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距離風火城本來就不遠,一路上,鍾離騰雲元神境的氣勢盡皆籠罩周圍百丈範圍,將巡視的李家修士輕巧的躲避過去。

那些躲避不了的,也被鍾離騰雲三言倆語解釋而過。


李家早就知道林浩一路上獨行,加上鍾離騰雲元神道人的修為,更沒多想,不料正主卻是大搖大擺的從他們面前走過,來到了風火城。

「浩天小友,你看那就是風火城了。」鍾離騰雲一指遠處平地而起巨大城池,笑道,「等回到府邸,我定要好好款待你。」


「風火城!」林浩連忙看去,只見龐大的城池彷彿巨獸盤卧,給人以雄偉浩瀚的衝擊感,彷彿一種無形的壓力逼迫而來。

這一路上林浩也打聽過了,在風火城中有一座奇異的傳送法陣,能夠溝通風火城和昊陽城,剎那便可到達,只是費用不菲。

「不知道瑤兒在昊陽城內如何了?」想到自己那純真善良的妹妹,林浩心中一陣刺痛,恨不得立刻飛過去。

「小友,我有一事相問!」鍾離騰雲見林浩怔怔出神,眉頭微蹙。

「前輩但說無妨。」林浩回過神來,拱手道。

「你便是那傳說中的林浩吧?」鍾離騰雲看向林浩,眼中異彩連連。

一旁的老人也隨之看來並未有多少驚訝之色,只是那鍾離雪以手掩口,驚呼不已。

「呵呵,我還以為前輩會憋上一路呢。」林浩哈哈一笑,到時沒有多少擔心,「晚輩正是那殺了李圓通,而且價值幾千萬靈石的林浩了!」

「好小子,爽快!」鍾離騰雲重重一拍林浩的肩膀,笑道,「我平生最喜歡像小友這般爽快之人,我就雪兒這一個女兒,小友不如和小女結成道侶如何?」

「噗通!」林浩險些栽倒在地,前一句話他還點點頭,可後面想不到鍾離騰雲當著鍾離雪的面,毫不避諱的發問。

林浩轉身看向鍾離雪,見她欲語還休,臉色羞赧的模樣,竟是有萬分的情願。

似乎是感受到林浩的注視,鍾離雪倔強的抬起頭看了過來,她光彩照人眉目流轉,萬分嬌羞,有驚人的美麗綻放。

隱約中,林浩更是看到鍾離雪特意挺了挺胸膛,似是在訴說著什麼。

在三人的注視中,林浩輕輕的搖了搖頭,看向遠方的天際。

他這一生背負的東西已經太多,太多了,不說在昊陽城等他去救的林瑤兒,就是那不知是生是死,為救他捨去了生命,散去了魂魄,寧死不悔的小白,也令他日日肝腸寸斷。

這也是他為何修鍊如此拚命的原因。

「晚輩這一生註定顛簸動蕩,唯一所求便是追求道的極盡,保自己的家人一生無憂。」林浩感嘆道,「如今我仇人滿天,前途更是渺茫,哪有什麼興緻去談什麼兒女情長。」

鍾離騰雲滿心失望,再次勸慰,林浩卻只是推託,終於惹惱了一旁芳心破滅的鐘離雪。

「林浩,你個混蛋,臭流氓,誰稀罕你了!!老娘嫁狗也不嫁給你!」鍾離雪掐腰怒視林浩。

「額……」

倆個大老爺們聞言頓時一愣,林浩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多好一個姑娘,那豈不是便宜了小狗!」

「我……我殺了你!」鍾離雪羞怒無比,這是說的什麼混賬話,這也太可惡了,她滿臉通紅,喚出寶劍當頭刺來。

面對閃爍著鋒芒的寶劍,林浩輕輕一撥,將其撥開,拔腿開跑。

「混蛋,流氓停下,讓老娘我砍你一劍。」鍾離雪氣急尖叫。

林浩聞言險些撲倒,這姑娘也太極品了吧,他回眸一笑看向鍾離雪。

鍾離雪看到林浩的模樣,驀然一怔,呆在當場不知所措,腦袋逐漸低下,心中開始幻想時,卻聽那混蛋林浩笑道:「停下讓你砍?你以為我傻啊。」

鍾離雪輕咬嘴唇,一言不發,巨劍便砍。

倆人這般你追我敢,後面的鐘離騰雲苦笑跟隨,他們經過風火城城門的時候雖然他們小心隱藏,卻依舊引起了蹲守在此地李家子弟的注意。


然而這風火城屬於秦皇的郡城,就是給李家十個膽子也不敢公然在郡城內廝殺。

林浩也知道這點,便大搖大擺的進入了風火城,而為了不給鍾離氏帶去麻煩,還特意繞個大圈子才獨自進入鍾離家的府邸。

鍾離騰云為感謝林浩救女之恩,極為熱情,一桌山珍海味自然不在話下。

觥籌交錯,一番歡快的酒宴之後,林浩拍著滾圓的肚子笑道:「多謝前輩款待了,就是不知那通向昊陽城的傳送陣開啟有何條件?需要多少費用?」

鍾離騰雲放下酒杯,說道:「這傳送陣可以連通秦之大界絕大部分的城鎮,根據距離遠近費用也有所不同,而通往昊陽城的傳送陣開啟一次的費用是十萬靈石,若是小友執意要走,老夫帶你付過便是。」

「這到不用。」林浩笑道,「風火城的靈藥堂在何地,我想過去處理一些材料。」

「材料?」鍾離騰雲眉頭微蹙,卻不好發問,隨即道,「今日已晚,不如明日我帶小友過去。」

「也好。」再次謝過鍾離騰雲,林浩在侍女的帶領下來到鍾離騰雲閉關的密室,盤膝而過。

感受到四周頗為濃郁的天地元力,林浩略微驚訝道:「聚元法陣,雖然等級不高,倒也難得。」

深吸一口氣,林浩微微調息,思忖起來,前往昊陽城只是一個開始,古家深不可測,瑤兒的情況更是不明,定是少不了爭鬥。

想到此處,他看了一眼趴在自己大腿旁打盹的兔子,煞氣猛然一放。

兔子渾身毛髮豎起,騰的一聲竄了起來,竟直接竄到頭頂上,撞到樓板上,留下一個兔子形狀的圖案之後,砰的一聲落了下來。

兔子環顧四周,沒發現異樣,再看到林浩賊兮兮的眼睛時,勃然大怒。

「該死你兔大爺的,林浩你個混蛋!兔爺我咬死你!!」

兔子雙眼通紅,露出倆個潔白如玉的兔牙,撲向林浩。

「和你開個玩笑,你那麼認真幹嘛。」林浩身體一晃,閃向一旁,當時那顆異常堅硬的五彩鳥蛋都被這貨的兔牙輕易的咬斷,林浩可不想硬碰。

「兔大爺的,有本事別躲!」兔子上躥下跳,卻是抓不到林浩,急的倆個兔耳朵豎起不斷顫抖著。

「至於嗎,氣大傷身啊。」林浩笑眯眯的說著,隨即臉色稍稍收斂,「兔子,我跟你商量件事。」

「找兔大爺有啥事?」兔子一愣,爪子停在半空下意識問道。

「明日我便前往昊陽城,要不你就不要去了。」林浩沉聲道。


「為啥?」兔子眼皮一翻,翹起二郎腿看向林浩,「怎麼你要始亂終棄。」

「噗!」林浩狂噴,怒罵道,「棄你一臉啊,我此去昊陽城禍福不知,生死由命,不想把你的性命也賭上。」

「切。」兔子不以為意的擺擺手,隨意道,「兔爺我的血脈之力極為特殊,可觀氣運之數,你小子命硬的很,沒那麼容易死,兔爺我別的本事沒有,看人的本事還是很強的,不然兔爺我傻啊,放棄荒澤的好日子不過,來跟你受罪?」

兔子說完,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林浩,滿臉的鄙夷。

林浩嘴角抽搐,拳頭緊握,這兔子也太欠揍了,自己好心關心它,居然這幅模樣,他越想越來氣,最後一個轉身來到兔子身後,一拳砸去。

兔子也不甘示弱,想到林浩打擾自己睡覺,是可忍孰不可忍,咬!

一人一兔,在密室中,你來我往,好不熱鬧…… 風火城,靈藥堂。

依舊是繁華的郡城中最為顯眼的位置,「靈藥堂」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掛在古樸的三層樓房外面,林浩悠閑的站在外面,肩膀上趴著一隻庸散的兔子,身旁並沒有鍾離騰雲的陪同,反而身後跟著無數李家子弟。

雖然鍾離騰雲強烈要求陪林浩來玲腰疼,但還是被他婉拒了,林浩也不想給鍾離氏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凌晨他早早的便悄然出了鍾離氏的府邸,轉到一處客棧進駐修整之後,大搖大擺的走出,而且氣息毫無遮掩,彷彿生怕李家的人看不到他一般。

他就這麼直奔靈藥堂而來,微微一笑走了進去。

「這位客官,您需要點什麼?」青衣小廝連忙走過來,恭敬的問向林浩,只是他的眼神不斷盯著靈藥堂外面,露出驚疑之色,心道這客官面生的很,而且身後那麼多人跟隨,露出殺意,他到底犯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

「帶我去見你們的掌柜,我有件大買賣要和他談。」林浩說著拿出手中的白銀令交給這位小廝。

小廝眼皮一跳,連忙鄭重地接了過來,在確認無誤之後,極為恭敬的將令牌交給林浩,賠笑道:「大人,裡面請,我這就去稟報掌柜的。」

小廝將林浩領到一處雅緻的廳堂后便退了出去,林浩隨意看著此處幽靜的環境,不禁感慨靈藥堂勢力的恐怖,如此遍布整個秦之大界的勢力,恐怕實力強大的王侯都遠遠不如。

「哈哈哈,讓小友久等了,想必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浩兄弟吧。」

不一會,一聲爽朗的笑聲從外面傳了過來,接著走出一名滿臉鬍鬚的大漢,想必就是這方靈藥堂的掌柜了。

「晚輩正是。」林浩起身回禮道,「你們靈藥堂的消息還是依舊靈通的很啊。」

「過獎了。」那大漢坐下令小廝端上茗茶之後,上下打量著林浩,越看越是心驚,感嘆道:「早就聽說小友不凡,想不到短短几年,小友的修為進境如此迅猛啊。」

「哦?前輩以前聽說過在下?」林浩詫異道。

「說來也是慚愧。」大漢道,「葯老離開五嶽祖城前往昊陽城的時候,曾經來過此處,囑咐我一定打探你的消息,並且為你昊陽之行提供消息便利。」

「麻煩葯老記掛了。」林浩微微一笑,想到那位白髮慈祥的老者,心裡好感大增。

「只是想不到啊,小友不出世則以,一出世便血屠絕情峰數萬修士,斬殺昊陽城五傑之一的李圓通,威名傳遍整個秦之大界了。」大漢感慨道,「如今聽說李家都下了追殺令。」

林浩眼中寒芒閃動,笑道:「晚輩也只是被逼無奈罷了,我本想救我的妹妹,那些人卻要取我項上人頭去換取天大的造化,晚輩不想死,便只能殺人了。」

「好!好一個不想死,便要殺人!小友好氣魄,好膽識啊!」大漢雙目放光,笑道,「小友放心,如今在這風火城中是禁止私鬥的,就是給那些李家走狗一萬個膽子,他們也絕對不敢動小友分毫,就是不知小友來此所謂何事?老哥我有什麼能幫到的,儘管說。」

「也沒什麼大事,不過是小弟囊中羞澀,在荒澤中有所收穫,特地拿來販賣而已。」林浩笑道。

「哦?我們靈藥堂什麼都收,就是那李圓通的寶物也照收不誤。」大漢搓了搓手笑道,「我保證給小友一個滿意的價格就是。」

林浩微微一笑,在擊殺了李圓通之後,他也看過李圓通的儲物戒,的確算是個小財主,光是靈石就有數十萬。

如此想著,林浩起身道:「此地有些小了。」

「好!娶我的密室說話,請!」大漢一看有戲,很是欣喜的為林浩引路。

很快,他們來到一個地下的密室,足有十丈見方。

「林浩小友,這個地方是我平日閉關練武的地方。」大漢指著四周笑道,「四周都鐫刻著隔絕神識的陣法,小友放心便是。」

「不錯,雖然依舊有些小,不過也夠用了。」林浩隨意一看,一揮手地面上頓時出現無數巨大的妖獸的屍骨,礦石靈草,如同破爛一般堆積了滿滿的一屋子,「老哥,你先將這些東西算算,大概什麼價。」

「這……」

大漢倒吸一口涼氣,隨即露出興奮的神色,他搓了搓雙手摸摸這摸摸那,不斷感嘆道:「這是上古遺獸通天虎的頭骨,竟保存如此完好,是煉器師的最愛啊,足已賣出十幾萬靈石。這是火裂鳥的翎羽,火屬性居然如此濃郁,恐怕是相當於涅槃三重天的大妖身上的,可賣十幾萬靈石。還有這,這是天玲草,這是精母礦石,這是火鍊石……」

大漢一邊嘀咕著,一邊極快的給寶物進行分類,整個人幾乎埋了進去。

林浩走到密室中的桌椅旁,自顧坐下,取出一壺美酒,極愜意的喝著。

「林浩兄弟,你可是送了哥哥一份大禮啊。」足足過了一個小時那大漢才滿臉興奮的停了下來,走到林浩面前大笑道,「這裡面有妖獸骨骼皮毛總價值六百萬靈石,各類靈草礦石的價值卻是價值達到一千三百萬靈石。」

「咦,這麼多?」林浩驚喜道,這些不過是他在荒澤之行中,隨手收集的看似有價值的東西,李圓通的寶物他還沒有拿出來呢,雖然李圓通最珍貴的七彩寶劍還有那些靈丹都毀掉了,家底還是很豐厚的。

「嘿嘿,老哥給你的可都是市面上的高價啊。」這大漢雙目通紅,搓搓手道,「老弟,還有沒有啊,都拿出來啊。」

「好。」林浩又一揮手,身前出現了數件人階上品的法寶,還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是李圓通儲物戒內的東西,「老哥,你在看看這些。」

大漢撲了上去,興奮道:「這件火屬性法寶雖然品階不高卻封印著一頭上古凶獸的魂魄,價值在十五萬靈石,這件五萬,這件十萬!這……咦,這枚令牌是?」

此時大漢手裡拿著一枚令牌,當其翻過來的時候,他瞳孔收縮,驚呼道:「蠻荒秘境令!這小子怎麼會隨身攜帶如此重要的東西。」

「蠻荒秘境令?你小子竟有這東西,怎麼不早告訴我。」不等林浩驚訝,趴在他身上的兔子嗖的一聲竄向大漢,想要去抓那令牌。

「回來,猴急啥。」林浩一把拽住兔子的耳朵,丟到身後,他湊到大漢身旁低頭看去,當時這令牌在李圓通的儲物戒內,他神念只是隨意一掃,也沒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啊。

「這令牌有什麼用?」林浩詫異。

「小友把它收好吧,恐怕到現在李家還不知道那李圓通將此令牌隨身攜帶,被你得到了呢。如果被他們知道的話,恐怕來的就不是這些小輩了。」大漢將令牌遞給林浩,解釋道,「這蠻荒秘境乃是我秦之大界一處極為特殊的秘境,在一處小世界之中,每百年開啟一次,每次開啟都會引起所有頂尖勢力的震動,紛紛派出族內頂級天才前往。」

「莫非裡面有天大的造化?」林浩看向令牌,驚奇道。

「何止是天大的造化啊,據說能夠從秘境中走出的人,最後都成了仙人。」大漢感嘆道,「不過據說裡面極其危險,曾經有眾仙隕落,聖祖喋血。」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