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腳步聲。

“咯吱。”

葉寒合上電腦,也沒有轉身,他已經猜到誰來了。

“哥哥。”

林夕瑤從後面抱住他的腰。

葉寒感受着後背傳來的柔軟,輕輕的笑了笑,轉過身,反手抱住林夕瑤。

“夕瑤,你上次不是說想養一條小狗嘛。”葉寒聞着林夕瑤頭髮的香味,輕笑道。

“恩?”林夕瑤擡起頭。

“我幫你挑了一條邊境牧羊犬,這種狗狗很可愛的。”葉寒柔聲道。

林夕瑤鼻子一酸,差點又忍不住流淚。

“哥哥。”林夕瑤用力抱緊葉寒,“謝謝你。”

葉寒笑了笑,伸手撫摸着林夕瑤的秀髮,笑道:“謝我什麼啊。”

林夕瑤剛想說什麼,葉寒笑着捂住她的嘴脣,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沒必要爲了我去改變什麼,我喜歡的是天真無暇的夕瑤。”

“你沒必要因爲我的過去而悲傷,那已經是過去了,所以你也別想太多,你只要待在我身邊,做我的老婆就好。”葉寒捏了捏林夕瑤的鼻子,笑道:“如果不聽話的話,我可是會打你PP的哦。”

從林夕瑤的神情就能看出來她心裏想着什麼,她還在因爲葉寒的過去而悲傷着,甚至想要改變自己。

葉寒不想看到林夕瑤爲了自己而去改變,也不需要。

而站在門外的蒂娜和花影互相看了一眼,眼裏均是閃過一絲羨慕。

蒂娜輕輕的嘆了口氣,但臉上依然洋溢着笑容,“我們永遠都無法取代林夕瑤在葉寒心中的位置。”

“你們倆別在外面唧唧歪歪了,我知道你們在外面。”房裏傳出葉寒那洪亮的聲音。

蒂娜臉上閃過一絲尬尷,然後笑着推門走了進去。

花影則猶豫了一下,但也跟着走進葉寒的房間。

葉寒依然抱着林夕瑤,但兩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笑容。

“喲,親愛的,你們這是在秀恩愛啊。”蒂娜看着抱在一起的兩人,笑道。

花影站着沒有說話。

“哥哥他要送我一隻邊境牧羊犬哦,蒂娜姐姐你知道這個品種嗎?”林夕瑤輕笑着說道。

蒂娜看了葉寒一眼,緩緩說道:“當然知道,當初我還叫這傢伙送我一條呢,但他小氣的很。”

“那個…當初我很忙嘛。”葉寒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

“哼,我也要抱。”蒂娜白了葉寒一眼,然後張開雙臂。

葉寒愣了愣,然後看了林夕瑤一眼。

林夕瑤則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

葉寒笑了笑,走上前將蒂娜抱在懷裏,“當初,真的要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或許早已墮入無盡的深淵,也謝謝你今晚讓我從悲傷裏走了出來,如果不是你,我或許永遠都不敢面對師傅死在我眼前的事實。”

“要謝我,其實有很多種辦法的。”蒂娜媚笑了一下,然後抱住葉寒的頭,踮起腳尖,吻上了葉寒的脣。

而且還是當着林夕瑤和花影的面。

葉寒挑了挑眉毛,這女人也太大膽了吧,而且還把舌頭伸進來。

蒂娜的舌頭挑逗了一下葉寒,然後緩緩的鬆開手。

“好了,舌吻一下,算是你補償我了,這可是人家的初吻哦。”蒂娜對着葉寒眨了眨眼睛。

葉寒舔了舔嘴脣,笑了笑,這女人不是一般的大膽,還敢當着兩個女孩的面親自己。

而林夕瑤和花影都早已紅了臉。


PS:過年啊,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就讓我偷偷懶,嘿嘿!

在這裏: 祝男生們新的一年更加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五官端正五講四美玉樹臨風一表人才英姿颯爽風度翩翩儀表堂堂面如冠玉鼻如懸膽劍眉鳳眼丰神俊朗劍眉星目才貌雙絕雅人深致氣宇軒昂高大威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頭腦不簡單四肢也發達

妹子們新的一年更加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千嬌百媚明目皓齒淡掃峨眉清豔脫俗婉風流轉美撼凡塵娥娜翩躚俏麗多姿風姿卓越顧盼流轉清絲糾纏舉步輕搖剪水雙瞳美豔絕倫神仙玉骨如花似玉月人面桃花天生麗質桃羞杏讓花容月貌芙蓉如麪粉白黛黑嬌豔驚人冠覺羣芳風華絕代秀色可餐婀娜多姿丰姿綽約娉婷嫋娜國色天香婀娜多姿亭亭玉立粉面桃花膚如凝脂聲若鶯啼皓質呈露! 清靈看向雲戴戴,認真的說著,不是在安慰,而是在說出一個事實。可是在場所有人都不相信清靈所說的是真的。

在他們看來,雲戴戴的站力確實是隊伍中最弱。而最弱的她有怎麼能擔負起重要底牌這一角色呢?就連風玄都疑惑了。

「總之這次外院的挑戰對於我們來說不光是仙道學院高層對我們實力的一個檢測,更加是打響我們內院學員名聲的一個墊腳石。我想你們也都猜想過了,仙道學院之所以無常的培養我們定不是沒有任何代價的。我們實力弱小,因此被利用也是無奈,只有我們表現的更加優秀,被更高的看重利用價值,我們才能得到的更多。所以想要有更好的待遇,更高的成就,就展現自己的實力吧。」

清靈說的都是實話,雖然不中聽,卻很現實,說道了事情的關鍵上面。

說出這樣的話之前,清靈特意讓泉泉動用力量探查周圍沒有被監視之後才說出來的。如果放任同伴們一直接受仙道學院的栽培和恩惠,或許四年之後的同伴們真的會成為仙道學院的未來利用者,對仙道學院死心塌地。

她不是不贊成這個,關鍵是他們是修真界十大門派的人,生於長於東方大陸,並不是中域大陸的人。每個人都是各大門派的栽培對象,都有自己肩負的使命,他們必須要各自承擔自己和門派的未來,而不是成為別人的利用對象。

仙道學院給予他們的,他們會還,卻不是被漸漸洗腦後用一輩子去償還。

清靈說出的話在場其他人多數都有懷疑過仙道學院的目的。可那也是隱隱懷疑,現在被清靈在這個時候點破,一股反感的心態便在心底扎了根。

被利用者,證明自己的利用價值!

這兩個詞用的十分恰當,也讓所有人認清楚了自己的立場,同時對於清靈也是濃濃的感激,因為她的提醒,才不至於讓自己傻傻的成為今後的被利用者,還毫不自知。

風玄蹙眉,雖然關於仙道學院培養精銳的事情他和清靈之前有過交涉,可那也是兩人之間的交流而已,他沒有想到清靈會吧這件事情公開說出來。這樣一來,內院每個人都心存異心,他的計劃就不是那麼好實施的了。


但是對於清靈,他卻沒有埋怨,「小清靈,說說你的計劃吧,挑戰時候怎麼人員分配?」風玄問了出來,把問題拉回了原有的事情上。

同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也投向了清靈,等待著她的答案。

「五場比試只要我們有三場勝利就是得勝了,可是我要求的結果是五場全勝!」清靈自信滿滿的笑了笑,繼續說下去,「前兩場的單人比試由我和風玄兩人出戰,對方應該也會派出兩位合體期的修真者。」

其他人點頭,這個很容易猜測,如果一開始強勢壓倒對方,不僅是兩場比試獲勝問題,更是對後面打擊對方的氣勢起到極大的作用。這種事情對方顯然也能夠想到,所以前兩場一對一的交戰,對方必定會派出實力最強的人出戰。

「接下來的兩場二對二,就由姐姐和冰襲一場,峰赤和劍天一場好了。姐姐是風水屬性,水為主,冰襲也差不多,兩人的屬性相互容易配合,聯合起來出手力量會更大。」清靈看著清瑩和靈冰襲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點頭接受這個提議。

接下來,清靈又把目光投向劍天和緣峰赤兩人,「接下來是你們兩個,峰赤的實力已經是合體中期了,可是實力進展太快,根基不穩,你適合遠戰,而劍天適合近戰,雖然實力只是分神中期,可你的殺氣卻足以讓分神後期的修真者自危。你們兩個配合下來打到兩個分神後期的修真者應該輕而易舉吧?」

緣峰赤當即點頭,他對自己的實力可是信心滿滿。而劍天隨後也是點頭附和,表示沒問題。

清靈輕笑著,最後看向雲戴戴和唐嫣,「最後一場三對三,就看我們三個人的了。對方必然會加入一名合體期的修真者入隊,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那個合體期的修真者應該是水刑天,一個水屬性的天才。唐嫣的毒藥和暗器讓人措手不及,我的戰力不弱,各項法術都可以大規模的施展。至於戴戴嘛~~~」

清靈拉長了聲音,嘴角勾起,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當期待聽下去找到自己作用的雲戴戴冷不防的打了個寒。

……………………………………………………

啦啦啦~三章到了~感謝大家的支持,手機上的讀者很熱情吶,留言很多,~o(n_n)o~大家希望明天繼續加更不? 清靈笑了笑,同伴們無人出聲,等著她的答案,她卻在此時閉口不言了,「至於戴戴的重要作用就允許我在此賣個關子吧,總之到了交戰的那一天,我會讓所有人都對第三次交戰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什麼深刻印象?所有人都好奇,可是清靈不說也沒轍。但是猜測卻不少,到底是怎樣的深刻印象?要數雲戴戴最為期待了。

…………

當日,在水刑天的帶領下,八位外院學員同時找到了仙道學院院長金大大的辦公室里。正在為試練塔之事頭疼的金大大聽到八人要代表外院學院正式的想內院學院發出挑戰,便頓時覺得自己總結出的想法沒錯,清靈只要一出現,就有一波又一波的麻煩找上門來。

相較於試練塔的事情,外院向內院挑戰已經不被金大大放在眼裡了。大手一揮,「我准許了,挑戰的日期就定在一周之後。」

這一周的時間,必須要先解決試練塔的事情之後,仙道學院才有精力去舉辦什麼外院向內院的挑戰活動。

一周之後,仙道學院外院的三號演武場中,十六位修真者相對而戰,四面觀眾人數眾多,仙道學院外院的學員全員到齊,分為兩部分其中八人站在內院一方,其餘二三十人則是站在了外院學員一方觀看。

除此之外從內院之的仙靈空間也出動了幾位強者蒞臨,來觀察內院學院們的表現,和外院學院們的實力有多高。

這些長老竟然多位是清靈認識的人,其中毒仙人、酒劍仙、鶴仙子、都在其中,還有兩位長老則是清靈不熟悉的了。

內院和外院的切磋挑戰由院長金大大主持,讓他屈尊主持這樣的小場面實在是不大合適,不過金大大要親自主持也有他的原因,一方面是他對清靈幾人的看好,給足了內院學員的面子,一方面他希望自己對清靈的監察多一些,以免在自己沒有注意之時,又被清靈惹出了什麼麻煩,要自己為她善後。

幾日前試練塔的事情在太上長老和院長金大大的配合下,已經吧事情壓下,全部都推到了魔影老祖身上,而魔影老祖倒霉的被聖地派下來的十二位高手,聯手加固封印,今後他想要分出一個分身出現在試練塔之中可是很難的了。而且即便是分身出來,也沒有多少威力。

之前的事情算是揭過,現在身為院長,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防止學院再發生事端。

「我聽說了你們的比試規則,所說是仙道學院之中有史以來前所未有的方式,但是竟然你們雙方同意,我也沒有意義,就照著你們所說的來比試吧,五局三勝,第一局雙方同時派人上場!」

金大大話音剛落,風玄就直接從內院學員八人之中走了出來,而對方站出來的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水刑天。這個結果不出清靈的所料,內院兩院的任何一方都希望第一場勝利來個開場紅。

雙方各自七人後退,直至退出足有四個籃球場大小的三號演武場,給場上的風玄和水刑天留出空間來。

「風玄,三分鐘!」清靈朝著自己一方的隊友大聲喊道,喊出的話卻讓所有人一頭霧水,不知道那三分鐘是什麼意思。

場上風玄聽到喊聲,朝著清靈回望過來,輕輕點頭,表示他會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水刑天一向很有原則,出手之前還有好的和風玄打了個招呼,「仙道學院外院學院三年級學員水刑天!」

風玄也學著他的樣子自報家門,「仙道學院內院學院,一年級學員,風玄。」

兩人目光對視,不在多言,身形一動便雙雙動起手來,第一招,風玄身體絲毫不動,周身卻忽然瀰漫起燎原大火,呼嘯著向著水刑天衝去。

鳳凰本命為火,而水刑天明擺著就是主修水屬性的修真者,因此對上風玄根本就是對上了剋星!

風玄一招出手,就沒有了第二招的動手,身子挺立,神色淡漠,臉上帶著幾分無聊的表情,眼睜睜的看著,水刑天的手中騰起大lang,彷彿轉眼間把一條小溪給移動到了演武場上,水勢浩大,看樣子更夠和風玄的火焰拼一個勢均力敵。

兩人身份合體期的高手,卻信手玩起了最最普通的水火交戰,打水滔滔,就要撲上風玄的大火之時,說或之間騰起白煙,轉眼間便讓整個演武場瀰漫煙氣,擋住了裡面的啷個人。

……………………………………………………………………

剛剛發現昨天晚上的更新竟然沒有被系統傳上去==好吧昨天晚上的三更現在開始一小時一更,今天晚上還有三更! 兩天後,東海大學正式放國慶長假,學生們離開學校的時候都歡呼着,好不容易有假期的他們,都在討論着國慶該去哪裏玩。

而西湖別墅區裏,林夕瑤對着鏡子,不斷的完善着自己的形象。

今天的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緊身T恤,下面是一條淡藍色的牛仔百褶裙,腳下一雙白色的運動鞋,配上一雙粉色的襪子,令她整個人充滿了青春的氣息,卻又不失可愛。

對着鏡子微微一笑,林夕瑤覺得形象滿意後,才轉身拿起包包,離開了臥室。

一樓的客廳裏,葉寒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看着電視。

“親愛的夕瑤,你總算下來了。”看着林夕瑤從樓上走下,葉寒看了一下時間,發現林夕瑤收拾形象,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還是第一次見她準備這麼久的。

林夕瑤略帶歉意的眨了眨大眼睛,輕笑道:“人家好不容易出一次遠門,當然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才配的起哥哥嘛。”

葉寒頓時被打敗了,他突然發現,俯視衆生的自己,在林夕瑤的賣萌下,沒有絲毫的抵抗力。

“好了好了,快去吃早餐吧,不要讓蕭宇他們等久了。”葉寒拍了拍額頭,無奈道。

林夕瑤笑嘻嘻的將包包丟到沙發上,然後走到餐桌前,慢條斯理的吃起早餐。

林夕瑤的吃相也很可愛,小口小口的吃着食物。

葉寒看着林夕瑤吃東西的模樣,不知不覺的看癡了。

葉寒突然想起,蒂娜也要去杭州,不禁一陣頭疼,這女人不是在英國一大堆的事情要做麼,怎麼還要跟着自己去杭州………


葉寒和蕭宇約好在高速路口處相見,等心語開着勞斯萊斯幻影來到約定地點時,那裏早已停了三輛汽車。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