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娜知道卓越心裡一直在憋著一口氣,只是實力不足才沒發出來,一旦這小子修鍊出個什麼結果,不把這奧林波斯神界鬧的一團糟才怪。

之前發生在卓越身上的事的確都是宙斯理虧,她為此現在神界都不怎麼回了,和宙斯的關係也降到冰點。可宙斯畢竟是她爹,她總不能真的反抗自己的老爹吧,再說想反抗也沒那個實力啊,所以現在夾在兩人中間,只能左右和稀泥。

無奈地嘆了口氣道:「不說這些了。你兒子現在怎麼樣,你把他和忒提絲帶埃及幹嘛,不會是想從此離開希臘,永遠也不回來了吧?」

「哎吆!你還好意思說,我兒子差點搞成先天殘疾,你這個做姨媽的關心過嗎?」卓越氣呼呼地道。

雅典娜開始一愣,隨後不禁啞然失笑,她的母親和忒提絲的母親是姊妹倆,算起來她和忒提絲的確也是姐妹。看了卓越一眼,心說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攀關係了?笑道:「得了吧,你兒子不光力氣大,而且天賦過人,根本就是個小怪物。他要是殘疾,別的小孩就不要活了。」

「那是,也不看是誰兒子。」卓越一想起兒子心情就格外的好,看雅典娜也順眼多了,於是試探著道:「女神,聽說波塞冬和腓尼基的神靈在倡導一個什麼聯盟,你感覺如何,有什麼高見沒有?」

雅典娜早就得到宙斯的意見,讓他找機會摸摸那邊的具體提議,好爭取利益最大化。一聽立即笑道:「喔!看這情況,你似乎很感興趣啊!那說說他們的提議,我也看看有什麼過人之處。」

卓越也知道以她和宙斯的精明,既然反對不了,肯定會加入進去,以攫取最大的利益,於是把波塞冬幾人說的那些東西複述了一遍。雅典娜聽完笑道:「不凡,你們這是限制神王的權力啊,就不怕他發怒破壞?」

卓越冷笑道:「這些大多都是在你爹的勢力範圍邊緣,我倒是樂意看到他大搞破壞,到時候其它神界都得罪了,我看他宙斯敢不敢和諸神界一起開戰。他要是有這個膽量,我倒是真會佩服他,整天在自己一畝三分地里耍威風算什麼本事。」

雅典娜也不生氣,笑道:「不凡,看來你很有信心促成此事啊!」

卓越已經聽出雅典娜話里的意思,開始在那裡大肆吹噓起來:「那是,荷魯斯已經答應加入,赫梯、德魯伊教會和北地的亞薩園我可以百分之百促成,就是巴比倫神界和東方的米底我都有信心拿下。你們愛同意不同意,反正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地球離了誰都照樣旋轉。」

雅典娜看著他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哈哈大笑,指著卓越道:「我發現你卓越選錯職業了,你還修鍊個什麼勁,直接修習吹牛,保證地球都能讓你給吹大三圈。」

卓越現在臉皮比城牆還厚,哪裡會在意她的嘲諷,笑道:「美女,咱們打個賭怎麼樣?」

「說來聽聽。」

卓越一臉賤笑道:「很簡單,我若是促成了這事,你雅典娜就像前世答應的那樣,做我卓越的小秘,不用長,十年就成;我卓越若促不成此事,甘願永世做你的奴隸,每天給你端茶倒水。如何?」

「美得你,我雅典娜何時缺過奴隸,哪還用你這種夯貨侍候!」

雅典娜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臉色一肅,沉聲道:「卓越,你們的設想雖然很好,可這個同盟區域內各族人都有自己的信仰,這些神靈夾雜在一起,很容易出問題的,到時候不天天打架才怪。」

卓越一直也在頭疼這個問題,一聽立即道:「那你有什麼好辦法沒有,說來聽聽。」

「我的方法很簡單,各神界本來的勢力範圍內,子民仍然各自信仰自己的神靈,而在那些新興的世界里,每個種類的神靈只能有一個。」雅典娜道。

卓越低頭沉思了一陣,沉聲道:「你的意思是各神界同類的神靈爭奪這一個神職,失敗者不能出現在新世界里?」

「沒錯,這樣就避免了許多紛爭。」雅典娜笑道。

卓越暗暗冷笑,心說你這算盤打得真好,同類型的神靈,其他神界有幾個能和你們競爭的,不過是變相增加奧林波斯神界的控制權罷了,我又豈會讓你們得逞。想著繼續道。「那主神之位怎麼辦,各神界誰會放棄這個最主要的神主之位的。」

雅典娜狡黠一笑,低聲道:「很簡單,不設主神之位,只設置職能神位不就成了,你不也怕新世界變成某些神靈的私產嗎?」

卓越一聽心頭豁然開朗,心說這麼一來那個最大的問題就解決了,大笑道:「雅典娜,宙斯聽得你這個建議恐怕會氣死的,這可是直接斷了他**的一個辦法。」

雅典娜嘆了口氣,幽幽道:「不用給我戴高帽,我不提別人也會說起這個事的,不然那些勢力弱小的神界幹嘛要加入這個聯盟。」

「無論如何也是你先提出來的,該給你記一功。」

兩人又討論了一番其他的東西,雅典娜去佛提亞把珀琉斯先帶回阿爾卑斯洞府,卓越則再次來到海底。和波塞冬、蓬托斯商量了一番,然後一起起草了一份倡議書,卓越得到一個聯絡使的頭銜,帶著這份倡議書正式開始了遊說之旅。 「荷魯斯,你這邊和諸神談得怎麼樣,我把倡議書可都帶來了,同意就在上面打個自己的標識吧!」卓越從波塞冬那離開后第一站就來到太陽城,找荷魯斯遊說。

荷魯斯沒想到卓越這麼快就下決定推動這個盟約計劃,苦笑道:「不凡,你這也忒急了點吧?我們根本不清楚具體的內容,沒法下決定啊!」

「唉!我的至高神,你懂什麼叫倡議書嗎?」

卓越那個鬱悶,這位到現在還沒明白自己什麼意思呢!沉聲道:「倡議書只是由某一組織或團體擬定、就某事向社會提出建議或提議的一份書面文章,具體內容根本沒擬。你同意了,就代表你有這方面的意向,有什麼想法你慢慢想好,到開會時提出來討論,到時候不和你的意,你完全可以不加入嘛!」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想岔了。」

荷魯斯一聽大點其頭,他本來就感覺那個提議不錯,只是害怕有什麼陷阱會對自己不利而已,於是笑道:「不凡,你有多大把握這個盟約能夠最終達成,別到最後我們時間精力都花了,再達不成協議豈不讓人傷心?」

「我說我有絕對的信心,你相信嗎?」卓越一臉自信地道。

「喔!說說為何有這麼大的把握?」荷魯斯也想看看他有什麼好提議。

卓越於是和雅典娜討論的那些事說了一遍,荷魯斯搖頭道:「這種法子還是欠妥,強大神界的各職能神也都能力強大,最後的結果恐怕那些小神界還是得不到什麼實惠,他們又如何會願意。」

卓越笑道:「這問題我早就考慮過了,我的意見是每個神界至少要有一個職能神位,這樣他們也就有了一定的話語權。當然,這個職能神位不是他們想要哪個就是哪個,必須是諸界沒太大異議的神職。」

荷魯斯一聽這個法子的確有可行性,而且在幾個強大神界都同意的情況下,像赫梯這種小神界是不敢不同意的,又說了一些細節性的東西,感覺挺符合自己的利益,再沒什麼異議,立即在倡議書上打下自己的標識。

兩人離開密室來到拉神所在的萬神殿,發現幾個老傢伙都在,忒提絲和兒子也在那裡。卓越聽說蘇爾特爾已經把阿喀琉斯的腳踵暗疾治好,趕緊一把把小傢伙抱在懷裡,脫掉他的鞋按了按腳後跟,發現果然不再塌陷下去。於是不顧兒子的反抗,抱起他是親了又親、看了又看,喜悅的不能自已。

蘇爾特爾搖頭苦笑道:「不凡,這小子暗疾雖然治好了,卻對火焰產生了畏懼心理,以後好長一段時間都會怕火,你心裡要有準備。」

「沒事,我會想辦法的。」

卓越沒太當回事,笑著又給兒子穿上鞋子。誰知阿喀琉斯惡狠狠地瞪著他大叫道:「壞蛋,你說話不算話。」

眾神雖然知道小傢伙不認卓越,也沒想到他會這麼稱呼自己老爹,聽得都是哈哈大笑。荷魯斯逗道:「小傢伙,你為什麼叫你爹壞蛋,還說他說話不算話?」

「哼!他當初答應送我的一把槍,現在又拿回去了,不是說話不算話的壞蛋是什麼!」阿喀琉斯忿忿不平地道。

卓越只得又把那把蛇牙槍拿出來,無奈地道:「兒子,這槍太重,你現在根本沒法使啊,回頭等你長大了我肯定把他送給你!」

「我樂意,不用你管!」阿喀琉斯很喜歡蛇牙槍上泛發的瑩瑩白光,兩個小手在槍桿上婆娑個不停。

火焰巨人蘇爾特爾一看抬手招出一把朱紅長槍,用槍輕輕一指,一蓬紅色的火焰瞬間發出。收槍遞給阿喀琉斯道:「小傢伙,你雖然力氣長大,那蛇牙槍卻的確不合你用。我這有一把烈焰槍倒是挺適合你,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用!」

「老爺爺你太瞧不起人,我這就使給你看。」

阿喀琉斯性格倔強,雖然見到火焰心裡還有些怵得慌,如何也不願在眾神面前服輸,立即抓起硃紅色的烈焰槍使了一通。但見得紅影點點,火光閃閃,一套槍法倒也使得有模有樣,收槍後站在那裡好不得意。

拉神抬手招出一套晶白色的盔甲第給卓越,笑道:「既然老兄弟送他一把槍,我就拿這套蓮花盔甲湊趣。這是當初我身下的一朵蓮花煉化而成,頗有靈性,危險的時候可以把整個人都包圍在裡面。」

小傢伙一見大喜,立即拿起盔甲就往身上套,穿好后讓老媽招出一邊鏡子給他反照,看著裡面的自己好不得意。

卓越知道這是人家給自己面子,趕緊帶兒子感謝。

荷魯斯也拿出一雙青色皮靴讓阿喀琉斯穿上,笑道:「我就再出一對靴子,正好湊成一組。這靴子是蒼鷹之羽所制,穿上後會身輕如燕,對以後的戰鬥很有好處。」

隨後古爾薇格送小傢伙一個魔力腰帶,那腰帶能發出一個魔法結界,關鍵時刻能保命用;伊西斯送給阿喀琉斯一個魔紋護符,能保受他不受負面魔法傷害,看得旁邊的卓越都有些妒忌了。

忒提絲見兒子在那邊正玩得得意,一把把卓越拉到旁邊,臉色一沉道:「不凡,兒子的事你沒和我說實話。」

「又怎麼啦?」卓越看兒子在那裡正高興,根本沒注意她說的什麼內容。

忒提絲急道:「當初我要給兒子取名阿喀琉斯,你死活都不讓,前兩天你又告訴我你是未來人,兒子會長命百歲。不凡,你不覺得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嗎?」

卓越這才明白她在擔心什麼,趕緊安慰道:「媳婦兒,那個阿喀琉斯是你和珀琉斯的笨蛋兒子,這個是咱們的兒子,六歲都能舉起數千斤的東西,而且腳踵上的暗疾也已經治好了,怎麼可能會有一樣的命運,你就別想……。」


沒說完突然發現忒提絲竟然記起這麼多事,一把抱起她,大喜道:「忒提絲,你的記憶完全恢復了?」

「已經差不多,只是有些頭疼,而且總感覺那些記憶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忒提絲沒說完才想起又被卓越轉移話題,擰了他一把沒好氣地道:「說正事,聽你這意思,咱兒子的命運可不大好,你打算怎麼辦?」

卓越其實也有些擔心阿喀琉斯會重複原有的命運,所以才一定要想辦法促成諸神界聯盟,不能讓宙斯再那麼生殺予奪,於是把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

忒提絲一聽立即道:「我跟你一起去,咱們也趁機商討更好的提議,一方面讓諸神界都能接受,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限制宙斯。」


「行,那咱們回去就先去亞薩園,那裡只要一說定,德魯伊教會想不同意都不行。赫梯根本沒疑問,米底那邊密特拉不得志,我有信心把他拉來,到時候周圍的神界都加入了,我相信巴比倫神界就是敷衍也會加入的。」卓越自得地笑道。

忒提絲點頭同意,兩人來到眾神面前,卓越剛說些道別的話,古爾薇格立即撇嘴道:「嘿!還真沒看出來,你這傢伙竟然是用人可前、不用人可后的勢利眼!虧二哥和伊西斯花這麼多工夫給你兒子和媳婦治病,早知道我就不讓他們施法了。」

卓越一聽趕緊賠笑道:「您老就別擠兌我了,我真有事,回頭再給你們三位老神仙介紹兩位大神,你們見了相互之間肯定會有惺惺相惜之感。」

「烏拉諾斯和蓋亞?」拉神笑道。

「不是吧,這都猜得出來,您老是不是太神了點?」卓越張大嘴巴,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


「很簡單,你們希臘中間的提坦神都被宙斯關押了,只有上古五神還在;你之前又說過呆在黃金國度一段時間,而且還要給我們介紹兩個,那就只有他們夫婦倆了。」拉神笑著解釋道。

卓越大讚道:「不愧是干過神王的人,果然都有兩把刷子,的確是他們二老。黃金國度入口離此不遠,有沒有興趣去看看?」

三位大神的確沒什麼事干,於是立即答應下來,卓越於是和埃及諸神告別一聲,帶著忒提絲等人和三位大神向黃金國度趕去。

來到黃金國度幾個老傢伙果然有相見恨晚之感,卓越見他們說的正高興,又向蓋亞把豐裕之角借到手,好用裡面的神食仙酒給兒子補煉身體。

只是出去一說起去亞薩園斯露德反而不幹了,如何都不願意去,最後被卓越追問急了才說出原因。

原來當初卓越剛被關在海底的時候,斯露德曾經跑到亞薩園向托爾和奧丁求援,只是兩神以怕挑起兩界紛爭為由拒絕了她,還被神后芙莉嘉狠狠羞辱了一番,所以到現在還是耿耿於懷。

卓越沒想到還有這回事,心裡感動異常,和忒提絲一起勸解安慰了好一陣才讓她心情好起來,眾人於是一起向北地趕去。

路上卓越對阿喀琉斯道:「兒子,老爹給你找個姐姐怎麼樣?」

阿喀琉斯也不理他,對忒提絲道:「娘,我有姐姐嗎?」

卓越一聽大喜,這話表明兒子至少不是那麼反感自己了。忒提絲笑道:「是啊,你姐姐可厲害了,再調皮小心她揍你。」

「哼!我一定找她比試比試,看看她到底有多厲害。」小傢伙很不服氣。 一行四人一路無話,不久來到北地,卓越讓忒提絲帶著兒子和斯露德先去亞薩園,自己則去火之國接卓焱。

來到火之國那些火焰巨人還記得他,立即告知火龍狄克和卓焱都在天坑底部修鍊,而火麟獸傑森則隨火麒麟在半山腰的火麟洞中修鍊。卓越在這裡呆過一段時間,熟門熟路,立即向天坑所在的烈焰山趕去。

火麟獸傑森在此苦修了七八年,實力大增不說,外形也有了很大的改觀,終於頭角並生,有了麒麟的模樣,此時正在火麟洞外面和那頭火麒麟喂招。但見周圍一片艷艷火光,再配上不時發出的巨大吼叫聲,周圍無論火烈鳥還是夢魘獸,早已經嚇得蹤跡全無。

「小心了!」卓越看得興起,見傑森漸漸落於下風,大喝一聲就是一招翔破斬發出,一道火光直向火麒麟襲去。

那隻火麒麟也不含糊,對著襲來的火柱大嘴一張,瞬間一道黃色的南明離火錐打出,正好和那道火柱相撞。但聽得轟隆一聲巨響,兩股火力爆裂開來,然後化作一陣熱浪消失在空中。

「再來!」卓越說著右臂一揮,又是一式火鳥之怒打出,只見揮出的火光化作一隻硃紅色的火鳥,再次向那頭火麒麟襲去。

火麒麟一見也是雙爪連揮,很快打出一個大火球,和那隻火鳥撞在一起。不過這次卻有些力有不逮了,那火球完全抵擋不住熾烈的火鳥衝擊,只得趕緊一躍跳開,對著卓越拱著兩隻前爪像人一樣施禮道:「數年不見,朋友功力遠勝往昔,真是可喜可賀。」

「哈哈,你也強大了不少啊!」卓越大笑道。

火麟獸傑森看到卓越有些不敢相信,遲疑了半天才低聲道:「主人,真的是你嗎主人,你從海眼裡逃出來了?」

「嘿嘿!你主人我神通廣大,一個小小的海眼豈能困得住我。」卓越見它實力大增也很高興,笑道:「不錯啊,傑森,幾年不見成長不少,看來是真用功了。」

傑森現在實力大增,本來還挺自傲的,只是見卓越一擊就讓身邊的火麒麟不敢以力相抗,心下又好不沮喪,搖頭道:「主人見笑了,我看主人是實力大增才對。」

「你也不要氣餒,照現在的修鍊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化成完全體,到時候和神靈相抗都能不落下風的。」卓越笑道。


傑森知道自己的天賦有限,索性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沉聲道:「主人,小姐和神君都在上面修鍊,你現在要不要去見他們?」

「嗯!我這次就是接你們走的,咱們一起過去吧。」

一人一獸告別火麒麟,繼續向山頂走去。很快來到天坑邊,卓越深吸一口氣,對著下面大吼道:「女兒,老爹接你來啦!」

不久就見坑內的火焰一陣波動,接著傳來卓焱的嬌喝聲:「老爹看招!」

但見的紅光一閃,一隻十來米的火鳥瞬間從坑內閃出身形,化作一道紅光直向卓越襲去。卓越大喝一聲,右手一擺一式火鳥之怒打出。兩隻火鳥在空中相撞,然後同時化作一蓬火焰散裂開去。

卓越嚇了一跳,還以為卓焱出了什麼事,正疑惑中猛然發現背後一陣烈焰燃燒的感覺,接著只聽卓焱咯咯笑道:「老爹真笨,我要是敵人你就倒大霉了!」

卓越趕緊回過頭一看,只見卓焱已經化作一個十三四歲的半大姑娘,俏生生地站在自己背後。趕緊笑道:「咱們家焱兒就是厲害,如此厲害的招數都學會了。快告訴老爹這招叫什麼名字?」

「我也是剛練成的,記憶中好像沒有名字,要不老爹你給取個?」卓焱趴在卓越肩頭,親昵地道。

「嗯!有個詞語叫涅槃重生,和你這招很像,你又是百鳥之祖鳳凰的後代,這招就叫鳳凰涅槃如何?」卓越笑道。

「嗯!很好聽,那就叫鳳凰涅槃吧。」

卓焱說著又去坐卓越的肩頭,卓越趕緊把她抱在懷裡笑道:「咱們家焱兒現在已經是大姑娘,以後得有成年人的樣子,不能再用過去那種不雅觀的姿勢了。」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