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現在整具身體條紋流動著一層淡淡的虛無的源氣,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有如一套透明鎧甲,波光流轉,閃耀一種奇異的光芒,七彩虹光,以他為中心,光芒緩盛,山洞被映得通明,霞光繚繞,舒心通意,晃若仙境。

突然間,秦凡唯一的感覺就是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骨骼發出一陣陣酥響,全身每一個關節都一陣舒動,有在瞬間合起,彷彿其中流動著某種光華,整個人從來都沒有如此舒服過,即有翱翔天際自由,有神遊大海中的暢意,又有漫步仙境中舒揚,體內似乎流動著一股強橫不息,憾動天地的能量,有如脫胎換骨。

秦凡一陣錯愕,內心極是震驚,這還會是自己的身體嗎?這種強橫的力量難道就是洗經伐髓后的作用?他緊緊的握著雙拳,上面依舊流動這水波紋,但確暗淡了不少,卻同樣能感到這雙肉拳內含的力量。

山洞內七彩的虹光逐漸變淡,黯然,最後變得虛無。

洞內的地上的煉虛鼎一道白光一晃而過,一道沒無須有的雪白虛幻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半空中。身影雪發雪須,白衣飄揚,一條雪銀的條線在身影上升華流動,憑添了幾分道骨仙風,出現的人不正是帝老還能有誰。

秦凡體上的透明光芒也消失無蹤,他喜悅之情不露於形,沖著帝老笑道:「老師,這就是洗經伐髓的效果嗎?」

儘管如今想起之前那種撕裂魂魄,肉體破裂的痛苦心中還是有餘悸,但是血的付出就必定有巨大收穫,他現在覺得承受這些痛苦還是值得的,隨即秦凡道:「嘿嘿!老師謝謝有你,嘎嘎!」

帝老當下瞪了他一眼,這般不尊師道的弟子怎麼就攤上了呢?難道自己腦袋真的被驢踢了?堂堂一代宗師竟然栽在一個小子身上,丟人吶。

話說:第一次見帝老是拜師的時候,秦凡多少還是有些震容,但現在,對了:「老師你在葯鼎您放入的液體那是什麼?這麼神奇?」

「清靈藥液,專輔洗經伐髓之用。」聞言,帝老淡淡的說了一句。

「清靈藥液?藥劑師!你是藥劑師?!」聞言,秦凡一怔,驚呼而起:「老師,難道你是葯族的藥劑師或者是煉藥師?」

話說:秦凡這丫的又在使壞心眼了,打探帝老的身世了。然而,秦凡不知道的是帝老精通的職業太多了,正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

「世間功名利碌不過是眼前浮雲,老朽我並不覺得藥劑師也好,煉藥師也罷,他們有多了不起。」


聞言,帝老語氣之中突然有種莫名的激動,似悲似喜,如愛似恨,有種百感交集的味道:「到頭來還不是給族人拋棄,至愛背叛。」

帝老目光之中閃動著某種情緒的波動,一番話像是在描繪自己的過去,又似在論著事不關己。

話說:相傳上古遺留下八大古族,他們都各自擁有著過人的體質與天賦,修鍊著族傳的秘術,憑藉著他們遺傳的血脈,都有可能成為一代強者,但相傳上古八大古族因為某種契約而極少涉及人間,大陸之中雖也有古族之人,但也是被族人遺棄,遺傳血脈極為平淡之人,可即使他們都是古族之中最廢的廢材,但他們在大陸都是聞名一方的人物,舉手投足都被極端的重視。

然而,葯族作上古八族之一, 五指山上有妖氣

據說,他們都能憑著強大的靈魂力量控制著大陸之中的一種天地靈火,他們能控制這些天地靈火隨心而用,煉製丹藥。

普通的丹藥靈魂力量稍微有些強的人都能煉製,但是品級稍微高些的丹藥就必須只有葯族的人才能煉製,如果你能出得起價錢也能隨時找到葯族交換藥物,但是這價錢不止是錢這麼簡單,而是指等物交換,葯族的身份何等的尊貴,一般的寶物企能入他們眼中,所以能與八大古族攤上關係的也只有皇室和某些強大的宗門勢力。

話說:秦凡現在才知道自己這回真的攤上寶了,葯族的身份不僅尊貴而且神秘,據說除了族系之外,從來不收外人為弟子,就算是被遺棄的族人如果違反了這條族規,必之,可是他卻陰差陽錯的成為了藥劑師和煉藥師的弟子,無疑修鍊道路中開了外掛啊,這可以說是莫大的榮幸了。

葯族的藥師能夠在大陸之中地位如此之高,不僅是因為他們位八大古族之一,除了他們的煉藥術,更重要的則是他們煉製的丹藥具有逆天之力,他們能把一個修鍊的廢材用藥物砸成一個強者,絕對強橫的存在,這就是他們的地位為什麼萬年來一直得到外界的推崇。

「好了,藥劑師也好,煉藥師也好,平凡人也罷!如果你不想提升實力,我老頭子也省下心。」

帝老語氣恢復了平淡,但是卻溫和了不少道:「這再花半個月在煉虛鼎之中修鍊吧!雖然,你從半步煉皇之境巔峰一舉突破到煉皇三重之境巔峰,然而你吸納的清靈藥液的藥力龐大,儘快消化穩固境界吧!到時候我在傳你一門特殊武技……」

「啊!謝謝老師哈!」聞言,秦凡恭敬的回道。

…… 悠地——

然而,就在秦凡入煉虛鼎得那一剎那間,一股清涼入髓、溫溫柔和的葯香直侵奇經八脈四肢百骸。秦凡體內的經脈彷佛入了一種微妙的境界,整個人都有輕入雲端的感覺,說不出的快感。


呼……

話說:不愧是正宗煉藥師煉出來的藥液,感覺就是不大一樣,要知道現在只是聞到葯香身體便有著一種微妙的感覺,如果能將這些清靈藥液的能量全部吸收,達成完美的洗髓效果,實際一定能大漲,一股強烈的感覺一下湧上心頭,秦凡似乎在一瞬間抓到了某種契機。

秦凡微微呼出一口濁氣,內心一陣狂熱,這次能突破嗎?他緩緩的邁入池中,定神閉目坐下,有些碧綠的藥液漫過他的雙腿,在接觸肌膚的那一刻泛出一層朦朧不清的光芒,將來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其中。

帝老目光露出一陣光芒,很快便隱去,搖搖頭微微的嘆了口氣,好小子也真有一套,能抓住這一閃而過的契機,看來這次沒一半月的時間是不能醒來了,希望這次能直接突破煉皇三重巔峰之境吧!


唉,恐怕這幾百年來都沒能用去的藥物,這次都要便宜這小子了,誰叫自己攤上了這麼一個好弟子呢? 腹黑竹馬:1秒,萌翻你

話說:秦凡緩緩入到煉虛鼎藥水中去之時,一股更為強烈的源氣從他微張開的毛孔如牛毛般的扎入經脈之中,經脈忽然微微一張,比原來擴大了一些,如此反覆張縮,十分的有規律。

秦凡的呼吸從平淡順和逐漸開始有些粗細不一,急促起來,能清晰的看見水池中那淡綠如玉的能量如絲絲芊絲般不斷的瘋狂鑽入,全身泛出的光芒也隨之愈來愈強烈,將他映得如同一塊雕琢的美玉,通藍雪碧,白皙的臉上透著一種酒後的櫻紅,有些朦朧不清。

然而,隨著碧綠的能量不斷的開始湧入經脈之中,秦凡的靈魂識海之中忽然透出一道微弱的紫光,一團若有若無源氣在靈魂識海之中遊走,整個人突然如同身至千里之外,靈魂無拘飄遊天地之間,讓人心底陶醉不已。

時間指尖流沙點點滴滴的流走,兩柱香的時間過去,原本瘋狂的碧綠色能量如今卻如同清水,整個煉虛鼎內像小池塘水般清澈見底,秦凡靈魂識海之中一絲光芒在吸收完整個煉虛鼎內的能量后竟爆發出一陣強烈的紫色光芒,紫光在靈魂識海之中如同蛟龍翻海,向七經八脈爆射衝去。

「轟!……」

秦凡感覺自己身旁突然一聲晴天霹靂,震耳欲聾,腦袋的思維忽然像是被活生生的撕裂,耳邊一片嗚鳴,萬鬼其悲,體內的經脈再次置身地獄陰火的煅烤般,靈魂也不禁在顫抖起來,心口一甜,大片的血液順著唇角流出,緩緩的滴入池中。

奇怪的是,血液滴入后,原本清澈清明見底的藥液,竟然化作了碳墨烏黑,紫色的光芒似乎有規律的衝撞著某一處的經脈,每一次的衝擊對秦凡來說無疑都是一種裂魂之痛。

此時此刻,體外的皮膚毛孔都微微張開著,往外慢慢的滲出絲絲液體,烏黑如碳,如同龜裂般向身體蔓延出去,又如雕像要破碎般。黑炭如墨的液體流入水池中,清澈的水逐漸也變得漆黑起來。

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秦凡全身都流出一層黑色散發出異味的液體,在身上結成一層固體的雜質。

秦凡的眼皮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帝老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身後,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往池中滴入了幾滴碧綠通瑩的靈液,烏黑濃墨的藥液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變得清澈,碧綠,一股濃郁的葯香仆鼻而至,聞之心曠神怡。

秦凡的身體之上固體般污垢緩緩的脫落,一陣耀眼的雪光如眼光破曦,他原本就已經白皙如雪玉般的肌膚竟隨著體內的雜質不斷的排除皮膚變得更加皙白櫻紅,比女子的肌膚更加溫潤如玉。

煉虛鼎中的能量得到了補充,源源不斷的能量再次從毛孔之中滲入體內,四肢百骸,到每個細胞都彷佛得到了細雨的滋潤,變得歡快無比,但這種歡快的感覺沒有持續多久,一種隱隱的刺痛又從經脈中傳來,靈海之中靈氣不斷翻騰亂舞,感覺雖然沒有剛才方才裂魂般疼痛卻也比剛才少不了多少。

唇邊不斷的滲出櫻紅血液,體內的真氣彷佛千軍萬馬奔騰般在亂串,身體的溫度不斷的攀升,身體再一次被漆黑的雜質給覆蓋。

這種情景不斷的在洞內反覆來回,但是煉虛鼎中的藥液從第一天開始一次比一次緩緩的變得清澈,而他體內的源氣也逐漸開始變得虛浮不定,內斂外放。體外在沒有那些漆黑的污垢排除,而那通瑩的碧綠液體帶著一股強橫的能量瘋狂的湧入體內。

時機到了嗎?

一股天靈空靈的意境忽然出現在靈魂識海中,眼前出現一片廣闊的花海,淡淡花香繚繞身旁,至身花海卻神至九霄,契機一閃而逝,秦凡緊緊的抓住了這片刻的契機,也許突破的機會到了,不知這次能突破幾重呢?

洞中一片紫光,煉虛鼎又是口子向上,射出一道光柱,直印在石壁之上,帝老縹緲虛幻的身軀從鼎中緩緩出現,立於鼎上,雙手負於身上,沒無須有的鬍鬚無風自舞,他靜靜的看著秦凡發生的變化,不禁微微的點點了一下頭,雖然自己這弟子花花腸子不多,雖然我和他的交流時間很久了,但是修鍊之事卻無半點馬虎,悟性不錯,老朽這次沒瞎眼沒看錯人。

今天是秦凡排除體內雜質剛好半個月的時間,如今他體內的經脈被疏通的差不多了,而且一切雜質都皆被點點的排除了體內,意義上來說他如今真正意義上已經是脫凡之軀,不再受凡人之軀的梏桎,在今後的修鍊之中修鍊速度能事半功倍。一個月吸收了一個月清靈藥液的能量,真正為他這次洗髓的突破打下不可抹掉的契機。


秦凡自然能知道這突破之機的難得,除了擁有強橫的能量支持衝破經脈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一種契機,一種讓自己能進入一種空靈境界的契機,只有在物我兩忘,天人合一的零界點方能夠衝破某一種梏桎。

如今天時地利人和他都擁有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靜下心來,固守精元,吸收天地靈力,以備一舉衝破。

秦凡緊閉雙眼,心神固守,靈魂識海之中一道通天光芒隱如經脈之中,彷佛有一個漩渦在靈魂識海之中形成,那道奇異的光芒順著經脈快速遊走,竟強硬將煉虛鼎中碧綠色的能量吸納進入了體內,在強行的將這些能量拉入了靈魂識海之中的漩渦之中,消失不見,在這股能量隱入漩渦之中后竟能看到一條細小的紫絲光芒在裡面隱隱做大。

煉虛鼎之中碧綠的能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全部被吸納,順著他的手臂直上天靈蓋處,煉虛鼎中的藥液在瞬間變成的清澈見底不留半分痕迹,秦凡自頭到下全身都泛出了淡淡的碧綠光芒,周圍一陣能量暴動,不斷在洞內瘋狂的肆虐,飛沙走石的。

「轟!……」

一聲低悶的響聲在洞內響起,一道璀璨耀眼的紫色光芒從秦凡的體內轟然爆發而出,有如一團碧綠色的火焰在熊熊的燃燒起來,不斷的在跳動,空氣中的溫度忽然攀升起來,整個山洞之中彷佛一個熾熱的火爐,暴動的能量自這片天地卷席而開。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乾燥的氣味,沒有半分的水分。

紫色的源氣?帝老雖然早已經知曉,但是當親眼所見還是這般的震撼,此子日後非池中之物啊!

忽然一團源氣沖入靈海之中,秦凡整個人都震了一下,差些倒在了地上,腦海中彷佛如同被晴天雷擊般。

「噗哧!……」空中血花鮮艷嬌異。

怎麼回事?秦凡心中大驚不已,難道又是爆體?想到這心中不寒而慄,畢竟在這方面還未吃過虧,但是,似乎這個世界的法則奧義此時此刻都和自己……

怎麼回事?

秦凡心中一驚,被迫從微妙狀態的空靈之境中恢復過來,腦海之中的那片漩渦似乎逐漸的恢復平靜,一條細小的紫絲源氣在這片漩渦之中緩緩遊動,光芒若隱若現,隨時都會消失掉。

秦凡輕輕拭乾了唇邊鮮紅的血液,但是劇烈的痛苦差些讓他直接昏厥過去,帝老忽然在身後輕聲的說道:「現在是緊要關頭,你不可分神,出現這種狀況還是在意料之外啊!平靜下心來,固守本元,護住心脈,試著緩緩的控制靈魂識海之中的那團源氣,一舉突破。」

秦凡感激的看了帝老一眼,能擁有一名老師能在重要關頭提點自己,難怪誰都希望有一名老師呢!

隨即,秦凡連忙按照帝老的指示精心固神,用體內的源氣緊緊的護住心脈,試圖控制靈魂識海之中的一條細小的紫絲,秦凡似乎也看出了一點端倪,也許這次的突破還是要看它(它:靜宇戒指中的神秘物體…具體現在不適合道出,嘎嘎!)

帝老緊緊的看著秦凡的變化,內心也是十分的震撼,這種血魂歸源果當真如此厲害么?帝老自然明白秦凡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種狀況,放下從沒無須有雪白寬大的袖袍中取出一個小小精緻的瓶子,往煉虛鼎中滴入了幾滴碧綠的粘稠液體,見水既化,整個煉虛鼎內的藥液在瞬間變成了碧綠色。

在這刻秦凡靈魂識海之中的疼痛立即減到了最少,再一次貪婪瘋狂的吸收煉虛鼎中的能量,這些能量就像得到了巨大的補品,秦凡的臉色變得有些紅潤。靈海中的紫絲也在瞬間紫光通明,而且煉虛鼎內的藥液又開始快速的變淡。

帝老又往煉虛鼎中滴入了兩滴液體,這種情況明顯是他得不到足夠的源氣突破,緊緊一個煉皇之境的實力需要的能量要這麼多麼?帝老驚疑的看著他,最後乾脆把整瓶液體都滴入了煉虛鼎之中,煉虛鼎之中的藥液變成了深綠色,宛如一塊無暇的美玉。

話說:秦凡得到了充足的能量候補,整個身體彷佛在接受和風細雨的洗滌般,將塵世間一切污穢都沖洗掉,他正在進行蛻變,化蛹為蝶。

…… 悠地——

煉虛鼎之中藥液的顏色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發聲著變化,秦凡現在的身體就如同一個汪Yang大海,被吸收的能量則是九牛一毛,根本填補不了這個無底洞,好在池中的水快要化作平淡之時,他靈魂識海之中的那條紫絲忽然翻騰呼嘯,光芒大盛,從靈魂識海之中怒嘯衝出。紫色的源氣在這一刻攀升到了最高峰,洞內的溫度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一股強橫的能量噴涌而出,在洞中瘋狂的肆虐,彷佛要將整片空間撕破,紫光璀璨,七彩奪目,宛如一尊九天神靈入世,讓人不敢正視。

「時機到了,秦凡要趁熱打鐵,一舉衝破煉皇三重之境的梏桎。」帝老目光中透出一道熾熱的光芒,內心卻也有股莫名的激動。

秦凡將靈魂識海之中所有的源氣護住那條細小的紫絲,強橫了沖入體內的經脈,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印起更為強烈的光芒,宛如實質的利刃射向四面八方,將整個山洞置入了一片紫色的世界。

“煉皇四重巔峰境界的武者修為……」

帝老淡淡的說了一句,像是在意料之中卻又像是在意料之外。

但是他話音剛落,秦凡雙目猛然睜開,通紅如血,兩道熾熱的光芒射向帝老。

光芒未到,秦凡就昏睡了過去,待到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天後了。

老師,我記得十幾天前修鍊的時候我的身體上原本紫色的源氣卻忽然緩緩的轉成了紅色,再化成了綠色、黃色、藍色、青色、白色、黑色、最後化成虛無之色……

「怎麼回事?老師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秦凡急切詢問道。

鏡頭回放:我記得當時老師的神情沒有多餘的變化,只是靜靜的看著我身上源氣緩緩的熄滅,洞中恢復平靜之後,你才忽然捋著那沒無須有的雪胡呵呵笑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血脈歸源,特殊體質出現,呵呵……」

當時您的一席話讓我丈二的和尚摸著頭腦,感到莫名其妙。

話說:秦凡聽著是滿頭霧水,但可以肯定的是帝老似乎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且還是關鍵的,當下也顧不得剛剛突破穩固了煉皇四重巔峰之境的喜悅之情,起身望向帝老問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血脈歸源,特殊體質出現,呵呵!這…這特殊體質是指什麼?」

「你對你的體質果然不知情…」帝老捋著沒無須有的雪胡。

隨即,淡淡的說道:「這也難怪,這種體質千年不見得有一次,全靠古籍傳留下來,中間也有許多失傳的記載,知道的也就更少了。」

「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老師你到底在說些什麼?聽得我稀里糊塗的。」帝老感覺現在自己比丈二的和尚還要丈二。

「這麼跟你說吧!」聞言,帝老慈祥的笑了一下,如同一位仁慈的父親看著自己的孩子,隨即說道:「武煉大陸上的武者修鍊金、木、水、冰、火、土、風之外依然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特殊屬性,這個你應該知道?」

「你是指我的體質和特殊屬性有關么?”秦凡忽然抓住了重點,恍然大悟之後卻是大驚不已,有些慌亂的看著帝老道:「你的意思是說我的體質是多屬性,或者我擁有所有屬性的體質。」

「你怎麼會認為是多屬性體質而不是其它煉藥師、煉器師的職業方面的特殊體質呢?你也知道大陸上的職業太多了?」帝老眼中厲厲精光,似乎要把看穿,他真懷疑秦凡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開玩笑,這麼幼稚的問題用腳趾頭都能想明白了,還用想么?真不明白藥師的頭銜他是不是忽悠來的。

聞言,秦凡淡淡的說道:「這問題不很簡單么!其他幾種職業需要的一定是上古八大人族的人,我清楚自己的身世,不可能會是上古家族遺棄的遺孤,所以我不可能擁有他們的血液,所以只有是多屬性體質或許是所有屬性的體質最有可能了。」

真不知道帝老知道秦凡內心的話,會不會氣的怒髮衝冠,再一巴掌把他給排了?帝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表示贊同。

秦凡打了一個哈哈,一口天靈之氣化作一團虛霧噴出,活動了筋骨,每個關節都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竟有一股源氣從身體里爆發而出,無聲的向洞中漣漪開去。

秦凡感覺到身體的經脈似乎都放大的一倍,裡面盈盈滿滿的都流著虛無之色的域氣,好像身體里隱藏著一股強橫的力量,蓄勢待發,隨時都可能爆發。

秦凡唇角一咧,櫻紅華潤的唇邊掛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雙拳上的力量似能排山倒海,這就是洗經伐髓後晉級煉皇四重巔峰之境的實力,秦凡似乎能感覺到自己此那滅雲谷少谷主擎昊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有了實力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神,主宰一切的神靈般存在,所以帝老忽然提出一個這樣驚訝的事,說實話秦凡不相信自己的人品會爆發到這種地步。

「前幾天, 傾傘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么?」帝老靜靜看著秦凡道。

秦凡收斂起體內的源氣,看了一眼帝老又看著自己潔白如玉,仟長白皙如水的雙手,這或許又是一條裝逼的方法。

聞言,他稍微愣住了一陣,武煉大陸上的修鍊者的屬性常規分有七種,分別以紅,黃,綠,青,藍,白,黑,七種不同的顏色象徵不同修鍊屬性,紅色代表火屬性域靈,青色代表風屬性域靈,綠色代表水屬性,黃色代表土屬性域靈……

話說:每個人一生之中最多只能修鍊出一種屬性,這種屬性必須和自身的體質十分相近,否則一旦屬性之間發生衝突,水火不容,灰飛煙滅是最終的結局。但是古籍中也有記載,大陸之上曾經有人修鍊出三種不同屬性而立於大陸的巔峰,這種多種屬性同時修鍊雖然能將自己的實力推上最高峰,但這千百年來能有一人成功過?

話說:秦凡方才自己也看清楚了,七種顏色都在自己的體內閃動,似乎還多出了一種虛無之色的源氣,這是一種什麼概念,七種顏色七種屬性同時在體內出現?還多出一種未知屬性?這會可能嗎?秦凡似乎停留在了一種朦朧的夢境之中,分不清是現實還是虛幻。

「我也和你一般的震驚和疑惑,但是一切都是現實,你體內的確擁有這種千年不遇的體質,而且和你的血源息息相關。」帝老渾濁的老眼微微一眯,精光盡露,老態盡無。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