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做什麼?”王南北一臉驚訝的說道。

伊恩笑了笑,說道:“這是我給妮可準備的陪嫁,從今天起它完全就是你的呢!”

啊!王南北再次驚訝的嘴裏都可以塞下兩顆雞蛋了,妮可的嫁妝都交到了自己手上,那裏還不明白伊恩的用意。

“怎麼覺得我女兒配不上你,還是覺得我給妮可留得嫁妝太少,你看不上?”伊恩一臉慍怒的說道。

“不…不,不是…”王南北都快覺得自己的腦袋快亂成一團了,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伊恩的話了。 伊恩最後還是走了,走的那樣的堅決,王南北人妖兩人怎麼勸也勸不住。

真可謂可憐天下父母心,伊恩已經虧欠妮可太多,他有此選擇自然也有不奇怪。但如果從朋友的角度,王南北還是不希望他如此衝動,還是應該多想想辦法再說。就算現在沒有任何頭緒,三個大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吧!

看着伊恩如此決絕的背影,王南北多少有些憂心忡忡的。不管是是英情六處,還是這股神祕勢力,很明顯就是在針對他。伊恩做這樣的選擇,就意味着他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現在怎麼辦?”站在窗戶前的人妖神情有些焦慮的問道。不知道是不是汽車旅館條件簡陋的原因,疑惑還是伊恩的選擇,讓他心裏總有股悶悶的感覺。

“呼!”王南北吐了口氣,皺着眉頭說道,“你先去暗中保護伊恩,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護他的人生安全。”

“那怎麼行?暗夜酒吧現在是明顯針對你在設局啊!你要是一個前往,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人妖一聽,立馬擔心的說道。

“妖狐!”

王南北很少正兒八經的叫這個名字,當然他這樣稱呼人妖時,說明他對這個事情絕對是相當的重視。對於這一點,人妖也是深信不疑,於是接着將目光投向了王南北。

“救出妮可當然是重中之重,但假若救出妮可又把伊恩陷了進去,我們如何向妮可交代。妮可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到時她性子起來就算是我也安撫不了啊。”王南北沉沉的說道。

呼!

人妖沉沉的的吐了口氣後,重重的在王南北的肩頭拍了兩下,接着又是點頭表示理解王南北的擔憂。妮可雖然事事都會順着王南北,但是當她知道是以她的父親作爲代價才救出的自己,最後肯定也會責怪王南北。

事情已發展到此,人妖現很明白在也只能分兩條路走,或許才能找到更好的辦法。同時他也很清楚,暗夜的勢力絕對不是什麼小貓小蝦的,讓王南北一個人去面對暗夜的勢力,他也是有些憂心的。

而王南北則是笑了笑,說道:“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別人或許對暗夜有所忌憚,但我還真不放在眼裏,所以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嗯!”人妖點了點頭,道了一聲保重後,頭也不會的離開了房間。

待人妖離開房間後,王南北撇過頭透過窗戶看着外面有些霧濛濛的天空,有些怔怔的出神。

霧都,果然是名不虛傳,就連郊外也逃脫不了這個命運。

霧都倫敦是繁華,只是在它繁華的背後,就如它灰濛濛的天空一般,掩蓋了多少**裸的血腥。也如它繁華,隱藏的是無盡的滄桑。

英情六處、暗夜組織、神祕勢力,一個個勢力層出不窮,除了這些這個城市到底還隱藏着,多少不鮮爲人知的祕密。

六處的低頭,只不過是暫時的利益交換,如果他們在西亞地區查出點什麼,將直接影響到自己在英國的行動。因此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結合六處的情報繼續利用暗夜的力量,查處背後隱藏的勢力。

當然繼續和暗夜組織合作,王南北也很清楚這無疑是與虎謀皮,因爲他們隨時會在自己不注意的情況下,毫不猶豫的的捅上自己一刀。

同時王南北也更清楚,高風險伴隨的自然是高利益,只有豁出去才能一步步的找到線索。

線索,線索!一想到這兩個字,王南北就感覺到一陣頭痛,要是真有線索的話,就不會這麼頭痛了。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只是不管怎麼努力,仍然是毫無頭緒。

唉!暗夜酒吧,你的葫蘆裏到底是買的什麼藥啊!看來是不再去暗夜酒吧,或許還真是弄不清楚對方打的什麼如意算盤啊!

暗夜酒吧中,大倫敦地區暗夜組織的負責人——弗朗克,從派出去跟蹤的人口中,得到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委託自己尋找妮可的那人,居然進了英情六處。

靠!這他媽什麼玩意,難道是六處的人還要暗夜來獲取情報。這要是說出去,誰他媽的都不信啊!可要是說對方不是六處的人,跑到六處的總部這又怎麼解釋?就算再大膽,也不至於拿他們開刷啊!

接觸過六處的人,都非常清楚他們的手段,可謂是不但目的不罷休的那種。要是誰敢挑釁到他們頭上,只有自認倒黴。

暗夜組織的實力是非常的龐大,但不管怎麼說六處代表的是國家機構,你一個一個小小的組織能和其抗衡的?可要知道,那羣人絕對是最爲可怕的存在,隨便給你安上一個名頭,你就算死一百次都綽綽有餘。

自古就有民不與官鬥一說,要是和六處槓上實則是不明智的選擇。而另外一方面,暗夜組織專長是以情報倒賣爲主,對各個國家的情報滲透能力,也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而英情六處最爲全球四大情報組織之一,自然也是其滲透的對象,因此想要從六處竊取情報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因此通過數年前安插在六處內部的釘子,獲悉六處根本就沒有這一號任務,不得不讓弗朗克疑慮重重。 總裁狼性愛

萬一要是不小心,自己就觸到了這個黴頭,那絕對是要給暗夜帶來滅頂之災啊!

坐在暗夜酒吧二樓的弗朗克,看着樓下的燈紅酒綠,聽着那一陣陣很是興奮的歡叫聲,他心裏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此人的身份若是查不清楚,就算是懷疑他和伊恩有染,他也不敢貿然的動手。六處這個龐然大物,那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啊!

“事情安排的怎樣了?”弗朗克陷入沉思的時候,被他稱爲老闆的男子走了過來,盯着樓下看了一會兒後,才扭頭問道。

弗朗克聞聽聲音作勢剛要站起來,卻被老闆一把按在了座位上:“不用起來,就這麼坐着就好!”

“老闆!”弗朗克有些敬畏的看着對方,懦懦的說道,“目前懷疑對方很有可能是老婦女的人,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動手。”

“老婦女?”老闆走着眉頭說道。

“是的!我派出去的人,一直跟着對方回到了白金漢宮旁邊的小樓。所以…所以…”弗朗克微微的縮着個身體,小心翼翼的說道。

“所以你就擔心,萬一要是踩到老婦女的人,怕他們引起報復,你就不敢有什麼行動?”老闆直接戳破了弗朗克的心思,很是不滿的說道。

“是…是的!”面對老闆的怒意,弗朗克嚇得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誠惶誠恐的回道。

“你說我教過你們多少次,做事情難道就不能動動腦袋?明明知道歐洲面孔很容易被對方逮到把柄,你就不能想想其他辦法?”老闆怒道。

老闆面上的怒意已經很明顯,讓弗朗克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同時對方的話也讓弗朗克醍醐灌頂,豁然明白了剛纔將自己完全禁錮了起來,所以纔沒有找到更好的對策。

倫敦作爲歐洲最大的城市,自然也是個多民族的地區,自然就有來自全球各地的人員。而弗朗克完全就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英格蘭人,思維往往有時候會侷限在一個小範圍內,恰恰忽略掉了暗夜的成員,也是來自全球各地。

因此像這種情況,用歐洲面孔已經無法執行任務時,完全可以調用非歐洲籍的成員進行。而且暗夜的制度森嚴,要是在執行人物之時不小心被擒,又根本逃跑不了,那就必須自我了斷,以免給對方留下任何的把柄。

而現在已經涉及到了英情六處,選擇非歐洲籍的成員執行任務,當然是最爲合適不過的呢!

“老闆我明白!”想到此處,弗朗克一掃剛纔的頹廢之勢,滿臉興奮的說道。

“嗯!”老闆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記住伊恩是我們在這裏最大的目標,只有通過他才能找到他背後,那個關係一直和他最好兩人。”

“老闆,我有些搞不明白,他背後的兩人到底是誰,讓組織都這麼看重。”聽到這裏,弗朗克於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嗯!”弗朗克剛問完,老闆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很是不滿的說道,“你難道往了組織的規矩,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管的別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是!是!”弗朗克嚇得趕緊點頭應到,一個勁兒的拍着自己的嘴巴,說着是自己多嘴了。

盯着不斷認錯的弗朗克,老闆又是非常不高興的冷哼一聲,惡狠狠的盯了對方一眼後才轉身而去。直到老闆走去好遠,弗朗克緊繃的身體才放鬆下來。直到感覺後背一陣涼涼的,才驚覺背心不知道什麼事情已經溼成一片。 蘇格蘭場訓練基地!

“吳昔,明天恰好休息,我們去倫敦市區轉轉?”一個長相俊逸的身着警服的男子,端着食物直接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吳昔的對面,一臉期待的看着她說道。

正在低頭處理盤中食物的吳昔,擡起頭看了看這個同行的隊員,眉頭不爲察覺的皺了一下,淡淡的說道:“不了,明天我想抽時間看看資料。”

“你看我們要不是到倫敦來交流學習,估計一輩子都沒有機會來倫敦。你說這麼好的機會,咱們怎麼能夠錯過。”對於吳昔的拒絕,俊逸警察反而是一點也不氣餒,繼續窮追不捨的追問着。

看着俊逸警察沒有一點要放棄的樣子,吳昔只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拿起右手邊的紙巾輕柔的擦過嘴後,口氣有些生硬的說道:“宋繼德,這次來交流學習機會來之不易,我不想浪費在這裏的每一分每一秒,所以我明天的安排是學習,你聽明白了嗎?”

按理說吳昔這樣說,對方應該知難而退,不會再來打攪自己。只是看俊逸警察宋繼德的神情,似乎有些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這個宋繼德當然是華夏一同派往英國交流學習的成員之一,只不是不知道爲什麼一見到吳昔後,就開始無事獻殷勤。有句話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話並不是侮辱宋繼德,只是他這個做法很明顯有些過火了,讓吳昔很是不舒服。

不舒服的原因,當然是因爲吳昔從宋繼德的眼神中,看到了那毫不掩飾的**裸的愛慕,以及用着那近乎狗皮膏藥般的功夫粘着自己。

大家本就出自一個系統,又是這次共同學習交流的隊友,常常讓吳昔對宋繼德的太過於熱情,而不好發火,只得盡力壓下的自己心中的不滿。

愛慕一個人沒有錯,但是天天像個牛皮糖一樣,只要有空就來纏着,讓吳昔感覺到很是一陣厭煩。直接甩臉給對方看,又怕影響內部團結,讓別人看到還笑話。給對方好臉色,反而讓覺得得到了機會。如此一來,常常吳昔左右爲難。

重要的是,這次交流國家花費了非常大的代價,才爭取到這次機會。因此大家心裏面應該是想着如何多技能學點知識提升自我,而不是花着國家的錢跑來泡妞的。


更何況吳昔心中早就住着一個人了,那狹小的空間怎麼還可能塞進另一個人。雖然已經好久沒有那個人的消息,但她心裏卻時刻想着他。

截至今天好像已經快一百天沒有聯繫了吧,不知道此時他究竟在哪裏呢?他是否心裏也會如自己一樣,心裏有着自己的位置?

對着這些問題答案,吳昔她都不知道,就連什麼時候心裏開始有了他的位置,她都不知道。好像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就這麼走進了自己的心裏。

王南北,你這個謎一樣的男人?制服歹徒時的狠辣,替自己揉腳時的溫柔,分析案情時的細微,故意逃避責任的狡猾……好似所有人的有點都集於一身,真像是上帝的寵兒一般。但好像所有男人的缺點,身上都曾有一般。

到底那一個是真正的你,爲什麼叫人這麼歡喜有這麼憂?

想到這些,時常以剛強視人的吳昔,臉上不禁飄了一朵紅霞,讓人看起來是那麼嬌豔無比。此時她沉浸在自己的美好,獨獨忘了眼前還有個令人很是討厭的宋繼德。

認識吳昔還沒有超過一個月,宋繼德絕對沒有看到過吳昔還有如此嬌柔的一面,於是他看的癡了醉了,小心肝兒忍不住的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真美!”宋繼德忍不住癡癡的說道。

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破壞了眼前如此柔美的風景,吳昔一下就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然後看着豬哥模樣的宋繼德,心中怒意大起,但礙於場合只得忍下了心中的不滿,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後端着盤子朝洗漱區域而去,留下一臉尷尬的宋繼德坐在那裏。

“缺德,大功告成沒有?”一名隊員看着吳昔離去的背影,端着盤子湊到了宋繼德的旁邊,低聲的問道。

如果要是平時,誰叫他缺德的話,估計宋繼德又得發毛。 冥婚獨寵:鬼夫夜夜纏

“哎!發什麼愣啊,你不是約冷美人麼?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說來聽聽。”這名隊員見宋繼德不說話,直接拐了他一下後問道。

“唉!”估計宋繼德真是沉浸在悲痛當中,只是悠悠的嘆了一口氣,並沒有計較缺德這個稱謂。

“切!真是鄙視你,追個女人都這麼費勁。”這名隊員很是不屑的鄙視道。

“靠!你給老子追追看!”聽得這句,宋繼德一下毛了,要不是被眼疾手快的隊員拉住,估計全餐廳的人都聽到了。

“我說你着急有什麼用,追女孩子是要動腦筋的,你在這裏唉聲嘆氣就能解決問題嗎!不能,最後還是隻能生悶氣。”隊員一副愛情專家的樣子,教導着宋繼德說道。


“潘志昌,那你說說該怎麼追女孩子。”宋繼德很是不服氣盯着對方說道。

被叫做潘志昌的隊友,咳嗽了兩聲正了正色後,說道:“這追女孩子嘛,首先得投其所好。這是個什麼意思呢?就是對方感興趣的東西你就要去了解,就譬如說吳昔剛剛說她明天要查資料學習,那你應該說你一個差資料太累,我幫你。你看這麼說,是不是說到對方心裏去了?”

說到這裏,潘志昌故意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盯着宋繼德。而宋繼德使勁的在腦海裏咀嚼了一番後,竟然發現對方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一般,於是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這第二嘛,在女孩子面一定要幽默。知道什麼是幽默嗎?”潘志昌如得道高人俯視着宋繼德,見對方一臉懵逼的樣子,才繼續說道,“幽默不是你能講幾個冷笑話,那就叫幽默。這幽默二字重點如處在內涵上面,不知道內涵什麼意思是吧?打個簡單的比喻,你就算是講個帶顏色的笑話,你要講的黃而不俗,俗而不膩,要清新脫俗。”

聽着潘志昌一套一套的追女寶典,宋繼德簡直是驚爲天人,真是有些相逢恨晚的感覺!整個人猶如醍醐灌頂,打通了任督二脈,眼前展現出一條康莊大道來。

“小潘子,真是沒有想到你這麼厲害,兄弟真是服了。你再趕緊說說,還有什麼好方法。”開始開竅的宋繼德,一改剛纔的頹廢之勢,滿臉興奮的說道。

“過獎!過獎!”潘志昌裝作斯文客氣模樣,抱拳拱手謙虛的說道。實則從臉上那一臉滿足的神情,根本就沒有謙虛的樣子嘛。不過已經開始信服潘志昌的宋繼德,那裏會往這方面想。

潘志昌看着差不多了,又開始了自己泡妞的傳道解惑的大業,將那套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實踐過的“潘氏理論”,一套一套的講解了出來。

一個講的唾沫橫飛,一個聽的認認真真,一個如戀愛大師揮灑自如,一個如愛情路上碰壁的小丁,滿臉的崇拜之色。

大師啊,大師!宋繼德佩服已經快要五體投地了,差點都有了要跪拜的衝動。

“你們聊啥呢?吃個飯這麼墨跡。”正在兩人津津有味的討論着追女大業時,一個很是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

“隊長!”兩人嚇得趕緊的站了起來,大聲的叫道。

被稱做隊長的人,在兩人臉上來回看過之後,對着宋繼德說道:“他又給你吹噓他的泡妞大法吧!”

“隊長,你怎麼知道!”宋繼德一臉驚奇的說道,而潘志昌則是一臉的尷尬。

“呵!”隊長看到兩人的樣子,忍不住的的笑了起來。不明就理的宋繼德一臉的茫然,很是不明白的問道:“隊長你這啥笑啥啊?”

“這小子滿嘴跑火車,他的話你也相信?”隊長指着潘志昌笑道。

而再次被拆臺的潘志昌,更是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自己有不好就此跑路,只好滿臉尷尬的站在那裏一句話也不說。

“啊!”宋繼德一下子震驚起來,不管相信自己聽了半天,視爲聖經珍寶的話語,竟然是這個樣子,於是一臉不可相信的說道,“隊長不至於吧,我覺得小潘子說的挺有道理的啊。”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