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沒事了,那我們就趕緊回去吧。”莫白拉着少女朝人羣走去。

少女很快回歸到了人羣當中,她的手臂上還有腳上有好多那痕跡,也失血過多,有點頭暈。

好在生命沒有受到威脅!

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莫白也跟着鬆了口氣,看着衆人,“大家一定要小心,這座島嶼不普通。”

藥閣的長老心頭涌動着怒火,莫白把他們的風頭全部都搶走了,他們怎麼可能會甘心。

“好了,莫白這件事不是你應該管的,你趕緊閉嘴。”藥閣長老臉色陰沉的說。

大家心裏都多了幾分腹誹,這些長老,救人的時候沒有那麼積極,等到人救下來了,又來了。

這話說得冠冕堂皇,怎麼救人的時候一直往後退!

“我們小心一些。”長老們吩咐着周圍的弟子。

莫白來到了人羣的正中間。

這些長老是有着經驗的,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座海島,所以一切聽長老的總沒有錯。

很快就有一個長老來到了大家當中,開始給他們講解這座海島上面會遇到的危險。

他侃侃而談。

莫白聽着長老的話,迅速把這所有的危險全部都整理在了腦海當中。

“這裏有一種藤蔓,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是非常的危險,可以吃人,你們一定要小心。一旦被抓住了,必須要有真丹期的強者纔可以救援!” 長老最後一句話說的,周圍的人心頭肉跳了好幾排。

他們心裏都是咯噔了一下,就連莫白的眉心也緊緊的皺了起來。

怎麼還有這麼危險的東西?

藥閣長老爲什麼帶他們來?此處是想要做什麼嗎?

這些長老就是爲了借用這些人的力量,想要整合所有人在這附近搜查遺蹟、祕境!

畢竟這些人在這裏是他們一家獨大,比較好管控。

他們必須要冒這個風險!

可以得到些許收成,或關於祕境的訊息,他們將會在接下來的祕境爭奪當中佔據絕大的優勢。

這是藥閣的長老們所不能放棄的,哪怕再危險,他們也要堅持下去。

莫白當然不知道最近長老心中在想着什麼,他仔細的打量着周圍。

莫白深知危險不只是這些。

這些長老充其量也就是來過這邊幾次而已,不然的話怎麼會連水蛭都不清楚,該怎麼處理。

既然只是來過幾次,他們如何能夠探查到所有的危險?

“我們應該先找一個休息的地方。”莫白再次開口了,“這休息的地方必須要絕對的安全,不能出任何的紕漏。”

聽到莫白說話,咱倆就非常心煩,可是總不能把人家的嘴巴給堵上吧。

莫白一開口說話,他們就想要打人。

有個長老來到莫白身邊,“就算你剛纔救了人,那也不能證明你的實力強。接下來全部都聽我們的,給我閉嘴。”

莫白搖了搖頭,不說話了。

這些藥閣長老,誰知道他們心裏在想做什麼,肯定是藏了別的心思的。

莫白冷笑着他閉上眼睛,用靈氣開始探查周圍。

所有人都知道這裏危險不敢怠慢,發生危險的概率瞬間降低了許多。


偶爾有人遇到危險,也都比之前要更加鎮定。

所有的家屬都跟着他們想樣保護的人,他們這麼大的一個族羣,在這裏就是一個巨大的目標。

莫白總覺得不對勁,很有可能一到晚上就會遇到危險。

莫白睜開眼睛看着天上,天空中有一隻巨大的鳥獸在飛着。

這隻靈禽看上去體型很大,張開嘴巴的時候莫白從側面可以看到它長着尖牙利齒。

這麼大的一隻靈禽撲下來,怕是可以把一個人整個吞下去。

莫白眯起了眼睛看着這靈獸。

“你在幹什麼呢?還不趕緊走,我們要去搭建營地了。”身旁一個修仙者拉了莫白一把。

莫白一看,不就是之前給他海藻鹽的那個嗎?

這修仙者還些心有餘悸呢,擡手拍了拍胸脯。


“嚇死我了,你知道嗎?你居然敢越過這些長老做小動作。”這人拍了拍莫白要肩膀,“你還真的是不怕死。”

莫白笑了笑,他的確是不怕死。他相信鬼修羅,相信他的判斷。


“我們趕緊去安營紮寨。”莫白沉默寡言能說幾個字就算不錯了。

這個修仙者倒是比較自來熟,一開始他有些害怕,莫白纔不敢說話,熟悉了之後,他和莫白有好多的話要說。

“我說莫白,你爲什麼要偷藥鼎?”

莫白沉默半晌才說道:“這是意外。”

這的確是意外,這是他的小白做的,又不是他。

感受到莫白對它的怨念,小白伸出了一顆腦袋。

小白的那顆腦袋又圓又白,看着莫白。

小白的一雙眼睛鑲嵌在那腦袋上看上去靈氣十足,莫白揉了揉它的腦袋。

“這不是我想要偷的,是這小傢伙把那藥鼎給吃下去了。”莫白說的一本正經。

對方被逗的哈哈大笑,這怎麼可能嘛,他纔不會信呢。

這隻小狐狸看上去這麼可愛,就算是一隻比較厲害的靈獸,那也厲害不到哪裏去。

反正他是不會相信這隻小狐狸,可以吞下一個藥鼎的。

“你可知道那藥鼎有多麼悠久的歷史嗎?雖然對藥閣的實際意義沒有多少,但是你這麼做是在狠狠的打他們的臉。”

他朝莫白伸出手來,“我叫邱山。”

莫白點了點頭,對這年輕人有幾分好感。

反正沒有太多的惡感也就是了,這個叫邱山的年輕人也比較自來熟,很快他們兩個人就熟悉了。

邱山笑嘻嘻的對莫白說道:“我猜他們就是故意帶我們來歷練的,或者說這藥閣藏着不可告人的祕密。”

來歷練也不用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吧,出事了對藥閣的聲望打擊特別大。

可是,他們還是帶他們來了。

“我也是猜測,你可不要告訴其他人啊!”邱山悄悄的看着四周小聲的說道。

莫白笑着點了點頭,“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這小子還是有幾分機靈勁的,他看這小子越看越是喜歡。

莫白繼續朝前走着,很快就跟着來到了一個山脈的後頭。

這山脈的後頭有好多塊燒焦的痕跡,說明曾經有人在這裏搭建過營地。

也不知道這山脈的後頭是否安全。

莫白打量着周圍,他感受到這裏的溫度很低,風吹來的時候,體表溫度就更低了。

莫白緊皺着眉頭,再度朝四周看去。

他發現有一道黑影順着他的視線抓住了一旁的一個小洞當中。莫白快步的朝那黑影走了過去。

邱山連忙追了上去,也不知道莫白這葫蘆裏是賣的什麼藥,有些疑惑。

“莫白,你做什麼呢?”

他沒有看到那黑影,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莫白來到了一個洞前,他直接把手伸了下去。

直覺告訴他,這玩意沒有毒。

緊接着他被咬了,他皺着眉把手拿了出來。

這東西像是一隻漆黑的地鼠,那嘴巴里面長着尖銳的牙齒,咬着莫白的手,沒有咬破皮。

莫白抓着這黑色地鼠。

“這是什麼東西?”邱山十分的好奇,伸手摸了一下。

邱山沒有想到這東西居然是有兩顆腦袋的,它用一顆腦袋冒了出來,直接咬了上去。

邱山嚇得連忙把手抽回來,但是還是被這尖銳的牙齒給卡住了。

幸好他及時調動靈氣,不然就要被咬破皮了。

“這東西數目應該很多。”莫白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覺得不對勁了。

周圍好多的洞,這些洞裏面如果都有一隻的話,那到底是多少隻? 而且洞裏面可能不止一隻,一般來說是一窩。

一窩往三隻算應該算是比較少的了,那豈不是說這一片山脈全部都是這種地鼠?

這種地鼠的嘴巴這麼厲害……

這只是普通的地圖,這要是出現了靈獸的話,他們是不是都會陷入危險當中?

莫白不知道。

至少目前來看,這裏是非常的安全的。

“好了,我要休息一下。”莫白閉上了眼睛盤腿坐下。

他周圍縈繞着靈氣,這些靈氣清楚周圍所有的靈氣動向。

這些靈氣的動向逐漸的匯聚在了一起,來到了莫白的手中。

莫白能夠感受到這些地鼠的數量,數以萬計的地鼠正想要伸出腦袋,探頭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шωш ▪t tkan ▪co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