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和沈青衣一起走到沈天君身邊,沈凌薇正在沈天君身邊坐著。雖然看不到葉青,但她面上始終帶著微笑,道:「葉大哥!」

「沈小姐。」葉青朝沈凌薇笑了笑,對這個女孩,他也是非常佩服的。這個女孩雖然是個盲人,但那寧靜祥和的心態,卻是葉青見過所有人當中最好的一個!

沈青衣詫異地看著皇甫紫玉,道:「爺爺,皇甫姐姐來這麼早嗎?她不會還沒吃飯吧?」

「刀乃兵中霸者,掌刀者,需要打出刀的霸氣強勢。自古霸者,皆不能太安逸,否則便會喪失志氣。所以,練刀者,最好腹中飢餓的時候先練幾遍,這是一種飢餓法則。就像叢林狼一樣,餓狼永遠比吃飽了的狼要更兇殘更霸氣一些。」沈天君道:「其實,在古代,好的用刀者傳授徒弟,大都是凌晨起來訓練。那個時候,人正處飢餓的時候,飢餓的時候,才能真正打出那種霸氣的感覺。若是吃得太飽,人就會安逸,就無法用盡全力了!」


「這種事情,還有這麼多講究?」沈青衣奇道。

「呵呵,人力是有限的,自然規則是無限的。人若是想盡量提高自己的實力,必須遵從這自然準則!」沈天君道:「高手過招,一點差距便是勝負之分。天時地利人和,都需要仔細研究,缺一不可。甚至,有時候,心態都是決定勝負的關鍵,不可不注意!」

葉青在旁邊聽著,心中不由更是震撼。昨天沈天君便給他說過自然規則的事情,他還以為只是以最佳的軌跡和力度出手,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遵循的是物理原則。沒想到,這真正的遵從自然準則,竟然還有這麼多講究,也讓他大開眼界了!

「照你這麼說,葉大哥剛吃過飯,現在練劍是不是不太好了?」沈青衣問道。

「那不一樣!」沈天君搖頭,道:「劍乃萬兵之君,自古君者,當以寧靜祥和,與霸者不同。想要練好劍,最好便是在心態最祥和的時候出手。所以,自古好的劍法,皆是心態寧靜之人創造出來的,而好的刀法,則多是窮途末路的豪傑在困獸拚鬥的時候打出來的!」

說話間,那邊皇甫紫玉已經將一套刀法全部練完,收起寒月刀走了過來。

看到皇甫紫玉過來,葉青連忙站起身,道:「皇甫小姐。」

昨天葉青還沒來得及跟皇甫紫玉打招呼,她便先離開了。今天,葉青就先站起來說話,雖然有些尷尬,但他心裡對皇甫紫玉還是很牽挂的。

「嗯!」皇甫紫玉點了點頭,目光從葉青身上閃過,並沒有停留分毫。她對葉青態度的急劇改變,讓葉青不由有種凄楚的感覺。

「師尊!」皇甫紫玉看著沈天君,道:「我今天練的怎麼樣?」


「比昨天強了一些,但還是沒能做到我說的境界!」沈天君靜靜看著皇甫紫玉,道:「紫玉,這兩天你的心緒好像很不穩定,不太適合練刀。我看,這兩天,你還是先休息一下,等你心態平穩了,再過來練吧!」

皇甫紫玉面色微紅,其實,是從葉青出現之後,她的心緒就開始不穩定了。沈天君觀察的很仔細,這些事情都能看出來,卻讓她尷尬不已。

「是,師尊,那我先回去了!」皇甫紫玉朝沈天君和沈老太君彎了彎腰,收刀回鞘,轉身徑直離開了這別院。

目送皇甫紫玉離開,葉青的心中卻是五味陳雜。雖然他一顆心全部都系在了沈青衣的身上,但是,皇甫紫玉畢竟幫了他那麼多,救了他那麼多次,他心中對皇甫紫玉沒有感情,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兩個女孩子在一起,他又該如何選擇呢?

看著皇甫紫玉的背影,沈天君微微嘆了口氣,他當然明白皇甫紫玉是為何心緒不穩了。皇甫紫玉這個女子,眼高於頂,這天下之人,能被她放在眼裡的可以說是極為稀少。這二十多年,別的男人,連看她一眼,都可能會丟掉性命。甚至,連沈天君都懷疑,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喜歡上任何一個男人的。

但是,葉青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所有人的看法,就好像一顆石子投進了平靜的湖泊一般,激起了無法平靜的浪花。而皇甫紫玉這汪平靜了二十多年的心湖,一旦激起漣漪,就很難再平息了。愛上這一個男人之後,就會愛得死心塌地,無法改變。可是,她偏偏又必須壓抑這種感情,她的心緒自然就不可能保持平穩了。

沈天君看了看旁邊親熱地坐在葉青身邊的沈青衣,不由又嘆了口氣。情之一字,算是最為玄妙的東西,任何人都無法控制。哪怕他實力逆天,也無法改變小女孩的心思,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葉青。」沈天君走到院子里,折下一段枯枝遞給葉青,道:「再來試試,讓我看看你昨天練的怎麼樣了!」

「是!」葉青應了一聲,走過去接過那段枯枝,慢慢走到院中那棵樹邊。深吸一口氣,而後用力敲了下去。便在枯枝快要碰到樹榦的時候,他微微一抖手,枯枝立刻靈巧地轉了一個圈,卸掉了大部分力量,然後撞在了樹榦上。

啪的一聲,枯枝直接折斷了。但是,那樹榦也好像被人推了一下似的,輕輕搖晃了一下。

「好!」沈天君眼中也閃過一絲訝然,忍不住叫了一聲好,他根本沒料到,葉青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有這麼大的進步。

要知道,用這一段枯枝便將這棵樹撞得搖晃,這已經是明白了舉輕若重的意義。只是,葉青練的時間太短,還無法將枯枝受到的力量全部卸掉,所以枯枝才會折斷。但是,儘管如此,這已經很不容易了。就算是沈大王天安崔玉龍等人,也都沒悟到如此境界,而葉青竟然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裡,便做到這一步,如何讓人不震撼?

葉青看了看那折斷的枯枝,遺憾地道:「晚輩愚鈍,還是無法將力量全部卸掉,這枯枝還是會折斷!」

「你不要氣餒!」沈天君擺手,道:「卸力之道,本身就是內家功夫最上乘的本事。所謂的四兩撥千斤,說起來簡單,但真正能夠做到的又有幾人?你在短短一天之內的感悟,就達到了很多人一輩子都感悟不到的境界,這已經很不容易了。你要真能在一天之內就做到讓這枯枝不斷,那我還有什麼要教你的嗎?以你的悟性,十年內能讓這枯枝不斷,已經算是奇迹了。」

「這麼長時間!?」葉青不由驚呼道。

沈天君微微一笑,道:「我用了足足五十年的時間才做到這一步,你覺得呢?」

葉青頓時瞪大了眼睛,昨天沈天君看似簡單的一招,沒想到,竟然練了這麼長時間,聽起來也著實震撼啊。

葉青卻不知道,沈天君教給他的,便是沈天君畢生領悟的精髓所在。沈天君用五十年的時間方才悟到了這一點,還沒來得及傳授給他自己的兒子什麼的,先傳授給了葉青,可見他對葉青寄託了多大的希望。而葉青的悟性,也真的出乎他的預料,短短一天之內便有如此進步,也著實讓他對葉青刮目相看了。

「既然你悟到了這個地步,也剛好,這套劍法你就能夠用上了!」沈天君將七星古劍扔給葉青,道:「這套劍法,我只教你一遍,你可要仔細感悟了!」

沈天君說著,徑直轉身回到了大廳內坐下,並沒有出來教葉青的意思。

「爺爺,你這是幹什麼啊?」沈青衣奇道:「你不是說教葉大哥劍法嗎?怎麼不出去呢?」

「教劍法,也未必要出去啊?」沈天君微微一笑,順手抓起一把炒黃豆,對葉青道:「葉青,看仔細了!」

沈天君說著,將一顆黃豆扣在手指中,輕輕一彈,那黃豆就立刻好像一顆子彈似的,直接朝著葉青射了過去。

感受到那黃豆的力量,葉青不由吃了一驚,連忙閃身想要躲避。但在此時,沈天君又彈出一顆黃豆,將他的退路封住,這一下,葉青想閃避根本也是不可能的了。

黃豆的力量很強,雖然只是一顆黃豆,葉青卻也不敢硬挨這一擊。無奈之下,他只能舉起手裡的七星古劍,用七星古劍去格擋這黃豆。

這一下的確有效果,七星古劍抬起,直接擋住了第一顆黃豆。不過,這黃豆撞擊的力量實在太大,葉青手裡的七星古劍差點被撞飛出去,他自己的手臂也是猛地往後一閃,讓葉青再次吃了一驚。

小小一顆黃豆,竟然有如此的力道?南拳王沈天君的實力,真的是深不可測啊!

葉青還沒來得及反應,第三顆黃豆便又射了過來。葉青知道,自己根本是躲不過了,只能用力抬起七星古劍,再次去格擋。不過,這一次他長了個心眼,出劍的時候用力了許多,這樣才能防止七星古劍被黃豆撞飛。

… >這一次,葉青吸取了上次的教訓,總算沒有像上次那麼狼狽了。不過,黃豆撞擊的力量實在太大,葉青還是感覺手臂一陣發麻,手裡的七星古劍漸漸有拿不住的趨勢了。

而這邊,沈天君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依然是一顆一顆的黃豆彈了過來。

葉青接連擋開了三顆,手臂已經被震得有些疼痛了。再這樣下去,只怕他未必能再擋三顆了。葉青心中也充滿了詫異,沈天君不是說教他劍法嗎,這是在搞什麼啊?

沉默了幾秒鐘,又一顆黃豆飛了過來。葉青舉起七星古劍,便要去格擋的時候,腦中突然靈光一現。他立時握緊七星古劍,便在七星古劍快要撞到那黃豆的時候,他突然抖了一下手腕,七星古劍頓時畫了個圈,就和他用那枯枝敲樹榦時的手法一樣。

這一次,效果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葉青用上了敲樹榦的手法,七星古劍承受的力量卸掉了不少,黃豆再撞在七星古劍上,就不像之前那麼重了,而葉青的手臂也沒有那麼震動的感覺了。

這情況讓葉青大喜過望,他終於明白沈天君的意思了。他原以為沈天君是要耍一套劍法教他,但是,現在仔細回想之前沈天君說的話。沈天君沒說讓他看清楚,而是讓他仔細感悟,這兩者之間可是有差別的。

沈天君如果說看清楚,那說明他主要是讓葉青記住劍招。但是,他說的是仔細感悟,那說明,他更注重的是一種劍意,一種理念。而現在,葉青也逐漸弄明白了沈天君的真正意思,他其實是想讓葉青把昨天練的那一招,用在實際劍法當中。

不得不說,沈天君教人武功的方法很特別。但是,對葉青也的確有用。葉青悟性很高,又能活學活用,學起來自然很快了。這若是換做沈家的那些人,就不可能有這樣快的進步了。

見葉青開始用枯枝敲樹榦的方法來格擋黃豆,沈天君不由微微一笑,他知道,葉青已經感悟出他要表達的真正意思了。沈天君也沒有停頓,繼續將那黃豆一個一個彈過去。而葉青這邊,隨著沈天君出手越來越快,他格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出手也越來越得心應手,卻是已經徹底將昨天所學的理念融入到了手裡的長劍當中。

雖然葉青沒有學到固定的招數,但是,這份武學理念他感悟到了,比什麼都重要!

沈天君將一把黃豆全部彈完,這邊葉青的手法已經純熟到了極點。最後一次,沈天君一次彈出三顆黃豆,葉青也能很輕鬆地便將這三顆黃豆全部擋住,這讓沈天君也不由撫須淡笑,對葉青的悟性很是滿意。

「你練的很好!」沈天君道:「這一遍我已經給你演示完了,你自己在這裡練吧。能感悟多少,就要看你的造化了。今天你先把這套劍法練好,明天再來,我教你一套拳法。等拳法學完,你就可以離開沈家莊了!」

沈天君說完,也沒有在這裡停留,起身離開了。這邊,沈青衣卻是面帶憂愁。剛才沈天君表揚葉青的時候,她心裡還很是高興。可是,聽說葉青練完拳法就要離開沈家莊之後,她心裡就又開始憂愁了,她是真的不想讓葉青離開。

可是,她很清楚,葉青外面有他必須要做的事情,不可能留在沈家莊不離開。所以,雖然心中很是不想讓葉青離開,但她也沒有說什麼。在這種女子的心裡,愛一個人,未必一定要跟他廝守在一起,只要看他做他想做的事情,就足夠了。

一天時間,葉青都在這院子里練劍。說是一套劍法,其實最關鍵的就是那一種理念。葉青開始的時候還是拿著七星古劍慢慢練習剛才的動作,到了後來,他乾脆扔了七星古劍,用雙手慢慢去划動那軌跡。他已經完全明白了沈天君的意思,所以,有劍和沒劍,在練習的時候其實已經沒有多大區別了。

如此又在這裡練了一天時間,雖然後面沒有再拿起過七星古劍,但是,葉青的信心卻是越來越滿。沈天君教他的東西,他已經感悟的差不多了,雖然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東西,但是,他的實力卻早已在無形當中上升了很大的一個層次。現在的他,正如沈天君所說的那樣,就算是遇上王天安那樣的高手,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的。

晚上,葉青跟沈家眾人在一起吃飯。明天,葉青學完最後一套拳法,就要離開沈家莊了,這一頓飯也算是給他的踐行宴席。杜天逸也在席上,現在沈家的人對兩人捨命來沈家莊幫忙的事情很是感激,所以對他們兩人的態度都是很好。只不過,皇甫紫玉並沒有列席,這一點讓葉青心裡有些空落落的感覺。

沈天君和沈老太君並沒有過來,這邊是以沈大牽頭,沈家眾人與葉青和杜天逸他們在一起。沒有了老輩在場,氣氛就更熱絡了許多,一頓飯足足吃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方才停止。

吃過晚飯,葉青也喝了個差不多了,搖搖晃晃地回到了自己住的那個別院。回到房間,剛要收拾一下睡覺,可是,衣服剛脫了一半,葉青突覺有些不對,立刻將外套又披在了身上。轉頭看去,只見房門后一片黑暗當中,正坐著一個紅衣似火的女子。女子膚白如雪,偏偏手腕上又拴著一根如血一般的紅繩,看上去別有一種刺目的妖艷。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皇甫紫玉。她也不知道在這黑暗當中到底坐了多久,葉青今晚喝的有些迷糊了,所以進屋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這裡有人。直到衣服脫了一半的時候,方才感覺到情況不對。

看到皇甫紫玉,葉青不由一愣,面上更多的是有一種激動。來到沈家莊這麼長時間,他和皇甫紫玉便在一個地方住著,但是,他一直都沒有機會跟皇甫紫玉說幾句話。皇甫紫玉每次見他,都是冷若冰霜,讓他以為皇甫紫玉對他有什麼不滿意了呢。現在,皇甫紫玉竟然親自來找他了,這讓他的心裡頓時有了種歡喜的感覺。

「皇甫小姐,是你啊!」葉青舒了一口氣,將屋內的大燈打開。光亮的燈光下,皇甫紫玉那如雪的肌膚,顯得更是白得刺眼。

皇甫紫玉靜靜看著葉青,面上沒有一絲表情,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這氣氛,讓葉青也有些尷尬,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過足足有五分鐘的時間,皇甫紫玉突然站起身,順手將放在門后的七星古劍扔給了葉青。

葉青連忙伸手接住,詫異看著皇甫紫玉。而此時,皇甫紫玉也一把拔出了手中的寒月刀,遙遙指著葉青。

「皇甫小姐,你這是幹什麼?」葉青奇道。

「我說過,你和我之間,終須一戰!」皇甫紫玉目光冰冷,道:「現在,剛好是時候。不然,等你回到深川市,我可不會跑去深川市找你的!」

「我為什麼要跟你打?」葉青將七星古劍扔到一邊,詫異地道:「皇甫小姐,咱們兩個無冤無仇,何必打呢?」

「必須打!」皇甫紫玉沉聲道:「你是北拳王李長青的傳人,我是南拳王沈天君的徒弟。二十年前那場大戰,師尊雖然勝了,但他一直覺得自己勝之有愧,他認為自己是趁人之危,這是師尊人生中最大的污點。若是有機會,他很想公平地跟李長青一戰,但這根本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所以,這一戰,就只能有他們兩人的徒弟代替。葉青,你代表的是李長青,我代表的是我師尊,我要用實力證明,我師尊那一戰勝之無愧!」

皇甫紫玉一番話說的葉青一愣一愣的,他撓了撓頭,道:「皇甫小姐,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件事都過去二十年了,你又何必這樣執著不忘呢。再說了,就算咱倆能打一場,誰勝誰負,又能如何?人們只會關注二十年前那場大戰,誰會在乎咱倆誰勝誰負啊?皇甫小姐,咱們倆,還是別打了吧!」

「不行,必須打!」皇甫紫玉再次沉聲喝道,用長刀隨手便將旁邊的七星古劍挑了起來,直接扔到了葉青的懷裡。而且,她二話不說,直接一刀便朝著葉青劈了過去。

葉青拿著七星古劍,並沒有還手的意思,也沒有躲閃和格擋。眼看如此,皇甫紫玉不由更是生氣,用力一刀砍了下去,看那樣子,就好像是準備一刀把葉青劈成兩半似的。

葉青徑直站在原地,儘管皇甫紫玉出手很是驚人,但他根本不閃不避。眼看這一刀便要劈到他頭上的時候,葉青卻還是沒有閃躲,而皇甫紫玉終於還是不想殺了葉青,在最後時刻一抖手,那寒月刀幾乎是貼著葉青的耳朵下去,在葉青的左肩上劃了道傷口,鮮血慢慢涌了出來。

看到那鮮血的傷口,皇甫紫玉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她又咬緊牙關,抬手又是一刀,在葉青左臂上又劃下一道傷痕,這才抽手將寒月刀裝回刀鞘。

… >抽刀回鞘,皇甫紫玉面上的表情變得異常冰冷。她冷冷看著葉青,道:「你欠我兩個人情,這兩刀,算是你還給我的。從今以後,你不再欠我任何東西,你也不需要再為我做任何事了!」

葉青不由一愣,他不知道皇甫紫玉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冷漠。看著皇甫紫玉那樣子,葉青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痛楚。他心裡,對皇甫紫玉也是有感情的!

皇甫紫玉說完那話,又突然往前走了一步,葉青還沒反應過來,她已經隨手挑起了葉青手裡的七星古劍,直接將七星古劍拔了出來。而她也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反手劃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也同樣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你幹什麼!」葉青不由一驚,連忙伸手從皇甫紫玉手裡奪過那七星古劍。想要再往前一步,去看皇甫紫玉的情況,但是,皇甫紫玉卻直接後退一步,遠遠地避開了他。

「不要過來!」皇甫紫玉冷眼看著葉青,沉聲道:「這一刀,是我欠你的,現在我還給你。」

「皇甫小姐,你欠我什麼了?」葉青急道:「從頭到尾,都是我欠你,從你進入深川市的那一天開始,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欠你的,你什麼都不欠我啊!」

「這只是你認為的!」皇甫紫玉冷笑搖了搖頭,道:「葉青,你真的以為我在幫你嗎?你太天真了,你這個性格,根本不適合在這個社會生存。你知道我為什麼幫你嗎?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在你身上投資那麼大嗎?現在你還沒看明白嗎?我都是有目的的啊!」

葉青不由一愣,愕然看著皇甫紫玉,道:「什麼……什麼目的?」

「你還不明白嗎?」皇甫紫玉沉聲道:「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重振皇甫家。但是,那個時候,沈家的人不讓我進入西杭,我就根本沒有希望能夠重振皇甫家。所以,為了重新回到西杭,我就必須不擇手段。做一些能夠將沈家擊垮的事情。其實,西省那些人的陰謀,以及殺門那些事情,我自始至終都很清楚,但我根本沒有說出來,就是為了讓他們弄垮沈家,然後我就能回到西杭,重振皇甫家了。」

葉青愕然看著皇甫紫玉,沉默良久方才搖頭道:「皇甫小姐,這是你跟沈家的事,跟我沒有關係。在我看來,你幫過我很多次,這些都是我欠你的……」

「哈,你還是不明白!」皇甫紫玉大聲道:「我幫你?我為什麼幫你?你還沒看明白嗎?你是北拳王李長青唯一的傳人,所以我才要幫你啊。北方李家跟南方沈家之間的恩怨持續了這麼久,我幫你,就是為了引沈家出手,然後渾水摸魚。你以為我是真的想幫你嗎?沒錯,我是一點一點把你的實力推了起來,但是,那也都是為了對付沈家,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葉青,你把我想得太簡單了,你也把這個世界上的人想得太善良了。我告訴你,這個社會,不會有人平白無故對你好,所有一切,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要是有人對你好,你就尤其要看清楚,他對你好的背後,是否是有什麼目的?葉青,我要你記住,這個世界,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會騙人!」


皇甫紫玉這話說的有些聲嘶力竭的感覺,葉青頓時愣住了。他愕然看著皇甫紫玉,他真的沒想到,當初皇甫紫玉幫他,原來是有這些目的在其中的。說來,其實他也是被皇甫紫玉利用了,這讓葉青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

看著葉青那近乎絕望的表情,皇甫紫玉的心也在滴血。但是,今晚這一切,她其實已經想了很久了。她知道,自己跟葉青之間,根本是不可能的了。第一,她不可能跟沈青衣爭,第二,她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是重振皇甫家,她不能被這些兒女情長的事情所羈絆了。所以,她必須儘快斬斷一切,與葉青徹底決裂,這樣她才能夠毫無牽挂地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看到葉青這難受的樣子,她明白,葉青心裡其實是有她的,這讓她的心裡更是難受。她將頭轉向一邊,將淚水隱藏起來,不被葉青看到。


「你欠我的,已經還清楚了。我騙你的,我也還給你了!」皇甫紫玉用力咬著下唇,讓自己的聲音不再顫抖,沉聲道:「從今天開始,你和我之間,互不相欠。你的事情,與我再無關係。我的事情,與你也沒有牽連,希望你好自為之!」

皇甫紫玉說完,轉身便要往外走去。這時,葉青卻突然往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皇甫紫玉渾身一個哆嗦,猶如觸電一般,這個情景,她在心裡想過很多次。但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兩個人握著手的時候,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你說你是在利用我,那麼,那天你不顧一切地跳下懸崖救我,也是在利用我?」葉青低聲問道。

皇甫紫玉的心不由一跳,那天,她跳下懸崖的時候,根本都沒有想過太多,只是想救回葉青。哪怕是死,她也要跟葉青死在一起。她鐵著心腸要跟葉青決裂,但是,葉青問出這個問題,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無論如何,你對我好,我都記得。」葉青輕聲道:「哪怕你真的是利用我,我都不在乎!」

頃刻間,皇甫紫玉如遭電擊一般,回頭深深看了葉青一眼。這一會兒,她多麼想撲入葉青的懷裡。但是,最後她還是毅然掙開葉青的手,轉身離開了。

在她心裡,她永遠記著那句話:她是皇甫家唯一的傳人,她必須承擔起重振皇甫家的責任。而在重振皇甫家的過程當中,她不能被任何兒女私情所干擾!

目送皇甫紫玉離開,葉青整個人也好像虛脫了一般。這一刻,他對於皇甫紫玉,竟然格外的思戀。或者,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他心底,對這沈青衣和皇甫紫玉兩個女人,他究竟是愛誰更多一些。

幾乎一夜未眠,第二天起了個大早,他直接趕去了沈天君住的別院。今天,將是他在沈家莊逗留的最後一天。學完沈天君教他的這套拳法,他就必須離開沈家莊了。而他的心底,其實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對於沈青衣,對於皇甫紫玉,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