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修明點了幾道**地道的名菜,然後再要了一瓶酒。

幽靈就坐在葉寒的身旁,打量着樑修明。

如同葉寒說的一樣,樑修明給人一種兩袖清風的感覺,和其他的官員不一樣。

能給幽靈這樣感覺的,只有葉寒的父親葉天。

沒多久,服務員就將菜都端了上來,菜香頓時瀰漫了整個包廂。

“葉先生,你今天晚上找我,不會只是單純的吃頓飯而已吧。”樑修明拿着筷子,但沒有馬上夾菜,而是看着葉寒,問道。

葉寒笑了笑,說道:“如果我說,是呢。”

得到葉寒的回答,樑修明頓時愣了愣。


葉寒的回答,樑修明是不會信的,以葉寒的身份,不可能真的是找他吃頓飯那麼簡單。

“葉先生,如果有什麼事就請說吧,如果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很樂意幫助一名將軍。”樑修明有些皺眉道,他認爲葉寒找他肯定是有事。

葉寒無奈的笑了笑,自己找他真沒什麼事,真的是單純的吃頓飯,結識一下樑修明而已,但沒想到這傢伙一定是認爲自己找他有事。

不就吃個宵夜,至於想那麼多麼。

“先吃宵夜,再談別的。”葉寒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飯菜,笑道:“這麼美味的食物,不吃可就浪費了。”

樑修明沉吟了一會,還是點了點頭,畢竟他也有些餓了。

幽靈早就很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他們說他們的,他吃他的。

葉寒喝了一口樑修明點的白酒,頓時皺了皺眉。

一進喉嚨,說不出的辛辣。

沒多久,樑修明就放下了筷子。

葉寒也擦了擦嘴巴,說道:“好了,都吃飽了。”

“葉先生,你可以說說你來找我有什麼事了吧。”樑修明也擦了擦嘴巴,說道。

葉寒挑了挑眉毛,笑道:“樑處長,說實話,我找你其實沒什麼事情,我只不過是想請你吃頓宵夜,就這麼簡單。”

“因爲你是我見過的第二個算是公正廉明的官員,很少有官員能給我這樣的感覺,嗯,我家人算一個。”

“你能混到這一步,沒有依靠任何的關係,所以說,我很樂意認識你。”

“你剛纔說到,我是少將身份,但那都是過去式了,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大學生,普通人而已。”

說完,葉寒輕輕的喝了一口酒杯裏的酒,那辛辣的感覺讓他微微皺眉。

聽到葉寒的稱讚,樑修明有些沒反應過來。

他想不到葉寒會這麼讚揚他,這真的讓他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樑修明多少了解過葉寒所存在的神祕部隊,不過**和大陸不同,所以樑修明對葉寒所在的那個部隊瞭解不多,就連名字都不知道,最多就是知道他們很牛逼而已。

能從那個部隊出來的,無一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我也很榮幸能認識一位頂尖的軍人。”樑修明點頭道。

“今晚的事情,想必你也猜的七七八八了吧。”葉寒似笑非笑的說道:“沒錯,那都是我一手策劃的,薛軍和梅川內藤都被我威脅,他們倆之間只能活一個,所以薛軍殺了梅川內藤,一切都是我乾的,就這麼簡單。”

說着,葉寒攤了攤手,說道:“當然了,樑處長你要是要抓我回去的話,大不了我不反抗。”

樑修明苦笑了一下,抓他,還是算了,就憑幽靈一個人,就能把樑修明給打個半死。

“不過,梅川內藤死在了**,你們****或許會承受不少壓力。”葉寒說道:“這一點,要麻煩樑處長你處理好了。”

“壓力我遇的多了,這算不了什麼。”樑修明不以爲然的說道。

“這下子,山口組是徹底的和青幫幹起來了,這對大家都有好處。”葉寒笑道。

樑修明沉吟了一下,說道:“那你想我怎麼處理薛軍。”

葉寒挑了挑眉毛,這正是自己準備要說的事情,想不到樑修明先開口了。

“你也應該知道,**是沒有死刑的,所以要槍斃薛軍,基本是不可能的。”樑修明繼續說道。


“我有辦法讓薛軍死。”葉寒聳了聳肩,說道:“不過,樑處長你這樣幫我,會不會引起麻煩。”

“沒什麼,我平穩的走了幾十年,還是第一次接觸從神祕部隊走出來的人,更別說還是那麼年輕的了,所以,幫你一下也無所謂。”樑修明笑道。

葉寒笑了笑,這樑修明是在拼啊。

樑修明平平穩穩的走了幾十年,一步一步的走到現在這個位置,距離**警署處長也就只有一步之遙。

他這是在發展人脈。

有了葉寒這麼一個背景強悍的大神,樑修明就能在處長之位坐的更安穩。

“那就先謝謝樑處長了。”葉寒點了點頭。

宵夜結束後,幽靈開車,送葉寒回酒店。

“這個樑修明,嘿嘿,的確是一個好官,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他倒是比較聰明一些了,相當於我欠他一個人情。”葉寒坐在副駕駛座上,笑道。

“這個樑修明人不錯,他只是想發展人脈,但他沒有用別的方式來發展,只是和別人交朋友,這一點還是很不錯的。”幽靈開着車,一副很懂的樣子。

聽到幽靈的話,葉寒點了點頭,說道:“的確,發展人脈有很多種方法,錢,各種交易,但真正以交朋友來發展人脈的,少之又少,樑修明倒是一個很不錯的例子。”

“雖然以後可能和他沒什麼交集,但有他在**的一天,郭遠霸的洪興就能安安穩穩的在**發展。”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誰給我面子,我就給誰面子。”

說着,葉寒笑了笑。

郭遠霸幫助了自己,自己也幫他處理好了**的關係,還給了他半個汽車走私的生意,這算是還清人情了吧。

對於郭遠霸來說,這人情還的太大了! 她不甘心就在這裡喪命,誰能想到這隻魔獸竟然如此記仇?!竟然要對一個剛剛救了他們的恩人動手!

「小姑娘,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類招惹到了我能夠從我手中活著離開的。」身後,狐狸男的聲音並不大,卻似乎帶著迴音般響徹在自己的耳中。他說出的話在他看來似乎理所當然,取人性命對他來說也是一樁小事罷了。

「你們九級魔獸就是這麼恩將仇報的嗎?!」清靈不甘示弱,反正已經無法繼續隱藏,只有逃跑這一條路可走,她也氣不過的抵話過去。

「恩將仇報?」狐狸男滿是好笑的說道,「你對十萬大山的恩我們已經還清了,又何談恩將仇報這一說?」說話間,狐狸男大尾巴一搖,帶著凌烈的颶風掃開了清靈丟出的傀儡人,速度在加快一些,眼看就能趕上清靈。

「但是你對我不敬的事實還不能就此結束,我要為自己討回公道,這一點誰都攔不住。」右手變成巨大狐章,『咔嚓——』的一聲抓住衝上來的傀儡人向著身後甩飛出去,後面的森林中被重若千斤的傀儡人砸的轟轟直響。

巨大的狐章已經來到清靈身邊,鋒利的爪子如同幾根鐵鉤,向著清靈划來!

『刺啦——』一聲,清靈背後衣衫化作碎片,片片飛舞於空中,脊背出火辣辣的一片疼痛。被巨大的衝勁打的飛出去,再次短暫的拉開了狐狸男與她之間的距離。

「小妞!你沒事吧!」紫寶關心,卻不擔心。因為此時清靈身上貼身穿的可是蜘蛛女珠珠送給她的寶物,一件蛛絲編製的軟甲。

左手在背後疼痛的部位隨便抹了一把,清靈知道自己身後手上的一塊皮膚已經青腫起來,但是卻沒有傷口。

珠珠的蛛絲果然柔韌,竟然在狐狸男的一抓之下護自己周全。除此之外清靈的身體可是經過龍延香煉製的,體質之強已經不似凡人,雖然現在還不能和龍體相媲美,但假以時日她或許可以擁有那樣堅強的體魄。

「沒事就好,小妞,快跑。」紫寶催促到,清靈也是憋著一口氣拼盡全力的逃竄。她死死的咬住牙,喉嚨中的腥甜已經證明剛剛的拿一下衝擊並不容易扛過去,雖然外傷是沒有多嚴重,但是衝擊的力量已經傷到了清靈的五臟六腑。

「小清靈,還有半日時間你才能到達十萬大山的結界處。」紫寶本不應該在此說出這樣讓人灰心喪氣的話,但如此提醒也是想要清靈想別的辦法,一味逃跑的根本沒有一點機會。

「主人,撐住,我感覺泉大人往這邊趕來了……」龍靈的聲音通過意識傳遞給清靈,經過龍血猝煉過的它,對泉泉的氣息極為敏感,既然它這麼說,那就一定是真的。

撐到泉泉來的時間就有救了。得此消息,清靈心中生路有望。

「小龍靈,我把我的力量也給你,快點帶小妞離開!」剛剛拉開一點距離的狐狸男再次跟上來,急的紫寶不顧一切的幫清靈跑路。

紫色霧氣從清靈體內溢出,圍繞著清靈腳下的龍靈劍滲入,忽然間,清靈明顯的覺得龍靈劍的速度再次提高,那不是自己的真元可以媲美的。

紫寶的力量和自己不同,甚至遠遠純粹與自己。她不知道那是什麼力量,在此生死存亡之間,也沒有機會去詢問。

「小姑娘,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做無謂的掙扎嗎?沒用的,今日我讓你留命下來,你就逃不過明日。」

狐狸男幸災樂禍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近在耳邊。


竟然這麼快!

清靈猛的轉身,正好對上那狹長上挑的狐狸媚眼,緊接著,一抓抓來,正好抓向了清靈的胸口,而那個部位也恰好被她懷裡抱著的一顆白色蛋給擋住。

『鏘——』堅硬物碰撞的聲音有些刺耳,清靈再次被打的飛出去,但因為她的及時轉山,此時飛便是倒飛出去。

身上沒有一點傷勢,因為狐狸男剛剛那一抓正好被懷裡的白色蛋給全然擋住。白色的蛋殼之堅固,連九級魔獸之中的鞋子毒刺都無法刺穿,更不用說是他的狐狸爪子了。


硬生生的抓來,狐狸男沒有想到清靈會恰好轉身,自己的一抓抓上白色蛋殼,指甲的痛處讓他手指發軟,火辣辣的痛,但是出於『獵捕』者,他卻絲毫沒有表現出面部的抽搐。

清靈低頭一看,懷裡的白色蛋沒有一點損傷,被狐狸爪子抓到的地方連一點印記都沒有抓出。白蛋竟然這樣堅固?

…………………………………………

ps:年底時候的一個徵文比賽入圍前三,明天出發要去北京參加頒獎儀式領獎了,順便和家人五一旅遊,這段時間不加更,日更二,五月份回來繼續加更。五一快要到了,大家也要玩的愉快啊=3= 心有餘悸,懷裡的這顆蛋竟然幫自己擋住一擊,救了自己一命!

清靈抱緊了白色蛋,蛋殼的堅硬之處,只要運用得當在關鍵時刻幫能夠擋住狐狸男的攻擊。

「小姑娘,不要你以為你幸運擋住一擊,便可以在我面前逃走。我狐渺要取走的性命,就必須按照我的心意被斬殺!」狐狸男淡淡的斜著眼角向清靈看來。在他眼裡,清靈連被他正眼看的資格都沒有。

「狐渺,你這樣做若是被石嘯天、珠珠他們知道你在背後暗殺對十萬大山有恩的人,他們定不會饒你!」清靈在極力拖延時間。龍靈說泉泉往這邊趕來,她不能逃脫但是一狐狸男的高傲,她卻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來拖延時間。

「呵~~我狐渺在十萬大山也是一方霸主,珠珠妹子雖然實力不弱,但就算她知道了又能奈我何?再說石老大雖然比我們實力都要強,可是你認為他會因為你一個小小的人類就和兄弟們爭鋒相對?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狐渺眼底滿是不屑,在他看來人類不過是螻蟻,清靈就算是幫了十萬大山一次,也頂多是強上一點的螻蟻。所以就算自己殺了『螻蟻』的事情被石老大知道,老大也不會怎麼說自己。

可是他錯了,對於他的想法並不是所有魔獸們都認可的。

「是這樣嗎?我若是在魔獸們心中沒有一點重量,他們會縱容我,送寶物給我?」清靈幫助十萬大山的這份恩情,所有魔獸們還是記住的,也只有狐渺一人對此事毫不上心,認為已經還清所虧欠的,便可以隨心所欲的動手了。

「到時候你已經被我殺了,就算石老大追究起來也無濟於事!」狐渺不想跟清靈繼續糾纏下去,他對狩獵的耐心已經用盡,「小姑娘,你就乖乖的讓我摘掉腦袋得了,你放心,我下手很快的,保證讓你一點痛楚都感覺不到!」狐渺自信有這個能力,清靈也清楚狐狸男不是善茬。

話不用多說下去,清靈清楚在說也是無用,狐渺是存心現在就要動手,想要爭取時間,就看自己的實力了。

「泉泉,你能感覺到我的氣息嗎?還有多久能到達這裡?!」通過契約之間的聯繫,清靈問到,只有掌握了確切的時間,她才能好好做拖延時間計劃。

「小姐姐,我讓龍王直接把我送到十萬大山的,已經快到你那邊了,等我一會兒!」

聽泉泉的語氣,似乎它離清靈很近,從它以往的習慣來看,必定是隱匿了氣息化作手指粗細的四腳小蛇向這邊趕來。這樣也好,待泉泉來時,大可讓狐渺來個措手不及,只要自己能夠撐過去這點時間,到時候是誰落下風還說不定!

清靈發獃,狐渺卻不動手,因為暗地偷襲不是他的處事風格,「小姑娘,你要發獃到什麼時候,還是說就這樣束手就擒了?」

聲音提醒了清靈,狐渺的狐狸尾巴也掃了過來,前一次的碰撞,他的爪子直抓上白色蛋殼,至今還有些麻痹痛感,所以變抓為尾,向清靈發出攻擊。

這一掃帶起凌烈風刃,前方巨木轟然倒塌,向著清靈飛砸而來,清靈的周身被狐渺威壓所壓制,身體動彈不得,在這一尾掃之下,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糟糕!她是低估了狐渺的強大,一隻九級魔獸面對自己,而自己竟然在戰前鬆懈。

紫寶不聲不響,心底已經認定了清靈會葬身於此,九級魔獸的一擊前一次是因為幸運而擋住,可如今卻沒有那麼多的幸運來眷顧清靈了。

它的力量還太弱,根本就不足以幫助清靈,若是清靈身亡,它也將會被重新封印。

清靈心臟都被驚得提起,難道就這麼完了?自己終究是太大意了……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