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王雙等人相視一眼,眼神之中充滿堅定,斬釘截鐵,異口同聲道。

“是的,就算犧牲性命,也要保護他,因爲他是我們的同伴!”


彷彿如天際雷霆降落帶來的聲勢一般,他們的聲響如千軍萬馬的浩瀚凱歌,在附近的峽谷內連綿不絕,迴音環繞,彷彿有種鼓舞衆人心中熱血沸騰的感覺,他們臉上的堅毅之色顯得更加凌厲。

就連之前還顯露柔弱女子模樣的周瑩蘭,也有了很大的改變,她臉上雖然掛着兩道淚痕,但卻絲毫未曾影響其的陰冷堅毅,一股無形的寒意一陣陣的散發着,將周圍的熱浪驅散。

這副畫面確實讓天霸心中驚歎,看着眼前少男少女臉上的稚氣再無,這讓其不禁露出笑容。這笑容好似那春風細雨,解開衆人心中的寒冬冰雪。

“好好好!”此刻,天霸雙手揚起,並未如衆人想象那般揮動殺招,而是雙手拍着緩慢,舒暖到王雙等人心絃的節拍。

此刻,周圍盤膝而坐的天納等人也是露出會意的笑容,他們雙手也拍着巴掌,眼神的欣慰使的王雙等人不禁一愣。

當即,天霸含笑的把奪鳩之所以會有如此一幕的事情告訴了他們,當然,省略了很多王雙等人此時還不也該知道的內容,但大概意思就是,這是奪鳩的一番機遇,他並未什麼大礙的話語。

好一會兒纔將半信半疑的王雙等人勸服。

“這麼說,奪鳩他並沒有什麼問題?”臉上還掛着淚痕的周瑩蘭心中還是有着一些不信任,於是細聲問道,但其眼神之中還是有些喜色。

天霸等人面露笑意,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此刻,周瑩蘭的呼吸纔算平復正常,哭的有些微紅的雙眼顯露出她對奪鳩的擔心,不過如今,她的嘴角已經掛滿了笑容。

天色已經徹底暗淡,那從別處‘洞天’請來的另外一隻月獸已經緩緩升空,化作浩瀚明月,柔和的光芒照耀‘洞天’各處。

“好了,天色已晚,你們先各自回洞穴內吧!”天納看了看天際的明月,隨後對着王雙等人說道。

衆人聽後,點了點頭,當即,便藉着淡淡月光往回走去。

“我想留下來。”周瑩蘭眼中佈滿溫柔之色,她靜靜的看着懸空橫睡的奪鳩,看見他嘴角掛着的淡微笑容,原本邁出的步伐,又忽然收了回來。

王雙聽後,堅毅的臉龐露出遲疑之色,回頭看了看周瑩蘭顯的有些柔弱的身影,腳步停緩下來。

天霸等人嘆息一聲,異口同聲道。

“你們先回去吧!我們在這,還不放心嗎?”

於是,王雙等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開始往各自洞穴所在的方位走去。

在王雙等人轉身之際,衆人目光相送之際,懸空橫臥的奪鳩臉龐之上緊閉的雙眼,不知何時出現幾滴晶瑩的淚珠。



第二日清晨,盤膝修養的天霸等人緩慢增開雙眼,他們看了一眼,徹夜未眠的周瑩蘭顯得有些纖弱的身影,心中暗自嘆息着。

這就是人類的情感,多少修煉者都被這種特殊的情感所牽絆,多少天驕之子因此,在修行道路之上停留不動。

人類的情感最爲脆弱,正因爲如此,纔會讓人拼命的珍惜,只是,他們這個年紀,真的懂愛嗎?

天際間,那輪朝陽緩緩上升着,柔和無炙熱感的光線撒耀在天霸等人的身軀之上,顯得有一種朦朧的感覺。

忽然,詭異懸浮於虛空之中的奪鳩眼皮輕微的晃動了一下,在其身旁一直呆呆看着其的周瑩蘭自然發現這一異狀,當即揉了揉睡眼朦朧的雙眼,臉上顯露出濃濃的笑容。

彷彿是奪鳩在迴應其的笑容一般,那原本其周身的淡淡光暈忽然耀眼起來,刺疼的周瑩蘭睜不開雙眼。

待到其感覺到光芒消散之際,好不容易睜開有着濃濃黑眼圈的雙眼時,卻發現奪鳩已經不再身旁懸浮,消失不見。

“奪鳩…”她喃喃念道,忽然感覺到身後多出來的氣息,猛的一回頭,只見那熟悉的身影呈現於視線之中。頓時,周瑩蘭的眼眶溼潤,她猛的向前邁出幾步,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奪鳩。

不經意間,那帶着濃烈思念之意的淚珠溼潤了奪鳩的肩膀。

清晨的微風緩緩吹過,兩人的秀髮隨着微風擺動,他們的衣袖一白一黑,此刻,嘩嘩作響着。

此時,周瑩蘭心中充滿了幸福感,那掛着兩道淚痕的俏臉上出現一絲笑容,這並不是她第一次對奪鳩表達自己的愛意,雖然,未曾開口,但想必就算是傻子也能領悟這突如其來的擁抱,所蘊含的意思吧!

陷入愛河的周瑩蘭絲毫沒有注意到,奪鳩那有些陰沉木然的神色,一場風暴即將在兩人心頭捲起。 舒坦,寬闊…這是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周瑩蘭給予奪鳩肩膀的評價,這擁抱的感覺,彷彿將世間所有的安全感擁抱在懷中一般,她甜蜜的享受着這一切,眼中迷濛起來,居然有種即將熟睡的感覺。

忽然,一雙冰冷的大手觸碰到其手腕間,那傳來的大力顯然是要將親密觸碰的它們分開,周瑩蘭訝然的睜開雙眼,眼波迷離的目光注視這彼爲陰沉的俏臉。

“他是奪鳩嗎?”她心中喃喃念着,此刻,眼前的奪鳩居然有一種令他不認識的感覺,很陌生,很陌生。

捆在腰間的雙手被奪鳩冷冷的拉開,他默然的向前走了一步,頭也不會,找到一個清涼之處,緩緩盤膝而坐,有規律的呼吸,恢復昨日懸空所耗費的源力。

從始至終,他都未曾正眼看過周瑩蘭,只是淡然的向天霸等人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安好。

天霸等人淡然看了一眼奪鳩,隨後不約而同暗中嘆息一聲,悄然看了看了已經淚眼朦朧的周瑩蘭,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在心中暗歎,冤孽。

他們已經從奪鳩的表情之中猜測到了一些東西,顯然,那神祕血脈傳承徹夜與其所談的話語,深深刺激到奪鳩內心,所以纔會有這番冰冷的變化。

不過,他們認爲這樣也挺好的,至少,臉上以無絲毫稚氣,這對於修煉武道而言,可是一種很好的預兆,不過,恐怕周瑩蘭必須要好一段時間方可從悲傷之中解脫出來。

好長時間,周瑩蘭才清醒過來,她嘴角彎着,眼淚不知不覺中滴落佈滿灰塵的石土之上,她苦笑着,轉身跑去,朦朧纖細的身形漸漸化作一個黑點。

“我看你心中明明對其有着好感,爲何如此冷漠對她?”神祕血脈傳承在其腦海之中打趣說道。

“我要走的道路已經選定,任何人都不能逆改,就算神魔阻攔,我也定要將其滅殺,而走之。父親爲我這不成器的孩兒做了如此多的事情,只是爲了讓我能夠與其僻遠一些,讓我不被那九玄真界之上的敵人所能猜測到。我一定要在最快的時間提高實力,助我父親一臂之力,在這期間,任何感情註定與我無緣。”奪鳩雙眼之中顯露出一絲無奈,他語氣沉重如山,在瞭解一切一切後,他心中早已斬殺一切塵緣。

就好像佛教弟子講究修心一般,斬殺心中一切阻礙修煉的情絲,成爲世人所說的苦行僧。

“你就不要打趣他了,他心意已定,我們助其修煉纔是正事,這樣我也能早點脫離這令人產生無邊煩惱的腦海之中。”腦海之中,站立於神祕血脈傳承周圍的尚宇忽然說道。

心念從腦海之中迴歸身體,奪鳩緩緩伸出右手,只見其食指間,一縷紅色細小發絲一樣的東西緩緩纏繞着,他緩緩閉上雙眼。腦海之中分出一道神識之力所化的三色小劍,宛如神芒一般銳利,這一縷‘情絲’直接斷開,遣散在四周空氣之中。

隨着‘情絲’被斬斷,奪鳩俏臉之上殘留的溫柔頃刻間化爲無盡的冰冷嚴寒,彷彿有一層淡淡的薄冰依附其上一般。

無情冰冷的幽光從其深黑的瞳孔之中流入出來,其散發的嚴寒氣勢,彷彿能將其身旁四周給冰封一般,這並非源力,而是一種氣質,只有真正冷漠無情之人,方有的氣質。

天霸等人見之,只能搖首嘆息,他們不知道昨晚,那神祕血脈傳承對其說了什麼事情,但奪鳩本人的氣息還在,並非被人佔據,這就已經夠了,畢竟,那是奪鳩的私事,他們也不好如何插手。

不一會兒,周圍便傳來依稀的腳步聲,這是王雙等人正向此處趕來着,奪鳩淡然看了一眼碧藍的天空,眼眶之中居然一陣溼潤。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九玄真界,奪家,黎家老祖所擁有的一小段大致相同的記憶。

微風輕輕吹過,將奪鳩秀髮拂動,他忽然想到昨晚,自己曾問神祕血脈傳承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你爲什麼要將這一切告訴我,還有!你擁有了一段九玄真界,奪家,黎家老祖的記憶,按理說,不應該幫助我這個未來對家族有着無比危害的人才對!”奪鳩聽完其所說的一切後,冷言相問道。

神祕血脈傳承,那黑紅各佔據一半的長袍無風而動,他堅毅的臉龐露出一種奪鳩讀不懂的笑容。

“沒錯,我多了這一小段記憶,令我具有其的一絲威嚴,思想之上也沾有一些。可正因爲如此,我才恨,我就是我,你們那些什麼絕世強者都與我無關,一小段記憶也想將我魂魄佔據,簡直就是妄想!”說到這裏,他的笑容又逐漸平緩。

“所以,我現在很希望培養出一個對其整個家族有着無比仇恨的敵人,你雖然是其衆多血脈之一,但違背了其立下的規則。你具有的是兩種血脈,你父親與你母親破了那條三十六家族不能通婚的規則。所以受到了這兩家族的族長,也就是擁有天尊之稱的法力神通之輩的暗中出手,跨越空間,用意念突破天地規則的封鎖嗎,形成具有六道巔峯境界的投影。”

“這等本事,恐怕就是八門境界也不足爲奇吧!不過,他們也是取巧,藉助器物而已,不然,那天地規則早已將其反噬,令其修煉萬載多年的修爲,化爲虛無。”此刻,他不禁冷笑着,彷彿在嘲笑一般。

“你爲何知道這麼多!”奪鳩眼神射出冰冷的幽光,漆黑的瞳孔掩蓋不了其心中的悲意。

“當然是你父親告訴我的,嘖嘖!不得不說,你父親資質是我目前見過最好的,修煉不過幾百載,便以達到六道境界。當然,我相信你修煉天賦比其更爲恐怖,若是給你時間,就算超越那些曾經的絕世強者,達到那神魔共妒忌的境界,九宮。你父親,叫我以後找時間告訴你這一切,只是,我如今不過提前告訴你而已。”

奪鳩聽完這番話後,只是冷笑一聲。

“那些東西離我還過於遙遠,心中渴望太多,容易生出雜念,這對修煉不利。”

神祕血脈傳承雙手拍着巴掌,贊言道。

“看來你是鐵定心思,只將修煉放置第一位了,雖然並不看好。”

“這是我的問題,你現在應該助我一臂之力,讓我修煉速度飛速提升纔對。”奪鳩打斷其的話語,冷漠說道。

頓時,腦海伴隨其的冷漠而開始死氣沉沉,陣陣寒氣從中冒出。

人的腦海,伴隨其的心境而回產生各種變化,好比那種四季無常的大海一般,變幻萬千。

頃刻間,奪鳩從思緒之中回來,昨晚,神祕血脈傳承的那些話語,給了他太多的震撼,他的心境也因此改變,整個人也因此成熟起來。

一夜之間成熟,這心靈之上,要受多大的刺激才行,那毫無稚氣的臉龐隱藏了的,究竟是什麼故事。

這個問題,恐怕只有奪鳩自己知道。

此刻,王雙等人已經來到此地,他們在看見盤膝而坐的奪鳩後,臉上就露出笑容。

“奪兄!你醒啦!”塗飛臉上露出笑容,對其喊道。

奪鳩淡然看了他一眼,隨後冰冷的俏臉之上露出一絲笑容,雖然,依舊散發着陣陣寒意,但至少,神色比之前緩上許多。

“對了?周瑩蘭呢?她昨天不是照顧你一晚上的嗎?”王雙視線掃了四周一眼,隨後疑問道。

聽見其這般問道,奪鳩臉上顯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但其還是冷漠道。

“可能是昨晚受寒,回去休息了吧!”

“哦!”雖然明知道奪鳩話中有話,但王雙也沒有多問,畢竟場內的衆人,誰都猜想不到奪鳩昨晚徹夜交談的內容,就連天霸等人也猜想不到。

聽見他們的交談,天霸等人暗中嘆息,隨後嚴肅迴歸臉龐之上,說道。

“好了,先不要管那些了,你們也該開始各自的修煉了!”說完後,他與天納等人相視一眼,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

“你們可要想好,這修煉過程無比痛苦,這是對肉體的淬鍊,同時,你們也要修出各自的‘武意’,而且,你們現在開始,必須分開修煉。一到月底,你們便要進行一次決鬥,以便熟悉實戰經驗,這同樣也是對武道的一種歷練,在這裏,你們不能因爲對方是好友而要手下留情。”說完這番話後,其猛吸口氣,大聲喝道。

“若不見血,戰鬥絕不停止,這一過程不能投降,哪怕就算是身負重傷,你們也依舊要戰鬥下去,這就是對你們意念的一種鍛鍊。都說我們天武宗修煉的乃是人體皮毛,其實他們錯了,我們更在乎自身的意念,也就是將那些佈滿威力的招式,以着一個眼神,或者自身氣息完美演繹出來。”

“這就是‘武意’,若是再融入‘道紋’,其中蘊含的威力,聲勢就算震天動地,也不足爲奇。”

這就是古武道,天霸一番豪言壯語,成功將衆人心中熱血全部點燃,那顆因爲昨夜的安逸而有些平靜的心境,再次打破,此刻王雙等人恨不得立馬邁入修煉,然後達到天霸所說的高度。


惡總裁的冰冷秘書 ,有着撼天動地的威壓,這就是武道的意念,就連一臉嚴寒之色的奪鳩,也不禁眼神狂熱起來。

而與此同時,弱水河畔邊上站立着得白衣身影,她此刻正經歷着劇烈的變化。

那隨風晃動的白衣與烏黑閃亮的秀髮,令人憐惜的俏臉,此人正是淚流離開的周瑩蘭無疑。無盡的嚴寒從其全身四周散發,彷彿這三千弱水也會因此結上一層淡淡的冰霜。 光陰似箭,流水如梭,轉眼之間,已經過去十七年,這些年來,奪鳩他們所嘗試過的修煉肉體之法太多,太多,以至於他們自己都沒有多少印象。

“轟隆隆…”宛如天際降落的悶雷那般浩瀚聲勢,一道閃爍淡淡銀光,永無止境的河流從天而將,從高達千丈的奇峯上揮灑而下。

千丈奇峯之底端,那裏鳥語花香,森林雲集,枝多葉茂,一條九轉十八彎的清澈溪河,以及那河流盡頭之處的弱水湖畔,敘述了一副彼爲安寧的畫面。

流水高處擊打厚重岩石的聲響連續不斷,空氣中瀰漫着一種溼潤的氣息,此刻,若是有人所處於與溪流源頭所在的瀑布之地,定會發覺此處的一些異常。

只見千丈瀑布擊打的巨大岩石之上,一個身軀精壯,上半身**綁着許多黑色長鐵的身影,雙手十指時不時來回替換着,他頂着上方鋪天蓋地的瀑布水壓,一個又一個高難度的換手俯臥撐悄然無息的運行着。

若是有明眼人在此,定會訝然,因爲其綁在身軀之上的黑色長鐵乃是‘地玄重鐵’,這市場之上價格可是貴的駭人,小小一塊等於一千塊中品靈石,而此刻,這男子身上綁着足足十塊,這就是一萬塊中品靈石。

要是按照靈石的100:1來算,那就是一百塊上品靈石,十萬塊下品靈石,這可能夠形成一個小型靈脈,若是在其中修煉,雖然做不到那種事半功倍的效果,但也能夠提高吸納靈氣入體的速度啊。

就這般買了幾塊重量大,塊頭小的石頭,這究竟值不值的!

“爲修煉,有什麼不值得,而且,這不是花我的靈石。”若有人問他,定會得到這番回答。

“九百九十五,九百九十六…”伴隨着細小的聲響,那身影雙手關節鼓動着,他的身軀隨着一上一下,那十塊地玄重鐵足足有百萬斤重量,也就是一千蠻牛之力。也幸虧其腳下的岩石也是這‘地玄重鐵’所人工鑄成,而且還有着幾座大陣加持,不然早已被這磅礴的重量給壓成碎片。

正因爲如此,也足以說明這神祕男子的實力有多麼恐怖,身軀之上頂着十多座巍峨大山的重量,難以想象,這恐怕就是一些四宿境界的武者,未經過特俗的鍛鍊,都無法承受吧!

要問此人是誰?沒錯,他正是閉關修煉十七年的奪鳩。

雖然,這洞天之中所度過的時間,與本源世界的時間有一定的相差比例,但其年齡外貌之上的變化,還是按照本源世界的時間計算的,也就是兩年而已。

確切說,如今奪鳩不過,十七歲而已,只是度過了三十五年的歲月而已。

不過,這三十五年並非白過,奪鳩雖然一直都是刻苦修煉着,但修煉的同時,對人生的歷練與感悟也知曉了不少,此刻的他,已經是徹底成熟,再也不是十七年的那個愣頭小子,對愛情與友情異常偏執。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