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王越離開,那邊的賈躍斌有點着急了,隨後不停地喊道。

不過不管賈躍斌怎麼喊王越都沒有理會,很快離開了這邊。

“切,這小子以爲他是什麼人啊,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就是啊,內力強悍一點又如何,真把自己當個人物。”

王越的舉動讓賈家的人十分的臉色難看,在他們看來,王越也太不給他們面子了。

他以爲有一點內力就能夠爲所欲爲嗎?

真不知道他剛纔說的那些話到底底氣何來,還說要和他們賈家合作,真是太不要臉了。

當鳳凰看到這一幕後搖搖頭,他很快能夠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王越來到天海市或許真的想和賈家合作,但是這些人卻沒把人家當回事。

隨後他來到了賈躍斌面前,搖了搖頭,說道。

“賈先生,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神醫,我已經準備好了晚宴,還是吃完再走吧。”

“不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鳳凰搖搖頭,隨後向着門外走去。

不過就在他要離開的時候停下腳步,對着賈躍斌說道。


“本來你們家族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不過我還是想說一句。”

“神醫,您想說什麼?”

“王越的實力根本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或許他能夠讓你們賈家徹底的崛起,但是你們錯過了這個機會,總有一天你們會後悔的。”

說完之後,鳳凰直接離開了這邊。


他們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結越,但是王越並沒有理會他們。


現在這些人竟然膽子這麼大,把王越給趕走了,這些人簡直是白癡啊,他們一定會後悔的。

半個小時後,在賈家的院子裏面,老爺子一臉憤怒對着這些人說道。

“你們這羣混賬東西,這樣有實力的人竟然把他趕走了,你們是白癡嗎?”

賈老爺子醒來之後,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他氣得差點再次暈過去。

隨後他憤怒地對着這些人說道。

“賈躍斌,你現在帶着人趕緊去找王越,然後好好和他道歉。畢竟你們之前拜過把子,關係很不錯,還有珊珊你也去,態度一定要好,知道嗎?”

賈老爺子雖然不知道王越的實力到底有多厲害,但是就憑能夠將自己的堵塞經脈打通,那麼他的實力就不是自己能夠得罪得起的。

現在希望能夠緩和倆個人之間的緊張關係。

賈躍斌聽到他父親的話後,點點頭準備離開。

不過這時候賈珊珊皺着眉頭,有點生氣的說道。

“爺爺我纔不去呢,他就是內力深厚一點,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家族也不缺內力深厚的人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

“爺爺,實話和你說吧,我覺得我們根本不需要巴結那個叫王越的窮小子,他根本沒什麼實力,我現在正在和李家的大少爺談戀愛,如果我們將來要是和李家結盟的話,實力自然不比其他家差。”

賈珊珊並不會和王越道歉的,如果要是讓自己和王越主動道歉的話,那麼自己也太沒有面子了。

隨後賈珊珊說出了自己正在和李家大少爺交往,如果自己要是和李家大少爺結婚的話,那麼賈家的實力定然水漲船高。

賈珊珊的話說完一臉的得意,總之自己是不會給王越道歉的。

當賈家的人聽到賈珊珊的話後,一臉的激動。

隨後他們着急的問道。

“珊珊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和李家的大少爺在談戀愛嗎?!對了,是天海市六大家族排行前三的那個李家嗎?”

“就是啊,你可別和我們開玩笑啊,這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周圍的人叫目光放到了賈姍姍的身上,隨後他們一臉的激動。

如果要是真的的話,那麼賈家肯定要水漲船高了,實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到的。

見到他們的樣子,賈珊珊一臉得意的說道。

“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騙你們,天海市能夠入我眼的,也只有六大家族排行前三的那個李家了。”

隨後賈珊珊看着自己爺爺說道。

“爺爺,那個傢伙就算是再厲害又如何,他畢竟是一個人,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去巴結他。”

賈老爺子聽到自己孫女的話,有點猶豫。

不過自己孫女說的也沒錯,如果要是自己孫女和李家結婚的話,那麼他們兩大家族將會聯合在一起,自己家族的實力也會水漲船高的。


王越雖然厲害,但是畢竟也只是一個人,這個社會一個人終究幹不成什麼事情。

所以自己也不需要讓孫女和兒子去巴結王越了。

隨後他想了想,直接說道。

“既然這樣,你們就不用去了。”

影後歸來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今天的這個決定他將來會多麼後悔。 賈珊珊聽到爺爺的話後,心裏面也十分的高興。

隨後他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後離開了。

“爺爺,我已經打聽清楚了,王越現在教的是高三六班,明天他估計就開始代課了。”

此時在一間別墅之中,也就是許氏家族,許思思對着自己爺爺有點激動的說道。

他一下動車就開始打聽王越到底在哪個班級裏面教書,如今他很快就知道了這個消息,然後趕了回來。

許老爺子聽到自己孫女的話後,也十分的高興,隨後說道。

“原來是高三六班,你表弟好像就在那個班級,到時候你一定要想辦法調到那個班級和王越打好關係。”

“爺爺,我知道了。”

許思思可是知道王越的厲害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對王越還是十分尊敬的。

更何況,王越之前可是救了自己的。

щшш☢ ttκд n☢ C 〇

另一邊,李氏家族李海潮看着自己的女兒李思媛,說道。

“女兒,我有個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你,你務必要去天海市一中,然後進入一個人的班級,好好的和他打好關係。”

此時站在李海潮不遠處的是一個十分漂亮的美女,美女看起來妝容十分的精緻,不像是高中生。

不過看他臉蛋稚嫩,應該年紀不大,只是打扮的比較成熟而已。

當李思媛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後,立馬點點頭說道。

“父親,我知道了。”

而另一面,王越在一處小區之中,正在向着裏面走去。

因爲他剛來天海市,所以準備就在附近租了個房子,畢竟自己這段時間一直會待在天海市的,所以這個小區自己也很覺得舒適。

“誒呦,這不是孟大小姐嗎,沒想到能夠在這裏看到你。”

“就是啊,當初天海市六大家族之首的孟大小姐,竟然淪落到在這裏擺地攤賣東西,真是太有意思了。”

“哈哈哈,30年河東,30年河西,看來孟大小姐你也有今天啊。”

此時在一個擺地攤的面前,幾個男子一臉冷笑的看着眼前這個穿着樸素的女孩兒。

這個女孩兒雖然穿着普通,但是他精緻的臉蛋,能夠知道他絕對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孩兒。

他的眼睛十分的大,鼻樑也很高,皮膚白皙, 重生之不要愛上我

不過看起來這個女子有點生氣,隨後他咬咬牙說道。

“劉宇寧,你給我閉嘴,趕緊給我走!?”

孟雨婷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落井下石,還這麼說自己。

劉宇寧之前可是追求過自己的,不過他並不喜歡這種花花公子,所以拒絕了他。

沒想到他現在竟然這麼說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你說讓我走我就走,那我不是太沒有面子了,誰讓你當初要拒絕我的,現在就是你的下場,哈哈哈。”

劉宇寧看着眼前的孟雨婷,一臉的得意。

誰讓這個女人當初要拒絕自己的,現在自己羞辱他是看得起他,估計這個女人現在十分的後悔吧。

如果要是和自己在一起的話,他也不會擺地攤了。

而是會買名牌包包,吃香的喝辣的。

周圍的人都圍到了這裏,議論紛紛,開始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替嫁王妃:王爺唱征服 ,有的人甚至想幫忙,但是卻直接被拉到了一邊,着急地說道。

“你是不是瘋了,那可是劉家的大少爺得罪了他,你們可就死定了。”

當這些人知道劉宇寧的身份後,原來想要幫忙的人也徹底放棄了。

“我覺得靠自己本事吃飯沒什麼丟人的,再說了總有一天,我們家能夠重複現往日的輝煌。”

孟雨婷始終相信自己家族能夠重現往日輝煌,隨後他一臉憤怒的看着劉宇寧,說道。

自己從來沒覺得擺地攤丟人,因爲自己靠本事吃飯,哪裏有什麼丟人的地方。

他相信總有一天他能夠重新讓孟家重現往日輝煌。

那邊的劉宇寧聽到孟雨婷的話後,忍不住得意的笑了一聲,說道。

“哈哈哈,我沒聽錯吧,你在說什麼,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就憑你還想重現往日輝煌。”

“我現在倒要看看你憑什麼敢這麼說,從今天開始,誰要是敢買你的東西,那就是在和我劉氏家族過意不去。總之,我一定要讓你在天海市徹底的消失,給我滾蛋!”

劉宇寧有點生氣,總之誰要是敢得罪自己,那麼自己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現在誰要是給敢買孟雨婷的東西,那麼就是在和自己作對,那麼別怪自己對他不客氣。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