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哦。”顧青芷皺着小鼻子:“小姨你沒有兩百斤吧。”

這下楊紅袖氣到了,伸手就去掐她:“死丫頭,敢咒我,我掐死你信不信。”

流年易生 :“算了,還是叫陽頂天揹你吧,你重死了,要揹你上坡,我肯定不行的。”

陽頂天笑,在楊紅袖面前蹲下:“楊姐,我揹你吧。”

楊紅袖也沒有猶豫,直接趴到了他背上。

楊紅袖和顧青芷一樣,也還沒有換下睡衣,雖然出門帶的是比較保守的睡衣褲,但料子輕薄柔軟,加上也沒戴罩罩,這會兒趴上來,那綿軟的觸感,讓陽頂天不自禁的微微吸了一口氣。

回到帳篷裏,顧青芷扶了楊紅袖到裏面換衣服,陽頂天就到溪邊打了水來,早餐吃麪條。

吃了麪條,顧青芷就發愁了:“小姨腳傷還沒好,今天怎麼爬山去採藥啊。”

“藥我已經採回來了。”


陽頂天把腰間的竹簍子給她看。

“青蛙?”顧青芷叫起來:“這青蛙的好奇怪,怎麼跟昨天的不一樣,好醜哦。”

不知什麼原因,她的叫聲中,其中一隻氣蛙怒了,突然鼓氣,身子飛快的膨脹,氣蛙本來只有兩個指頭大小,這一鼓氣,竟然脹大了兩倍有餘,差不多有陽頂天的拳頭大小了。

“呀,它還會發脹哎。”顧青芷叫起來:“好有趣,陽頂天,這是怎麼回事啊,它這個樣子,象個打足了氣的球一樣哎。”

“這叫氣蛙,也叫怒蛙。”陽頂天笑着解釋:“別看它們貌不出衆,卻特別愛美,如果誰說它們醜,它們就立刻會發怒,氣得肚子鼓鼓的。”

“真的嗎?”顧青芷又驚又笑。

“肯定是真的啊。”陽頂天笑:“你只要跟它道歉,它馬上就會熄怒,就會恢復原樣。”

“真的呀?”顧青芷來勁了,真個就雙手合掌,對着那氣蛙道:“好了好是,是我不對,你其實最漂亮了,是青蛙王子呢,別生氣了好不好?”

她這麼一說,那隻氣蛙呱的一聲,身子真的就扁了下去,很快就恢復原樣了。

“真的哎。”顧青芷撫掌歡呼:“太有趣了,我要養一隻,陽頂天,給我一隻好不好?”

“你要養青蛙?”楊紅袖這下皺眉了。

“是啊,怎麼了呀。”顧青芷叫。

“漂亮的大姑娘,結果閨房中跳出一隻青蛙,你爸爸非給你氣死了不可。”

“纔不管他。”顧青芷咯咯笑,扭着小腰對陽頂天撒嬌:“給我兩隻嘛,好不好嘛。”

“行。”陽頂天點頭。

配藥只要一隻或者半隻就夠了,他抓了五隻,是想拿回去養在花園裏的,氣蛙藥效獨特,對於一切氣脹的病,都有顯著的效果,所以他想養幾隻備用,即然顧青芷要養,就讓她養兩隻好了。

“耶,太好了。”顧青芷撫掌歡呼:“我要這隻,還有幾隻,嗯,不好,我要那隻。”

然後又別出心裁:“要一雄一雌,陽頂天,這個怎麼辨雄雌啊。”

“這死丫頭。”楊紅袖暗裏掐她,顧青芷尖叫:“幹嘛掐我呀,臭小姨。”

陽頂天好笑,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你養兩隻就行了唄。”


顧青芷又看上了竹簍子:“這是你編的啊,好漂亮,給我也編一隻。”

“行。”陽頂天就去折了嫩竹,現場給編了一隻竹簍子,顧青芷指了兩隻氣蛙,裝進她的簍子裏,提在手裏,一時間得意洋洋:“我要是帶了我的青蛙王子去逛街,一定特別酷。”

“估計你爸得氣死。”楊紅袖翻白眼。

“纔不管他。”顧青芷咯咯笑。

楊紅袖腳有傷,不好再爬山,其實陽頂天也不想再帶着顧青芷深入山中,這丫頭進山有興致,等興致盡了,要出山了,只怕會叫苦,現在這個樣子,最好。

不爬山也有樂趣,山溪裏同樣有螃蟹,陽頂天就折了竹枝,教顧青芷釣螃蟹,果然把顧青芷興奮得不要不要的,楊紅袖也來了興致,一大一小兩個美人,時不時釣起一隻螃蟹,尖叫嬌笑聲,滿山谷迴盪。

快傍黑的時候,顧青芷又尖叫起來:“陽頂天,陽頂天。”

她現在好象養成了習慣,有事直接叫陽頂天。

“怎麼了?”

陽頂天剛竄好一隻螃蟹,給她叫得耳朵都豎了起來。 “你看,蛇,蛇。”

顧青芷一把抓着他胳膊,另一隻手指着溪水對岸,驚惶的尖叫。

順着她白嫩上翹的手指,陽頂天果然看到了一條蛇,一條眼鏡蛇,非常大,至少有三米多長,腰身處比陽頂天的手臂還要粗,至少得有五六斤。

楊紅袖也看到了,同樣吃了一驚,慌忙從溪邊退了一步,叫道:“好大的蛇,好象是眼鏡蛇。”

“眼鏡蛇最毒了。”

顧青芷叫。

“不是吧。”陽頂天搖頭:“最毒的是人吧,你看那蛇,給你嚇壞了。”

那蛇聽到了顧青芷的尖叫,擡頭往這邊看了一下,果然轉頭要往後面溜。

陽頂天的話配上蛇的後溜,一下讓楊紅袖笑噴了,顧青芷也嬌笑起來:“我纔不毒的。”

陽頂天也笑,道:“你吃蛇肉的不?”

“吃的呀。”顧青芷立刻點頭:“好好吃的哎,不過,我怕蛇。”

“那我們晚餐可以加一道蛇肉。”

“小心,這是眼鏡蛇,特別毒的。”楊紅袖提醒。

“是呀是呀。”顧青芷也連連點頭。

陽頂天笑:“我連最毒的美人都不怕,還怕一條蛇。”

說着,一步跨過小溪,他要吃蛇,那蛇乖乖的擡起腦袋給他捉,在顧青芷兩個眼裏,只見那蛇一回頭,似乎是要咬陽頂天似的,兩女都屏住了呼吸,卻見陽頂天一伸手,直接就掐住了蛇的七寸,那動作之輕靈,看得楊紅袖目瞪口呆,顧青芷則立刻歡呼起來:“捉住了捉住了,陽頂天你好厲害哎。”

陽頂天就在溪邊把蛇斬頭剝皮,顧青芷看到剝皮不敢看了,還嬌叫:“呀,陽頂天你好殘忍,剝它的皮。”

陽頂天氣死:“你還要吃它的肉呢。”


“可我不剝它的皮呀。”

顧青芷反駁。

這什麼理論?


陽頂天吐槽無力,楊紅袖撲哧笑了出來。

晚餐紅椒螃蟹加燉蛇肉,顧青芷偷了兩瓶羅帝,昨夜喝了一瓶,這一瓶也毫不客氣的開了。

一瓶兩萬多美元,兩瓶酒就是人民幣三十多萬,也難怪她賣個花就要喝拉菲,不是她不懂事,她就是這樣的家庭養出來的,養不起的,不要靠近她。

蛇肉湯極度鮮美,酒也不錯,顧青芷吃得很開心,喝了酒,又拉着陽頂天跳舞,篝火在她臉上跳躍,美得不可方物。

一直鬧到快十一點了才睡,等她們睡着了,陽頂天心中動念,這念頭是自己鑽出來的,其實應該是屬於桃花眼。

他悄悄起來,這次沒有喚熊,召了幾條毒蛇,守在四面草從中,不許野物靠近,他自己再又翻山,到了小潭邊,脫衣下水,坐到蓮花石上。

桃花眼對戒指極爲感興趣,似乎想探詢戒指裏的祕密。

然而一夜過去,並沒有任何進展,看看天亮,只好放棄,陽頂天出水,穿上衣服回來,楊紅袖兩個也起來了,今天起得早,已經換了衣服。

昨夜的蛇肉還有,就用蛇肉泡了麪條,吃了早餐,氣蛙已經捉到了,也就出山。

顧青芷興猶未盡,對陽頂天道:“我們下個星期還來玩,好不好?”

“下星期看我在不在這邊,要是在的話,就可以。”

陽頂天點頭。


“嗯。”顧青芷捏着小拳頭捶他一下:“你必須在這邊。”

“好好好。”小美人的嬌嗲威力太大,陽頂天抵抗不能,果斷投降:“我肯定在這邊。”

重生復分:我攜空間來

楊紅袖在邊上微微笑,不插嘴,她看得出來,顧青芷對陽頂天越來越有好感,還說不上戀情,這死丫頭好象至今沒開竅,對誰都不動心,只貪玩,但她喜歡跟陽頂天玩,這其實是一個頃向。

不過她現在不會象最初那樣母雞護崽一樣反對了,接觸越久,她越發現陽頂天跟一般男孩子不同,很有本事,很會玩,而且,很神祕。

她不會跟一般女人那麼盤根究底去問,她只會在旁邊冷靜的觀察。

出山,寶馬驢果然好好的,付了寄車款,開車出山,顧青芷又跟着到花園,她跟楊紅袖每人摘了一束花,這才分手。

當然,她沒忘了氣蛙,真個提了簍子回去了。

大姑娘提着兩青蛙,陽頂天也覺得好笑,不過顧青芷愛玩,沒人勸得了她。

陽頂天給兩隻氣蛙下了令,讓它們聽顧青芷的命令,算是一個小小的幫助吧,否則小美女閨房裏青蛙亂跳,那真叫一個坑爹了。

顧青芷兩個離開,陽頂天掏出手機,給應春蕾打了電話。

“應姐,我回來了。”

“抓到氣蛙了?”應春蕾喜叫。

“是。”

“不要處理,等我。”應春蕾叫:“我馬上過來,你在哪裏,園子那邊是吧,二十分鐘。”

顧青芷半個小時是三個小時,應春蕾二十分鐘,卻不到二十分鐘陽頂天就聽到了園子外面急驟的剎車聲。

同樣是美女,學霸和嬌嬌女,還是不同的。

陽頂天正在處理蜂巢,上次他招來的蜂,已經在園子裏築了一個極大的蜂窩,釀了很多的蜜,他找了幾個大瓶子,裝了幾瓶,一是呆會配藥要蜂蜜,另外這種正宗的蜂蜜效果極好,他也可以拿來送人。

配花泥,做護膚品或者乾脆做飲品都不錯,當然,如果要配護膚品或者飲品,他得吐口水。

但反過來說,蜂蜜其實是就是蜜蜂的嘔吐物,所以說,口水真的是個好東西。

聽到剎車時,陽頂天轉頭,一眼看到了應春蕾,後面還跟着那個喬喬。

那天看到的喬喬,哭着一張臉,今天才看到喬喬的全貌。

喬喬個子比應春蕾還要高一點兒,身材極好,兩條大長腿,腰肢纖細,綠色的小腳褲,紅色的上衣,配着一頭短髮,給人一種都市白領極爲精明幹練的感覺。

那天看着她象受,今天這一見,陽頂天暗叫:“她應該是攻。”

“陽頂天。”

因爲有花遮掩,應春蕾沒有看到陽頂天,她眼光在往屋子那邊看,喬喬眼光也在往屋子裏瞧。

“應姐,我在這裏。”陽頂天應了一聲。 “呀。”應春蕾轉過身看到了他,叫出聲來:“好多蜂,你還養了蜂啊。”

“也不是我養的,它們自己來的,我就放了幾塊板子而已。”陽頂天解釋:“稍等啊,馬上就好。”

陽頂天取了兩大瓶蜂蜜,蓋好板子,它這蜂箱確實沒怎麼上心,真正的蜂箱,密封條件要比較好的,否則會有老鼠什麼的偷吃蜂蜜和幼蜂,最終會把蜂嚇走。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