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道:“等等我啊!” 跟着也一個瞬移離開了。

兩人先後出現在陳霸的帳篷裏,陳霸司空見慣,沒有驚訝。他急忙問到:“行雲,有消息了嗎?山賊在哪裏?有多人?……” 他連珠彈似的,一下子問出許多問題來,看樣子他是等得不耐煩了,想早點殺山賊立功。

龍行雲把知道的消息都說了出來,老頭自顧喝他的美酒去了,也沒有空閒插言,龍行雲很快把山賊的情況通通所了出來。

這次山賊可是準備把聖龍護衛團全部消滅在十萬大山中,他們總共聯合了十萬山賊,出去四大盜賊團伙,還有大小五十多個山賊團伙加盟。山賊的主力在一個叫嘎巴山的山上,嘎巴山的東、西兩面都是懸崖峭壁,險峻無比,根本不能攀登,只有北面有一條山路可以上去。山賊的主要兵力都駐紮在上面,嘎巴山的南面有連着一個低一些的山脈,此山脈有一塊巨大的平地,山脈其他三面都是陡峭的懸崖,上下無路可行,是山賊儲藏糧草、裝備的地方。他們把所有的糧草都放在了這個地方,顯然想背水一戰。在嘎巴山的北面前方有兩座稍小的大山,兩座大山並排而立,大小差不多,猶如兄弟,中間只有一條峽谷可以通過可以到達嘎巴山。龍行雲把這兩座山合稱安答山,山賊在安答山也駐紮了大量的兵力,而且把面向峽谷的一面的樹木都砍伐一光,在山上設置了許多滾木、巨石。部隊想要通過峽谷去嘎巴山,就必須先把安答山上的山賊消滅,然後才能進入峽谷,不然要遭到上面所設陷阱的無情的打擊。山上什麼都缺就是不卻巨石和樹木,所以,想要通過峽谷,先要把山上的山賊殺光。

山賊顯然選的地勢對他們非常有利,易守難攻,而且進可攻退可守,除了正面通過安答山峽谷別無他法。

陳霸聽完之後,一臉的失望,道:“這仗怎麼打啊!山賊是我們的十倍,而且佔據如此有利的地勢,我們根本不可能取勝,還不如現在就班師回朝。” 他非常失落,本來想來立點功勞的,可現在在十萬大山轉悠了半個月,連山賊的影子都沒見着。現在知道了山賊的情況,卻又是不能戰勝,這怎麼能叫他不失望。他這樣就想到了班師回朝,還真是經不起打擊。龍行雲暗自高興,他沒有把現今騰龍帝國的形勢告訴他,要不然,陳霸肯定再也坐不住了。

龍行雲道:“山賊雖然佔據了地利,又在人數上佔優勢,可我們也不是沒有取勝的機會。” 龍行雲非常平淡,好象事不關幾一樣,看得陳霸牙癢癢。還是老頭瞭解龍行雲,雖然他在喝酒,可還是時刻注意着龍行雲和陳霸兩人的情況。只聽他冒出一句:“臭小子,你就別賣關子了,你肯定已經胸有成竹了吧!!”

龍行雲乾笑兩聲,沒有說話,陳霸那個急啊,汗都流出來了,道:“龍哥,……行雲大哥!你就快告訴我吧!”

龍行雲微笑着道:“你這就等不及了,唉!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團長了,你也太心急了,還需要多鍛鍊鍛鍊。” 陳霸臉都急紅了,可又不能反駁,只好不再說話。


龍行雲不再和他開玩笑,把計劃一一道出,陳霸聽後激動道:“果然是還主意,這個方法也只有我們纔可以使用。慨然想到了辦法,我們要不要現在就出發?” 他先徵詢龍行雲的意見,可不敢隨便拿主意了。

龍行雲道:“不着急,快中午了,讓大家吃飽喝足,下午再趕路。這裏離嘎巴山還有很遠,至少得花費十天才能到達,也不在乎這一時半刻的。”

陳霸現在是心情大好,馬上出去安排大家下午出發以及叫大家張羅午飯的事情。龍行雲看見陳霸離去的背影,意味深長的笑了出來。陳霸爲人豪爽,又是陳雨和陳飛燕的親哥哥,龍行雲對他可是非常之好,寄予厚望。可是陳霸什麼都好,是一個大將的材料,而且是一員猛將,可就是太急噪,不是一個做大元帥的料。

下午,聖龍護衛團按時開拔,又開始了翻山越嶺的征程。他們經過兩天的修養,精神已經恢復到最佳,行程非常快。不過,十萬大山的地形實在在複雜、險峻了,即使以經過一年的爬山訓練的聖龍護衛團,也花費了十四天才達到預定的位置——安答山旁邊的一座山上,此山相對來說不是很險峻,山也不高,不過剛好堵住安答山峽谷的另外一端。龍行雲把這座山取餓一個有意思的名字,叫做斬賊山,意思是要在這個地方把山賊斬殺。


到了斬賊山,龍行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全體士兵休息,他們已經奔波了一個月了,即使是鐵人也累了。現在即使天踏下來,他也要讓聖龍護衛團的戰士好好休息,畢竟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不過,還好山賊給面子,一直沒有進攻聖龍護衛團,雙方都處於觀望狀態,雙方都打着自己的算盤。龍行雲是希望山賊不要進攻,讓聖龍護衛團的戰士有充足的休息時間,然後,他們纔有力氣戰鬥。而山賊佔據了有利地勢,沒必要反過來進攻聖龍護衛團,他們就等聖龍護衛團去進攻他們。他們認爲聖龍護衛團深入敵後,補給一定跟不讓,只要過幾天,沒有了糧草,聖龍護衛團就不得不進攻了,那時他們就可以輕易取勝。不過,他們遇到了龍行雲,註定美好的願望要落空。 話說兩邊,騰龍帝國內,龍行雲離開後,五大勢力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現自己的家族在全國各處貨物都消失了。當即五大勢力就慌了手腳,丟了貨物還是小事,最讓他們害怕的是貨物被搬空了,竟然沒有一人發覺。誰有這樣的本領,那要殺一個人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想到這些,五大勢力的主事者都感覺脖子涼颼颼的。隨後,他們又發現龍行雲所有的勢力、店鋪都在一夜間人去樓空,得知這個消息後,他們迅速派出人去查看、捉拿龍行雲的人。可龍行雲的手下早就隱藏起來了,只抓到一些無關緊要的人。龍行雲的勢力竟然在五大勢力的眼皮底下消失,這讓五大勢力顏面盡失,大發雷霆,許多負責人都倒了大酶。

俗話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五大勢力都把眼光投向了龍行雲的大本營龍虎山基地。他們同時派出自己的精銳手下圍攻龍虎山基地,可龍虎山四周佈滿陣法,五大勢力的人圍攻了兩天也不能越雷池一步,最後只有放棄了。

騰龍帝國鬧騰得厲害,可其他三大帝國更亂,萊西帝國終於忍受不住,萊西帝國軍連同獸人部隊首先發難,把雷神帝國和傲天公國打了個措手不及。雷神帝國和傲天公國兩過大敗虧輸,兩天被擊退一百里。不過,隨着萊西帝國的深入,雷神帝國和傲天公國兩過逐漸穩住了陣腳,戰局陷入僵持階段。如果,戰局要出現大的變化,除非有一方有大的變動,突然,兵力變強或者變弱。

萊西帝國本來兵力就是五大帝國最強的,現在又聯合了攻擊力強大的獸人,戰鬥力空前強大,雷神帝國和傲天公國兩國聯手也有些不是對手,雖然暫時抵擋住了萊西聯軍的進攻,不過也不是長久之計。於是,他們同時想到了向騰龍帝國求援。

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此時騰龍帝國禍起蕭牆,已經開始內亂、自顧不暇了。

丞相王傑圍攻龍虎山基地不成,沒過兩天,他竟然組織了十萬人的黑甲軍團衝向了皇宮,他終於發難了!!

本來皇宮有五萬皇家戰龍團的人防守,加上十萬城衛軍、兩萬御前侍衛,王傑的十萬人不可能取得勝利。可王傑想奪皇位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有四分之一的城衛軍早在他的掌握之下,還有一般分別在三王爺龍彪、二王爺龍嘯雲手中,皇上還能控制的就只有四分之一。而御前侍衛也有很多人被收買,皇上真正能掌握的就只有皇家戰龍團的五萬人馬。

戰事一拉開,沒想到騰龍帝國最精銳的皇家戰龍團竟然不是王傑黑甲軍的對手,黑甲軍裏面有許多魔武雙修的高手,全部是黑暗系的,他們戰鬥力超強,皇家戰龍團一觸即潰。僅僅兩天,黑甲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敗了皇家戰龍團,皇宮就被王傑攻破了,皇上龍仁戰死,公主龍靈兒失蹤。王爺龍彪、二王爺龍嘯雲都趁亂逃了嘯天城,回到他們自己的勢力範圍,然後馬上宣佈獨立,宣稱要討伐叛逆,大勢招兵買馬。陳、趙兩家本來想要救皇帝,可龍威軍團遠在密西西里河邊上,遠水救不了近火。眼見皇宮將破,陳鬆和趙武一商議,覺得沒有必要再留在嘯天城,他們當機立斷,讓兩家的人手全部趁王傑在攻皇宮的時候潛出嘯天城,去和龍威軍團會合。還好龍行雲早提醒過,所以他們兩家的重要物品早就收拾妥當,撤退得非常及時,稍微晚一點他們就逃不了了。

陳鬆和趙武把命令發出後,他們兩就進了皇宮,他們想要去救皇上。明知此行危險重重,他們還是義無返顧、捨身取義,誓死效忠皇上。兩人在龍行雲的幫助下,早就是神級高手了,他們輕而易舉的突破了黑甲軍的包圍圈,進入了皇宮,見到了皇上……

王傑不愧爲治世之人才,佔領皇宮後,很快把局勢穩定了下來,他一面安撫羣衆,一面詆譭皇上,以爲自己的叛逆開脫罪責。隨後,開始緊鑼旗鼓的擴充軍隊,穩固已有勢力,準備迎接三王爺龍彪、二王爺龍嘯雲以及趙家龍威軍團的進攻。

龍行雲正在安排聖龍護衛團的人修築防禦工事,並不知道騰龍帝國發生的事情。眼見防禦工事就快完工,勝利就在眼前,龍行雲、老頭、陳霸正在營帳裏喝酒預祝勝利的到來。

經過十天的努力,聖龍護衛團在斬賊山的防禦工事終於完工了,龍行雲也開始實施預定的計劃。

在一個月高風黑的夜晚,龍行雲和老頭猶如兩條幽靈,出現在了嘎巴山後面的糧草基地。山賊的糧草基地防禦很鬆懈,只有一千多人,而且這些人大多數都在睡覺,根本沒有人巡邏,他們認爲沒有人會到這裏來。派他們防守的用意只是讓他們搬運糧草而已。龍行雲和老頭分頭行事,很快把整個基地都轉了一圈,知道了糧草所在。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銷燬山賊的糧草,不過,看見山賊積累了不知道多久的糧草,龍行雲捨不得燒燬了。他和老頭商量之後,決定用空間袋把山賊的糧草和裝備都收走,他倆認爲只要小心一些應該不會被發現,即使被發現了,他們也能燒燬所有的糧草。

想到就做,龍行雲和老頭各自帶上空間袋,收取糧草和裝備去了。他們進行得比想象中還要順利,只花了三個小時就把山賊的糧草和裝備全部收刮乾淨了,而且沒有被發現。他們完成任務之後就回到了營地,把消息告訴給正在等待的陳霸,陳霸當場高興得差點跳了起來,彷彿勝利已經到手。

第二天一早,山賊負責看守糧草的人發現所有的糧草和裝備都不翼而飛了,他們大驚失色,馬上報告給山賊的領導團體,四大盜賊團的賊首聽了之後,大發雷霆,把當晚輪值的山賊當場殺了。可殺了也沒有什麼用,沒了裝備換影響不大,可沒了糧草就萬萬不行了,他們只有三天的口糧,現在糧草沒了,三天之後就要捱餓,這仗沒法打了。

丟失糧草的事情鬧得如此大,山賊頭領想要隱瞞也不可能,很快,所有的山賊都知道糧草被盜了。山賊本來就是一羣自私自利、貪生怕死的人,現在沒了糧草,他們還怎麼沉靜得下來。有許多山賊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就開始爲自己打算,開始偷偷逃跑,他們可不想餓死在山上。他們沒跑出多遠就被發現了,當場被殺死,山賊是想殺雞警猴。可這樣做也沒有什麼效果,還是不斷有人逃跑。

而此時四大山賊的首領和一些重要人物正圍坐在一起商議計策。

“各位,我們現在的糧草沒了,我們該怎麼辦?” 狂獅盜賊團的團長狂獅首先發話,他是一個粗人,勇猛是勇猛,可腦袋就不夠用了,這時候他急得已經沒了主意了。

烈豹盜賊團的團長烈豹也忍不住了,道:“蛇蠍女,你平時鬼點子多,你出個主意。”

蛇蠍盜賊團的團長蛇蠍女嬌柔道:“你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 她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容貌也算上上之選,打扮得非常嬌豔,此時她也有些着急了,俏臉有些蒼白。

“先不管是誇還是罵了,你快拿個主意啊。” 烈豹確實急了,平常他決不會這麼說話的。

蛇蠍道:“我也沒有什麼好主意,現在糧草沒有了,而唯一的出路又被聖龍護衛團受住了,我們要想衝出去,就必須先打敗聖龍護衛團。本來是我們佔盡優勢的,現在卻倒過來了。” 她頓了一下,繼續道:“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我們即使能夠衝出去,幾天也找不到糧食,到時還不是要捱餓。”


狂獅道:“這樣我們不是左右都是死嘛!!” 他能當上四大山賊團伙的首領之一,還是有些真材實料,不是太苯。

這時候黑金盜賊團的團長黑金髮話了:“也不是沒有辦法。” 他平時都黑着一個臉,說話很陰沉,和他靠得太近都不舒服,所有他是最不逗人喜歡的一個。

“是什麼辦法?” 所有的人都驚喜道。本來,有四大盜賊團的團長在,其他人都不能插口的,除非四大賊首有問題要問(天元大陸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山賊更是強者說了算。),他們一激動,早把規矩給忘了。

黑金道:“我們只有趁着現在還有糧食的時候硬拼,打敗聖龍護衛團,殺光他們,然後搶他們的糧食。” 他的話得到了所有的人的認同,隨後他們開始商量具體細則, 山賊當天下午就發動了猛烈的攻勢,可聖龍護衛團早有準備,居高臨下,打退了山賊一次又一次的進攻。經過半天的戰鬥,斬賊山的山腳屍體已經堆積如山,鮮血染紅了大片的土地。只有短短半天的時間,山賊損失慘重,至少有上萬人死去,傷者更多。晚上,山賊纔不得不收兵。

看見滿地的屍體,龍行雲沒有憐憫,老頭也是喝酒如斯,只有陳霸有些不忍、有點見不慣血腥。

晚上,聖龍護衛團不能休息,白天把巨石和滾木都用的七七八八了,他們要多準備一些,以備明天的大戰。

第二天一早,山賊又開始進攻了,這次是由四大盜賊首領輪流帶領山賊衝擊斬賊山。聖龍護衛團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的進攻,可山賊實在太多,很快巨石和滾木都用完了。山賊看準機會,大舉進攻,聖龍護衛團和山賊在半山腰短兵相接,開始了肉搏戰。可大多數都是烏合之衆的山賊怎麼是經過殘酷訓練的聖龍護衛團的對手。聖龍護衛團的人三五一羣結成陣法,抵擋山賊的進攻。戰鬥之激烈,無與倫比,簡直流血成河了。

山賊都非常自私,到現在爲止,四大盜賊團的精銳也沒有上陣,他們只是不斷指揮其他山賊衝殺。他們是想用其他山賊消耗聖龍護衛團的精力和戰鬥力,可聖龍護衛團戰鬥力之強出乎四個賊首的意料之外,山賊死了三萬人了,也沒有佔到絲毫土地,聖龍護衛團還是牢牢控制着陣地。

其他山賊也看出了四大盜賊團伙的意圖,他們開始不執行命令了,他們都想保存實力。戰鬥暫時停止了,也許要等他們再次商議好了才能繼續進攻。聖龍護衛團又有了喘息的機會,他們稍微休息一會,又開始砍伐樹木、尋找巨石,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大戰。

過了一晚,山賊終於有所行動了。這次他們先派一般的山賊進攻,聖龍護衛團使用巨師、滾木攻擊,很快巨石和滾木都消耗光了。山賊這纔出動了所有的精銳,在四大賊首的親自帶領下展開了攻擊。

精銳就是不同於烏合之衆,攻擊、配合都不是烏合之衆所能比擬的。正面進攻的是山賊的精銳部隊,旁邊還有其他山賊的雜牌部隊助攻,給聖龍護衛團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山賊兇殘成性,完全不是不要命的打法,他們都清楚要是不把聖龍護衛團殺光,那殺的就是他們自己,所以他們豁出去了。聖龍護衛團雖然厲害,可畢竟沒有經過血與火的洗禮,面對成羣瘋狂的山賊,他們有些亂了陣腳,死傷不少。四大賊首都上聖級高手,不是普通的士兵所能匹敵的,他們一人一個方向,帶着自己的精銳部隊衝殺,所到之處,聖龍護衛團死傷很大。

龍行雲、老頭、陳霸一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終於親自動手,他們一人找了一個賊首。龍行雲和老頭的實力不是賊首所能抗衡的,他們紛紛倒下了。龍行雲殺了烈豹之後找上了黑金,讓他意外的是黑金竟然是魔族之人,實力接近神級,可在龍行雲手下沒走過三招就死了。四大賊首一死,龍行雲、老頭開始屠殺精銳山賊,他們的攻擊何其凌厲,每次出手都有大片的山賊倒下。很快山賊開始逃跑、撤退。龍行雲並不打算放過他們,命令聖龍護衛團開始追殺。戰鬥在兩個小時之後結束了,此戰,聖龍護衛團只傷亡千人,卻全殲滅了十萬山賊,可以說是大獲全勝。

山賊消滅了,陳霸帶領聖龍護衛團的人班師回朝,而龍行雲和老頭用了瞬移回去。龍行雲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心裏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想早點回去看看。

很快他們就到了基地,情景把龍行雲嚇了一跳。龍虎山基地裏人數增加了幾倍,總共有三萬多人,大多數是龍行雲不認識的。龍行雲連忙找到趙雄問明瞭大楷情況,讓他很是驚駭。他沒有想到王傑動作這麼快,而且還得到了魔族軍隊的支持。

龍行雲道:“我們的人都怎麼樣?有沒有受到波及?” 他纔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只關心自己的朋友、親人、手下。

趙雄道:“我們的人轉移得早,沒有受到什麼損失,不過,皇上去世,我爺爺和陳爺爺以及校長爲了救公主都犧牲了。” 說着他的眼睛都紅,不過他沒有流淚,因爲龍行雲常說‘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

龍行雲發現傷感,想到平時陳爺爺對他那麼好,他也差點就忍不住流淚了,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問:“那公主還好嗎?” 他很喜歡公主,當然不想公主出事。

趙雄道:“她很好,不過失去了唯一的親人,他非常傷心,芬妮幾女都在陪她。”

龍行雲鬆了口氣,道:“現在局勢如何?”

趙雄把現在的局勢詳細的說了一遍,原來王傑現在已經控制了大局,還和三王爺龍彪、二王爺龍嘯雲的部隊以及龍威軍團都各自打了一仗,並都獲得了勝利。龍威軍團軍團損失了一半人手,不敢再進攻,都退回了密西西里河,此時,王傑正帶着魔族的部隊進攻龍威軍團的大本營。

龍行雲聽後眉頭緊鎖,沒有說話。趙雄道:“大哥,你能不能去一趟密西西里河,我怕我們家和陳家的人有危險。”


龍行雲道:“我會盡快趕過去的。我走之後,你組織我們的人都往死亡森林退去,以後死亡森林就是我們生活的地方的,我會讓老頭留下,還有龍狼和小刺蝟,以保安全。”

趙雄道:“大哥,不行啊,你怎麼能一個人去面對魔族軍隊,讓前輩和你一起去吧,還有龍狼。”

龍行雲擺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道:“你不要再說了,就這麼定了,你馬上去安排,我也要出發去密西西里河了。” 說完,他從真幻戒裏把龍狼和小刺蝟都叫了出來,把事情吩咐他們一邊。然後,他又召集了所有的重要人物,把事情說了一遍,這才離開。

密西西里河,龍威軍團基地,龍威軍團在黑甲軍的攻擊下已經快守不住了。只有一些精銳還在苦苦支持,他們要守護陳、趙兩家的族人。

龍行雲到的正是時候,黑甲軍馬上就突破最後的防禦了。他看見了趙天華,他正在苦苦支撐,身上已經受的幾處傷,要不是學了龍行雲的武學,說不定現在已經倒下了。他看見龍行雲,驚喜道:“你怎麼來了?” 龍行雲道:“你快帶領剩下的人往死亡森林銳走,這裏交給我來抵擋。” 趙天華也不多話,他知道現在時間就是生命,他馬上召集剩下的人開始撤退。

黑甲軍見趙家和陳家的人 要走,開始瘋狂的進攻。和龍行雲一起防守的人相繼倒下去了。龍行雲雖然攻擊力強悍,可也獨木難支,擋不住大軍。龍行雲看情勢危急,要是不擋住黑甲軍,趙天華等人就走不掉了。龍行雲當機立斷,把真幻戒裏的魔獸都召喚的出來,經過一年的修煉,魔獸都有很大進步,這一出來,聲勢不同凡響,暫時把黑甲軍給抵擋住了。可黑甲軍有十萬人,而且裏面有半數的的魔族高手,魔獸也抵擋不了多久。

龍行雲怒了,他準備使用大招了,可突然出現四個人讓他不得不停了下來。他們四個就是藍碧*達加斯身邊的四衛,連龍行雲全力出手都沒有把握取勝的四人。龍行雲不得不全神貫注對付這四個人,他用上了五行神劍,使用了道術,把最厲害的招式都用了出來。可是還是傷不了四衛,四人論單人實力比龍行雲稍弱,可四人聯合起來就不同了,他們擅長配合,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成倍增加,龍行雲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龍行雲知道這樣下去就交代在這裏了,黑龍指揮着魔獸軍團已經有些抵擋不住了,有些魔獸已經受傷。龍行雲顧不了那麼許多了,他首先把煞龍召喚的出來,然後開始全力進攻。煞龍一出,雙方都受到了影響,無論是人、魔族,還是魔獸都開始變得狂暴起來,都放棄的防禦開始全力進攻,戰鬥慘烈無比。

龍行雲集中精神,開始全力運轉上、中、下三個元嬰,真元力源源不斷提供給五行神劍,勉強擋住了四衛的攻擊。漸漸的,他感覺有些不支,可此時他也受到了煞龍的影響,依舊全力攻擊。就在這種無知無謂的狀況下,他終於突破 了,進入了出竅期,全身一下充滿了力量,而且他的神智也恢復了。他發現場上全亂了,雙方都陷入瘋狂狀態,不但攻擊敵方,還攻擊自己人。而和龍行雲戰鬥的四衛也迷迷糊糊的,龍行雲當然不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首先把四衛給解決了。然後把魔獸軍團都悄悄的收進了真幻戒中,惟獨留下煞龍在外面。現在龍行雲實力大增,煞龍對他已經造不成影響了。他準備多等一段時間,讓趙天華等人逃得更遠。

龍行雲這一想法可把黑甲軍團害慘了,他們神智不清,只知道戰鬥,現在好了,沒了對手,開始瘋狂的進攻自己人,黑甲軍殺作了一團,龍行雲就在一邊看好戲。終於龍行雲覺得差不多的時候,他才收了煞龍,然後瞬移離開了。

龍行雲很快趕上了趙天華,他們一起去了死亡森林,和趙雄等人匯合,另外他還把芬妮和達克的家人都接走了。

從此,龍行雲等人就在死亡森林定居了,他們不再過問外面的事情,專心修煉,只是,過一段時間,就有一些人從死亡森林出去。他們都是修煉到元嬰期的弟子,出去歷練的。

——————————————————————————————————————

本書已經結束,在這裏我要感謝一直支持我的讀者們,是你們讓我有動力把本書寫完的。

這本書結束得有些匆忙,偏離了我的本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還請大家見諒!! “吧嗒……吧嗒……”

一滴滴黃豆大的汗珠順着林坤的額頭滾落而下,他現在就彷彿是霜打的茄子,沒有絲毫的精氣神,整個人一動不動。

此刻,他可謂是天空空、地空空、人空空、道空空,心也空空,徹底的五大虛空了。

當然,並不是一向喜歡撩妹、吊兒郎當、遊手好閒、還喜歡打籃球的林坤已經看破紅塵,要參禪打坐皈依我佛。

麻蛋的,任誰被兩把明晃晃的大斧頭架在脖子上,也不敢亂動吧!

此刻的他,一臉的蛋疼,根本不知道這轉瞬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一點都不科學!

之前他觀察過四周,發現周圍不管是人還是物,都和自己之前見的大相徑庭。

這古香古色,還飄着雲朵的大殿是什麼鬼?

這些穿着金甲的侍衛又是什麼玩意?

難不成,拍戲?

但是當他脖子上架上兩斧頭後,林坤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一刻鐘之前,林坤還穿着大褲衩海魂衫,和幾個哥們在鳴沙山月牙泉名勝風景區旅遊。

當時,哥們幾個對於爲何飛沙不落月牙泉的事情,爭論不休。最後一致認爲,這碧波盪漾的泉水下面,肯定有一個身材一級棒的神仙姐姐,在暗中施法,纔不至於這星星沐浴的樂園被黃沙填滿,消失在茫茫沙海當中。

一談到女人,幾個人頓時來了興致。

天生豬腰子臉的王福明,望着碧波盪漾的水面,一臉壞笑的提議:“要不?我們幾個放哨,讓我們se膽包天的林坤兄下去摸兩把?”

“對呀!讓我們的校花收割機龍遊潭低,好好慰問慰問這位月牙仙子,嘿嘿!說不定還能造個神仙寶寶出來呢!”

“就是,哪句話怎麼說來着,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嘛!”

“不對不對,應該這麼說,You滴答滴答me,I必嘩啦嘩啦you!”

“哈哈哈……”

王福明的提議,頓時得到了張曉等人一臉猥瑣的一致贊同,都認爲這探尋千年奧祕的歷史機緣,不能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林坤原本想要拒絕的。

畢竟這裏是公共區域,如果就這麼下水,肯定會招來景區管理員干涉。捱罵罰款那都不是事,但如果被打入旅遊不文明黑名單,直接向全社會公佈,那就太丟臉了吧。

可是幾個損友起鬨,林坤又抹不開面子,玩心也被激起。

要不,試試?

林坤也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想做就做,直接一頭扎進了水裏。

不過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原本熟悉的碧波盪漾已經不復存在,他竟然一個趔趄,撲倒在一條青石鋪就的道路當中。

有沒有搞錯,水裏怎麼有一條路?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