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幹什麼?還給我!”

楚千鶴不由的急眼了,一雙老眼迸射出熊熊怒火。

他的乾坤袋中,不但有着他的全部身家,還有着一件十分珍貴的東西,這件東西是他進軍靈玄境的希望!

“老傢伙,你還是考慮一下該如何保住老命吧,至於造化天丹,這是小爺的必得之物,你就別想了。”秦天冷笑道。

“什麼?你竟然知道造化天丹?你到底是什麼人?”楚千鶴不由的傻眼了。

但很快,他又不屑的冷笑道:“哼,老夫不管你是什麼人,但憑你一個小小的靈元境武者,即便得到了老夫的乾坤袋,也是毫無用處!”

他的話其實很有道理,若是一般的靈元境武者,根本不可能清除靈罡境大圓滿高手乾坤袋上的精神印記。

可惜他並不知道,秦天不是一般人。

秦天在吞服了兩株幽冥芝和十分之一株千年幽冥芝後,神魂之強已經絲毫不弱於靈罡境強者。

於是下一刻,在楚千鶴難以置信的目光中,秦天輕易的清除了他的精神印記,然後手中多了一枚拳頭大小的金色光球。

“這——這不可能!你怎麼會——”楚千鶴一臉的見鬼表情。

“這就是造化天丹?”

秦天打量着手中的金色光球,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透過金光外殼,能隱約看到裏面有着一粒指肚大小的金色丹藥。

令他驚訝的是,這層金光外殼竟然是一道十分堅固的禁制。

他試着用力捏了捏,金光外殼紋絲不動,一點破碎的徵兆都沒有。

“哼,小子,你就別白費心機了!這是上古時代大名鼎鼎的丹禁之術,需要以特殊的法門才能打開,就連老夫都束手無策,你一個小小的靈元境武者更是想都別想!”楚千鶴不屑的冷哼道。

“丹禁之術?”秦天目光一動。

所謂的丹禁之術,是專門針對一些珍貴的丹藥所設的禁制。

這些禁制不但可以防止別人盜搶丹藥,還能不斷的凝聚天地精華,增強丹藥的效果。

一旦設下了丹禁,哪怕將丹藥吞入腹中也消化不了,最終還得乖乖的吐出來。

秦天看向楚千鶴,皮笑肉不笑的道:“楚千鶴,難道朝廷給了你這顆造化天丹,會不給你解禁之法?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楚千鶴臉色一抽,沉聲道:“哼,實不相瞞!當初定下的協議,是我幫朝廷收回楚月城之後,才傳授我解禁之法。

所以,你就是將老夫千刀萬剮也不可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直覺告訴秦天,楚千鶴說的是實話。

當然,後面他還會好好的炮製這個老傢伙,也不怕他說假話。

秦天鬱悶看了一眼造化天丹,只得暫且將其收了起來。

對於禁制,他是一竅不通,這種看的見卻吃不到的感覺真是他麼的——不爽啊!

至於去向滄月皇帝,也就是天羽公主他老子討要解除禁制之法,他更是連想都不敢想。

接下來,秦天開始查看乾坤袋中的其他物品。

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把秦天樂得個半死!

楚千鶴的乾坤袋中,空間十分大,足有百米方圓,裏面的元晶、靈藥、兵器、鎧甲、靈丹、書籍以及各種材料堆積成山,簡直就是一個標準的寶庫。

秦天原本以爲自己的身家已經夠豐厚了,但跟楚千鶴一比,自己那點身家就顯得有些寒酸了。

裏面僅是元晶就堆成了兩座小山,粗略估計,不會低於二百萬,甚至還有不少中品元晶和上品元晶。

若是再算上十幾件靈兵,五件靈甲,以及無數的珍貴材料,這個乾坤袋的價值實在是難以估量。

“老傢伙,看這架勢,你是老早就打算自立門戶了吧?”秦天一臉戲虐的看着楚千鶴。

“哼,是又如何?人不爲己天誅地滅,老夫在楚家看似位高權重,但說到底也只是一個打雜的,處處都要看那幾個老傢伙的臉色行事,老夫早就受夠了!”楚千鶴冷冷的道。

秦天冷笑着搖了搖頭,人心不足蛇吞象,很難說誰對誰錯,他也懶得多做理會。

他從乾坤袋中取出一件金光閃閃的上品靈甲,認主之後,當場換上,貼身穿在裏面。

靈甲可是好東西,關鍵時刻是能保命的。

裏面還有兩件款式漂亮的女式靈甲,秦天打算送給大小姐和花語。

“你打算怎麼處置我?”楚千鶴沉聲問道。


“嘿嘿,放心,你對我還有點用處,小爺不會殺了你的。”秦天嘿然一笑,轉身走出了囚室。

楚千鶴有着靈罡境大圓滿的實力,若是能收歸己用,絕對是一股強大的戰力。


不過,眼下他還沒有把握對其施展封奴咒,還得先消磨一下楚千鶴的神魂才行。

回到大殿後,秦天突然呆住了,目光直直的盯着寶座上,那隻正在大吃大嚼的白色小傢伙。

“我擦!水兒你你你——你這個敗家小娘們兒!你怎麼把千年幽冥芝給它吃了?那可是小爺的命、根子啊啊啊啊!”

秦天痛苦的大叫一聲,飛速衝上前去,從小白嘴中硬生生的扯出了一小塊幽冥芝渣渣,簡直欲哭無淚。

“嘻嘻,秦天,千年幽冥芝對你的作用已經不大了,但它卻能快速增加小白的靈智,你不要小氣嘛,水兒大不了拿獻祭祕術跟你換好了。”水兒狡黠的笑道。

“獻祭祕術?”

秦天眼神一亮,頓時想起了那枚先天神胎。 天龍殿中,秦天盤膝坐在寶座上,雙目緊閉,雙手不斷的凝結出一道道精神索鏈,落在身前的黑色神卵上。

獻祭祕術,是一門古老而神奇的法術,它的主旨在於教化,教化世間萬物萬靈獻祭自身的一切,爲施術人所用。

無數萬年以來,獻祭祕術不時的重現人間,每一次都能引起舉世轟動,被世人褒貶不一。

有人說它是聖術,因爲它不但能助人增長實力,還能爲壽元將盡之人斷續壽元,甚至逆天改命。

也有人說它是邪術,因爲它能剝奪別人的修爲、力量和壽命,乃至一切。

但無論如何,沒有人會否認這門祕術的強大。

秦天已經從水兒的嘴中得到了這門祕術,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將這枚先天神胎的一切,完完全全化歸己用。

對於今後的自己會發生何種變化,他的心中充滿了忐忑和期待。

時間悄悄的流逝着。

水兒和小白爲了不吵到秦天,也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大殿內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一個時辰過去了,黑卵毫無動靜。

兩個時辰過去了,黑卵依然如舊。

三個時辰,四個時辰……

外面的天地間,太陽升起,又落下。

也不知過了過久,秦天的臉色漸漸變得蒼白起來,他的精神力消耗太多,已經快要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

突然,大殿內響起一聲“咔嚓”輕響,只見那黑卵的表面上出現了一條小小的裂痕。

接下來,“咔嚓聲”越來越密集,卵上的龜裂越來越多,最終“嘩啦”一聲,黑卵徹底化作碎片落在地上,僅在空中漂浮着一小團金色的光華。

這團光華內神紋閃爍,其中蘊含着無比磅礴的生機和能量,還有着一絲絲神聖的氣息。

“好!太好了!想不到這枚黑卵如此頑固,但幸好還是讓小爺成功了!”

秦天募然睜開雙目,喜色一閃即逝!

他不敢遲疑,張嘴一吸,那團金色光華立即飄進了他的嘴中。

轟!

金色光華入體,轟然化作一股暖流,在秦天的四肢百骸內擴散開來。


剛開始還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令秦天有些失望。

但一刻鐘之後,他突然臉色大變,雙目凸出,身軀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面孔急劇扭曲,眼神透出無盡的痛苦之色。

“嗷吼——嚯——嚯!”

秦天痛苦的吼叫着,從寶座上滾落下啦,又滾下了一級級石階,在大殿中瘋狂的抽搐翻滾,喉嚨中發出一陣古怪的叫聲。

他的皮膚漸漸龜裂,鮮血迸射,眨眼間變成了一個血人。

他的血肉腐化、脫落,露出了一根根森森的白骨,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恐怖,簡直慘不忍睹。

“該死!怎麼會這樣!啊啊啊啊——”

這一刻,秦天的心中無比的恐慌,他感到自己彷彿在經受剝皮剮肉、抽髓煉骨的酷刑一般,似乎下一刻就會死去。

甚至,就連他的神魂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衝擊,一道道磅礴的信息灌注在他的腦海中,幾乎要撐破他的腦袋。

不知何時,水兒抱着小白出來到了秦天近前,一雙妙目不忍的看着秦天的慘象。

“秦天,你一定要堅持住!獻祭祕術攫取的都是萬物之精華,而且都是對施術之人有益的東西,絕不會真正的傷害你,痛苦越大,收穫也會越大。

但若你忍受不了痛苦,自己放棄了,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水兒正聲道。

“嚯嚯——咯咯!”

秦天痛的睚眥欲裂,目光狂亂,嘴中發出無聲的慘叫,牙齒咬得咯咯響,在地上翻滾不止。

此時此刻,他真想狠狠的揍水兒一頓屁股,早知道能受這般苦,打死他都不會幹的,會疼死人的好不好?

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如果他不能堅持下去,一旦心神失守,只會活活的疼死。

“馬勒戈壁!小爺絕對不能死!小爺還沒有娶大小姐爲妻呢!小爺還要讓水兒給我生孩子!還有天羽!還有小爺的血海深仇未報!我秦天是有大氣運的人!絕對不能死!啊啊啊啊——”

秦天心中瘋狂的吶喊着,一切能激起自己生存慾望的念頭紛紛掠過!

漸漸的,他的意識彷彿與肉體分離開來,肉體的痛楚開始離自己遠去,彷彿疼在別人身上一般。

秦天突然一驚,他瞬間明白,這是自己即將魂飛魄散的前兆。

此時此刻,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壓倒了一切,超越了人類所能承受的極限,似乎已經無力迴天。

但下一刻,突然出現了轉機!

他的意識又回到了體內,他漸漸感到肉身的痛苦在真正的遠去……

水兒一臉緊張的注視着秦天,緊緊的握着小拳頭,指甲都掐出了血跡。

她漸漸發現,秦天停止了翻滾,全身籠罩在一層濛濛的金光之中,白森森的骨骼上開始長出肉、芽和血線,漸漸替代了脫落的血肉,整具骷髏開始煥發出磅礴的生機。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秦天終於再次變得完完整整的,身上一個零件都不缺。

而且,此時的秦天已然脫胎換骨,身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