒼老一些。

賴九指皺眉看着林絕,很不客氣道:“你是誰?貿然上門打攪,好生無禮,有屁快放,放完滾蛋。”


林絕暗笑,果然是個暴脾氣的老頭,往沙發上一座,老神在在道:“ 易烊千璽之草莓味女生 ?真是令人好生失望。”

“放肆,黃口小兒,你休要胡說。”賴九指戧指大罵,喝道:“你什麼時候救過我賴某人了?我賴某人什麼時候又需要你來拯救了。”

林絕就是要激怒這老頭,聞言故作失望的語氣道:“哎,賴老自從當年被高手斷了一指後,後遺症就一直糾纏在身,沒想到我好心上門解救,卻被如此看輕,罷了罷了。”

賴九指的呼吸一下粗重起來,緊盯住林絕道:“江湖同仁稱我賴九指,但知道我斷指原因的人卻沒幾個,你到底是什麼來歷?”

林絕淡淡道:“什麼來歷不重要,但我知道你的斷指是真氣所指,這些年一直飽受那位高手的殘留真氣折磨。”

賴九指被說中心事,臉色連連變化,最後長嘆道:“沒錯,我賴某人當年持才傲物,被高人削去一指,藥石罔顧,這些年來也無法治理。那可是真氣啊,傳說中的四品高手才能發出,賴某人其實已經不抱希望了。”

林絕點頭道:“不錯,正是因爲知道賴老你被真氣所折磨,所以才特地上門給你解決。”

賴九指昏黃的眼珠一下亮起,“真的嗎?你可知道,要怎麼才能驅除那強橫的真氣?”

林絕淡淡笑道:“當然知道。以真氣化真氣,是最好的解法。” 賴九指神色凝重道:“小兄弟,你該不會是要告訴我,你也會真氣吧?天啊,要知道真氣外放,那可是四品及以上高手才能做到的,你如此年紀,難道?”

後面的話賴九指沒敢說下去,因爲那太不可思議了。

林絕站起身,做了個請的動作,道:“何不一試便知。”

賴九指盤坐好後,林絕手指連點,封住了賴九指的幾處穴位,馬尾少女阿飄驚歎道:“這是點穴封脈手法吧,這你也會?這樣一來,體內的真氣就不會亂竄了,真不敢相信,這種傳說中的技藝居然有人會。”

林絕笑笑,算是承認了。


不過沒過多解釋,阿飄雖然也算是修者,但畢竟只是觸及到皮毛,說了她也聽不懂。

封住賴九指的幾處主要大穴後,林絕心神沉凝,緩緩輸入自己的真氣,進入賴九指經脈。

一直折磨賴九指的真氣一遇到林絕的真氣,就如同冰雪遇火炭,自行消解而去。

半響後,賴九指發出一聲解脫的**,臉色紅潤,人看起來都年輕了十歲。

林絕氣歸丹田,緩緩調息後,笑道:“賴老感覺怎麼樣,舒服了吧?”

賴九指發出舒服的嘆息,道:“舒服多了,那該死的真氣,折磨我十餘年,終於沒了。這感覺,就想當初第一次玩娘們似的。”

阿飄在一旁面紅耳赤地叫道:“爺爺,你真是越老越不正經了。”

林絕也被這老頭的風趣逗笑了。

賴九指站起身,看向林絕的目光已經帶着尊敬:“小兄弟,大恩不言謝,但凡我能幫上忙的,儘管開口。現在我算是相信了,你真的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吶。如此年輕的高手,實在令人驚歎。”

林絕等的就是這老兒這句話,呵呵笑道:“老教授謬讚了,老教授在古玩方面的造詣幾乎沒人能比,我想請老教授出山,到蘇氏集團做個首席古玩鑑定師。”

賴九指想都沒多想,當即答應下來。

看到賴九指和林絕走出門,黃浩三等苦苦守候的一行人臉色都變了,紛紛叫道:“賴老,您這是?”


賴九指神完氣足道:“隨這位小友走一躺,你們就別堵門了,趕緊離開吧,王天龍那邊,我沒時間。”

黃浩三差點沒驚呆死去,這小子什麼來歷,居然能請動以頑固著稱的賴九指,難道面子會比自家主子還大?

蘇氏大廈,華懂事抽着雪茄,心頭冷笑,面上卻是裝作慈祥道:“蘇總,說起來你還是我的侄女, 都是自家人,只要你把股權再轉讓百分之十五給我,我就不再計較張濤和李志明的事,你那個老公啊,太年輕,太不懂事了,你不能跟他一起胡鬧。”

蘇若雅隱隱慍怒道:“華懂事,因爲尊敬你,我才願意好好坐下來跟你談。今天你讓古玩部的人罷工,已經是違背公司章程了。你的兩個手下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誰。公司股權的事,請你不要再提,我是不會轉給你的。”

華懂事冷哼道:“既然蘇總這麼不識大體,那好,古玩部這邊的鑑定師和專業人士,我一併撤走,蘇總好自爲之。”

蘇若雅內心悽苦,臉色卻是平靜道:“華懂事隨意。”

這時,一位衣品高檔,打扮得體的老者走進古玩部,“請你們鑑定師過來幫我看看這塊前朝翡翠,我打算在你們蘇氏拍賣。”

迎接的小姐立刻賠笑上去招待,面上卻有難色,看向蘇若雅。

華懂事快意笑道:“現在沒轍了吧,沒有我的人,這古玩部非得完蛋,你是辦不下去的。”

那老者等了半天,居然沒人上來幫他鑑定,不由怒道:“算了,我換下一家,真是的,你們蘇氏的生意,誰還稀罕要做是的。”

做生意重在誠信,這老者還是大客戶,蘇若雅只得親自上去,笑着解釋道:“您先別急,我們的鑑定師馬上就到位。”

щщщ▲ ttk an▲ CO

話是這樣說,但林絕這傢伙,真的能請到賴九指嗎?蘇若雅沒抱多少希望。

隨着時間推移,老者面上的怒氣更多,已經很不耐煩了。

華懂事笑道:“蘇總,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一切都好說,不然這古玩部,真的就沒了。”

“帶着你的人滾吧,古玩部有你沒你,都一樣。”

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所有人的視線轉移。

世紀第一寵婚:老公深度吻 ,平靜地與華懂事對視。

華懂事怒極反笑:“猖狂豎子,沒有我的人,古玩部靠你嗎?真是不知所謂。”

林絕毫不相讓,點頭道:“是的,就是靠我。”

華懂事冷笑不已,抱着手臂,明顯不信。

林絕大聲道:“有請賴九指先生進來。”

在所有人震驚中,賴九指撫須而笑,走了進來,朝蘇若雅道:“蘇總,好久沒見了。”

蘇若雅美眸泛起異彩,驚喜道:“真的是賴先生,太好了,歡迎你。”

拿着前朝翡翠的老者喜好收藏,自然對收藏大家賴九指也有了解,連忙湊上來討好道:“原來是賴老,真沒想到還能親眼見到您,幸會幸會。”

看着賴九指一來就投入工作,華懂事臉色陰沉得可怕,指着林絕怒道:“原來你早就算計好了,等我入坑是吧?”

林絕冷笑:“自作孽不可活,你以爲你算老幾,這麼大的蘇氏,離了你就不活了?沒有你這攪屎棍,我們做得會更好。”

蘇若雅冰冷開口:“華懂事,現在撤銷你在集團的一切管理職務,因爲你的不作爲。”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