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想攔在我面前嗎?”楚離暴戾的眼神讓皓雪嚇了一跳,感覺對面這個男生完全不似二師哥與紫電所說的那個懷有正義感,責任感。此刻站在面前的簡直是個嗜血魔。

外面的轟動早已驚動了其他殿門的人,此時紛紛前來助陣。

“好,本來小爺今天只想殺了于波,可是….可是你們這幫正詡正當門派的王八蛋非要讓小爺送你們歸西,小爺就成全了你們。”

“誰的口氣這麼狂妄?小雪,你趕緊帶着衆人去救人,這小子交給老身。”

蒼老渾厚的聲音給楚離的感覺應該是個功力深厚鶴髮神仙似的老人,因爲皓雪和紫電都這麼美貌。不料,楚離一回頭。差點沒嚇得暈過去。MD這也能叫人?

這麼高的老婦已是少見,更要命的是她一臉的老年斑密集的鋪在表面上面。一張寬大的臉龐溝壑縱橫。鼻子像被誰打塌了一樣扁扁的貼在嘴上方。陰鷙的雙眼精光畢射。彎曲的後背如若挺直,個頭絕不低於一米八往上。枯瘦如柴的身體顫微微的倒伏在一根粗大的梨木柺杖上。

如果就這樣看這個人肯定以爲她快要斷氣,離死不遠了。可憑她將才說話的口氣卻已展示了她內在的深厚的功力。

楚離氣凝雙目,精芒瞬間掃遍其全身,發現她手中拄拐的柺杖並非凡品,雖表面爲梨木,實屬西南鳳眼凰木。木質密實看這顏色原不是塗料染上去而是用的時間久了由汗血所浸染色。可見她全身的功力已經與此木聯成一體。

“小子,可看出老身的出處?你身上巨大的源力從何而來。”老婦陰悸的笑讓楚離遍身起雞皮。這哪是什麼正宗門派,分明就是個老妖怪。

“呸!個老妖怪還不要臉要老子看你出處,你特瑪早不是處女了,還論什麼出處?”話未必楚離騰身飛高,全身帶着灰紫光蘊閃電直線劈掌衝向老婦。

老婦臉一陣臊紅:“小子,你找死。”人若陰魅呈曲線飛身迎上。

啪!百年凰木杖經汗血所浸如鋼鐵生硬。掌杖相擊發出巨響周圍空氣震盪出數米開外。楚離凌空翻身落在地上。地面承受不了楚離的功力而炸開數百道裂縫。

老婦以杖拄地,杖落處地面飛土,一個直徑約二米深有半米的圓坑。老婦借力再次飛身緩緩落於地面。

“老東西,老子就是魔,老子最痛敢的就是妄自稱名門正派,成天喊着殺魔衛道。今天這兒除了雪兒以外都得死。”

灰紫隨着楚離雙眼暴發的殺伐之氣逐漸變成冷冷的慘紫孕育着煞血的光芒以楚離爲中心向外擴沿。天空的雲彩被染成塗蘼的血紅色。

死字尚說出口。周圍地表上所有的大理石塊,石粒,各種植物根莖,枝葉,花蕊彷彿按受了楚離的命令紛紛帶着風嘯烈力刺進自然門衆弟子身體內。

“不!”一聲淒冷悲絕的哭喊響絕雲霄

皓雪,雙臂張開,雙臂下隱隱發亮。仔細看是兩張發光膜從腰際連在臂間。隨着皓雪的呼喊悲喚,天地一片雪亮。無數顆眼淚飛散在半空飄去悲嚎的衆人的傷口。皓雪的眼淚有極強的治癒能力。但是這些人的傷口裏所嵌入的東西必需取出。否則…….

整個自然門此時只有皓雪與老婦無傷。其餘死去大半。小半正在赴死的路上。

皓雪此時很後悔收留于波這個喪門星。用他一人的命換這麼多條無辜的性命真是不值得。

大地一片陰沉。滿頭雪絨花的皓雪如瘋了般向楚離發出最高層的攻擊。老婦揮舞着鳳杖從旁夾攻。

楚離雙指夾着一顆眼淚,看着皓雪驚奇萬分顧不得思索太深。丟進嘴裏吞了下去。他像一顆帶着紫光的流星衝向老婦。呼喚內心魔眼的氣息。殺,老婦必殺。魔眼給他的信息:老婦是崆滄洞門人當年參預屠殺魔教之一。

又老即醜,新仇舊恨不殺你,更待何時。楚離挾着殺氣,晃眼的紫光讓老婦偏頭不能直視。楚離源力聚集雙腿。照準老婦心窩。老婦都哼的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出,身體像一段枯木被楚離踢得斷成兩截連着皮肉。

“婆婆…”淒涼的哭聲迴盪在四野空間。

天空大片的雪絨花如席鋪地,空氣中的水分凝聚而固,氧氣慢慢抽空。空氣壓力加大。空氣水份呈清藍色固體形態向楚離鋪開。皓雪肌膚變得晶瑩明透。嘴角鮮血沽沽流出顯然內臟已超乎能量極致受傷。方圓數十米的整個空間一片明透像浮在空中的水晶。

楚離看見皓雪一副博死一拼的表情。他想殺人,報仇,可是他並不想死在這兒,尤其是沒有氧氣下活活憋死。這可不是他楚離願意死去的方法。

“雪,我答應過舅舅不讓你死,你必需活着。”凌厲的雙眼帶着罡煞風暴,隨着巨大的暴破聲。四野的空氣如風暴襲流而至。楚離與皓雪同時飛起,不同的是楚離自然騰飛,速然而落。皓雪卻是被這股強大的能量震飛到高空,自身能量被這股強大的能量控攝,身體如斷線的風箏斜斜落下。

楚離自然的伸手去接,可雙眼觸碰到她那散亂幽憤的雙眸時。心下一冷,任她呯的一聲摔落在地。

楚離冷漠的看也不看她一眼,從她身上跨過去,尋找那個混蛋于波。主殿堂已經全部燒完,他不可能在裏面。

穿過斷垣殘壁的主殿堂,楚離掃了一眼,那殘柱焚樑上無不是匡扶正義,除魔衛道的半字金箔。黑乎乎的殿堂與之不相融的雪白雕塑並沒有因這場大火而毫損半分,除了遍身的菸灰以外,還是那麼出塵凌仙。楚離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幾眼。有點面熟。因爲這雕塑上的女人戴着面紗。

看來,這自然門的總瓢把子頭是個女人。難道是那個神祕的雲?

楚離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右手一揮。雕像轟然倒塌,騰起一片灰霧。後面的兩座殿堂燒傾一半。

楚離微眯着雙眼仔細掃視過去,裏面的人大多奄奄一息無有生還餘地,不用去看,冥靜心聞片刻。嘴角笑意更深:“想跑”

楚離大步流星的奔走過去,對付這個王八蛋根本不需要用功夫,他就在後山,連滾帶爬的往山下滾,他倒是滾是下去,可是 他滾得出我楚離的五指山嗎?

驚悚如見鬼的嚎聲從胸腔內膜充斥而出。楚離剛來的時候,他就聞迅而逃,以爲這次肯定能逃出生天。可是沒有想到剛擡步走下山檻,就看見起火與哀嚎聲。他心內恐驚加劇,一邊詛咒着一邊逃亡,幾乎是用慌不擇路,是用滾的方式,沒想到這個瘟神還是站在自己面前。

“是你殺我舅舅。”楚離的雙眼看到他內心最深處。

于波見過楚離殺人的手法,知道如果承認了,將會死得無比慘透,即使今日知道會死,可是死的好受點也未嘗不是個好事。

“不不不,沒沒沒,我沒見過高叔叔,沒沒。”

楚離一腳踹到他的臀部上面,隨着哀嚎聲響處是一陣骨裂聲。

屎尿崩出,全身如篩抖,眼睛睜大,瞳孔充滿對死神的恐懼。“求你,讓我死的舒服點,求你。”

“爲了你,整個自然門都死了,你還想舒服?”

“都都都……死死死…..”于波無法想像皓雪是怎麼死在楚離手上的。如果說他一生愛過什麼人,皓雪就是其中一個。

“雪兒,你把她也殺了,啊!”恐懼憤怒的眼神里加雜着巨大的不信任:“她是你姐姐,她是高天虎與飄孃的女兒,你把她殺了。”于波此時像個吃了豹子膽一樣努力的爬過去,死死的拽住楚離的褲腿衝着楚離大吼大叫。眼淚像泄了閘的河水衝堤而漫。拼勁全身力量抓打着楚離的褲子。瘋狂的咬下去。

“放尼媽的屁。”于波的話讓楚離感到震驚。舅舅讓他不要殺皓雪的眼神是那麼複雜哀傷。皓雪初見他時的模樣毫無半點敵意。

“姐姐?”這個消息對楚離來說太意外了,尤其是剛剛皓雪從高空落下時,他沒有伸手接住她,落地時他聽到一陣清脆的骨碎聲。

楚離一腳將於波踹開。撥腳就朝自然門內跑。可是等他進去一看,空蕩蕩的自然門寬大的園場內,哪裏還有皓雪半個人影,連那個死翹翹的老醜婦也不見了。

怎麼回事?楚離怔住了。這裏不可能有一個正常的活人,難道是皓雪醒過來把醜婦揹走了?正當楚離枉費心思時。天空深處傳來一陣空靈縹緲的聲音:楚離好狠心,我會來找你的。

楚離望着雲端深處,狠狠的一腳踢在亂石堆裏。MD 回去問舅舅,帶着那個王八蛋。

“啪”

大家正在餐廳用飯。客廳突然傳來震地巨響。紛紛跑出來看。見於波被捆成肉糰子狀痛苦的倒在客廳裏。楚離慢悠悠的進來。兩隻眼睛直視着舅舅。使了個眼色。

倆人穿過客廳,走過長廊來到陽光小廳。楚離還沒開口,高天虎急切的眼神濃成墨:“沒有傷害皓雪吧?”

“我要殺那個王八蛋的時候,他跟我說,皓雪是你和飄孃的女兒。”楚離好希望舅舅說不是,可是讓他失望了。高天虎聽到飄娘這個名字時,身體猛的顫抖,萬般複雜的眼神透出屢屢哀怨與痛悔。

嘴裏反覆重複喃喃自語:“她真是飄孃的女兒?我的….我的女兒。她呢?她人呢?” 楚離看着舅舅那對震驚得難以置信轉而又驚喜萬分的淚眼。直接說:“她,被人救走了”

客廳內,于波滿口噴血的大嚷大叫:“高天虎,你殺死我吧,你對不起飄娘,更對不起你的女兒。飄娘恨了你一輩子,她的女兒也不會饒恕你,更不會認你這個父親。”痛苦折磨得他數次暈倒,數次甦醒,周身的骨裂已讓他完全不能支撐起這個身體。整個皮囊像個軟布袋一樣兜着一身的碎骨爛肉。

高雲賜雖恨他至極可是見他如此慘狀也不願意再度折磨他。甚至還有些於心不忍。可是當他聽見於波的這番話。飄娘這個名字,他不陌生,數次午夜夢迴時分,他躺在爸爸身邊聽見爸爸夜裏囈語。言語之間可聽見其無奈酸楚。可是于波怎麼知道,還提到女兒!

“爸,我有個姐姐或者是妹妹?”高雲賜看着父親。而云姜卻是滿眼的複雜在客廳站了一會兒,就獨自上樓去了。

“舅舅,你宰了他吧。”楚離沒有加入到這個話題裏面,而是繼續他的任務,只是將任務轉移給高天虎。

“你說,說清楚我讓你活。”高天虎的話讓衆人大吃一驚。

更讓楚離費解:“舅舅”

“他要你的命,你還要他活。”歪着頭看了于波一會兒:“活也沒什麼,就他這樣不如讓他死了”

與此同時,于波艱難的說出:“我不要活,我要死,死得快些。”

那日,于波由表姨帶去自然門交給皓雪,當時就驚呆了,世上還有這般超凡出塵的女子。成天跟在她後面打轉,皓雪知道他的心思,那日叫他到偏僻處一口回絕了他。

不料被他看見飄娘與高天虎的照片,皓雪想了想,就告訴于波如果真的到了無人保護他的時候,可以說出這段往事以求換條性命。可是現在性命已經不重要了。無以復加的痛苦折磨着于波,他只求一死,能速死倒是他最大的願望。

“飄孃的女兒?那麼說飄娘跳崖的時候已經懷孕了?沒有死生下了皓雪?”高天虎從骨髓裏激出一陣陣寒噤。

暮楚浩秋,大地枯黃,那天的太陽躲進深厚的雲層。秋風在沒有遮擋物的山頂呼嘯。一片淒冷蕭瑟。

“我那一點比不上明珠,她是個瞎子。”這句話在飄娘心中藏了很久,也讓她憤憤不平妒忌痠痛了很久。

高天虎冷冷的看着眼前這個姿色美貌,氣質清麗的女人。這麼好的條件爲什麼要苦苦糾纏自己這麼個一無所有的男人。

“天哥,你心裏有姜妹妹,身體給了明珠姐,我….只要你心與身的點點夾縫。我可以替你照顧明珠姐,你就要了我吧!”這句話說過無數遍至今迴盪在高天虎耳邊。

飄娘是另一個黑社會勢力的妹妹,因愛上了天虎不惜出賣自己的哥哥,一夜之間從她哥到底下馬仔全數覆滅。沒死的也歸順了高天虎。

“你以爲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在利用我嗎?我願意讓你利用,我高興被你利用,這樣你可以跟我多說會兒話,這樣你可以用心的多看看我。天哥,我不美貌嗎?”飄娘淚眼婆娑的看着這張讓她愛極恨不能的臉,面無表情。

淚珠一滴滴落下掉落在地板上的聲音這才讓高天虎驚奇她是傳說中的‘淚落子’。眼淚賦有高超的治癒傷情。

就這樣,沒有人知道,包括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可是高天虎知道啊!當年的高天虎義氣而狠辣。知道後,追到她家裏當着她的面殺死了她哥哥。

她好恨,可是她恨不起來。沒有人理她,所有的人都唾棄她。

無家可歸,即使如此她還能以己身之力在外資銀行有一份不錯的薪水。在黑社會她無立足之地,在正常社會她可是千人追萬人捧。她統統不屑一顧,無論你是官,是貴,是富,。她心裏只有高天虎。

“天哥,我在問你最後一句,你到底要不要我。願不願意接受我。如果不要我就要走了,遠遠的離開這兒。”

今天飄娘約高天虎在這祁幽山頂見面。一件粉色的風衣,還是天虎初次與她見面時送給她。襯着也玉白的肌膚如十三月梅雪。冰晶靚麗的臉比往日平靜了許多。

冰冷的容顏下是顆激情熱烈的心。以前只以爲她輕浮任性,可是相交下來才知道她癡情婉約。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接受她。那幾年爲了爭地盤,每天都在流血。每天都在生死線上徘徊。


“你要去哪兒?”問了之後,高天虎馬上後悔,這與他何關,她愛去哪去哪,走了更好,乾淨。心卻在此時不爭氣的痠痛。看着天際的流雲隱藏心底的感情。可,她以爲他連看她一眼都是那麼厭棄。

高天虎沒有任何防備讓她走到山崖邊。淒厲的風吹起這件無數個夜裏讓她撫摸不停的粉色風衣,這裏將是她的人生終點。不看她也好,省得她捨不得離開

關雎長夜,廊前撫琴小庭冷。梭織長河漢。鴛衾火燭佳人寒。月下霜滿地,倍思量。

皓雪濃裹千山………..

“皓雪,是的,是她,是飄娘。”高天虎一生都不能忘記,飄娘唸完這首詞之後,隨着陽光從濃雲裏探出第一道金線。她像只披着金光的粉蝶仰面倒下深淵。

他毫無準備,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她掉下去,平靜的面孔,憂傷的眼眸,嘴角最後一泓笑。不亞於被雷擊中胸口,痛瞬間妙速遍佈全身直襲大腦細胞。


當他從山頂下來,毫無知覺的走去一間常去的酒吧,遇到清湛的外公是個江湖中醫。勸告他,還是娶了飄娘吧。她已經懷了你高天虎的孩子有月餘的身孕。她要他真正娶她,不願意告訴他,她懷孕不想造成他兩難境地。

高天虎回去正式要求明珠生孩子,無論是男是女,他都如珠如寶,高天虎是以雲賜來彌補對那個孩子的虧欠,飄娘這個名字被她深埋在時間記憶的深谷,無人敢提及。

望着父親深埋在掌心裏的臉,高雲賜即高興又傷心的說:“那她是我姐姐啦,她長什麼樣?”

“貌若天仙。人間難得一見”

楚離嘔得幾乎要噴血。有這麼個漂亮姐姐,當時怎麼不接住她,這摔斷了骨頭不知道他們那幫廢物能不能治好。

“你們高手對決,楚離,你說實話有沒有把我姐姐傷得不像個人,像他?”高雲賜指着地上暈倒的于波,此刻已經被小寒止痛暈過去了。

“這個不怕,你姐是‘淚落子’眼淚有天生的治癒功效,無論多重的傷,就算是穿透心臟,割斷大動脈,第一時間她就能讓傷者治癒。只怕會吃痛了這孩子。”高天虎慢慢將頭從掌手擡出,萬般複雜的眼神自恨自責。站起身來腿一軟又一下撲倒在地。

“求求你,救救我!”甦醒過來的于波,感覺身上的痛楚減輕許多,周身清涼此時求生的慾望也升起來了。昂着頭悲哀肯求的看着小寒。


“救你媽比,不殺你就不錯了,還要勞子救你。把他扔出去。”楚離說着擡腿走過去。

于波看着楚離要走過來,恐懼的瞳孔暴睜,張着嘴發出啊啊啊 啊啊!的聲音

楚離從桌上拿起一塊抹布扔進他嘴裏。

“再從你喉嚨裏出一聲,老子擰斷你脖子。”轉過頭來對着高天虎的背影,致以無限的歉意:“舅舅,你放心我一定把姐姐找回來。等我考試完以後,姐姐現在他們那邊沒有危險,真的”

“我知道”高天虎在兒子的攙扶下上樓休息時,還懊悔沒有跟楚離說清楚,如果說清楚了說不定此刻無論皓雪願意與否都會站在自己面前。

“要治好你的傷,必需得主人,我只能緩解你的痛苦,知道嗎?我過我看主人也很難幫你”小寒蹲在於波面前說着話。

“找快傳遞打包郵回去”

楚離的話讓大家集體噴飯。

“怕沒幾天,他就死了呢。主人還是救救他吧”小寒求着楚離:“剛纔清湛姐還跟我說,要不是他,湛姐也碰不上你,更不能因你原因完美這個身體。”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