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藥,秦北穆的臉色是有些蒼白的,南意棠看着護士端走的酒精棉花和繃帶上都是血,便能想象那傷得有多嚴重,如果不是因爲他們站在了對立面,她對秦北穆還是佩服的,他的忍耐力和沉穩都超出了這個年紀該有的。

“你過來。”秦北穆朝她擡了下手。

南意棠走過去,被他挽住手,坐到了牀邊去。

“是疼嗎?”南意棠看着秦北穆的左胸口,垂着眸子,說道:“對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又害你受傷。”

“把南陵交給你,你能乖一點嗎?”

“我可以,我會做好的。”南意棠低頭,在秦北穆的脣上親了一口:“我跟你保證,我會乖乖的。”

“這是在跟我蓋章保證?”秦北穆盯着她的脣。

“嗯。”南意棠點點頭。

“鑑於你的可信度,這點不夠。”

“啊?那怎麼辦?”南意棠只要看到秦北穆的眼神便知道他想要什麼,卻故作不解的發問。

秦北穆手託着她的頭,直接將人拉了過來,貼上她的脣,先是輕輕的潤溼,而後長驅直入,不給她任何拒絕的機會。

獵愛上癮:豪門鎖嬌妻 現在我相信你的保證了。”

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程度的信任,秦北穆才鬆開了南意棠。

“去了南陵之後,會有祕書幫你安排,你對集團的事務不瞭解,必須從基層做起。”

“嗯。”

不管是什麼樣的位置,總歸是進了南陵,這個口子既然開了,後面的路怎麼走就看她的了。

南意棠將這個消息偷偷的傳給了夏明涵,“我已經成功的讓秦北穆同意我進南陵了,畫家那邊我也取得了聯繫,但是他似乎還是有點顧慮。”

“我會加把火的,彆着急。”

南意棠看着他的回信,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還是問了:“秦北穆的車禍,是你做的嗎?”

夏明涵那邊也很快的回覆:“不是。”

秦北穆究竟有多少敵人呢?南意棠知道這幾年秦北穆的動作很大,從他掌權以來,秦家的產業如日中天,打破了原本幾大家族的平衡,明裏暗裏都得罪了不少人,後背牽扯的利益鏈也是複雜的嚇人。

南意棠都有些懷疑,或許不等她動手,也會有人殺了秦北穆。

她只在洗手間待了一會兒,因爲她有自殺的情況之後,秦北穆就不讓她自己一個人長時間待着了,還要每天監督她吃藥。

“我不想吃。”南意棠看着那藥眉頭就蹙了起來,委屈的看着秦北穆懇求:“我不想吃藥,可不可以不吃?”

“不行,生病就要吃藥。”秦北穆在這件事上態度非常堅決,倒了水,就站在旁邊看着她。

南意棠慢吞吞的擡起手,接過了那幾片藥,最後掙扎着看向秦北穆,但是他並不心軟。

她只能將藥片扔進嘴裏,用溫水灌下去。

“特別苦。”南意棠苦着臉抱怨。

“是嗎?我嚐嚐。”秦北穆俯下身子,捏着她的下巴,撬開了她的脣,品嚐她的苦。

南意棠乖乖的被他抱着,手環着他的脖頸,被秦北穆弄的氣喘吁吁的,她的心裏閃過壞主意,故意的在他的脖子上吹了一口氣。 果然,這一招對秦北穆來說,永遠都是有效的,他的身子一僵,看着她的眼神也這樣變得熾熱起來,緊緊的摟着南意棠的腰,像是要把她給揉進自己的身體裏一樣。

和秦北穆在一起的日子,南意棠一直在師徒摸清楚這個人的脾氣,偷偷的探索着他的底線,一步步的去掌控着秦北穆,現在效果已經出現了,她慢慢的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影響秦北穆的情緒。

秦北穆將她壓在沙發上,親了好一會兒,還是在最後關頭停了下來。

南意棠在迷離中疑惑的擡眸看他,秦北穆將她凌亂的衣衫給整理好:“你身體還沒好,要多注意些。”

秦北穆去了洗手間,南意棠聽着洗手間傳來的流水聲,那嬌媚的神色漸漸的消失了,陷入了沉思當中,身體只是綁住秦北穆的一種方式,她必須要在秦北穆厭倦之前,儘快的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脫離秦北穆的掌控才行。

南意棠悄悄的起身,用之前偷偷趁着秦北穆熟睡時候弄下來的指紋鎖打開了秦北穆的手機,翻找着他跟自己的祕書的來往郵件,看到了郊區的項目的策劃書,在選擇跟安家合作之後,兩家現在已經確定了初步的規劃,在準備進一步實施了。

南意棠用夏明涵交給她的微型相機把項目企劃書給拍了下來,傳給夏明涵,而後迅速的在秦北穆出來之前將秦北穆的手機還原到原本的樣子給放了回去。

秦北穆出來後,南意棠就躺在牀上玩手機,跟安知意聊天,現在南意棠跟那個圈子的來往不多,各家的八卦祕密她都是從安知意那邊聽來的,其中不乏一些很有用的信息。

“南意棠!快出來,快回我消息,出大事了!”

“怎麼了?”

“啊啊啊,你看看娛樂新聞,慕容容還有跟她玩的好的那幾個小姐妹都出事了,她們幾個去會所消遣的視頻被曝光了。我的天,花樣也太多了啊!玩的也太火爆了!辣眼睛啊!”

安知意一邊說着,一邊給她發鏈接,激動的很:“雖然我一直知道有那樣的消息,也知道她們會玩,但還是震驚我全家啊。”

南意棠蹙着眉頭點開了視頻,在一個燈紅酒綠的包間裏,那些個名媛大小姐穿着火辣,也有衣衫不整的,跟一羣年輕力壯的男人,視頻裏能聽到有人的笑聲和嬉鬧聲,也有一些少兒不宜的聲音。

雖然光線晦暗,但是看輪廓還是可以看出幾位主角的樣子,尤其是在C位的慕容容正跟一個八塊腹肌的混血帥哥黏在一起熱火朝天的遊戲,旁邊人都起鬨叫着慕容容的名字,這真的是認不出來都難。

這段視頻,南意棠並不眼生,就是她之前用來威脅那幾個大小姐的那段。

“棠棠,他們都說,那段視頻是你爲了報復慕容容放出去的,是真的嗎?”

安知意心裏其實也並不確定,雖然之前南意棠的確是承認過有這段視頻,而且也在那場宴會上說過這件事,但是真的把這段視頻放出來實際上是會造成很大的風浪的,南意棠當下的處境應該不會這麼做,所以就算圈子裏都在傳是南意棠的手筆,她心裏還是存疑的。

“不是。”

南意棠立即就否認了,她根本沒有打算把視頻放出去,她是要對付慕容容,可是她的網都已經撒出去了,現在等着收網就行了,根本不需要用這麼惹眼的方式,現在無異於是引火燒身,反而引來了**煩。


“那……這個視頻還有別人知道嗎?”


“慕容容的事情,在圈子裏並不是祕密,我無法保證只有我這裏獨一份。”

諸天無敵代練系統 那現在怎麼辦呢?棠棠,現在圈子裏的風聲都指向你了,這可不是什麼好形勢,你得小心了。”

南意棠也明白,這麼一來,她一下子就得罪了那麼多家族,而不是幾個大小姐那麼簡單了,這分明是有人故意禍水東引啊。

“你能不能打聽到最初指向我的聲音都是從哪來的?”

“我去探探吧。不過,這種言論也是一傳十的,要找到源頭也難。”

“我明白。”南意棠放下手機,心情一片隱喻。

是誰,到底是誰在坑她,將她費心布的局都破壞了,原本可以藉着秦北穆的手一步步的解決慕容容和整個慕家,她只需要在幕後看着這一切就行了,但是現在她整個人都被推到了前頭去,再也無法置身之外了。

“怎麼了?”

秦北穆走了過來,手落在她蹙着的眉頭上。

“我剛剛跟安知意聊天,我覺得……”南意棠看着秦北穆,睡眸裏滿是無辜和焦灼,“我好像又遇到**煩了。”

“什麼事?”

“你看……”南意棠主動將自己的手機遞給秦北穆,她知道秦北穆應該是有在監視她的手機的,有些事情就算她不說,秦北穆也會知道,但是她就是要在秦北穆的面前裝出坦誠的毫無祕密的樣子。

秦北穆看着那個視頻,眼裏現出一絲厭惡,很快的關掉了。

“他們現在都以爲是我放出來的視頻,慕家還有顧家那幾家人都不會放過我的,可是這些真的不是我做的。”

南意棠輕輕的抓住了秦北穆的胳膊,靠着他,輕聲說:“那段時間我一直在生病,我不可能去做這些的,我真的沒有給你惹麻煩,你別生我的氣。”

秦北穆側過頭,抓住了她的手:“你用這些視頻威脅過她們?”

“嗯,但我只是說說,因爲她們在宴會上欺負我,說我……”南意棠看了一眼秦北穆,欲言又止,“說我是你包養的妓,女,我只是氣不過。那些視頻是我之前就留下來的,因爲我很早就和慕容容有過節,就一直留着。”

“以後,再有這種事情,別再自己出頭。”

“可是她們欺負我。”南意棠垂着頭,秦北穆能看到她軟軟的頭髮,聽着她委屈的聲音,卻看不透她此刻隱藏的表情。 秦北穆沉默了一會兒,靜靜的看着她,南意棠也猜不透他在想什麼,只是屏氣斂神的等待着他的迴應。

秦北穆慢慢的擡手,撫摸上了她的頭,輕輕的,他說:“以後,她們都不會再欺負你了。”

“會嗎?”南意棠擡起頭,眼睛亮亮的,她好像又再一次賭贏了,盯着這張替身的臉,原來竟是這麼好用。

“會。”

秦北穆低沉的聲音,是對她的承諾,深深的望向她的眸子裏。

“這幾日,你先不要出門,身體再修養一段時間,這事我也會盡快解決,你別再出面,給我乖一點。”

“好呀,我一定乖乖的。”南意棠的眼睛笑成了彎彎的一道月牙,挽着秦北穆的手臂。

慕容容等一衆千金名媛的事情越鬧越大,雖然慕家第一時間找人將這些視頻也亞下去了,也在限流,但是明顯是有人在故意的煽動,事情鬧得很大,不少吃瓜羣衆都已經保存了視頻,甚至都在私下標價售賣,看過的人都在討論着,感嘆“城會玩。”

南意棠原本去南陵集團的計劃不得不推遲了,秦北穆甚至都不讓她出門,出於她的安全考慮,她也答應了,只能在家裏看看南陵集團的資料,一邊也從安知意這邊打聽着外面的消息。

下午的時候,剛吃過飯,南意棠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陌生的號碼,她就沒接,但是接着就來了第二個,還給她發了個信息來。

“南意棠,你再不接電話,我馬上把你哥哥炸成碎末。”

附帶着的,還有一張他哥哥躺在病牀上的照片。

南意棠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立馬給那個陌生號碼回了電話過去。

“你是誰?”

南意棠質問道。

“我的聲音也聽不出來了嗎?南意棠。”

慕容容尖銳的聲音,帶着深切的恨意,即使是隔着電話,南意棠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咬牙切齒。

“慕容容,你別動我哥哥,那段視頻跟我沒有關係。”

“放屁,我就知道,你這個出爾反爾的賤人,我錢都給你了,你竟然還恬不知恥的這樣害我,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現在就要你看着你唯一的親人死在你面前。”

慕容容歇斯底里的罵着她,“你想看你哥哥怎麼死呢?是我割斷他的手腕,還是把他的頭砍下來,看着他這張跟你如此相似的臉,我真的恨不得先把他的臉給劃爛了。南意棠,你毀了我,你也別想好好活着!”

”你住手,我知道,你是恨我,不過是想找我泄恨罷了,就算你動了我哥哥,我還是活的好好的,你甘心嗎?”南意棠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靜而又漠然,“你挑個地方吧。”

“你一個人來,我讓人去接你。”

南意棠掛斷電話,便急忙給秦北穆打電話,一邊往外走。

“南小姐,你要去哪裏?秦先生說了這幾天你不能出門。”

“我有急事,我在給秦先生打電話,你趕緊去開車。”

司機遲疑着去把車開了過來,等着秦北穆的同意。


該死,爲什麼秦北穆不接電話?南意棠蹙眉,看了一眼時間,不能再耽誤了,慕容容現在恐怕已經瘋魔了,如果她沒有及時出現,誰知道她會對哥哥做什麼?

看着旁邊還在等待着的司機,南意棠心中一動,倒弄了幾下手機,將司機叫了過來。

“王師傅,你過來,秦先生要跟你說話。”

司機從駕駛座上下來了,接過了南意棠的電話,問道:“喂?秦先生?”

電話是接通的,只是那邊好像沒有人說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沒聽見,便又問了一句:“是秦先生嗎?您有什麼吩咐?”

司機奇怪的轉身想問南意棠,卻發現人已經爬上了駕駛座,發動了車子,開了出去。

“南小姐!”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